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42章 你竟然还没有挂掉?

第442章 你竟然还没有挂掉?

 热门推荐:
第442章 你竟然还没有挂掉?-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黑煞挺胸收腹抬头,露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姿态,跳入了木桶之内,化作了冰雕。

    不愧是统领,这家伙竟然从头到尾没有吭一声。

    让得其余四位统领和所有战狼的成员都露出了敬佩之色。

    这家伙粗看之下膀大腰圆,让人以为是直不楞登的那种角色,其实心志坚定,聪明绝顶。

    否则哪里能做得了紫衣卫的统领?

    荧惑嘴角一翘冲着其余三人说道:“我们打个赌怎么样,我赌黑煞不能在这木桶之中呆上一个小时,赌注十块中品灵石。”

    一块中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下品灵石,十块就等于是一千块下品灵石,这赌注可不小。

    “我跟你赌,黑煞的修为和意志力我绝对相信他能撑过一个小时!”影魅第一个赞成。

    幽月偷偷的瞄了一眼沈浪,莞尔一笑道:“我基本上不赌,不过既然平时古板的荧惑提出这种建议,我倒是不好拒绝呢。”

    她这魅惑众生的姿态,差点让战狼成员中的部分男人心神失守!

    邪歌大怒,冷着一张脸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黑煞乃是在帮大人测试这药液的恐怖程度,你们不支持他,还拿他来赌博?还敢当着大人的面?简直岂有此理!”

    木桶内化成了冰雕的黑煞感激涕零,忍不住出声道:“还是邪歌好……”

    邪歌冷冷的瞄向了荧惑:“荧惑!”

    荧惑尴尬的一笑道:“这个……我就是开开玩笑,别当真。”

    “不是。”邪歌淡然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反正你说都说了,刚才你开的那个赌我压五份!”

    冰雕之中发出了一声异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木桶边上,沈浪手掌抵住铁风,澎湃的灵力灌输了进去。

    那灵力化作一股热力,在铁风全身的经脉之中游走,让得铁风身体的温度终于是开始慢慢升高。

    不一会,铁风悠悠醒转过来。

    他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沈浪,问了一个问题:“大人,我这算练成了吗?我现在觉得全身都麻木了,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呢,好像四肢都不是我的了……现在这个时候,把我小伙伴割了恐怕我都没感觉了。”

    “啐!就该冻死这混蛋!”

    人群中一群女人红着脸骂了起来,其余男人则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种情况之下还能说这样话的,估计这一千人中也就只有铁风这活宝了。

    沈浪摇摇头:“练成?还早着呢。本来我就觉得这药剂的分量太重,一般人难以承受得下来,想不到过了半个小时,你竟然还没挂掉。”

    “……”

    铁风欲哭无泪,早就知道他的试验吓人了,没想到这么吓人。

    果然是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但是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呢?好像全身都是力量,果然得到了不少好处……咩哈哈哈哈!”铁风暗自窃喜。

    沈浪转过身来看向了纳兰紫烟三人说道:“紫烟,你们先去禁地的另一边吧,我先在这边调试好这药剂的分量,一会去那边找你们。”

    沈浪自己的体质非同一般,自然不能作为标杆。

    只能让各个修为境界的战狼成员测试一遍,才能知道各种层次修为的武者,能适应什么程度的药水了。

    否则像刚刚铁风一样,在这种药水当中半小时就昏死过去,再半小时,恐怕就真挂了。

    “嗯。”

    纳兰紫烟深情款款的斜了一眼沈浪,应了一声,和沈沫然,楚倾城一起往峡谷外走去。

    ……

    三个小时后。

    越过如刀削的山崖,玄道宗禁地的另一边。

    这里积聚的众人,是玄道宗等五个宗派通过大-比挑选出来的玄武境以下精英弟子。

    这批人将在两个月后去帝都,参加排位赛。

    只有在这排位赛当中获得一定的名次,才有资格进入郁木洞福地试炼。

    这一段时间,这几百号人就是集中在这里,由几宗的长老亲自教导,训练。

    此时,正是歇息时间。

    楚倾城的周围围满了人……

    有来找他请教修炼的……楚倾城虽然每出惊人之语,不过在修炼方面,随口说出来的很多东西是连诸位长老都非常佩服;

    有招蜂引蝶一般吸引而来的各个宗派的女弟子……在女人缘方面,即便是英俊的像妖孽的莫歌,都是望尘莫及;

    还有很多看热闹的;

