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580章 羽木族的隐秘

第580章 羽木族的隐秘

 热门推荐:
第580章 羽木族的隐秘-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且说乱来和鲨吻等人终于到来,四人刚一出现,乱来第一个就感受到了端木邪的气息。

    “刷”的一下……

    四大皇武境强者紧张万分,分别守住了帝都东南西北四面!

    这边的沈浪翻着白眼招了招手说道:“别紧张端木邪了,若不是端木邪,我早挂了……指望你们还真指望不上。”

    鲨吻几人看看下方的人群,又看看水家门前那一片狼藉,讪讪的飞了过来。

    南宫燕第一个窜到了沈浪跟前,急切问道:“小浪你还好吧?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端木邪又出来了?”

    如果让端木邪这种家伙跑出来,整个帝都皇城可能都要遭殃啊!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乱来目光凝重,谨慎异常的问了一句:“师兄,难道说那端木邪已经脱困而出了么?但是这不可能啊?你的封印之法配合星月菩提念珠,任他法力滔天,也不至于这么短时间内逃出来的啊?”

    帝都中关注这这里的各方强者又是一呆:“师兄……这乱来大师可是成名多年的皇武境强者,声名在外啊!如意佛宗的强者啊,怎么会……之前祖炜说的话,全是真的?”

    “没什么,我只是把他揍了一顿,威胁了一番,他就乖乖听话了。”沈浪摆摆手,风轻云淡的说道。

    借着左问天的威势狐假虎威,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但是沈浪越表现得风轻云淡,不想提这事,南宫燕几人就越是心痒痒,想要明白是怎么回事。

    沈浪瞧这几人眼睛都瞪得贼大,无可奈何之下想要解释两句,突然心有所感又停了下来。

    身子一侧,沈浪的目光投向了右侧后方,便见一道绿光由远及近。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云气散开,穿一身绿色纱裙的雪诗音现出了身形,从从远方空中一步步缓缓走来……

    看见沈浪站在空中,雪诗音睫毛轻颤,眼圈突然一红,一双美目中立刻是雾气迷蒙。

    沈浪被掳走的这几天,是她这一生中最为难过、最受折磨的几天。

    偏偏这种心情,还无法说与人听。

    甚至都不能对着沈浪表示出来什么……

    之前的种种焦虑和担忧,如今看到沈浪安然无恙的如释重负,所有的一切纠结在一块。

    千言万语埋藏在心头,竟是让得雪诗音看着沈浪陷入了呆滞状态,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而这边,沈浪脑海里面第一时间就浮现出来了,几千年前那小女孩的模样……

    “我……没事了。”沈浪嘴巴张了几次,最后只说出了这四个字。

    雪诗音站在远处,有点艰难的微微一点头:“没事就好。”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这一刻,时光似乎都停止了……

    这时候,下方的水轻舞飞了上来,用天籁一般的声音把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

    从天剑山的人想来水家抢人,到沈浪到来,然后端木邪出现,最后天剑客被突然出现的蓝梦灵打得吐血而逃……

    聪慧的水轻舞将这一切的事情讲述得非常详细。

    独独将蓝梦灵和沈浪那一段疑似“打情骂俏”的话语,有意无意的给略过去了。

    这时候,沈浪伸手阻止了鲨吻几人说话,遥遥朝着远方的澹台镜明拱了拱手。

    虽然没有说什么话语,但是感激之情,已经非常明显的表达了出来。

    随后,沈浪面色一正,朗声说道:“种族,并不能说明荣耀。对于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该轻率的作出判断。”

    “许多年前,当天地发生巨变,所有生灵的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羽木族的人已经为此奔波,劳碌,想要对抗黑暗,对抗邪恶。而就在不久之前,她们更是帮助皇龙宗封印了荒芜之地的大地裂缝,解决了至阴之气的威胁!”

    “相比之下,你们扪心自问,自己做过些什么?现在在做些什么?”

    “我沈浪是没什么实力,但若是谁想要再打羽灵风的主意,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动用所有资源,将他从这个世上抹除掉!”

    “我的朋友,都会过的很好;我的敌人,全都要付出代价!”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空中飘荡,关注这里的各方强者,全都沉默了。

    这带着威胁性的话语,任何人说出来,一般人听在耳朵里面都不会好受的。

    但是说这话的是沈浪,人们偏偏就是找不到理由或者话语来反驳这话。

    不论从道德上还是从实力上来说,沈浪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没有实力说这种话是狂妄无知,不知死活;

    有实力说这种话,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从今往后,谁想要对付羽木族的人,就先要掂量掂量了……

    鲨吻几人互相对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虚空跨步走向了雪诗音。

    让一位准帝武镜强者孤零零的站在那,实在有点不像话。

    “呼!”

