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00章 ,三皇子,来自那里的人……

第600章 ,三皇子,来自那里的人……

 热门推荐:
第600章 ,三皇子,来自那里的人……-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三皇子的崛起,带给了东宫太子一干人等难以言喻的绝望。

    以如此年纪成就王武镜,别说是在紫楚国了,就算是想雪域十八国,乃至西荒,都根本从未有过!

    如此逆天人物压在太子澹台轩墨头上,哪怕是这攻于算计的太子,此时也是一筹莫展了。

    没想到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帝都当中风头正劲的沈浪竟然上门来了……

    雪中有人送炭,绝境亦能逢生。

    澹台轩墨眼中精光爆射,长身而起!

    他原本端坐的金色长椅就在他站起之时,砰然一声,彻底化作了飞灰,飘飘洒洒吹落了下来!

    平素稳重如山的澹台轩墨出现如此异状,可见此时他心头的震撼和激动。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澹台轩墨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就冲了出去,完全没有了平素的镇静和沉稳!

    后面一群人面面相觑,赶紧全部跟了出去。

    一群人就这样心急火燎,浩浩荡荡,几乎是以小跑着一起跑了出去,场面极其壮观。

    澹台轩墨刚一出到殿外,便见大殿门口站着两人。

    一人眉清目秀,但是目光闪躲,眼中带着些许惊慌,相貌倒是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而另一人脸上带着个金色面具,背着一把单刀,背手而立,气度沉稳,如同渊停岳峙。

    澹台轩墨虽然没有见过沈浪,但是没有任何迟疑,就直接将边上的夏宇忽略掉了。

    脸上挂满了笑意,澹台轩墨非常自然的朝着沈浪伸出了手说道:“沈浪兄弟过来怎么不先跟轩墨说一声呢,轩墨若是知道兄弟今天过来,一定一早就设下宴席,然后亲自过去接你的嘛!”

    “吗的,皇族的人果然不一般,前面沈浪揍了你弟弟,你不但不感觉丢脸,还脸上都笑开了花……而且你丫都还没见过沈浪好吧?整得好像是很多年的兄弟似的!”边上的夏宇虽然有点心理准备,依然还是看傻了。

    沈浪不卑不吭的点点头,拱了拱手说道:“太子殿下客气了,沈浪不敢当。”

    “嗳,这是什么话?我与沈浪兄弟早已经神交已久,若不是知道你事务繁忙,其实我早该去拜访了!”

    澹台轩墨不断恭维沈浪,场面话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直到看到沈浪眼中露出了不耐烦之色,这才明白自己有多蠢!

    这等程度的人物早已经站到了一个普通人难以触及的层面了,官场或者皇家当中的这种东西如何能入得了人家的法眼?

    再说下去,搞不好都得将他惹火了!

    澹台轩墨抹了一把冷汗,调整了一下心绪,大大方方的一摆手:“来人啊,沈浪兄弟到来,这是东宫最大的喜事,马上设宴!”

    “是!”人群中走出一人恭敬回应了一声,然后匆忙下去安排了。

    这时候澹台轩墨才走到沈浪身侧,做了个邀请的姿势:“此地不是说话之地,还请兄弟入内一谈。”

    沈浪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东宫太子,暗道此人反应还挺快。

    自己刚露出一丝眼神就被他看在了眼里,倒也是个聪明人。

    “宴会……就不必了吧,我就是想来跟轩墨兄聊几句而已,稍后就走。”沈浪淡然说道。

    听到了“轩墨兄”这三个字,澹台轩墨顿时心花怒放。

    赶紧将沈浪两人接了进去。

    “不瞒轩墨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刚一坐定,沈浪就直接了当的准备言明来意。

    澹台轩墨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说道:“沈浪兄弟有任何事情需要轩墨的,但说无妨,只要我做的到,拼了这条命我澹台轩墨也一定会帮你完成!”

    能成为一国皇者,除了实力,还需要超常的手段。

    皇家之人从小开始就不断的被教授着无数的勾心斗角技巧和方法。

    然后更是一直在这样一种环境的熏陶之下成长,优胜劣汰。

    最后还能在权利场上出牌之人,基本上都是老奸巨猾,身经百战。

    能与一个陌生人非常自然的称兄道弟,然后什么“拼了命也要帮你做到”都能面不改色的说出来,换成沈浪身边的夏宇,那是绝对不可能做得到的。

    沈浪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来拜访轩墨兄只是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双龙门的人得罪太子的事情;另外一件就是三皇子的事情。”

    说到这里,沈浪停了下来,刻意的顿了顿。

    坐在周围的一群人一个个立刻都是面色大变……

    若只是其他的事情,只要沈浪开口,澹台轩墨几乎是不可能拒绝的。

    沈浪一方面本身就非常强势,实力和势力都到了碾压皇族的地步,并不是东宫能够招惹得了的;

    而另一方面,东宫之前还在想着借助他的力量,来对付三皇子呢!

    这才刚坐下来没一会,太子殿下,就只能作出一个抉择了……

    问题在于,徐怜幽乃是将澹台轩墨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浪这么做,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等于抢澹台轩墨的女人了!

