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章 炼器大师

第6章 炼器大师

 热门推荐:
第6章 炼器大师-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有好戏看了,这家伙竟然疯狂到这种地步啊,难道他以为用这种看不懂的手段打倒了沈刀锋这个力武境武者,就可以像气武境二重天的夜清寒挑战了么?他就不知道这个分水岭有多大?”

    “谁知道呢,夜清寒可是塔云学院天之骄女啊,十四岁就已经进阶气武境了,除了楚倾城和雪叮当那两个怪胎,塔云学院还有谁能跟她比啊!”

    “听说沈浪他老子还是沈家族长的时候,曾经去夜家提亲呢?但是被夜清寒当众拒绝了,说起来他们之间还有点……呵呵……”

    似乎没有感受到沈浪的挑衅,夜清寒面色不变淡淡说道:“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打也打过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怎么说,那毕竟是你堂兄。”

    沈浪还在笑,但是眼里却已经没有了笑意:“什么叫做作践自己的兄长?我被兄长欺负的时候,可没见你出面过呢?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就在众人以为夜清寒会发怒的时候,却见她身体微微一震,转过了身去:“放与不放,那是你的事情,我没兴趣管。”

    “慢着。”沈浪拉长了声音说道。

    夜清寒停住脚步,却是没有回头,只是把头稍微侧过来了一点,便听沈浪说道:“有一件事情需要说清楚,那就是,你不需老想着跟我撇清关系。”

    众人微微一愣,什么意思,这家伙想要追求夜清寒么,不然怎么说这种话?只是这语气……

    “因为我们,压根就没有任何关系。”沈浪平静的说道:“去你家里提亲,那是我父亲为了而我做的事情,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你拒绝,那是你的事情,你有这个权利。但是从头到尾,这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因为……”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等待着沈浪说完,便听他嗤笑了一声然后拉长了声音说道:“我从来都不喜欢没胸没屁股的女人。”

    “轰!”

    围观的人群炸开了锅,作为死党的林枫和苏恨听到这句话想死的心都有了。

    尼玛这是嫌命长吗,夜清寒是什么人物啊,那是塔云学院的天之骄女啊,据说一剑捅死了妖兽后生怕没死透,还能回去再捅两剑的狠角色啊……

    气武境二重天高手啊!

    “你!”夜清寒怎么也没有料到沈浪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围观的人,转过身来的她手指头指着沈浪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一张脸被气得通红,全身都在开始发抖了。

    而这时候围观的人虽然害怕夜清寒,但是无一不是在偷偷的打量着她的身材。

    要说这夜清寒吧,容貌秀丽绝对是美女一个,身材修长苗条也确实非常不错,不过……沈浪说的虽然粗俗了一点却也是没错的,看起来她就是一个女战士,穿着一身银甲,英姿飒爽,但是你想看到什么曲线,那就抱歉了。

    “沈浪!”夜清寒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说出了这两个字。

    沈浪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在呢。”

    “等你修炼到了气武境,我一定要与你一战,你要承担今日挑衅我的后果!”夜清寒说完霍然转身,快步离去了。

    “容我考虑考虑吧,我一向不打女人。”沈浪笑道,随后一脚把沈刀锋踢开,懒散的说道:“以后遇到我,滚远一点。另外,看好你的狗,别让他们到处咬人。”

    沈刀锋当然早就醒转过来了,只不过只要他一动,沈浪就一脚,每一脚都要让他吐一口血,所以他也学乖了,就乖乖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此刻他如蒙大赫,嘴里还噙着血,对着那一群狗腿子连连招手,连滚带爬跑远了。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看向沈浪的目光全变了,似乎都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目光中有敬佩,还有畏惧,一个个远去了。

    这时候,林枫和苏恨苦着一张脸跑了过来。

    “浪少你太帅了,但是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吧……”林枫脑袋转的比苏恨快。

    “你说夜清寒,还是说沈刀锋他哥沈剑锋?”沈浪不以为意说道。

    林枫长叹一声说道:“当然是沈剑锋啊,那可是气武境高手啊,你把沈刀锋打得这么惨,回头沈剑锋就得找上门来的,据说他三个月前刚刚进阶到气武境三重天——不是我看不起你浪少,气武境那可是了不得啊,沈刀锋这种人虽然说到了力武境九重天巅峰了,但是来个二三十个都不可能对付得了气武境三重天的高手的,要不这段时间你请个假躲一躲?”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对付他。”沈浪若有所思道:“对了,你们手中有没有聚灵板?最近这段时间帮我收集一下,越多越好。”

    说着他把沈刀锋的须弥戒拿了出来,将里面的金币全部拿了出来,大概看了一下,竟然有两千多金币。

    “把这些金币拿去,帮我收集聚灵板吧,能买多少买多少……这厮还挺有钱,我一个月零花钱才一百金币,雪叮当敲我五十,干!”沈浪把金币装在一个袋子里面丢给了林枫,林枫做生意最拿手。

    “……”林枫跟苏恨刚拿出来几块聚灵板,立刻又呆住了。

    “浪少你要聚灵板做什么呢?这几块是上次上课的时候发的,我懒得做就藏了起来……话说,你真敢用沈刀锋的钱啊,万一沈剑锋来要的话……”林枫感觉手中那以待金币是无比的烫手。

    “对呀对呀!”苏恨也连连点头附和。

    这一次,沈浪却没有再答话了,他只是接过了几块聚灵板,眯着眼睛用手指头在上面画弄了起来。

    “奸商,浪少搞什么呢这是……聚灵板是做聚灵阵用的,有什么好看的?”苏恨轻拍了一下林枫说道。

    林枫白眼一翻说道:“哦?我怎么知道,我看浪少这模样,好像在做聚灵阵?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沈剑锋来了的话到底该怎么办呢?”

