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48章 好精彩的狗咬狗

第448章 好精彩的狗咬狗

 热门推荐:
第448章 好精彩的狗咬狗-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离圣光宗一百多里地的蛇野断崖。

    悬崖边上,衣着简洁素雅诸葛仙儿坐在轮椅上极目远眺。

    她双眸如水,雾气迷蒙,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如瀑的黑发在山风的吹动下不断飘舞,让她看起来如谪仙临尘一般飘逸。

    在她的身后,水天姬的两名师兄朱峰和唐浩负手而立。

    而在这两人旁边,山壁的阴影之中,还站着有一人。

    只不过此人气息内敛,一袭黑衣,仿佛与那阴影融为了一体,让人难以注意到他的存在。

    “离天玄山脉一千多里的暗月深渊,有异宝现世……来的还真快啊。”诸葛仙儿悠悠说道:“具体情况是如何的呢?”

    隐藏在阴影当中的那人沙哑着声音说道:“回小姐话,根据我们调查,暗月深渊当中两只强大妖兽大战,轰开了地面,露出了一座上古奇阵,其内有宝光露出,在那附近的兽皇宫的人第一时间发现,并与后来的圣光宗的人大打出手,双方互有死伤。”

    “如今两派的人成以犄角之势控制了暗月深渊,其他势力的人听到了风声赶去后被他们拦阻,无法靠近。”

    “圣光宗有两名老祖就在属下过来的前面一会,已经赶往暗月深渊,而兽皇宫的人似乎也心急火燎的在赶来的途中,强者人数未知。”

    这时,后面的朱峰沉声说道:“仙儿确定这就是那沈浪的阴谋了么?也有可能真是圣光宗和兽皇宫要找的东西呢……”

    诸葛仙儿收回了目光,轻声说道:“我们的计划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前几天还在说要刺激他们主动出击,这么快就出现了异动,未免太过巧合了一点。”

    “而暗月深渊,只有一个小小的入口,乃是瓮中捉鳖的最佳所在……他是直接放开了一个口袋想要让我们往里面钻啊。”

    朱峰紧锁眉头说道:“如果真是沈浪的阴谋,那我们是否还要进入暗月深渊呢?这暗月深渊地势古怪之极,实在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这意思非常明显:不进去的话,就难以了解对方底细;进去的话,就有可能被瓮中捉鳖一锅端!

    突然,一条不过一尺来长的小小四翼碧鳞蟒凭空浮现,有些歇斯底里的嚷嚷起来。

    “进,一定要进去!沈浪那小畜生既然能折腾出来这种事情,他一定也在其中!以我们的实力,再加上圣光宗和兽皇宫的人,难不成还对付不了他们么?就算对付不了,以两位师兄的强大,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我们这一段时间观察玄道宗,一直没有看到皇龙宗的强者出现在这里,以玄道宗的实力,哪里奈何得了我们?”

    水天姬这声音当中,有着无尽的怨气。

    更有着不杀沈浪誓不罢休的决心!

    诸葛仙儿神色一黯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不要进入那暗月深渊,而是守在暗月深渊外边。”

    “如此一来稳妥安全,可见机行事。敌强我退,敌弱我进,以逸待劳。”

    朱峰点点头道:“嗯,也只能如此了。”

    说着,他大手一捞,把水天姬的丹婴收起,朝着边上的唐浩点点头,两人瞬间消失在了虚空。

    而阴影中的那人,身形一动,与那阴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诸葛小仙静静的看着远方,面容苦涩……

    母亲和沈浪的仇怨本不至于此,但是现在去说谁对谁错,已经毫无意义。

    两人势同水火,都想着灭掉对方,几乎已经难以调和。

    母亲分身被毁,肉身被夺,数千年修为旦夕之间消散……

    为人子女,她本该全心全意为自己母亲着想,想尽办法击杀沈浪才是。

    但是调查到了沈浪的事情,掌握了一些沈浪的信息之后,诸葛仙儿却是反过来拼命想要阻止自己母亲继续复仇了。

    只不过,水天姬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早已经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了。

    也只有诸葛仙儿才能看得明白,招惹沈浪这样的人,只可能招致毁灭。

    水天姬虽然修为大损,毕竟丹婴还在就还有希望修回肉身。

    若是连丹婴都遭到毁灭,身死道消,一切成空。

    诸葛仙儿无法阻止自己母亲任性而为,也不可能让沈浪放过她母亲,只能设计游走在这不死不休的双方之间。

    如何在毁灭与生存当中走好这钢丝绳,需要难以想象的智慧。

    一个不慎,就可能后悔终生。

    诸葛仙儿长叹一声,摊开了右手手掌。

    在她的手掌掌心,放着一颗核桃大小黑红相间的奇怪珠子。

    这是一颗珠子……

    和沈浪交到乾逻手中的寂灭神雷,一模一样!

    “天道无常,人力有限,沈兄给了我这样的钥匙……或许仙儿就不用再担心解不开这乱麻了呢!”

    也便是此时,原本隐藏在黑暗当中的那影子,将一个人提了出来,放在了诸葛仙儿的身后。

    那人撞击到了地上的石头,脑袋吃痛,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

    赫然便是已经被沈浪收服的圣光宗乾逻!