    但是楚倾城这厮从来没有正正经经指导过人,人家来问修炼上的问题,他总要扯到性格上,扯到做人上。

    各种大道理忽悠得众人晕晕乎乎,偏偏还觉得他说的似乎有点道理。

    比如,唐依依来找他问剑法。

    楚倾城对唐依依说道:“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见过很多好人,依然找不到挚爱;有过很多梦想,依然看不清未来;看过很多风景,依然走不完所有的路。”

    沈剑锋悄悄的拿出笔,记了下来,一边记一边点头。

    “我是问你剑法上的破绽,不是要听你这种不着边际的话语。”唐依依冷冷说道。

    楚倾城微微一笑说道:“剑也好,刀也罢,都只是人之手足的延伸,剑法上的破绽很多时候就是心境上的破绽。一个人的剑法到后面能达到什么程度,很多时候不是取决于他的天赋,而在于他的性格,他的心。”

    “当你心底的结无法解开的时候,你修为在提升,但是你的剑法却经常会迟滞不前。这种状况随着你修为的提升,眼界的提升,会发现越来越明显。”

    “心随意动,剑由心发,当你的剑,不再是你手中的剑,而是存于心中的时候,你才能达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

    “小浪用布棍破掉你的灵器,就说明了这一点。而你现在还在纠结于自己的失败,长此以往,你手中的剑都将会失去灵气,只有形,而无神。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些话吧。”

    唐依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走了开去。

    “我靠,你这些话从哪学来的?听得我云里雾里,高深莫测,心境都有点震动啊!”沈剑锋露出了敬佩的表情。

    “呃……我胡说的而已。”楚倾城小声说道:“你没发现这一段话,对你,或者对谁都是一样的吗?这是从算命先生那学来的。”

    “……”沈剑锋目瞪口呆。

    这时,人群中的莫歌一言不发,走了出去。

    从生死轮回大阵中出来之后,莫歌变得更加寡言少语,而且眼神更加吓人。

    他的身旁基本上除了苏蓉,没有什么人敢靠近。

    这种凶兽一般的气势,并非功法或者修为所银发,仿佛与生俱来。

    以前的时候他不说话,但是并不会明显的排斥苏蓉。

    然而这次,苏蓉走到了他身旁,莫歌却伸手拦住了她:“不要跟着我。”

    苏蓉眼中的泪水直打圈,咬着嘴唇委屈的看着莫歌的背影。

    楚倾城看着莫歌的背影,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感情之事,着急不来,师妹,你要看开一点啊。”

    “看开……怎么看开?”苏蓉下意识的问道。

    楚倾城纸扇一摇,潇洒自若的说道:“若他涉世未深,就带他看尽人间繁华;若他心已沧桑,就带他去看看大海。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只要他不是石头,不管处于任何状况,都有其缺点,击破它,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听到“宽衣解带”几个字,苏蓉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倾城,但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然而此时众人的目光,却都投向了楚倾城的身后。

    楚倾城转过身来,顿时一张脸都成了苦瓜……沈沫然他身后不远处的大树下,正冷冷的看着他。

    显然沈沫然也将这一番话给听在耳里了。

    “哎呀,沫然,这不是我说的啊,这是小浪说的!都是小浪教给我的!”楚倾城忙不迭的解释了起来。

    边上的沈剑锋见势立刻落井下石,手指头指了指楚倾城,一脸沉痛的说道:“老楚,你啊你啊……唉!”

    沈沫然也不说话,转过身来,扬长而去。

    “完了完了……”楚倾城赶紧追了上去。

    ……

    另一边,又变成了木乃伊的田昊盯着羞花门的弟子正流口水。

    燕七站在他旁边都看不下去了:“我问一个问题啊,你都被打成这样了,怎么还老盯着人家胸部看?”

    “你这是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被她们打成了这样,我才需要看回来,不然岂不是太吃亏了?”

    “后一个问题,胸部是女人的骄傲,男人的爱好,小孩的饮料,情人的圈套,你说重要不重要?”

    燕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挺有道理……嗳,你流鼻血了!”

    “啊?哦!看来我受的不只是皮外伤,还有内伤!”田昊擦去鼻血,继续偷窥。

    突然,沈浪从燕七身后绕了出来。

    他看了眼田昊,发现后者身上又缠满了绷带,忍不住一愣:“你伤不早好了么,怎么又变成这副模样了?”

    “关你毛事……啊!师弟啊,你要替我主持公道啊!”

    田昊前一句凶巴巴的,一扭头看到是沈浪,顿时放声哀嚎了起来。

    这哀嚎之声,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冤屈,直有六月飞雪的架势。

    感动得峡谷中的群兽四散而逃,各宗弟子狂翻白眼。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