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516章 前面带路,否则宰了你!

第516章 前面带路,否则宰了你!

 热门推荐:
第516章 前面带路,否则宰了你!-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袁弘此人乃是玄武境八重天的修为,而且平素非常自负,连他都说这种话了,可见那人修为之一强横了。

    何况下方那两人修为都是不弱,顷刻间就被那小子一人一掌,打成重伤……

    这等修为,还真是有点恐怖了!

    就算那家伙没有袁弘说的那么恐怖,但是他能在这么多人的拦阻下,轻易进入隐月墓地,而且打伤两名玄武境五重天强者……

    进入隐月墓地的基本上都是灵武境及以下修为的弟子,试问有谁能与他抗衡?

    魔道中人嗜杀成性,他若是妄下杀手,隐月墓地中的人又能有几人逃得出来?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皱着眉头连连点头。

    袁大人趁热打铁说道:“另外,你们可以想想,魔道中人可没有这样的幽默感来跟你们开玩笑,他说要杀人,就一定会一个个的杀过去的!”

    “何况这隐月墓地里面除了杀掉一些鬼物能够得到一些幽灵精华外,并其他什么东西值得魔道觊觎的……这隐月墓地要是有什么天材地宝,多年前就已经被扫荡一空了!”

    “除了进去做这种打杀弱小的事情,你们还能想出来他进隐月墓地的理由么?”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总觉得不大对劲,但是又无法反驳。

    一个玄武境修为的魔道强者进入隐月墓地,对于里面那些弟子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这就跟一匹狼进入了羊圈差不多啊……

    袁大人长叹一声说道:“你们当中有许多是我皇龙宗的下属势力,但是我也不想用全力来压迫你们,你们自己选择吧,我言尽于此。”

    就在众人迟疑不决的时候,他又说道:“到时候若是你们自己的弟子在里面死了个精光,可不要来找我们皇龙宗帮忙,我可没有那么闲!”

    说着,他一转身,飞回了皇龙宗的驻地。

    “袁大人说的没错,这种风险实在太大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就按照袁大人说的去做吧!”

    有人高呼了一声。

    “不错,在这里让弟子历练是为了让他们变得强大,若是出了问题,被魔道武者斩杀殆尽,这他娘的还叫历练么?这叫送死啊……”

    附和袁大人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一会,所有人都开始点头。

    各个势力的人立刻开始进入墓地,想要将各方势力的人都召回来。

    这边袁弘站在山坡上暗暗抹了一把汗:“奶奶的,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办法,没想到突然冒出来这小子,倒是帮我解决了这问题了。”

    “这小子出现得实在太巧了,而且一对黑色的翅膀……老觉得在哪里听说过呢?”

    “另外,那把刀给我的感觉……怎么这么熟悉?到底……”

    “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宗门有如此年轻,修为却又强到这种地步的弟子啊……”

    袁弘想到这里,挥了挥手道:“周琦和我留在这里坐镇,其他人全部进入隐月墓地,把里面的人召唤出来!”

    ……

    就在外面闹哄哄的时候,沈浪已经进了隐月墓地,正循着那巨大的通道快速疾飞往前。

    在外面倒腾了一番,他已经料定外面各方势力的人很快就会追进来。

    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此时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收敛了气息,而且带上了一个金色面具了。

    这是一个宽大的地底通道,左右则宽约七八米,两侧墙壁上都有安放着一些小块月光石,虽然光芒并不是特别明亮,却也是足以将整个通道清晰的展现在人的眼前了。

    这长长的通道的地面和两侧,都是由四四方方大块的青色岩石铺就,严丝合缝。

    沈浪急速飞行之时,右手往边上一探,挖出来了一块。

    他手掌微一用力,眼神立刻一变,以他如今肉身的这种力道,这石头竟然没有直接被捏成粉碎!

    单从这硬度上看来,这青石的硬度竟然只比玄铁差上一丁半点!

    玄铁这种材料极为稀有,不可多得。

    而这隐月墓地却是非常的庞大,若是整个墓地都是使用这种材料铺就的话,这工程之浩大,简直难以想象。

    沈浪握住那青石的右掌力道一加,咔嚓一下,将那青石捏成了粉碎。

    随后,他步履放缓,将手掌一摊,细细的开始打量手中的石屑。

    “火妖石?只有北荒才有的火妖石出现在西荒倒是算不了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这火妖石在北荒的产量都并不算很大,却有人拿来这里建造了一座如同宫殿一般的陵墓……这陵墓的主人,很不简单啊!”

    沈浪心头震动,吹了口气,将那石屑吹散了开来。

    “从这石头的年份上,大概可以估算到,这陵墓建造的时间应该是在一万年前……怎么战神殿中却没有关于这陵墓,甚至于荒芜之地的任何记载呢?”