    乾逻猛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说道:“姑娘,放弃吧。我还是那句话,即便你聪明绝顶,智珠在握,你还是斗不过他的。”

    “他的可怕,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出来的。”

    诸葛仙儿身形腾空,缓缓转过身来,嫣然一笑说道:“谁跟你说我要跟他斗的?”

    乾逻一愣,沉默了下来。

    “走吧,我们现在就去见他……说实话,仙儿心底也是非常忐忑的呢!”

    声音还在空中飘荡,诸葛仙儿三人却是凭空消失在了这断崖边上。

    微风吹过,只有那淡雅的气息仍然留在这里。

    ……

    暗月深渊入口处。

    圣光宗和兽皇宫的一干玄武境强者正在对峙当中。

    这入口四周景色秀美,清幽冷寂。

    两方人马法宝秘器释放出来的光芒,让人明白这气氛的紧张。

    圣光宗和兽皇宫双方都有二十多名玄武境强者,还有若干灵武境弟子,势均力敌。

    此刻双方的人都没有说话,一个个凝神戒备,半点不敢松懈,斗鸡似的盯着对方的人,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这时……

    “桀桀桀,光这样看着实在无趣,老鬼我来帮你们一把!”

    圣光宗的人群当中,爆出了一道阴森森的的笑声。

    一股浓密到了极点的黑雾猛然间蔓延开来,眨眼间就将双方的人全部笼罩其中!

    下一刻,几声怒喝响了起来。

    空中传出几声惊叫,却是圣光宗不少修为差劲的人被抛向了兽皇宫的位置!

    “不要动手,不要中计,都散开!”

    黑雾当中有人大喊喊道。

    但是他话音刚落,嗤嗤嗤几声,两边都有人惨叫着倒地!

    现场顿时一片大乱!

    兽皇宫这边的强者刚想出声,却听到自己这边也有人惨哼,然后被人抓起来丢向了圣光宗的位置!

    惨嚎之声此起彼伏。

    “谁?到底是谁!”

    圣光宗的人怒不可遏暴喝一声。

    回应他的,是一道庞大森寒的刀光!

    这刀光横贯长空,突然从兽皇宫的那边爆出,猛然一刀就朝着圣光宗的人群斩下!

    “他吗的!”圣光宗的人大怒。

    “圣光宗的朋友不要上当,这不是我们的人,是有人在暗算挑拨我们!”兽皇宫那边有人大声喊道。

    圣光宗的人群当中,领头的玄武境八重天的强者阴沉一笑,全身灵力灌注在手中巨剑,朝着兽皇宫那边一剑横斩而出!

    同时,他口中大声说道:“兽皇宫的朋友快躲开,这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双方乒呤乓啷大打出手!

    只不过一小会的工夫,双方都已经有一大票人受创。

    就在两边强者同时出手,将那黑雾驱散的时候……

    “哈哈哈,好精彩的狗咬狗……我靠,狗发狂了,小爷去也!”

    空中的沈浪怪叫一声,身形一动,如同一道黑色流光,猛然朝着那暗月深渊的入口处冲了过去。

    “该死的小辈,想走?不可能!”

    “留下你的命来!”

    圣光宗和兽皇宫的两名玄武境巅峰强者盛怒之下,同时出手!

    两道苍龙般的剑气破空而出,直冲天际,朝着沈浪一斩而下。

    这两道剑气一边是熊熊烈焰,炙热难当,一边却是冰晶剔透,奇寒无比。

    沈浪速度虽然快,却仍然快不过这两人盛怒之下的一剑!

    刹那间,那两道剑光同时追上了沈浪……

    沈浪识得厉害,猛然回转身来,抽出长刀一刀斩出。

    “轰轰!”

    两声巨响几乎同一时间响起,劲气激荡,风雷咋现,周围空间似乎都开始了震荡,一阵阵涟漪荡漾开来。

    空中的沈浪长发飘扬,晒然一笑:“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了,哪里轮得到你们?”

    借着这两股剑气巨大力道的冲击,他的身形以比之前快上了数倍的速度,如炮弹一般猛然朝着那深渊中砸了下去!

    圣光宗和兽皇宫两名强者齐齐飞出,想要追去。

    但是刚飞上空中,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立刻出手攻向了对方。

    巨响声中,两人当着众人的面,瞬间过了三招,不分胜负!

    这种情况之下,谁也不会容许对方的人进入暗月深渊的。

    冷冷的看着对方,沉默了一会,两人都转过了身来。

    这一转过身来,看到了后面的情景,两人都是气怒欲狂,面容一阵扭曲!

    只见后面两宗的位置,都是躺倒了一大片。

    地面上鲜血横流,残肢断臂,惨不忍睹……

    修为高的在乱象当中有自保的余地,但是修为低的,却是没有这种好运道了。

    只是那黑雾笼罩的一小会工夫……

    死伤一大片。

    双方一干强者守在这里,各方势力都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想不到竟然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趁虚而入,瞎搞一番,能成了这般局面!

    虽然知道是受了前面那小子的挑拨,但是大部分人绝对是伤在了对方人的手中,这是毋庸置疑的。

    “谁!那小子到底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圣光宗的那名最强者悬空而立,咆哮了起来。

    圣光宗和兽皇宫的人面面相觑,都露出了茫然之色。

    不一会,远处其他观望势力的人群中走出了一人。

    那人怯怯的说道:“这个人……叫沈浪,是玄道宗的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