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43章 服,还是不服?

第443章 服,还是不服?

 热门推荐:
第443章 服,还是不服?-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把目光投向燕七,燕七虽然是个浑人,但是不大会撒谎。

    燕七瓮声瓮气说道:“他去湖边偷看羞花门的弟子洗澡……”

    “活该。”沈浪丢下两个字,走向了前方聚集着人群的草坪。

    “……其实这是个误会,是他先去的,羞花门的人后去的。”燕七看着沈浪扬长而去,好一会才把后半截话说出来。

    田昊在这里等了十多天了,就等着沈浪回来给他主持公道呢,被燕七一句话就给弄砸了。

    “啊!你他娘的说话不大喘气会死啊!你一句话一气儿说完会死啊?一句话为什么要拆开两句来说!啊……我他娘的怎么这么倒霉啊?”田昊气得直想吐血。

    他还真是倒霉,打从沈浪上了松多峰,这一段时间大部分的时间是身上缠满了绷带度过的。

    先是被沈浪打,绷带刚缠上,又遇到了纳兰紫烟。

    被纳兰紫烟暴揍一顿,带回来又遇到气势汹汹杀过来的白飞飞。

    好吧,打完了终于可以安心了吧,陈天赐这死胖子打上松多峰来了……

    终于风平浪静了,又被羞花门的人逮住打成了这样。

    他要是真去偷窥人洗澡被逮住了,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关键这一次是他去洗澡,羞花门的人后面来的,到底他吗谁偷窥谁啊?

    现在好了,沈浪没再把他揍一顿算他走运了……

    想让沈浪再给他出头,绝对是不可能的了。

    田昊看着还没有想明白的燕七,有种想死的感觉。

    摊上这么一个兄弟,是祸非福啊。

    可惜他直到现在才明白……

    “大家安静下,我说个事情。”沈浪拍了两下巴掌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将是这一群人的统领,将会带领大家一起进入郁木洞福地,后面这段时间,我会指导大家修炼……”

    “你他吗算老几啊?”一位浓眉大眼,高大挺拔的青年打断了沈浪的话,走了出来。

    “统领是你说当就当的么?问过我大乘宗阳天宇么?”

    “指导我们修炼?你算哪根葱?”

    原本非常和谐平静的峡谷当中,气氛立刻一变。

    玄道宗的人自发的都集中到了沈浪的后面,看着阳天宇的眼神极为不善。

    大乘宗的人面色冷厉,也都集中在了阳天宇的身后,不服气的看向了沈浪。

    而羞花门,白虹宗和邪风谷的人,似乎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着这一切。

    “大乘宗阳天宇?”沈浪眉头微皱瞧了一眼那阳天宇。

    这几个月的时间,沈浪几乎很少出现在这里,即便是来禁地,也都是在另一边战狼所在的位置。

    而且因为这几宗老祖的控制,即便是玄道宗的人,也多是只听到了一点关于沈浪的传说,除了在邵华锋上看到沈浪横扫邵华锋的人,绝大部分是对沈浪的实力并不了解的。

    羞花门的人,最为强大的是大师姐君绮罗,灵武境八重天的修为,早已经见识过沈浪的厉害。

    甚至通过各种渠道猜到了不少关于沈浪的隐秘;

    白虹宗章程几人,都是灵武境七重天修为,曾经被沈浪暴打一顿,更见过沈浪的雷霆手段;

    邪风谷的领头人修为并非最强,却是沈浪的旧识,少谷主逸红尘,对沈浪的了解是最多的;

    这几人都没有表态,但一个个都似笑非笑的看着那阳天宇。

    阳天宇这厮嚣张跋扈,从来不服谁。

    即便是在君绮罗面前低头,也并不是君绮罗比他厉害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喜欢君绮罗而已。

    打从来到这里,各宗的人私底下议论沈浪,阳天宇作为大乘宗这一群弟子的老大,一直对沈浪是最为不服也最为不爽的。

    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在私底下对沈浪冷嘲热讽了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玄道宗的人隐忍,而且两宗是多年的联盟宗派,恐怕一早就打起来了。

    此刻沈浪好不容易又出现了,阳天宇哪里肯放过这等机会?

    这是打压沈浪的机会,也是让他出头的机会!

    所以他直接就打断了沈浪的话,冲了出来。

    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阳天宇颇为自得的冷哼一声说道:“乳臭未干的家伙,开口就想要做统领,你可知道这统领有着什么样的含义?”

    “真以为能打败羞花门唐依依,就能赢得了其他人了么?不好意思,我阳天宇的修为是灵武境八重天,比唐依依还要强上一筹!我说我要做统领,你可有意见?”

    “还他吗指导我们修炼?你有几分能耐啊就敢说这种话?真是无知无畏不知死活!”

    他这话一出,后面的大乘宗弟子们立刻哄笑了起来,给他造势。

    沈浪扫了一眼那阳天宇身后的一群大乘宗的人,禁不住笑了起来。

    这几个宗门控制信息传播的手段还挺厉害嘛。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还有人敢跑到他面前来找茬。

    “那你想怎样?”沈浪耐着性子问道。

    阳天宇嗤笑一声说道:“怎么样?统领这种位置是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做的么?我就算让给你做,你以为你能坐得下来?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这话非常不客气,玄道宗这边立刻便是骂声一片。

    气宇轩昂的蔡超群走了出来,冷声说道:“阳天宇,别他吗的动不动老子老子的,就你这两下子,连给我师弟提鞋都不配!”

