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584章 谁想干掉我,我就干掉谁

第584章 谁想干掉我,我就干掉谁

 热门推荐:
第584章 谁想干掉我,我就干掉谁-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听到沈浪问起他和帝王星的事情,羽灵风一阵错愕。¥f頂點小說,

    好一会,她有点尴尬的说道:“灵风不知道,灵风对于帝王星一无所知,母亲也没有让我们寻找过帝王星,而只是让我们一定要找到公子您,然后让您一定要尽快去一趟月光林地。”

    “母亲大人跟我们说,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原来如此。”沈浪微微一笑,很随意的问道:“对了,之前你说一名黑衣少年带着毁灭之刃出现,可是我现在这么一副模样么?”

    “这一身衣裳,这一把长刀?”

    羽灵风似乎有点奇怪沈浪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她眼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笑了笑说道:“是的,我们在琥珀梦境当中看到的,正是如此,丝毫不差……所以第一眼看到公子的时候,灵风就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

    “哦,这样。”沈浪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

    连羽灵风都没有注意到,沈浪的眼中有着一道精光,如闪电般一闪而过!

    刚刚这一句话,可不是沈浪心血来潮胡乱问的。

    而是非常有针对性,刻意问出来的。

    “毁灭之刃”若是普通人取的名字也便罢了,但是从盘古神族和永恒之树口中说出来,这四个字就非同小可了……

    不死天刀是二品皇器。

    放在紫楚国这种地方,虽然算是数一数二的强**宝了。

    许多王武镜强者看到这不死天刀,都要退避三舍。

    但是如何能入得了盘古神族的法眼,并被称作“毁灭之刃”?

    之前沈浪已经发觉了这不死天刀的诡异,更是得到天阙城那万事通的提醒。

    如今从羽灵风口中,又听到了“毁灭之刃”的说法,沈浪表面不动声色,心底却是对这不死天刀更加上心了。

    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沈浪又说道:“时间确实不多了,按照我的推测,血祖出世的时间也只有八年多一点点了。”

    “而在他出来之前,血族也该有所动作了。”

    “好,等这次郁木洞福地试炼完,我就启程去月光林地……不过这月光林地该如何去,琥珀梦境又该如何进入呢?”

    羽灵风精神一振说道:“去琥珀梦境的时候,灵风会给公子指引方向,公子需要先去一趟巫族秘境,拿到巫族的天机镜,这天机镜乃是琥珀梦境的钥匙……”

    沈浪手腕一翻,将天机镜拿了出来:“你说的是这东西么?”

    羽灵风呆呆的看着沈浪手中的天机镜,旋即,大喜过望的说道:“正是此物!没想到公子您已经拿到手了,太好了!”

    沈浪微微一皱眉说道:“很奇怪,巫族一早就准备好了天机镜给我,但是天机镜我早已经拿到手,他们还是要求我去一趟巫族秘境,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给我。”

    “那就这样吧,灵风你先在水家住下,等我从郁木洞福地出来,我们一起去蛮荒。”

    “至于裂缝和永恒之树的问题……现在外面就有一位暗金级势力的强者,一会我就会把这事情告诉她,让她尽快将这信息传给各地的传说级宗门。”

    “你放心吧,羽木族在世界各地的族人,会受到公正待遇的……在这种非常时刻,传说级宗门的人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羽灵风点点头说道:“好的,那灵风就一直在这里等公子好了。”

    沈浪起身出了竹屋,门口的邪歌立刻上前两步说道:“大人,端木邪已经将赫连秋水抓回来了,但是叮当小姐带了几个人过来抢人,现在正在院子里闹呢!”

    “……”沈浪有点头疼。

    就在不久前已经跟雪叮当闹了一次,现在再闹,怎么处理实在麻烦。

    叹了口气,沈浪默不作声的跟在了邪歌和幽月身后。

    不一会,三人就到了水家的一处院落当中。

    就在那院子里面,赫连秋水被端木邪捏小鸡似的捏着脖颈,雪叮当正嚷嚷着让他放人。

    但是端木邪这等魔道巨头哪里会将一个小丫头放在眼里。

    雪叮当催他一下,他就打赫连秋水一巴掌,打得那赫连秋水直吐血,也气得雪叮当差点发狂。

    而在那亭子里面,雪诗音正悠然喝着茶,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这些事情一般。

    鲨吻等人包括那澹台镜明,都恭敬的站在雪诗音的身后,大气不敢出。

    端木邪见沈浪出来,乌溜溜的黑眼珠一转,一张嘴喷出了一口漆黑如墨的尸气,差点没把那赫连秋水熏死了过去。

    “大人,我把这厮逮回来了……您放心,还没死呢!”