    “别逗了,做聚灵阵那么容易的么?没两小时下不来,还站在这做?”苏恨嗤笑道:“不行的话,我们去找雪叮当好了,只有她能对付沈剑锋啊。”

    就在这时,沈浪却把刚刚接到手里的五块聚灵牌又递给了林枫,淡淡说道:“不知道现在天凤城里面行情怎么样,你先把这几张聚灵阵拿去卖掉吧,出手要快,打出名头,后面的价格才能上的去。我急需用钱买一些灵药和材料,用来炼药。”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往山外走去,又说道:“你们早点帮我去弄吧……对了,金币要一批就好了,后面的全换成灵石,你们两人留下四分之一,其他的带回来给我就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也要好好修炼了,回头我给你们找两本适合你们体质的皇级功法练练。”

    “啥?浪少你是不错没睡醒,炼什么药?你什么时候会炼药了?什么皇级功法?都是兄弟,不要开这种玩笑啊!缺钱的话我就去卖我的银鳞胸甲好了……”林枫气不打一处来,翻着手上的聚灵板差点想哭了。

    尼玛这就是课堂上用来练习的聚灵板,属于最次的那种,用完就丢的,你拿了聚灵板捣鼓两下就让我拿去卖啊?

    我林枫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人送外号“大奸商”,就没见过你这么“奸”的!

    你倒是告诉我这破破烂烂的聚灵板有谁要吧!

    “奸商,我好像也听到的是‘皇级’功法呢……”苏恨绑着手指头念叨了起来:“凡级、玄级、地级、皇级、帝级、天级,功法就分这么多种,现在天凰城四大家族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凡级功法,至于其他家族的,那是比凡级还不入流的功法了,要是真有皇级……尼玛,我怎么感觉皇级好像挺厉害呢!”

    “厉害你妹啊厉害,当然厉害啊!塔云学院院长那等人物都不可能修炼皇级功法!帝都皇龙宗那种灵铜级势力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功法啊少做梦了你!现在说说,这几个破烂怎么拿去换钱!拿到天凤城聚宝阁去,我保证不用三秒,我们都会被揍得爹妈都认不出来!浪少开的这玩笑也太大了!”林枫赌气的把五块聚灵板都丢在了草地上。

    苏恨虽然二,脑袋也没他那么灵光,不过做事倒是稳当多了,他皱着眉头拾起了一块聚灵板说道:“浪少做事向来挺靠谱的,没道理忽悠兄弟啊,何况他不是给了你两千金币用来收集聚灵板吗?这不可能是开玩笑了吧?”

    “这……”说到金币,林枫也感觉到了异常,忍不住将苏恨手中的聚灵牌拿了过去,伸手一轻轻一摸,手指头上一丝灵力送入了那聚灵板。

    光芒一闪,那被他认为破破烂烂的聚灵板上浮现出来了一道淡蓝色的灵纹。

    “聚灵牌?浪少这么捣鼓两下就在聚灵板上刻制了聚灵牌?开什么玩笑!”林枫一愣,随后双眼瞪得越来越大——只见那聚灵牌上的蓝色灵纹还在增加,一道,两道,三道……等最后定型的时候,上面足足出现了六道灵纹,随后周遭的灵气开始往两人站立的地方汇聚起来,越来越充沛。

    “哐!”林枫手中的那一带金币掉落到了地上,他似乎用尽了全力才说出了一句话来:“六倍……六倍聚灵阵,奶奶个熊的,小爷我拼死拼活弄两个小时也就能弄出来一块能增加二分之一灵气的聚灵阵,他这么一划拉,就整出来五块六倍聚灵阵?这种聚灵牌至少要灵级炼器大师才能做的出来的吧?这玩笑开大了……”

    “哎呀,发财了,我们要发财了……”苏恨拾起了地上剩下的四张聚灵牌,抱在了怀里生怕被人抢走似的。

    若是他们知道沈浪是因为受限于现在神念比较差的缘故,才选择了做这种低档的聚灵牌,不知道会不会吓晕过去了。

    此时的沈浪走出了塔云学院,却没有往天凰城走去,反而往塔云学院所在的凤凰山脉深处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他之前想找的那算命老者此时离开他其实距离不远,同样都在凤凰山脉的山林中行走。

    此时夕阳西下,日光余晖洒落下来,只见一座座苍茫大山在余晖中若隐若现,高耸入云。

    身躯有点佝偻的算命老者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过来看着空中微笑着说道:“姑娘,你已经跟了我整整一天了,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么?”

    没有人回应,不过这老者却还是看着那虚空微笑着。

    不一会,那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突然如水面一般产生了一圈波纹,一个身穿紧身红色长裙的女子从那虚空中一步步往下走来,仿佛那空中有看不见的台阶一般。

    “我家少爷本该继续过他平静的生活,你为何要打破这一切,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匹的杀气从那女子身上释放出来,她长发飞舞间,袖袍轻挥,铺天盖的的黑色影子,猛然自其背后暴涌而出。

    霎时间,她的身后气流狂涌,飞沙走石,雷虐风嚎……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