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8章 前倨后恭

第48章 前倨后恭

 热门推荐:
第48章 前倨后恭-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尹框,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刚刚从湖里爬出来的水不语狂笑起来。

    “一边去!”尹框随手朝着水不语推了过去。

    不过吃了两次亏的水不语可就没这么容易再被推下去了,两人见招拆招你来我往斗了个不亦乐乎。

    苏瑾冷喝一声道:“要打出去打,要是把炉鼎弄坏了,玄器的事情你们负责得起吗?”

    一句话就让那两人规规矩矩像个小绵羊了。

    苏瑾往前一步轻声说道:“小浪,我知道炼制玄器可是非常耗费灵力的,需要多次使用丹火协助煅烧和熔炼材料,你看我跟醉墨她们三个人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让沫然和不语他们也加进来?”

    “三个人足够了,我炼器不需要太长时间,何况还有阵法催发的天火相助……你们三人分别站在乾位,坤位和坎位,根据我的提示释放丹火就好了。”沈浪很是轻松的说道。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沈沫然表情虽然平静,但是她一直用衣裳上的丝带不断的缠着手指头,这动作把她紧张的内心显露无疑。

    而最闲的两个人尹框和水不语是越看内心越震惊。

    此时就算沈浪炼制玄器失败,估计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了。

    因为沈浪的每一个动作,炼器的每一个步骤,还有各种他们不懂的花样,都彻底的震住了他们。

    这几个身份显赫的帝都世家子弟,彻底的没了之前的锐气。

    半个小时不到,就在苏瑾三人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时候,炉鼎中一缕神华神龙一般腾空而起,照亮了夜空,然后在空中画了个优美的弧线又往下落了下来。

    沈浪随手一伸,接住了那散发着异样光芒的长剑,闭上了双眼。

    众人对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离开了他几步,不敢打扰他。

    大家都知道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要开始在那长剑上刻画灵阵图的了。

    不过此刻众人都还是有点疑惑,从刚刚长剑上释放出来的气息来看,这长剑似乎还没到玄器的地步啊?

    “嗡!”

    只不过是过了一小会的工夫,沈浪手中的长剑冒出了一道水蓝色的光芒,在夜色之中来回游荡,顿时将所有人都吸引住了。

    “不对呀,没听说刻画灵阵图的时候会出现这种异状的啊?”尹框呆呆的说道。

    水不语故作深沉的一笑说道:“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这是灵阵图刻画成型的征兆,所以应该是灵阵图已经刻画成功——我去!不会吧?我怎么感觉才过了一会?这么快!”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的震惊简直难以言表。

    就算他们不精通于炼器,但是也知道,刻画灵阵图是一项非常繁杂艰难的工作,越是高阶的灵阵图越是复杂,需要的时间也是越长。

    他们每个人的灵器在炼制的时候,炼器师都是动不动就花费好几个月的。

    这几个月的时间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用在灵阵图之上的。

    但是沈浪这种做法,完全就像是过家家一般,刷的一下——这边苏瑾等人还没来得及休息呢,就做好了?

    “不语应该猜错了吧,我们这么多人,谁见过刻画灵阵图就这么点时间就能刻画出来的?”林月有点咂舌的说道。

    苏瑾有点谨慎的说道:“以我们这些人的神念强度,刻画一张低级的聚灵牌,也是要至少半个小时以上的……但是小浪这人,不可以常理度之……”

    曾醉墨轻轻的碰了一下沈沫然道:“沫然,你弟弟在炼器之道上这么厉害,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啊?难道他真的就这么一会工夫,就刻画了一张灵阵图在你的凝碧剑上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沈沫然轻轻的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炼器方面小浪一直没有跟我说过,或许在我去了珈蓝学院这段时间他有了突破也说不定。”

    众人刚要祝贺两声,就见沈浪睁开了双眼,握着剑柄的左手轻轻一震……

    但听一声龙吟,凝碧剑周围水蓝色寒芒如雨、形如新月的寒碧精光立即出现在剑尖,随后那寒碧精光晃眼暴胀,覆盖住了整个剑身,一条芒尾伸长数尺,射出无限奇光,金碧交辉,冷气森森。

    “玄器!”一群人异口同声惊叫了起来。

    沈浪皱着眉头有点不大满意的说道:“你们的材料太差劲了,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用各种秘法熔炼,才勉强达到了这个级数。”

    若是以前有人敢这么说尹框等人手中的材料差劲,一场大战必定是难免的了。

    不过这一次却是不一样了,所有人都对沈浪说的话前面一部分直接无视了,只注意了最后几个字。

    “什么级数?这凝碧剑现在是什么等级呢?”尹框最是沉不住气。

    “我用秘法将精挑细选出来的材料熔炼整合到了一起,单纯从才这柄剑的坚固等特性上来说,勉强达到了玄级一品的地步,灵阵图上面,我刻画了一张与这长剑契合度非常高的玄级四品水系灵阵图,若是要找人来鉴定的话,这凝碧剑勉强可以算是玄级三品了吧。”沈浪擦了一把汗说道。