    吐口了一口浊气,沈浪朝着最近的邪歌招了招手。

    邪歌微微一惊,赶紧飞了上去:“大人,您受伤了么?”

    沈浪拉长着脸说道:“受伤倒是没有,但是那疯女人……又他吗把我封印了……”

    “……”邪歌呆立片刻,突然纵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沈浪深吸一口气,白眼一翻的说道:“先带我下去,晚点再笑吧……你就没注意到,看你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下面一群男人已经看得心荡神怡了么?”

    “咳咳咳……”

    邪歌身形一晃,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她微微一扭头,掩饰了一下尴尬,面色红红的搭住了沈浪肩膀,将他带了下去。

    落到了地面,沈浪朝着定定看着他的水轻舞招了招手:“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不能带我去见一见先知羽灵风啊?”

    “你这人……”水轻舞嗔怪的说了一句,腰身一扭,带着沈浪进入了水家。

    而猿不破几人,自觉的把守住了水家大门,凶神恶煞的站在大门外,仿佛门神一般。

    沈浪跟着水轻舞在幽静的院子当中走了几分钟,来到了一处小小的竹屋跟前。

    “先知除了那些村民外,不大愿意接触其他的人,对于外界的人,她都有点抗拒……你,一个人过去吧?”水轻舞停了下来说道。

    “嗯。”沈浪轻轻点点头,朝着那竹屋走了过去。

    就在沈浪走近那竹屋的时候,竹屋的门嘎吱一下被推开了。

    羽灵风款款走了出来:“灵风已经等待公子多时,谢谢公子出手相救和维护,公子请进。”

    羽木族和星辰大陆所有具有血肉的智慧生物不同。

    他们来自于树木,从永恒之树上诞生。

    构成他们身躯的是植物的脉络和茎叶,他们体内流着的并非温热的血,而是金色的树汁。

    这是一种奇妙形态的生命存在。

    沈浪看着羽灵风,脑海里面跟第一次见到羽灵风一样,冒出来了这样一段描述。

    随意的摆了摆手,沈浪说道:“不必客气。”

    当房门关上,一尘不染的竹屋内只剩下了沈浪和羽灵风的时候,沈浪稍稍有点诧异的说道:“轻舞跟我说,先知之前很抗拒接触其他的人?”

    “任何一个种族都有好人坏人,先知既然已经走出了蛮荒这么多年,为何不能放开来,然后让自己融入这个世界呢?”

    羽灵风眨了眨眼,低下了头来,好一会才说道:“羽木族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以无所谓融入不融入这个世界。灵风虽没有如何与外界接触,也还是能够明是非,知善恶,也很感激水家人的照顾,但是……”

    “母树告诉我们,我们的存在乃是为了守护这片大地。我们的族人不论在何时何地出现,都会被邪恶的力量盯上。与我们接触的人,除非有着莫大的气运,结局都可能……”

    羽灵风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更是连声音都有点颤抖了起来。

    这被人当作异类的羽木族人,拒绝与人接触,竟然是怕给对方带来灾难……

    沈浪心中很是感慨。

    “我明白了……”

    稍稍安慰了两句羽灵风,沈浪说道:“先知大人,我有一些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战神殿关于羽木族的一切,记载得实在太少太少。

    而之前第一次遇到羽灵风之时,对方说出来的预言,更是让得沈浪心头骇然,所以他想要迫切了解到关于羽木族的一切。

    羽灵风展颜一笑说道:“公子叫我灵风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的。先知,只是峡谷当中的村民给我的一个称呼而已,灵风其实只是带着使命从羽木族的走出来的一名使者,当不得‘先知’两字。”

    “我知道公子想要问些什么,公子可能想问羽木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永恒之树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在这天地剧变之时,永恒之树和羽木族到此是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样的问题。”

    “但是很多问题错综复杂,恐怕不是一两句话能够回答的。”

    “所以公子不如先听灵风讲述一下永恒之树和羽木族的故事,或许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嗯。”沈浪点了点头。

    羽灵风沉吟片刻,悠悠说道:“永恒之树,又称世界之树,乃是盘古神族留在这个世界上,用来治愈这伤痛大地的灵物。”

    “盘古神族?是传说中盘古界的神族么?”沈浪面色一变,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已经从小水晶口中听到过这几个字了。

    羽灵风悠悠说道:“正是盘古界的神族。”

    “这个故事,要上溯到一百五十多万年前……”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