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562章 不能惯别人的臭毛病

第562章 不能惯别人的臭毛病

 热门推荐:
第562章 不能惯别人的臭毛病-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且说沈浪震慑住了一群玄武境强者,让他们不敢再插手之后……

    不但要当着这些人的面继续暴揍各宗的灵武境弟子,还让战狼的人追出去,将跑远的人全部赶回来!

    顿时间将无数人都给看傻了……

    许多宗门之间的这种打打杀杀,除非是有着深仇大恨,或者正魔两道冲突,大部分时候都是点到即止。

    绝对不可能将人往死里逼,然后双方彻底水火不容的。

    除非你有能耐将对方宗门直接铲平,否则给人留一条后路就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但是沈浪这种做法看在众人的眼里,就是彻底的看不懂了。

    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有点陌生的黑衣少年,不但面不改色的得罪了这几十个宗门,而且似乎还要彻彻底底的得罪这几十个宗门!

    关键是他背后的宗派是玄铁级势力玄道宗!

    而不是说某个灵铜级势力!

    就算是逆天魔域的白骨殿等几个宗门,凶残霸道,也不可能敢这么嚣张,完全要将自己推到这么多的宗门对立面啊?

    就算是白骨殿,也不敢与紫楚国所有的玄铁级宗门为敌啊!

    何况,这中间就是一些弟子的摩擦,又没有什么大的利益纷争啊?

    看沈浪这样子,恐怕早已经预料到了各宗王武镜强者的到来了。

    在预料到了各宗王武镜强者到来之时,还敢这么做的话……

    这得要有多大的底气?

    要多么的疯狂啊?

    “要大乱了,真的要大乱了……老祖他们怎么还不来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空中的一群玄武境强者当中,有人汗如雨下,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见多识广,处变不惊的这些个玄武境强者,此时呼吸混乱,心跳加快,一个个脸上俱是露出了茫然之色。

    而在下方,简直是哭嚎震天,鸡飞狗跳。

    因为除了乾逻等七人外,玄道宗上百名弟子在沈浪的示意之下,也加入了“揍人”的行列!

    本来吧,玄道宗这些人修为毕竟比不了乾逻这种玄武境六重天的家伙。

    他们的修为与各大宗派的这些弟子相差不多,都是灵武境之内。

    而对方人数是数十倍于玄道宗的人,真要开打只有挨揍的份。

    但是有一群玄武境穿插在其中,而且这数千人早已经被沈浪吓破了胆,哪里敢反抗?

    只能一个个背对背组成一个个战阵做防御姿态。

    而其中一些气不过反抗的,刚一还手,就有战狼的玄武境强者冲过来一通暴揍……

    不反抗,最多挨一通揍;

    反抗,围殴!往死里打!

    而且是人少的一方打人多的一方。

    这种局面,别说是里面那些挨打的人了……

    就连空中“看戏”的那些个玄武境强者,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了。

    这一幕,实在是极其荒诞!

    极其疯狂!

    难以置信!

    从来没有人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事情……

    理论上说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现在偏偏就是这样顺理成章的在上演着。

    此时,地上躺倒了无数人,七横八竖,哼哼唧唧,场面极其壮观。

    沈浪带着幽月和邪歌几人站在平地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林子里面玄道宗的人还在和各宗的人捉迷藏。

    但是在战狼成员的参与之下,这捉迷藏的范围正在慢慢缩小……

    地上躺倒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没有受伤的人看到了机会,也跟着躺下装死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去管什么昔日的荣耀,或者狗屁的尊严了。

    在即将参加大-比,然后进入郁木洞福地之时,受到重创影响实在太大。

    搞不好连大-比都参加不了,然后也进不了郁木洞福地了。

    有这种前提在,许多人心安理得躺在地上装死了。

    果然,玄道宗的人基本上都是在追那些还在四处乱窜的人,很少有人管这些躺在地上的人。

    当然,只是说很少,并不是没有。

    比如楚倾城。

    当燕七和沈剑锋等人以灵武境初期修为,去“追杀”灵武境六七重天的高手的时候。

    楚倾城非常优雅的正在战场上溜达,好像一个游览赏花之人。

    “别紧张,我不是什么好人。”

    楚倾城朝着地上那横七竖八的一群人挥了挥手。

    地上这些人松了一口气:“楚倾城就是楚倾城,温文尔雅,气度从容,看来之前错怪他了……你看现在,其他那些混蛋还在到处追杀别人,只有他不做这种事情。”

    这时候,便见楚倾城朝着其中一人蹲了下来,恨铁不成钢似的说道:“你根骨精奇,乃是武道的大好人才。但是你年轻气盛,心气还有些浮躁,自己还要多加把握,如此再勤加修习,方能成其大器……下次记得不要来干这种事情了啊?”

    地上那人莫名其妙,但又不敢反驳,只能一边“唔唔”一边呆呆的点头。

    楚倾城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掌很是自然的握住了那人手中灵器“闪电戟”。

    不过他拉了两次,都没拉动。

    那闪电戟的另一端被地上那人双手死死的握着,不肯松开。

    楚倾城微微一愣:“你在做什么?”