    端木邪指着那赫连秋水喊叫了一声。

    院子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沈浪。

    听到动静,那赫连秋水艰难的扭过了头来,正好看到了走来的沈浪。

    赫连秋水的眼中,立刻露出了恶毒之色,极其仇恨的盯住沈浪说道:“沈浪,找水家麻烦的是天剑山的人,又不是我赫连秋水,我白骨殿也没有与你结仇,你为何要如此赶尽杀绝!”

    “我奉劝你,马上放了我,否则白骨殿不会放过你的!”

    沈浪淡漠的看了一眼那赫连秋水说道:“我也没指望白骨殿放过我,只要白骨殿那些老家伙想找死,我很乐意送他们上西天。”

    “不过,你现在不是该想想如何说服我,让我放过你的么?冲着我吹鼻子瞪眼,会死得更快的吧?”

    “你……”赫连秋水气得发狂。

    他当然想要求情,他也怕死啊。

    问题是他知道求情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沈浪此人狡诈如狐,又怎么会看不明白他之前的计划?

    只要看明白了他的计划,这一份仇怨就根本无法解开得了。

    而要命的是,别说沈浪了,就算是这帝都当中的各方强者,都能够看得出来他赫连秋水想干什么。

    因为这计划实在是太简单太简单了……

    挑拨天剑山这计策说起来简单,但是在这种情形和场合之下,绝对就是佳的手段!

    赫连秋水当时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已经将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都推算了一遍。

    把各种可能都计算在内了。

    若非如此,他怎么会站到了前台,屁颠屁颠的跟着天剑山的人跑水家堵门来了?

    聪明一点的做法,是应该挑唆了天剑山的人之后,躲在背后偷着乐嘛!

    这样的话,就算出了问题,他依然能逃脱责任,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种悲惨的地步了。

    赫连秋水的这计谋很简单,很直接。

    无非就是挑唆了天剑山的人出手,然后把沈浪逼出来,让沈浪直接和天剑山的人冲突而已。

    说起来简单,很多人都看明白了,但本身是无解的。

    因为赫连秋水早已经通过各种途径,摸熟了沈浪的脾性,算定了沈浪一定会出手!

    这边沈浪肯定会出手,而另一边天剑山的人实力放在那,资格放在那,而且眼高于顶,脾气够呛。

    同时水家和沈浪关系极好,而羽木族的人还是沈浪派人送过来的。

    所以到时候想不冲突,都不可能!

    赫连秋水是通过了一些途径知道沈浪和如意佛宗还有雪家,关系匪浅。

    所以他才不敢以白骨殿的实力直接前来对付沈浪。

    但是天剑山的人可不知道这些东西,天剑山的人刚刚来到这里,连皇龙宗的几个老家伙都还没有见过面呢!

    沈浪若是敢出手,必定触怒天剑山。

    以天剑山这些人的脾气,挥手之间就会让他灰飞烟灭!

    帝都皇城之内,能救沈浪的,只有皇族的澹台镜明。

    但是澹台镜明有天剑客牵制,天剑客之前已经表态,为了得到羽木族的宝物,必要之时他会亲自出手,将闲杂人等灭杀!

    所以算来算去,赫连秋水算到的都是……

    在如意佛宗的乱来和尚还没有赶到的时候,沈浪要么不出手,一出手,绝对的必死无疑!

    一切的一切,赫连秋水都计算到了。

    而且天剑山的人后面也确实真的想要将沈浪直接斩杀。

    赫连秋水唯一没有计算到的,就是沈浪竟然还有僵皇端木邪这样的底牌!

    赫连秋水更没有计算到,连白骨殿老祖见了都战战兢兢的蓝梦灵大人竟然会突然出现,而且是站在沈浪那边,一出手就把天剑客打得吐血而逃!

    天算地算,算不到如此变故。

    有的时候,哪怕计划没有一丝破绽,依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赫连秋水心头一阵绝望……

    “你……你到底想怎样?”赫连秋水看了一眼沈浪,露出了绝望之色。

    在之前,他是可以指望雪叮当的。

    但是现在就在这院子里,有着一群皇武境以上修为的强者!

    “我还能怎样?谁想干掉我,我就干掉谁,就这么简单。”沈浪淡淡一笑说道。

    赫连秋水的目光顿时又变得恶毒无比:“你敢!”

    “有何不敢?难道你还想让你白骨殿那些老家伙出手么?白骨殿敢出手,我就将白骨殿直接铲平了,简单得很。”沈浪非常随意的说道。

    这话若是别人说出来,绝对是会被人认为狂妄无极限的了。

    但是沈浪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正常得很。

    铲平白骨殿,只要一个端木邪就够了……

    沈浪瞥了一眼赫连秋水又道:“有的时候恩恩怨怨是非对错实在不好说……你儿子杀人,我杀他。至于你赫连秋水,你若不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未必就会去理会你。”

    “但是你偏要自寻死路,为你那不成器的儿子来报仇,你让我怎么做?”

    赫连秋水恶狠狠的盯着沈浪,不再说话。

    这时,边上的雪叮当走了过来:“如果我非要护着赫连秋水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