    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小。

    当初雪叮当吃醋,故意挽了一下三皇子的手,沈浪都准备将三皇子直接斩杀当场了。

    别的男人何尝不是一样?

    但是没有人说话,他们不敢。

    触怒了沈浪的后果,所有人都清清楚楚。

    三皇子横空出世,太子殿下已经应付不过来了;

    若是再招惹更厉害的沈浪,那简直是找死!

    澹台轩墨抬起头来与沈浪对视了一眼,看到了沈浪平静如常的目光。

    只是这一道目光,澹台轩墨读懂了很多东西。

    沈浪将两个问题同时说出来,但是点到为止,并没有直接了当说徐怜幽的事情,这已经是非常照顾他的面子了。

    至少没有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堪;

    而另一边,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是也是言明了利害,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徐怜幽的事情你只能放弃,三皇子我来帮你对付。

    就这么简单。

    只是与沈浪对视了一眼,澹台轩墨下一刻就立刻点头,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

    “双龙门的事情只是个小事,沈浪兄弟放心,徐怜幽是我的朋友,但是我选的太子妃另有其人,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我会倾我所能帮助鹤照顾双龙门。”

    所有的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对话,在这些人心里面,却已经如同狂潮汹涌了。

    “那我就替双龙门的人多谢轩墨兄了。”沈浪端起了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澹台轩墨脸上露出了不满之意:“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可就见外了!”

    边上的夏宇看得一愣一愣的。

    笑了笑,沈浪又说道:“我知道,三皇子的事情可能对轩墨兄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不过轩墨兄不必太过在意,有些人,不管他能耐多大,我若想要他死,他就一定会死。”

    澹台轩墨猛然抬起头来,眼中光芒闪烁,又是紧张又是期望!

    而澹台轩墨手下那一群人,也都是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

    沈浪这等狂妄嚣张的话,听在澹台轩墨和这些人的耳朵里面,不但没有一丁点的不合适,反而让他们心头狂喜!

    只要面前的这一位出手,三皇子再强又能如何?

    紫楚国皇族老祖宗都才不过是皇武境初期阶段,而沈浪连传说中的僵皇端木邪都能轻易指挥得动!

    皇龙宗等三大灵铜级势力的老祖都跟他称兄道弟!

    如意佛宗乱来大师还要叫他师兄……

    只要他能出手,王武镜的三皇子,算得了什么?

    还不是当着全城人的面自扇耳光,丢尽脸面!

    澹台轩墨什么都不问,朝着沈浪拱了拱手说道:“沈浪兄弟大恩,轩墨铭记在心,此生绝不敢忘!只要兄弟能用得上我……”

    沈浪摆了摆手打断了澹台轩墨的话说道:“轩墨兄不必说这种话,三皇子虽然是王武镜修为,但是在我面前根本还上不了台面,有我在,你尽可高枕无忧。”

    “不过此人和背后的势力非同小可,轩墨兄还需要听我一句,在后面一段时间里面尽量少跟他起冲突……以你手中的力量,暂时还应付不了他的。”

    澹台轩墨本身准备好的所有话语,都来不及说出口,这目的就已经达到……

    没有比这种事情更能让澹台轩墨开心的了。

    ……

    就在沈浪到东宫的时候,三皇子的寝宫内也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两个诡异的陌生人。

    这两人俱是一袭黑衣,整个头部都被一圈黑气笼罩,根本看不清楚面容。

    三皇子轻轻放下手中酒杯笑道:“白骨殿的人果然还是有些手段,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到这里来,而不让皇族的强者发现!”

    两名黑衣人中的一人沙哑着声音说道:“没有一点本事,我白骨殿岂能在逆天魔域称雄?”

    “三皇子是聪明人,我就不再拐弯抹角了……”

    那黑衣人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的来意很简单,就是想要和三皇子结盟对付沈浪。”

    三皇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酒杯中的酒水,将杯子晃了两晃,笑了起来说道:“结盟?你们认为自己有资格与我结盟么?”

    两那黑衣人身体一震,声音中带着杀气说道:“三皇子殿下是什么意思?我白骨殿乃是魔道大宗,堂堂灵铜级势力,而我二人俱是皇武境五重天的修为,你认为我们没有资格与你结盟?”

    “哼!”三皇子冷哼一声,左手抬起轻轻一点额头!

    这一点之下,三皇子额头之上一个血红色的“魔”字缓缓浮现了出来!

    这一个字看似简单,但是一出现,凛冽磅礴,如同来自修罗地狱的森寒煞气顿时间便充斥了整个大殿内的每一寸空间!

    旋即,三皇子身上猛然冒出来滔天魔气,形成了一股仿佛可以摧毁一切的巨浪,带着一股恐怖得令人窒息的威压,向着白骨殿那两名王武镜强者汹汹扑来!

    “噗通!”

    两名王武镜五重天强者,竟然是在才是王武镜一重天的三皇子跟前跪了下来!

    “魔……魔……原来您是来自于那里的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