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16章 东皇和烛龙的交易

第616章 东皇和烛龙的交易

 热门推荐:
第616章 东皇和烛龙的交易-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就在沈浪在想办法处理使用朱雀神火锻体带来的难堪后遗症的时候,纳兰紫烟一如既往的踢开房门破门而入。

    她刚一进门,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了沈浪倮体的吓人模样,顿时便化作了石雕一般,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沈浪胯下的丑恶。

    下一刻……

    “啊!”纳兰紫烟见鬼似的放声尖叫了起来:“啊……啊!”

    这啊啊的声音非常的有节奏,一声比一声分贝高。

    简直是穿金裂石,直冲云霄!

    “……”沈浪差点晕过去,一只手下意识的挡住下方,一只手想捂住耳朵。

    纳兰紫烟声音的穿透力实在太强,按照她这种叫声,这一叫,保准整个玄道宗驻地的人都能听到。

    保准所有人都会跑过来!

    到时候……

    情急之下,沈浪也顾不得其他,咻的一声如闪电般窜了过去。

    一只手抱住了纳兰紫烟,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闭嘴!你想所有人都看到我这一副模样啊?”沈浪压低了声音,如同野兽一般吼了一声。

    果然如沈浪所料,他话音刚落,屋外果然传来了“咻咻咻”,“砰砰砰”的声音,大群的高手已经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全部是汇聚到了屋子外边!

    此时沈浪一只手搂住纳兰紫烟,一只手捂着纳兰紫烟的嘴巴,从后面贴紧了纳兰紫烟。

    那吓得纳兰紫烟放声尖叫的东西,在不经意间,狠狠的顶在了女人那丰满的臀部之上。

    纳兰紫烟的身体彻底的僵硬了,一动不动,连两颗眼珠子都定格了……

    “紫烟,发生了什么事情?”屋外传来玄道宗二祖风不平的话。

    伴随着风不平的话语,周围响起了连绵不绝的灵器出鞘的声音。

    一群强者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只待纳兰紫烟说一句话,就要全部冲进去,将来犯之敌乱刀砍死……

    “那个……啊,我在修炼,呃……闹了个误会,没事,没事,大家散了吧,散了吧……”

    沈浪一边翻白眼,一边语无伦次的说道。

    外面的风不平等人面面相觑,眼神里面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而五宗的弟子看着沈浪那屋子,一个个眼神暧昧,窃笑不已。

    孤男寡女在房间里面,还能有什么误会?

    何况他们本来就知道沈浪在这里,其实根本也不相信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这地方虽小,但是现在加上端木邪可是有足足五名皇武境强者坐镇!

    除非谁活得不耐烦了……

    “虚惊一场,大家散了吧。”

    风不平挥了挥手,一群人来得快,去的也快,立刻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沈浪呼出一口气来:“这些家伙来得倒是挺快!”

    “呜呜!”纳兰紫烟抗议的把脑袋扭了两下。

    沈浪现在的力气实在太大,他情急之下抱住了纳兰紫烟,纳兰紫烟还真是想动都动不了。

    沈浪一愣,慌忙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

    纳兰紫烟的身体似乎还在哆嗦,声音更是小到了极点:“放……放开你的手!”

    “已经放开了啊!”沈浪不禁一愣。

    纳兰紫烟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咬着牙齿一字一句说道:“我……说的是另外一只手,抓在哪里了!”

    “嗯?”沈浪左手下意识的捏了两下。

    丰满,柔软,滑腻……

    沈浪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左手紧紧抓在纳兰紫烟胸前,还没有松开。

    “……”沈浪倒吸了一口气:“不……我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等沈浪松开了手,纳兰紫烟红着脸朝前在走了两步,扭过了头来:“相信你才怪!下流!无耻!”

    但是一转过头来,又不可避免的看到了沈浪那丑恶,纳兰紫烟立刻又捂住了眼睛转过了身去,颤抖着继续骂:“下流,无耻!”

    翻来覆去,就这四个字。

    但是骂来骂去,她就是不出门。

    看得沈浪心荡神怡,差点冲过去直接来个霸王上硬弓了……

    “别骂了姑奶奶,我是中了招了,回头再跟你解释行不行?你赶紧出去吧,再不出去我快忍不住了……”沈浪有点想哭了。

    因为雪叮当的缘故,理智让他不敢轻易去碰其他女人。

    但是欲-望这种事情,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是无法避免的。

    尤其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纳兰紫烟曲线-玲珑,前-凸后-翘,身材极其惹-火,别说两人本来就两情相悦,而沈浪现在状况古怪,就算是平时见了她,也难免会生出来旖旎的想法的。

    此时沈浪死死忍住,偏偏纳兰紫烟却还站在那不走,再这样下去,恐怕不妙!

    “你……你说出去就出去啊?”纳兰紫烟大怒:“你自己不要脸还怪我没出去?你是不是压根没好好修炼,窝在房间里面想女人了?”

    “……”沈浪彻底无语了,跟这女人果然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他脑袋一歪有点强硬的说道:“那我这么大人了想想女人不也是正常的么?何况我脑海里面除了你又没想过其他人……”

    原本又羞又怒的纳兰紫烟愣住了,满腔怒气仿佛被抛到了异空间。

    甜蜜和冲动瞬间涌上了她的心头……

    过了好一会,她才转头快速的扫了一眼沈浪说道:“帮你弄好水了,快去洗澡吧,臭死了!”

