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10章 走还是留,自己选择

第610章 走还是留,自己选择

 热门推荐:
第610章 走还是留,自己选择-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让众人久等的身影,终于是从那竹林小径当中走了出来。

    “我玄道宗收不收僵尸,好像不关你器元宗鸟事的吧?你若想打也简单,我让端木邪跟你打好了。”

    人还未到,沈浪一句话就让得器元宗的几人面色大变!

    沈浪话音刚落,端木邪的身躯已经从天而降。

    刚一落下,端木邪一掌扇过去,把屁颠屁颠跑过来的端木正给扇飞了出去:“没用的东西,真给大人丢脸!”

    器元宗几人霎时间,全都目瞪口呆了……

    僵皇端木邪大名,惊天动地。

    器元宗若是还有九根灵纹柱在手,几个老家伙也全部到场,倒也未必就怕了他。

    但是现在皇武境的老家伙只有隐山寒一人在此,而九根灵纹柱,恰恰就在现在说话的这人身上!

    让他去跟端木邪干一架,隐山寒宁愿去撞墙!

    隐山寒实在想不明白,这等万年前就已经叱咤风云的僵皇,这等出自传说级魔道宗门却又消失万年的强者,怎么会跟沈浪扯上关系的?

    这些信息之前器元宗压根就没有得到过的啊?

    要知道端木邪坐镇在这里,他隐山寒也不至于这么嚣张一路打进来了……

    丫的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你早说有端木邪这样的角色在玄道宗,器元宗何必如此自取其辱?

    隐山寒嘴里发苦,不敢接话,只是有点气恼的看着沈浪说道:“我隐山寒带着器元宗一群人万里迢迢前来投奔,你就是如此待客之道么?”

    沈浪缓缓走来,袍子一撩,悠哉悠哉坐到了端木正搬过来的椅子上。

    淡淡的看着那隐山寒几人,沈浪轻笑了一声:“投奔?待客之道?我若没有看错的话,你根本就是打上门来的嘛……打上门来的,似乎不是客吧?”

    一句话气得隐山寒直想吐血。

    隐山寒成名多年,而且掌控着西荒最大的炼器宗门器元宗。

    这么多年来不管走到哪里,哪怕是面对准帝武镜强者,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跟他说话!

    哪怕是一早就有点心理准备了,隐山寒的眼中依然是露出了怒意。

    然而还未等他说话,沈浪扭头扫了一眼被其他师兄弟扶住的那些人,面色一冷:“端木正你过去,谁出手将这些师兄弟打伤的,你就给我揍谁。如果他还能起得来,我就让你起不来!”

    一句霸道嚣张的话让得在场的各宗弟子热血喷发!

    太嚣张了,太霸道了……太解气了!

    让你们器元宗嚣张,敢在我们面前嚣张,就是这种下场!

    灵铜级势力了不起啊?

    炼器大师了不起啊?

    在我们师弟面前,狗屁不如!

    人群中,羞花门的唐依依冷漠的目光瞄了一眼沈浪的侧面,恍若寒冰化开,呈现出来了刹那间的柔情;

    双峰傲立妖娆多姿的郝风流,轻咬一下性感红唇,目眩迷离的看着沈浪……

    站在她旁边的商笑然瞟了一眼那高耸,轻轻的嗤笑了一声:“别看了,人家早就名草有主,轮不到你了。”

    郝风流气得七窍生烟,一时间却又找不到语言来反驳。

    只能恨恨的瞪了一眼商笑然。

    此时,端木正桀桀桀怪笑了起来,脚踩大地,一步一轰隆的朝着器元宗那王武镜强者走去,搞得好像地震一般。

    一边走,他双手还按得指节咔咔作响。

    反过来,器元宗的那几人却是齐齐色变……

    他们以为以自己的身份来到这种地方,玄道宗的人就算不将他们像大爷一样的供着,也得好好巴结好好伺候着呢?

    没想到这还没享受到进贡呢,沈浪竟然将他们当作了敌人一般,想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揍他们一顿!

    堂堂王武镜五重天强者,器元宗出来的炼器大师……

    若是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易揍了,以后还有什么脸在外面混?

    隐山寒冷哼了一声说道:“沈浪,老夫亲自来这里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已经显露出来了足够的诚意,你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

    “就算我们到来的方式狂妄了一点,但是狂妄,一向是强者的资本!”

    端木邪一愣,不禁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了沈浪。

    沈浪微微一抬头:“强者,不在于俯瞰众生的高度,而在于众人心中铭记的深度。”

    “咄咄逼人的也不是我,而是你器元宗吧?你们若真有诚意,要么在帝都外等上一两天,要么规规矩矩来到这里……可你们都不选择,反而选择嚣张狂妄的一路打进来!”

    “你们这是想给我个下马威么?”

    隐山寒沉默不语,事实上他还真是因为心头恼怒,而想给玄道宗一点颜色看看。

    沈浪又道:“我为人处世的原则很简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尺,我欺人一丈!”

