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86章 不自由,毋宁死!

第486章 不自由,毋宁死!

 热门推荐:
第486章 不自由,毋宁死!-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对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

    邪眼领主阴险狡诈到了极点,位列“十大凶兽”之六,沈浪根本不想拿太多时间去跟他周旋,所以单刀直入!

    越是这种智慧生物,越是能够明白自己的处境,也越是怕死。

    妖兽戾气天生,穷凶极恶,很多妖兽甚至不惧死亡……或者不不知道死亡。

    但是邪眼领主这种已经变异进化了的妖兽,灵智大开,少了许多妖兽的狂暴气息,更多的却是有了人的特征了。

    他会思前想后,会怕死,会有许多种人才有的情绪。

    其他的妖兽若是被沈浪困住,少不得狂吼乱叫,疯狂冲击。

    但是这邪眼领主虽然惊慌,却相对来说沉着了许多。

    他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也知道挣扎毫无用处……

    左问天那一声轻喝,已经让他吓破了胆。

    相对来说,王武镜的荒域魔猿带给他的恐惧,远远比不得左问天给他的震慑。

    神念强大,精神力足以控制数千妖兽的邪眼领主明白……他这种角色,在那浩瀚莫测,横扫千军,万夫莫敌的强大神念面前,他就像蝼蚁一般的微不足道!

    只要对方愿意,只要一个动念,随时都能让他灰飞烟灭!

    虽然他不明白面前的这人类少年为什么识海内有这么强横的力量,为什么还带着一只王武镜的荒域魔狼。

    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那就是……跟这样的人去作对,绝对不是他这样的智慧生物能做的事情!

    听到沈浪这威胁性十足的话语,邪眼领主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尊敬的强者,灵邪愿意听从您的吩咐,有任何问题的话,您但说无妨,灵邪洗耳恭听。”

    沈浪似乎很满意邪眼领主灵邪的态度,他皱了皱眉看了眼下方的场景,说道:“老猿,你让下面那些妖兽安静一会,吵吵闹闹烦死人了。”

    “是。”猿不破恭声应了一声。

    旋即,荒域魔猿那凶悍无匹的气息释放开来。

    王武镜二重天的强者的绝强神念,和荒域魔猿那种凶兽上位者的气息,结合在了一起,翻翻滚滚,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尘风峡谷。

    尘风峡谷内本已经失去了邪眼领主控制,陷入狂乱的妖兽群,突然之间恐惧得全部匍匐倒地,抖抖索索。

    它们趴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呜呜声音,双目之中全是恐惧。

    却没有一只妖兽敢站起来逃走……

    荒域魔猿虽然不能像邪眼领主那般控制这些妖兽,但是这强大的气息发出来,将这些妖兽震慑住,却是轻而易举的。

    这时候沈浪才说道:“第一个问题,以你的实力能控制数千的狂暴妖兽,控制区区几十名佣兵并没有什么难度,为什么却大费周章的控制着一群妖兽去攻击他们?”

    “十五名玄武境当中,最多只有三五人能抵挡得住你的精神攻击,其余人就算手中有防御灵器,也不可能承受得住,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纳兰紫烟恍然大悟,惊声说道:“哎呀!难怪我一直觉得怪怪的呢?这厮能控制七八级的妖兽,怎么会控制不了一群灵武境的武者呢?何必多此一举控制这么的妖兽去攻击呢?果然有猫腻!”

    “不错不错,老板娘真聪明!”骨二不失时机的拍了记马屁。

    沈浪无语的扭头看了过来,纳兰紫烟面色一红,轻咳一声抬起头来作出一副看风景的样子。

    好一会,邪眼领主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我……从深渊而来,那里暗无天日,生灵稀少,看不到未来。对于我这种智慧型的生物来说,是非常难以容忍的。”

    “至阴之气吸引我走出了深渊,外面这精彩多姿、斑驳陆离的世界,才是我想要的。”

    “我坐在深渊中,看着那无尽的黑暗,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都被剥夺了,完全成为了一具空壳。我不知道这黑暗的尽头是什么,也不知道这黑暗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我不像其他生物一般浑浑噩噩,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

    “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我经常怀疑,自己的存在……是否合理。我怀疑自己的存在,只是一种幻觉……”

    “说重点!”沈浪翻着白眼打断了他的话。

    一只妖兽身上出现了诗人的气质,在他面前感叹,要跟他聊哲学,聊人生……没有比这种事情更荒谬的了。

    这厮如果能够收服,到时候倒是可以让他跟楚倾城做个好朋友。

    邪眼领主叹了口气说道:“尊敬的人类强者,我知道在你看来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我说的都是真话。我想活得精彩,活的有趣……我来到了地面,这个我从无数被我控制的生灵记忆当中了解过的地面,我发现了这些人类,所以……欢呼雀跃的我跟他们玩了一个游戏,非常有趣的游戏,仅此而已。”

    “若不是这个游戏我玩得非常开心,您所看到的这一群人,除了其中三人之外,其余的都应该已经成为妖兽的食物。”

    “杀戮,对于我来说不是目的,只是游戏而已,但是我不屑于其他妖兽的那种做法,我想要有趣,想要将我做的任何事情变得有趣,就是这样。这就是我要给您的答案。”

    纳兰紫烟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瞧瞧下面那触手怪,又瞧瞧沈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尼玛是碰到妖兽中的诗人了么?