    说着,纳兰紫烟逃也似的往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嘀咕了一句:“没想到还变大了不少嘛……真难看。”

    沈浪一愣:“嗯?什么意思?”

    “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倮体了……给老子站住!”

    然而沈浪不说还便罢了,一说这话,纳兰紫烟咻的一下跑了个没影了。

    经过了这小插曲,沈浪体内那邪火倒是消停了不少,也没有先前那种冲动了。

    咧了咧嘴,沈浪贴上一张隐身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隔壁房间,一个虎跃直接扑进了那巨大的木桶之中。

    沉入了这水中,沈浪想也不想便从须弥戒中拿出来使用冰魄水玉炼制的药液,滴了一滴到那木桶当中。

    顷刻间,奇寒席卷全身,那木桶中的水立刻结冰,将沈浪团团包裹,成了一座冰雕。

    冰魄冲入体内,沈浪体内那冲动如潮水般退去。

    邪火顷刻间便被浇灭……

    终于是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冷静下来的沈浪没有催动灵力,只是任由那冰魄自发的往他身体里面钻了进去。

    这股邪火来的莫名其妙,是不是使用朱雀神火锻体带来的后遗症,还有待下一次体验了。

    但是在这种冲动之下,依然死死忍住,而不愿意越雷池一步,到底是为的什么?

    沈浪这念头刚一起,脑海里面猛然就冒出来了雪叮当和雪诗音的身影!

    这两个身影一个古灵精怪,无忧无虑;

    一个成熟冷静,忧伤逆流成河……

    但是两个极为相似的身影不断的转动,最后竟然是合而为一,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

    沈浪顿时有点目瞪口呆了。

    因为雪叮当的缘故,而让得他对其他对人都保持了距离,这是确有其事。

    但是雪诗音的身形也出现在脑海里面,是怎么回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其实沈浪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是战帝的身份,对雪诗音也是有点排斥的。

    下意识的会认为这一段感情应该是战帝和雪诗音两人的事情。

    但是……

    沈浪晃晃脑袋,仿佛想要将脑海里面两个女人的身影都晃出去。

    “咔咔咔……”

    裹挟全身的冰块被震碎,沈浪双手掐诀,催动了灵力,开始流转全身经脉,想要开始冲击玄武境七重天。

    ……

    离开帝都两千多里的熔岩古墓上空,原本弥漫空中的黑雾突然缓缓汇聚,凝聚成形。

    东皇那神秘诡异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做了,这次,你欠我一个人情。”东皇那沙哑的声音飘飘荡荡,阴森之极。

    “不过如此简单的事情,却非要让我去做,然后让我平白得一个人情,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这时,古墓地底传来了烛龙有点不耐烦的声音:“东皇阁下平日似乎不是喜欢废话的人吧?”

    “是因为饕餮的缘故么?饕餮的人已经到了西荒,所以烛龙大人不敢轻易露面了,怕他连你的几个分身都给一一斩杀么?”东皇没有回答,反而又问了一句。

    听到“饕餮”的名字,整个古墓猛然就震动了起来,仿佛地底有着什么庞然大物已经醒来,将要冲出地面一般。

    不过这震动只持续了一小会。

    不一会,地底又传来了烛龙那暴虐的声音:“东皇阁下又何必明知故问?我与饕餮的仇怨大家都明白。”

    “只要是我做的事情,他明里暗里都要插上一手!”

    “如今郁木洞福地已经开启,饕餮明里说是要帮助蓝儿查探郁木洞福地当年消失的原因,暗里却是想要跟我争夺里面的东西……如果里面没有元力碎片也还罢了,若是有,说不得我就要跟他来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东皇轻笑一声:“非是我对烛龙大人没有信心,但是你本体被北冥极天宗重创,如今还躲在隐秘的地方疗伤……而你手下都天十二煞在当年北冥极天宗一战当中就死掉了六个,四大天王中陨落一人,重伤两人……”

    “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是不够资格和饕餮一争的。”

    “你!”地底的烛龙想不到东皇竟然如此讥讽他,气得差点发狂。

    东皇却似乎没有感受到烛龙的气恼和羞怒,依然慢条斯理说道:“饕餮这万年来为了寻找你本体藏身之处,可是下了大力气啊……”

    烛龙大怒:“东皇阁下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何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东皇笑笑说道:“我说过我们并不是朋友,但是谁说了一定要朋友才能做交易呢?”

    “交易?”烛龙微微一愣。

    东皇淡然说道:“很简单,我帮你狙击饕餮,你知道我有这能力。”

    “你愿意为我而得罪饕餮?”烛龙吃了一惊。

    东皇轻笑一声说道:“我孤家寡人一个,烂命一条,无所谓得罪谁。反过来饕餮倒是要想想要不要得罪我,得罪了我,那也简单,杀不了他饕餮,难道还不能杀光他的兽子兽孙么?”

    “……”烛龙似乎也没想到东皇如此光棍。

    过了好一会烛龙才问道:“说出你的要求。”

    “元力碎片。”东皇淡漠的说道:“我要一块元力碎片。”

    “不可能!”烛龙断然拒绝。

    东皇沉默不语,不一会,他的身形化作了黑雾四散开来,只留下了一句话飘荡在了空中:“好的,那我明白了,我会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