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60章 这个废物,叫沈浪

第460章 这个废物,叫沈浪

 热门推荐:
第460章 这个废物,叫沈浪-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玄道宗,接天峰。

    天空毒日高悬,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躁动不安的气息。

    接天峰演武场上,人山人海,怕不下三千人。

    都有十根整根的金丝楠木柱子,三人围抱不住,好似天涯海角的撑天柱一样。整个

    房间由黄浆砖砌成,左右十丈,上面粱雕檐画,光五爪金龙就有十条,极端的金碧辉煌。而几乎有十

    米高的宝顶上,镶嵌了一幅五十星图,每一颗星星,都是一颗璀璨的夜明珠,估计都有鹅蛋大小,正

    在发出幽幽的黄光,房间的四个角落里,各有一面大镜子,光线互相反射,虽然不是很亮,但是足以照亮整个空间。

    这些数千人中,大部分都是玄道宗的人。

    还有少部分是其他宗门的人。

    玄道宗的人一个个羞怒交加,面色难看得很。

    而其余一些宗门的人,却是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似乎看到玄道宗现在的难堪处境非常开心。

    在演武场中心,矗立着九根撑天巨柱。

    这九根柱子巨大无比,三人围抱不住,高达十丈。

    有的柱子上刻画着无数花鸟虫鱼,栩栩如生;

    有的刻画着星辰大海,星星仿佛在闪烁着光辉,大海波澜壮阔。

    柱子下方站着九名华服青年,此时正意气风发,顾盼自雄的看着周围玄道宗的众人。

    接天峰的演武场上,本来没有这样的九根巨大的柱子。

    这是九根让许多宗门闻之色变的柱子。

    通常这九根柱子出现在某个宗门,某个宗门就要倒霉。

    这是雪域最为强大的炼器宗门,器元宗的镇宗之宝,灵纹柱!

    作为圣元国最为强大的灵铜级势力,器元宗的强大不在于其宗内强者的武道修为,而在于这整个宗门的弟子,全部都是精通炼器!

    可以说,在其他的宗门能出现一两个炼器大师,都是很为人称道的事情了,。

    但是在器元宗,炼器大师满地走,随便丢一块砖头下去,都可能砸到一两名赫赫有名的炼器大师!

    而这九根巨大的灵纹柱,据说就是这些炼器大师的启蒙恩师!

    只要有人能沟通其中一根灵纹柱,顷刻间就能获得大量前辈高人放置在灵纹柱之中的珍贵经验,还有这灵纹柱内刻画的顶级灵阵图。

    更有传言,这九根灵纹柱还是强大秘器,一旦启动,顷刻间就能镇压绝世强者,旦夕之间能让一个强大的宗门灰飞烟灭!

    器元宗并不是想要毁掉玄道宗。

    这两宗远日无怨近日无仇。

    但是器元宗非常喜欢带着这九根灵纹柱去和各大宗派“切磋切磋”。

    切磋的,当然是炼器之道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无耻的事情。

    你器元宗炼器大师一堆一堆的,大家也对你们非常敬重,你老跑出来去跟人比炼器,要脸不?

    但是这话只能心里想一想,不能说。

    所谓切磋,武道切磋也好,其他方面也好,任何自然都是将自己最厉害最拿手的拿出来用,断不可能说挑选自己最弱的来用的。

    总不能说让炼器师去跟人比试炼药吧?

    但是器元宗做的太过了一点,因为他们经常饥不择食。

    堂堂灵铜级势力,去找灵铜级势力比试炼器都已经够无耻的了,他们却老是招摇的跑到玄铁级势力中去“潇洒”。

    这一次,很不走运,玄道宗就被他们挑中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玄道宗和其他几宗结盟之后,沈浪将所有炼器师组合在了一起,丢了一些灵阵图和炼器图纸给他们,让他们在玄道宗炼器。

    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个炼器师联盟以玄道宗的名义,在聚宝阁大肆采集原料,并出售法宝秘器。

    消息传到了器元宗,这器元宗跨越数百万里的距离,带着就跟灵纹柱,这就上玄道宗,要跟玄道宗切磋一二了……

    此时,那灵纹柱边上,九名华服青年负手而立。

    一个个眼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俾睨天下,目空一切!

    而在演武场边缘一点,几名面容苍老的老者坐在椅子上,一边品茶,一边得意洋洋的打量着周围的玄道宗人。

    演武场上基本上很难再找到比他们笑得更开心的人了。

    周围的看台上,玄道宗九九八十一峰峰主齐聚一堂,和数千的玄道宗弟子一样,一个个面色阴沉得可怕。

    没有比这种事情更加憋屈的事了。

    下去跟他们斗吧,就算是玄道宗和邪风谷等五个宗门的炼器师加一块,也没资格跟人家斗。

    毕竟沈浪在这些炼器师上花的时间并不多,而且指导这些炼器师的时间也非常短。

    炼器师毕竟比较特殊一点,不像战狼的成员一样,沈浪丢个他们一部“冥王三绝剑”的剑法,就能让他们短时间内修为暴增。

    而器元宗毕竟是专门的炼器宗门,而且还是灵铜级势力!