    还是说这根本是楚倾城那厮变化成了这一副模样,跟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么?

    这口气,这想法,活脱脱的楚倾城第二啊!

    完了,一个楚倾城都能让整个玄道宗的人受不了了,再来一个……果然是要天下大乱的节奏啊……

    沈浪咂巴咂巴嘴,面色古怪的说道:“第二个问题,荒芜之地的大裂缝出现多久了,附近情况如何了?”

    邪眼领主对于沈浪接受了他第一个答案非常开心,这一点,纳兰紫烟都能从他的精神波动里面感受得到。

    “荒芜之地的大地裂缝出现了三个月零八天了,无尽的至阴之气从其内涌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将整个荒芜之地都覆盖了。”

    邪眼领主说道:“这至阴之气乃是天地间至阴至邪的能量,适合暗属性的各种生物。其他生物在这种环境当中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六级以下的妖兽,连神智都会被侵蚀,变得暴躁,狂化,嗜血。”

    “在裂缝出现一个多月之后,一个叫做皇龙宗的强大人类宗派派遣了强者前来,布下大阵将那裂缝封印。但是这封印无法完全阻止至阴之气涌现出来,仍然有不少至阴之气泄露了出来。”

    “荒芜之地外面的许多妖兽和魔物受到这至阴之气的吸引,都涌入了荒芜之地。”

    “因为发现了这些异变的妖兽狂化,极具攻击性,所以皇龙宗等宗派派出了许多弟子,在荒芜之地剿杀妖兽,清除魔物,然后还在外围布置了警戒线……您看,从西北面裂缝所在地飘荡过来的血腥之气比这里还要浓郁许多。”

    “不过这种封印恐怕不会持续太久了,我在地底能够感应到,有着一股黑暗的力量,正蠢蠢欲动,很有可能会在近期打破那封印,让裂缝内的至阴之气继续向外涌动。”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至阴之气一种灾难,但是对于黑暗生物来说,这是一种机遇……”

    说完这些,邪眼领主静静的等待着沈浪反应。

    “一股黑暗的力量想要打破封印?”沈浪冷冷问道:“你可知具体?”

    邪眼领主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离开那裂缝三百里地的隐月墓地之中,有一群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僵尸,已经被至阴之气唤醒,此时他们正在积蓄力量,随时可能破坏掉那封印。而那些人类强者,一无所觉。”

    沈浪揉了揉太阳穴,头疼的说道:“一群僵尸么?这可有点麻烦了……”

    纳兰紫烟终于忍不住问道:“至阴之气到底是什么东西?先前你解剖妖兽的时候,一直紧皱眉头,可是真的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

    沈浪点点头说道:“天地间能量无数,有纯净的灵气,有至阳至刚的雷力,有死气,有杀气……总的来说,可以分为阴和阳两种,或者说光与暗两种。”

    “万物本为一体,阴中藏阳,阴极阳生,是为平衡。”

    “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

    “九星连珠之时,至阴之气从地底涌出,覆盖整个世界,届时整个世界都会失去平衡,天地规则被打破,秩序会消失,平静和安逸从此不再,天地都会陷入混乱。”

    “当乾坤颠倒,阴阳逆乱之时,创造开始消亡,余下的,就只有毁灭。”

    “邪道巨擘血祖出世,只不过是伴随阴阳失衡而来的第一件能引人注意的事情而已,相比之下,血祖的事情只是其中的一段插曲,这种走向毁灭的天下大势更加让人绝望……”

    纳兰紫烟迟疑了好一会才说道:“难道说……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你意思是说……就算血祖不出世,这个世界很快也会灭亡么?”

    “倒也不见得就一定会灭亡,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道缺一,但留一线生机。”沈浪沉吟道:“或许传说中的‘帝王星’能改变这一切……我来到这里,就是想要查探这些事情。”

    说完,沈浪叹息了一声,对着下面的邪眼领主说道:“第三个问题,臣服于我,如何?”

    这一个问题,才是重点。

    邪眼领主知道最后他肯定会这么问,但是仍然没有想到沈浪问得这么直接。

    对于自视甚高的邪眼领主来说,这种被轻视的感觉是难以忍受的耻辱。

    在黑暗当中生活了数千年,刚冒出头来,一个游戏还没有玩完呢,就要被人收服?

    就要成为对方的宠物?

    你们人类将我当作十大凶兽之一,我这十大凶兽之一难道是浪得虚名么!

    沉默了良久,邪眼领主才说道:“尊敬的人类强者,您身边的强者强大得让我的灵魂都在战栗,您若想杀我,简直易如反掌,但是这不代表我就需要臣服与你,我也有我的尊严和追求……”

    “我需要活得精彩,活的有趣,而不是从黑暗当中走出,进入另外一个黑暗。”

    “不自由,毋宁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