    发现了这陵墓建造的时间,又发现了建造这通道的主体材料是北荒的火妖石……

    沈浪一颗心猛然一沉,越发的谨慎了起来。

    地面和石壁都是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臭味。

    淡淡的烟雾在通道里面游荡,在月光石的照耀之下,显得鬼气森森。

    也不知道转了几道弯,前方突然豁然开朗,一座重檐歇山的大殿出现在了沈浪眼前。

    放眼望去,殿宇高耸,楼阁嵯峨,飞檐斗拱密密排列,雕梁画栋而又庄严肃穆。

    沈浪缓缓踏入这大殿,便见这大殿四周总共有着六条通道,延伸向远处。

    他目光只是在这大殿上稍作停留,随后毫不犹豫,就进了正中间一条。

    硕大的隐月墓地,果然如同宫殿群一般,里面四通八达,一座殿宇连着一座殿宇,仿佛迷宫一般。

    而且要命的是这一座座殿宇几乎没有多少差别,完全一模一样!

    在这样的地方绕上一圈,一般人恐怕都会晕头转向,完全迷失其中。

    沈浪放开速度往前疾飞了半个小时,踏入了又一座大殿,这才终于见到第一个活人。

    就在这大殿内,有着一队人马,正谈笑风生议论着隐月墓地当中的事情。

    这群人共有二十多人的样子,服装统一,看样子是一个势力的人。

    这些人听到脚步声,俱是有点诧异的朝着沈浪的方向看了过来。

    “哟,碰到个艺高人胆大的独行客!不知道阁下是哪一个势力的人呢?”

    人群中一个身穿锁甲,相貌堂堂的青年站了起来。

    此人仪表不凡,提着一把淡蓝色长剑,傲气凛然,似乎是这一群人中为首之人。

    “哎哟,还带着个诡异的面具,是不是想用这面具把这里的鬼魅给吓跑啊?”

    这人话刚落,地上坐着的一群人立刻附和他似的哄笑了起来。

    隐月墓地虽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是其内鬼魅横生,妖邪众多,单枪匹马往里面闯的,要么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要么就是愣头青。

    但是真要有实力的人,比如那些玄武境强者,等闲是不会跑来这种地方散步的。

    因为这里也没什么好处可捞。

    所以众人都是将沈浪当作了个愣头青。

    沈浪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扫而过,在之前说话的那青年身上稍稍一停,压低了嗓子说道:“在下无门无派,只是听说隐月墓地开放,所以进来看看。”

    “无门无派?”先前说话的那青年冷笑一声说道:“无门无派,又藏头露尾,定不是什么好人!快滚,否则休怪我们尹家的人不客气!”

    “尹家?帝都尹家么?这么巧,我认识你们尹家的尹框。”沈浪轻笑一声说道。

    那青年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尹框乃是家主儿子,在帝都也算小有名气,你知道这名字不足为奇……我再说一次,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这人越是威胁,沈浪还越是不肯走了。

    他往前几步笑道:“这鬼地方所有殿宇都一模一样,跟迷宫似的,我已经转悠了老半天,已经不辨东南西北了,要不我跟在各位身边一起走吧?”

    “不用担心,我修为才不过灵武境二重天,你们当中灵武境五重天的都好几个,我可不敢有什么企图的。”

    此时,坐在地上休息的一名年轻女子突然站起身来。

    她朝着为首的那名青年说道:“这位大叔一个人在这里真的是非常不容易,就让他和我们一队吧。”

    沈浪的声音沙哑沧桑,而且带着面具,让这里不少人都误以为他是个大叔了。

    “嗤!”另一侧,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嗤笑了一声说道:“怜星,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这样一个来路不明藏头露尾家伙,你竟然让说让他跟我们在一起?”

    “你能担保他不是邪魔两道的人么?”

    “你能担保他不是这陵墓当中的鬼魅幻化的?”

    “让这样的人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还有一丁点的安全感吗?”

    那女子一说话,就像机关枪似的停不下来。

    好不容易停下来,边上的众人也都附和了起来。

    几乎没有一个人是站在尹怜星这边。

    沈浪目光从那尹怜星身上一掠而过,见这女子十七八岁的样子,温柔轻媚,惹人爱怜,此时陷入众人的指责当中,眼中一圈泪水直打转。

    她抬头带着歉意看了沈浪一眼,低下了头来不再说话。

    沈浪沉默片刻,突然说道:“隐月墓地不是进来了很多势力的人么,为何这一路上我都没有碰到过其他人呢?”

    他说话之时,是看着尹怜星,完全视其他人如无物,顿时把尹家那些人气得牙痒痒。

    尹怜星见沈浪定定的看着她,面色一红,小声的说道:“听说是有人在双塔殿发现了迷雾芝兰,所以各方势力都朝着那边去了,我们也正准备去呢……”

    “尹怜星!”那为首的青年怒喝一声:“你还将我尹震放在眼里么?”

    “这里,我才是老大!”

    尹怜星倔强的看了一眼尹震,眼眶内的泪水却是不争气的低落了下来。

    沈浪破妄银眸之下,只见得那尹震眼中一片死气,身上一道黑气盘旋不断,不禁冷笑了一声说道:“尹震是吧?本来你要是好好跟我说话,我还未必就非要跟着你们了。”

    “但是看你这嚣张的德性,我还偏就要跟着你们了,前面带路!否则我第一个就宰了你!”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