    想要跟他们斗,说实话,把紫楚国三大灵铜级势力的炼器师加一块,最后也只可能以惨败收场。

    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

    在炼器之道上斗法吧,沈浪没有回来,那是铁定斗不过的,上去斗了也是自取其辱;

    撸起袖子上去将这些家伙暴揍一顿吧,这是做得到的……器元宗那几个老家伙充其量也就是玄武境六七重天的样子,玄道宗要干趴下他们的人一大把,从战狼成员中找出个出来都能做得到了。

    但是这么做更丢脸。

    何况器元宗大摇大摆打上来,还带了一群其他宗门的人看热闹。

    这要是传了出去,玄道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高高的看台上,玄道宗宗主苏文轩和几位长老,还有各峰之主,一个个铁青着脸默不作声。

    明明心里很憋屈很难受,但又不能不出现在这里。

    这种感觉简直比将他们暴揍一顿都要难受得多。

    而周围的人群中,虽然有着许多人在议论纷纷,但是声音都是非常的压抑。

    数千人的广场,这种气氛实在诡异得让人有点受不了。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演武场边缘那一排老者中间的一人突然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看台上的苏文轩。

    他志得意满笑道:“苏宗主,眼看着又是一天过去了,天天让我们在这里干等,这也不是待客之道啊?”

    “我们器元宗的人可是非常有诚意的来跟贵宗切磋炼器之道的,但是你们的人未免太过让人失望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想当年你们玄道宗也是堂堂灵铜级势力,没想到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唉!”

    他说着,露出沉痛的表情,长叹一声。

    这一声叹息,仿佛锤子狠狠砸在了玄道宗人的心头,让人觉得难受无比,恨不得上去直接将这老鬼给掐死。

    苏文轩此时已经不能再沉默,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童长老此言差矣。玄道宗本身就非是炼器宗门,门下弟子也并不擅长炼器,有如今这种局面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哦?”童长老似笑非笑说道:“那么苏宗主的意思是认输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用等了。”

    周围玄道宗的弟子怒不可遏的大骂了起来。

    苏文轩摆摆手,压下了场上的骚动,朗声说道:“童长老太自信了,本宗只是说我们的人专修武道,并不喜欢炼器而已,并不代表我们的炼器上不行。”

    “我让诸位在这里等待,便是要等待我们宗内一名弟子归来,让他来跟你们切磋一番炼器而已。”

    童长老冷哼一声道:“哼,苏宗主说得倒是轻巧,我们在这里可是已经足足等了六天了!你所说的什么精通炼器的弟子,到现在为止,连影子都没有见到!如此拖延时间,恐怕会落人笑柄啊。”

    这老鬼说话的语速缓慢,夸张的抑扬顿挫,听在人耳里,总让人生出一种掐住他脖子直接把他给掐死的感觉。

    如果眼神能杀人,周围玄道宗人的眼神已经将这老鬼杀了十万八千次了。

    就在这时,楚倾城出现在了苏文轩的旁边。

    楚倾城纸扇一摇,晒然一笑说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谁最终会落人笑柄,还不一定呢。玄道宗的大门敞开着,童长老若是不敢再等上一等,大可直接下山,我们恭送诸位。”

    “但若是真有信心与我们‘切磋切磋’的话,还请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童长老大怒:“无知小辈,本座与你们宗主说话,你这小辈有什么资格插嘴!”

    楚倾城咧嘴一笑道:“你别管我小辈老辈的嘛,我就一句话:你敢跟我们比,那就等,不要唧唧歪歪;不敢比,那就滚,没人拦着你们!但是不要出去就说你们赢了玄道宗,就你们这两下子,给玄道宗提鞋都不配!”

    全场大哗。

    玄道宗的人疯狂的大叫起来,气势喧天。

    楚倾城这家伙将他们心里的火气全给释放了出来,这几句话,痛快淋漓,嚣张跋扈,够狠,够狂,够味!

    童长老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张老脸气得通红。

    他手指指着楚倾城,嘴唇哆嗦,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

    事实上,耍嘴皮子还真没有人能比的了楚倾城。

    这厮可是两句话就能让宗主落荒而逃的角色。

    以往的他,给人的感觉都是温文尔雅气度非凡。

    这一次终于是显露出来了嚣张霸气的姿态,几句话就气得那童长老直翻白眼,几句话就让玄道宗的一群女弟子失声尖叫。

    明明器元宗这边占了上风,但是他的话就好像玄道宗吃定了器元宗一样。

    器元宗这一批人心里难受得直想吐血。

    破口大骂吧,有失气度,何况器元宗就这么几个人,想跟人家几千人对骂,简直是找死;

    离开玄道宗吧,明明是赢了,但是感觉灰溜溜的;

    继续等吧,等得也憋屈……他娘的堂堂灵铜级势力,炼器大师一抓一大把的器元宗,向来是让人等,什么时候这么等过人?而且好像等的还是一名少年?

    童长老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镇定。

    他嗤笑了一声说道:“年轻人,没见你在炼器上有什么天赋,也没有见你显露什么手段,倒是牙尖嘴利颇有一套……可惜,炼器之道不是靠一张嘴就能胜任的,你说等,行,那我们就等一等你们说的那少年!”

    “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天才少年,能跟我们器元宗一斗!”

    “啪!”

    楚倾城收起了纸扇,朗声笑道:“童长老弄错了一点,你们要等的,不是我们玄道宗的天才,而是玄道宗最差劲的废物!”

    童长老白眼一翻,差点气得直接闭过气去:“苏宗主,这小辈在这里胡言乱语,你们也不管上一管么?你们玄道宗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现在就靠这种胡搅蛮缠的手段来忽悠人么?”

    苏文轩尴尬的一笑说道:“这个……童长老误会倾城了,其实他没有说错,我们要等的,真的是玄道宗最差劲的废物。”

    “这名弟子,只有十七岁,是几个月前拜入玄道宗的,拜入玄道宗的时候,资质被测验魔石鉴定为最差,几乎难以修炼。关于这一点,童长老若是有怀疑,不妨问一问在座的其他宗门的朋友,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的。”

    “这名弟子的名字……”

    “叫做沈浪。”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