    那人哭了,丫的你抢人家东西,还问人家做什么?

    怎么能这么无耻的?

    楚倾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活下去的诀窍是: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你能明白我的话么?”

    那人连连摇头:“不明白……”

    楚倾城仰天长叹,右脚一抬一脚就踹在了那人胸口之上。

    “咔咔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从那人胸膛传出,这人惨嚎一声,在地面上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然后撞击在了一棵大树上晕死了过去。

    看着这一切的各宗弟子倒抽一口冷气……

    这时候,楚倾城又看向了两米远外的另外一人。

    那人浑身一个哆嗦,哐当一声,把手中的长剑直接丢到了地面。

    “嗯,我喜欢聪明的人。”

    楚倾城笑得很开心,这笑容在以往的时候迷死了不知道多少女人。

    不过现在这笑容看在人们的眼里,却仿佛来自远古洪荒的凶兽的微笑一般……

    让人从心底当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寒气。

    连玄道宗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之时,楚倾城又弯腰接过了一人送上来的灵器。

    然后,他如同诗人一般展现笑容朗声说道:“我总觉得,空气应该是清新的,弥漫着苦涩的花香,但是你们的到来,让这里充满了汗臭味,还有鸡蛋味道,这是我无法容忍的……”

    “如果你们不来这里,我们该有多幸福……你们该有多幸福?事已至此,你会不会心中非常懊悔?非常希望时光倒流,然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呢?”

    自动送出来灵器的那人听得直掉眼泪。

    花费了极大代价,辛辛苦苦跟妖兽搏斗最后采集到材料,然后求爷爷告奶奶终于请到人铸造了这么一把厉害灵器……就这样没了。

    不仅如此,肋骨还断了两根……

    这一分哀伤,逆流成河啊……

    早知道是这种下场,鬼才愿意来这里啊!

    楚倾城见不得人家哭,一见这厮哭得稀里哗啦的,只好皱着眉头转身找其他的猎物。

    刚一从另外一人手中拿过灵器,那金胎宗弟子也哭了。

    “男人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为美人,为了一把灵器你就哭成这样,有点出息行吗?”楚倾城翻着白眼说道。

    “不是,你踩我脚了……”

    楚倾城低头一看,脸上露出了些许歉意。

    但他就是不肯移开这双脚,不但不移开,还有点奇怪的转动了一下脚跟……

    不仅如此,他还非常真诚的看着这金胎宗的弟子。

    那人被他看的浑身发愣,带着哭腔干嚎道:“我已经把灵器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楚倾城盯住了他手中的须弥戒。

    那人两眼一黑,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他还没晕过去呢,只感觉手指一凉,须弥戒已经被楚倾城取走了……

    “楚倾城!你……你不能这样啊!”

    乾逻等人卖命的揍人,往冒烟了打,也没有把几个人打哭。

    楚倾城一出场,哀嚎遍野……

    看到这一幕的玄道宗弟子立刻发现了揍人之外的乐趣,一个个下意识的瞧向了后方的沈浪。

    沈浪轻笑了一声说道:“人活在世界上有两大义务,一是好好做人,二是不能惯别人的臭毛病……招惹我们玄道宗的人,从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右手朝着空中轻轻一甩!

    “吼!”

    得到了沈浪的示意,玄道宗的一群人打了鸡血似的,爆吼一声!

    开始拼命抢夺各宗弟子手上的灵器和须弥戒!

    一群名门正派的弟子,以少抢多,就这么名正言顺正大光明的做着这令人发指的事情。

    空中的一群玄武境强者,呆若木鸡……

    这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下方的楚倾城一句话差点没将他们气得从空中掉落下来:“在很穷的时候,用到自己抢来的东西,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各宗弟子人看着这场面,一个个失魂落魄,心生绝望;

    被打倒在地的,不顾身上疼痛,拼命的将手中灵器收入须弥戒,再将须弥戒藏起来,生怕被玄道宗这群狼给找到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呐,这世道变得这么快吗?”

    空中的的一群玄武境强者,简直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个目瞪口呆,如雕塑一般。

    “这几个熊孩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这是准备给玄道宗招来灭顶之灾吗?玄道宗的那些混蛋呢,怎么也不管一管啊……”

    有人面色通红的看向了那院子。

    下意识的,大家都忍不住往院子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打紧,一群人真的吐血了!

    透过那高高的院墙,只见玄道宗宗主苏文轩和几个老家伙,正在院子中的亭子里面悠哉悠哉把酒对酌……

    就在场上乱糟糟之时,一声怒吼在小湖上响起。

    “沈浪!派玄武境强者出来算什么好汉?你若有本事就跟我们单挑!”

    “你敢不敢,跟我西门傲轩一战!”

    这声音当中带着满腔的怒火、满腔的怨愤、满腔的仇恨,还带着些许疯狂……

    全场都安静了下来,连玄道宗的那些人都停下了手,想要看看是谁敢在这种时候叫嚣。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