    “首先,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从来没有想要求着你们器元宗,恰恰相反,是你们器元宗那老家伙求着我!”

    “你们带着施舍的心态跑到这里来,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实际上在我看来,失去了九根灵纹柱的器元宗,一文不值!”

    “哗!”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天底下敢指着灵铜级炼器宗门器元宗老祖的鼻子,说器元宗一文不值的……

    除了沈浪,恐怕真是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人的了。

    这等狂妄嚣张的姿态,简直让得一群年轻人都看呆了。

    隐山寒这堂堂皇武境强者,此时被气得老脸通红,胡子一翘一翘的。

    他手指着沈浪,竟然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被人指着鼻子说一文不值,这种奇耻大辱,简直难以想象!

    沈浪冷哼一声说道:“你用不着如此愤怒,我压根就没有想要将你激怒的意思,也没有想要贬低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沈浪若是愿意,只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就完全可以打造出来一个比你们器元宗强大十倍百倍的炼器宗门!”

    “不管你认为我狂妄还是如何,在我看来,我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而已。”

    “你们这些个眼高于顶自以为是的炼器大师,在我眼里,压根就上不了台面。”

    这无比霸气的话,这能够把器元宗一群人直接气得吐血的话,沈浪偏偏就是用最为平静的语气说了出来。

    而他的语气越是平静,越是让得器元宗的人难受。

    隐山寒只感觉自己喉咙发干,脸庞发热,连手指头都有点颤抖了起来。

    听着沈浪那狂妄无边的话,他很想反驳,偏偏就是找不到一句言辞来反驳,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不管怎么说,能同时激活九根灵纹柱,最后更是将九根灵纹柱的掌控权彻底夺走的,在他的认知当中,古往今来,实在找不出来第二人了。

    而器元宗创派老祖突然从灵纹柱上出现……

    然后当着数千人的面要让沈浪照顾器元宗的事情,这也是虚假不得,有数千人看着呢。

    还未来玄道宗之前,隐山寒和器元宗的其他几个老家伙不眠不休的商议过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按照老祖的意思去做。

    创派始祖那等惊天动地的人物,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他的理由在内的。

    能以恳求的方式,甚至是带着一点偷奸耍滑的伎俩,让沈浪答应照顾器元宗,这种事情简直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若不是可能有天大的事情发生,一个创派始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所以器元宗最终还是选择了按照创派始祖的意思去做,由隐山寒出面,带领着一群炼器大师浩浩荡荡而来。

    然而这些个炼器大师,一个个都是骨子里面骄傲到了极点,完全不把其他武者看在眼里的。

    而领头的隐山寒更是觉得自己亲自出面,带着这么多人来玄道宗,已经是给足了沈浪和玄道宗面子了。

    到了这种地步,玄道宗就算不敲锣打鼓来将他们迎接进去,至少也不应该像现在这种爱理不理的样子的吧?

    谁曾想到,隐山寒一群人到了玄道宗后发现沈浪已经去了帝都,无奈之下隐山寒又跟着诸葛仙儿来帝都,结果被丢在了帝都外孤零零几个人喝西北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器元宗的炼器大师,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

    你玄道宗不过就是个玄铁级势力,牛叉个屁啊!

    器元宗下面都有几十个附属的玄铁级宗门呢!

    一口闷气闷在心头,隐山寒在下面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轰炸之下,怒气勃勃的带着几人就冲进了帝都。

    但是现在沈浪当着他的面说这种更加让他们难堪的话,却是如同一桶冰水倒灌下来,让得这几人清醒了许多。

    现在坐在这里的这少年,可是妖孽般的存在啊!

    而且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平稳,淡漠,并没有装模作样的样子……

    说来说去,恐怕他真的是没有将器元宗放在眼里!

    而他在炼器之道上,恐怕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隐山寒心里一片混乱,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直接走人吧,违背了创派始祖的意愿,哪一天创派始祖突然回到宗内,肯定是交不了差的;

    不走吧,都被人说到这种份上了……器元宗的脸恐怕也丢光了,器元宗的荣耀怕也是不复以往了。

    这时候,沈浪又说话了:“你不需要为难,说白了,我们谁也不欠着谁。你们随时可以走人,从哪来就回哪去,没有谁会拦着你。”

    “但你们若是选择留下,首先,我希望你们摆正好你们在姿态,不要以为玄道宗或者我沈浪就低你们一等!我们需要伙伴,但不需要大爷!”

    “其次,若你们真能摆正姿态,我可以承诺,十年之内让你们器元宗成为传说级宗门,让天器,从器元宗炼器大师的手中诞生……若是不信,立下契约即可。”

    “走还是留,自己选择。”

    沈浪一句话,让得这院子当中彻底变成了死寂。

    “十年之内让你们器元宗成为传说级宗门,让天器,从器元宗炼器大师的手中诞生!”

    这一句话不但震得器元宗的几人心神不稳,脑海里面如万雷炸开一般,轰隆隆响个不停。

    也完全镇住了周围的各宗弟子……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