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502章 被守尸了

第502章 被守尸了

 热门推荐:
第502章 被守尸了-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封天鼎内,沈浪盘膝而坐,正运功疗伤。

    永恒之树静静的矗立在他左手边,释放出来了一圈绿意将他全身笼罩其中。

    小水晶在他的旁边瞪大着双眼看着他,眼中全是担忧之色。

    纳兰紫烟在他跟前走过来走过去,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两个多小时之后,沈浪才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了?不要紧的吧?叮当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呢?”

    纳兰紫烟眼中满是关切之意,还有着一圈雾气萦绕其中。

    “咳咳……”沈浪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才说道:“伤势有点重,但是暂时被我压下去了,不用担心。”

    “这永恒之树虽然吸取能量极为恐怖,但是转化出来的生命之力却是澎湃无比,对疗伤的功效甚至超过了许多极品丹药。”

    “没事……没事就好。”纳兰紫烟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光幕。

    在那光幕上,雪叮当等人仍然还没有死心,还在附近查探着沈浪的气息。

    “现在怎么办?看这样子她是不肯放过你的了……”纳兰紫烟眉头紧锁道:“要不我出去跟她解释解释吧?”

    缓缓摇了摇头,沈浪说道:“你出去又有何用?他连我都不认识了,又怎会认识你?”

    顿了顿,沈浪又道:“躲到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只能等,等她离开,或者等到皇龙宗的强者到来。”

    纳兰紫烟蹲下身子,轻轻的将沈浪嘴角的血迹擦拭掉说道:“就算她离开这里,我们也难以逃掉,以她王武镜的修为,方圆百里都在她的神念的覆盖之下,你一出去,马上就会被她察觉的……”

    沈浪摆了摆手说道:“只要她不守在这里就行,等她离开,你出去带着封天鼎离开,我在里面疗伤。”

    “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纳兰紫烟猛一击掌说道。

    她脸上刚一露出喜色,看到了沈浪那无语的目光,只好扁扁嘴说道:“不过叮当的脾气可不大好说呢,在天凤城的时候她可是曾经为了你被天神学院的人欺负的事情,守在天神学院外边七天七夜的。”

    “虽然现在她失忆了,但我观她的动作和作风,那种个性依然没变,若是在这里也守个七天七夜……”

    沈浪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也正是我担心的……所以我之前将气势哄抬到了极限,朝着空中斩出了一刀,并将刀意凝聚成形,控制着刀光停留在了空中一段时间。”

    “这里离开裂缝差不多一百五十多里地的样子,就算皇龙宗的人感受不到,王武镜二重天的老猿是一定能感受得到的,何况他对我的刀意比较熟悉,发现了这异常,定然会前来帮忙的。”

    “真是倒霉,被她守尸了……”

    纳兰紫烟皱眉点了点头道:“你又没死,守什么尸……也只能这样了,希望你的计算没有错。小水晶,哥哥受伤了,我们到边上去玩好不好?”

    小水晶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沈浪跟前。

    她勾住了沈浪的脖子,在沈浪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小手轻轻摸了下沈浪的头发说道:“哥哥不怕,没事的。”

    沈浪看着这水晶一般干净透明的小女孩,忍着体内剧痛,将她搂入了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

    “小水晶乖,哥哥不会有事的。”

    三个多小时之后。

    雪叮当几人依然没有发现沈浪的踪迹。

    她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山风将她的长发和红裙吹得轻舞飞扬。

    ……

    我叫雪叮当。

    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尊贵无比的名字,曾经震慑天地,驰骋六界。

    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不过我依稀记得,我的人生曾经有过精彩。

    但是这记忆很模糊,模糊到如同透过了大海一般,只能看到一些影子。

    我不知道很久以前发生了什么,甚至有很多东西我害怕自己会记起来。

    我从逆天魔域之中醒来。

    醒来的时候,头很疼,很疼。

    仿佛是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梦中,在无数个时空穿梭,混乱复杂。

    我能梦到数十万年前,乃至数百万年前的一些片段,醒来之后却又再也无法捕捉到那些片段。

    我似乎来自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似乎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又似乎没有过去。

    如果人有前世今生,我想我看到的那些,应该是我的前世才对。

    因为那种时间跨度,实在太过漫长,漫长到了让我害怕的地步……

    我的记忆就好像打碎了的玻璃一般,零碎而分散,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他们说我受到了敌人的攻击,震伤了识海,需要时间恢复。