    如今他这个神念强度,刻画玄级四品的灵阵图,难度其实是挺大的,并没有众人想的那般简单,而且损耗也是非常之大。

    “哐当!”尹框手中被扭曲成了“u”型的烈火神枪掉到了地面,砸出了耀眼的火星。

    “三品玄器……”

    “玄级四品灵阵图……”

    众人都呈现出了一副呆滞的状态,半天没一个人吱声。

    “给我看看,我看看……我滴个亲娘哎,你就这么敲敲打打一会就能出来一把三品玄器?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我也不信啊!”尹框的声音炸雷一般在院子里面响起。

    尹框拿过了凝碧剑,往其内输入了一丝灵力,随手就往亭子边上一棵一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劈了一剑,剑芒一闪,那大树瞬间便被劈成了两半,吱呀一声倒了下来。

    “玄器啊玄器,我很早就想要一把玄器了,没想到……”

    “干什么呢?那是沫然的,你以为是给你的么?拿过来吧你!”苏瑾白了他一眼把那凝碧剑抢了过来,递给了沈沫然。

    沈沫然虽然对自己这弟弟疼爱有加,也非常信任,但是玄器拿在手中,她还是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三个女人立刻把沈浪团团围住,那眼神,不用说话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小弟弟,姐姐之前错怪你了,你说吧,你想怎么样,姐姐什么都能给你……”曾醉墨的话语胆大异常。

    沈浪白眼一翻转身就想走人,却被她和林月两人一左一右挽住了。

    两边胳膊上两团柔软有弹性的物体不断的摩擦,让得沈浪哭笑不得。

    “姐姐这同学还真够开放的,当着这么多人面就敢色诱我,这是想要老牛吃嫩草了么……”沈浪是一个头两个大,比之前炼制玄器都感觉更累人。

    “小浪,你可不要不理我们啊,你看,我们虽然开始说错了话,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啊,因为你实在是太小了嘛……我们可是你姐姐的好朋友哦,你看我们来了天凤城哪都不去,就来你家了……”

    林月嗲声嗲气说道,一边说,身体还一边不断的扭动,那场景,只要是正常人都会立刻心猿意马了。

    但是沈浪明显不是正常人,他只是面色微微一红,立刻就又恢复如常了。

    “行了,你们两个放开小浪吧,小心适得其反。”沈沫然微笑着说道。

    她一发话,曾醉墨两人果然反应非常之快,立刻就把沈浪给放开了。

    被这几人遗漏在一旁的尹框和水不语终于找到了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呵呵笑着到了沈浪跟前刚要说话……一个有点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呵呵,听说沫然堂妹回来了,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么巧啊,还看到这么多人,诸位想必都是沫然在珈蓝学院的同学吧?沫然,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带了朋友来,这么不介绍下给我们呢?”

    尹框和水不语这个气啊,两个人都生出了一种操刀砍人的想法。

    刚刚被曾醉墨几个妞抢了先机,被排除在外了,忍了半天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谁知道哪里冒出了个太监嗓子又把他们想说的话给打断了!

    而且看样子还来者不善?

    两人余光一扫沈沫然,发现她眼中露出了一丝厌恶之色……顿时心里头一亮。

    他们怒气冲冲一个转身,就见湖边小路上走过来五六个人,领头那青年年纪与自己这几人相仿,气质倒也不凡,就是后面跟着几个斜眉歪眼跟班,怎么看怎么欠揍,连带这青年也是失分不少。

    “你谁啊?哥几个现在没空搭理你,滚一边去!”尹框铁塔一般往前一站,大大咧咧说道。

    他还真有这个资格,别说在这种地方了,在帝都他也是这般说话的。

    “在下沈风笑,是沫然的堂兄,听说她几个同学来了,所以过来看看。”那沈风笑面色微变,眼中厉色一闪,旋即恢复如常。

    珈蓝学院的学生大部分非富即贵,一般人可惹不起。

    甚至其中还有很多王公贵族的子弟,他沈风笑纵然是在沈家最受瞩目的天才,面对这样的人也是不敢随便得罪的。

    “奇怪了,我兄弟都让你们滚一边去了,你们还笑得这么开心,是聋子还是白痴?”水不语手一甩,刷的一下打开了一把扇子冷冷的说道。

    他忘记了自己之前掉到湖中,衣服到现在都没干呢,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这扇子一摇起来,就跟个乞丐学阔少一样,显得滑稽无比。

    见他这副模样,沈风笑倒是没有笑,反而觉得此人气势非凡,但是沈风笑后面那几人可就不一样了,一个个控制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水不语扇子刷的一下又收了起来,铁青着脸说道:“你们应该感谢沫然,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她家族中的人,现在已经尸首分家!”

    “沫然,你带来的朋友就是这种态度对待沈家的人么?”沈风笑的脸挂不住了,青一块白一块,开染坊似的。

    不等沈沫然说话,那沈风笑突然又故作吃惊的说道:“哟呵,原来沈浪也回来了啊?现在塔云学院似乎还没有放假啊,难道你是被开除了么?可怜啊……不过也是,你是个连武魂都没有的废物,留在学校也是浪费资源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