    也怪不得蔡超群这么说话,他乃是北冥极天宗的弟子,身上带着找寻新一任宗主的使命。

    之前正是因为那兽皮出现异状,被他发现了沈浪,才将那兽皮交到了沈浪手中。

    之后沈浪果然解开了兽皮的秘密,现在沈浪身上已经有了雷剑,任何一名北冥极天宗的弟子都是可以感应得到的。

    对于他来说,身怀雷剑的沈浪,此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甚至已经超过了玄道宗老祖了。

    眼见着那阳天宇唧唧歪歪嚣张跋扈,他哪里还忍得住?

    立刻摩拳擦掌就准备出去教训教训那阳天宇。

    不等阳天宇说话,瘦削的箫顾书也走了出来:“认识这么多年,我倒是不知道你阳天宇嘴皮子还这么厉害……但是我奉劝你一句,我这师弟的脾气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非要这样嘴巴不干净,要是被打残了,可不要怪我们预先不提醒你!”

    “放屁!”阳天宇大怒:“你箫顾书一直是我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打残?我倒要看看这里谁有资格能将我打残!”

    “他是你玄道宗的人,你自然是替他说话了,但是想让他做统领,做梦去吧!”

    他身后大乘宗的一群人立刻疯狂叫嚣起来:“我们天宇师兄才是统领,让谁做统领我们都不服!”

    “不错,你们玄道宗还真是没人了,竟然让这样一个家伙出来丢人现眼?”

    “打败唐依依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让他跟我们天宇师兄战上一场!”

    一时间,场面变得极为混乱,玄道宗和大乘宗两边箭弩拔张。

    沈浪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

    如今的他时间实在太少,光是战狼这边的事情,很多事情就需要他亲自处理。

    战狼这边众人的修炼,锻体药液,大大小小都要他亲自出手,他哪里肯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精力?

    他啐了一口,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踹出!

    这一脚很是随意,似乎也没有什么章法可循。

    但是速度之快,犹若闪电,一脚之强,石破天惊!

    那阳天宇只感觉面前一暗,一个人影已经鬼魅一般到了他跟前,随后罡风狂啸,劲风扑面!

    “他吗的,怎么这么快?”

    这速度让得阳天宇吓了一大跳,阳天宇脚掌在地上猛然一蹬,就准备急速后退。

    灵武境八重天的高手,速度不可谓不快。

    但是他快,沈浪更快!

    阳天宇的脚掌才刚一踩踏到地面,下一刻,沈浪的脚掌已经踹在了他的腹部!

    这一脚霸道凶悍,如同凝聚了一座山岳的力量,踹得阳天宇两眼一黑,惨叫一声直接朝后砸了出去,撞翻了一群人。

    “想跟我打,我就成全你们!”

    沈浪如狼入羊群,一巴掌一个扇得一群大乘宗的人晕头转向!

    大乘宗的一百号人都聚集在一起,摩肩擦踵的,因为谁也想象不到会有人这么嚣张,直接闯入人群中来打人。

    更想不到领头的阳天宇竟然一脚就被踹翻!

    然后沈浪似乎还不准备放过他们,直接就冲进了人群,大打出手!

    沈浪龙入大海,在人群的空隙之间穿行游走,潇洒自若,出手如风,一巴掌一个,绝对不会有扇空的时候。

    顿时间,惨叫之声在这峡谷当中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周围几个宗派的人刹那间,全看呆了。

    其中很多人,都是紧随自己宗内老大的脚步,但说实话绝大部分的人是对沈浪并不了解的。

    眼见着比这里大部分人年纪都要小了一截的沈浪一出现,就用这等流氓打架的方式,顷刻间打翻了一群人,众人一时间都感觉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不管怎么说,能在这里修炼的,都是各个宗派精挑细选出来的。

    绝对都是这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阳天宇虽强,但是他后面这一群人也并不比他弱多少。

    上百名的灵武境高手,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反抗的余地,就被打得哭爹叫娘,躺倒一片,这简直像是一场噩梦啊!

    大部分人都在惊讶于这一幕,还没有想通。

    而君绮罗等人却是紧紧盯着沈浪的动作,步法。

    在君绮罗和蔡超群等人的眼中,沈浪每一个动作都非常洒脱,率性,自然……随心所欲!

    没有多少特别惊人的招式,但是出手如风,奇快无比,精准万分!

    只要他出手,没有人躲得过!

    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大乘宗一群人,全部躺倒,无一能站立……

    “我不是不会动脑筋,但是很多时候我更喜欢直接一点。”

    沈浪脚掌踩在大乘宗一名弟子身上,盯着半跪在地上的阳天宇说道:“对付嚣张的人,我一向喜欢用嚣张的做法。”

    “不服是么?很简单,我就打到你服为止!”

    “现在告诉我,服,还是不服?”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