    魔神殿的人告诉我,我是他们的圣女,掌握着这个世界生死存亡的权利。

    他们的主人,是我的父亲。

    而父亲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还没有回来。

    魔神殿的人在世界各地寻找元力碎片,当七七四十九块元力碎片集齐的时候,就是父亲回来的时候。

    我在等待,等待着他回来。

    帮我找回我的记忆……

    从逆天魔域出来之后,我遇到了一些人,她们都叫出了我的名字,但是我却根本记不起来我认识她们。

    烛龙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的人阴险狡诈,不足为信。

    除了魔神殿的那些对我父亲忠心耿耿的人之外,其他任何人接近我,都是不怀好意。

    我很讨厌烛龙,但是我相信他的话。

    因为魔神殿内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

    而且,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父亲的一缕神念守护在我床前,当我苏醒的那一刹那,我能够感受到他神念因为欣喜而疯狂的波动。

    我能够感受到父亲对我的疼爱,毫无虚假的那种疼爱。

    所以,他说他是我父亲,我相信……

    但是,我开始害怕跟任何人交谈,怀疑除了父亲以外的所有的人。

    直到,遇到那个穿着黑衣,背着单刀的人……

    我的记忆里面,没有关于他的一点一滴。

    但是他的眼神告诉我,我一定是认识他的。

    我很想弄明白,我跟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什么样的关系,能让他在刹那间宁愿受我一掌,宁愿受到力量和刀意的反噬,也要将力量收回,把长刀荡开?

    为什么那一掌打在他的身上,会让我感受到仿佛来自灵魂的痛苦?

    我甚至觉得,那一掌若是打在我自己的身上,可能还会让我好受一点点。

    当他转过身来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那双眼睛……

    那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啊,让我生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好像,梦里就是有着这么一双眼睛,一直在寻找着我,穿越宇宙洪荒,时间空间……

    即便是记忆消散,我依然忘不了。

    ……

    三个多小时了,她和白骨殿那五人都没有发现沈浪的任何气息。

    沈浪凭空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

    即便是她王武镜这般强大的神念,一寸一寸的从地面扫过,不放过一粒灰尘,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此时,白骨殿一人飞了上来,恭声说道:“小姐,还是找不到那小子的踪迹,现在该如何是好呢?我怀疑这厮是利用了某种强大的符箓隐去身形,然后早已经离开这里了。”

    雪叮当沉默不语,目光从下方的山林缓缓扫过。

    王武镜虽强,但是要屏蔽王武镜强者的神念探测,不少符箓或者强.宝还是可以做到的。

    她其实在看到了沈浪面容的时候,心底的杀气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之所以在这里不肯放弃的查了三个多小时,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或许是好奇,或许,只是想再跟对方再说上几句话吧……

    “走吧。”

    雪叮当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袖袍一甩,已经和那五名白骨殿强者凭空消失。

    封天鼎内,沈浪坐在永恒之树边上,正闭目疗伤。

    在他的对面,纳兰紫烟抱着小水晶,给她讲着故事。

    看到封天鼎外雪叮当等人消失,纳兰紫烟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紧闭双眼的沈浪。

    被自己深爱的人打成这样……

    即便是对方已经失去了记忆,这种感觉,也是非常难受的吧。

    偏偏她在这种时候想要安慰几句,却又说不出口。

    “咳!”纳兰紫烟干咳一声,长嘘一口气道:“终于走了……真是怕了她了,失忆了之后,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

    “当年在天凤城,你被天神学院的人打伤,她可是在天神学院外面守了整整七天,最后把那些家伙一个个全部打残,这才罢休呢我靠,你说她会不会还躲在外面,再守个七天七夜啊?她这是不杀你誓不罢休啊!”

    小水晶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看纳兰紫烟,又看看沈浪,怯怯的说道:“是有个大坏蛋改了那个姐姐的记忆。”

    纳兰紫烟砸吧咂巴两下嘴说道:“大……大坏蛋?小水晶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晚上我做梦梦到的。”小水晶弱弱的说道。

    “……”纳兰紫烟一阵无语。

    这时,闭目调息的沈浪睁开了双眼。

    他体内积聚了一年多的生命之能端的是厉害非凡,再加上一旁的永恒之树上释放出来的生命之力,终于是在三个小时之后,把伤势压制下来了。

    若是换了其他同等修为的武者,如此重的伤就算是有极品丹药,没有个三五年,几乎都不可能恢复到这种地步的。

    王武镜的雪叮当一掌,普通人哪里可能承受得住?

    能活得下来都已经是奇迹了。

    “小水晶,告诉哥哥,你知道那个大坏蛋是谁吗?你还梦到了什么呢?”沈浪问道。

    因为在天机镜当中看到了小水晶释放出来无匹的能量,冲破了裂缝封印,又知道她是巫族的人,所以沈浪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