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17章 真他娘的寂寞啊!

第617章 真他娘的寂寞啊!

 热门推荐:
第617章 真他娘的寂寞啊!-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半个多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

    进入郁木洞福地的选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选拔赛是在离帝都一百多里的苍霞山举行。

    苍霞山山势连绵起伏壁高千仞,峰陡如刀削,岩高鹰难攀,寻常人绝难企及。

    乃是帝都皇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

    这一日,苍霞山上,钟鸣阵阵,响彻山间。

    紫楚国六十余个玄铁级势力和三大灵铜级势力,再加上逆天魔域的白骨殿和血翼魔教等宗门,每一个宗门都有上百名精英子弟聚集在此,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苍霞山山顶六千丈见方的演武场上各宗弟子正翘首以待,等待着大-比的开始。

    周围有着一对对全副武装的皇家侍卫把守着所有关卡。

    皇龙宗的弟子服饰统一,正四处奔走,招呼着各大派武者。

    玄道宗所在的席位上,楚倾城手中拿着一把纸扇悠哉悠哉扇了几下说道:“如此盛事,小浪竟然没办法参与了,把我孤零零的丢在这,唉,寂寞啊!”

    边上的王大树春风得意的一捋胡须笑道:“这种层次的选拔赛他参加也是毫无益处了,而且他真要是参加,那未免太欺负人了。”

    “不错不错。”边上一群老家伙连连点头。

    沈浪横空出世之后,松多峰这个本来不引人注意的外门山峰,变得炙手可热。

    在沈浪的气势烘托下,加上玄道宗几位老祖的照顾,松多峰隐隐间已经成了玄道宗九九八十一峰之首。

    而作为松多峰之主的王大树,地位更是一升再升。

    开始的时候是各大山峰之主巴结,后面连玄道宗十大长老都可劲的往松多峰跑了。

    再后面,连邪风谷和羞花门等几大宗门的人,都赖在松多峰不肯走了……

    谁让王大树是沈浪的师尊呢?

    如今的王大树就算是四位老祖见了,都客客气气的,让人眼红得很。

    至于当初和王大树作对的松多峰长老田墨涵,如今早已经没有了高高在上的长辈架子,而是时时刻刻跟在王大树后边,俨然是王大树最佳副手的模样!

    楚倾城瞧了一眼王大树,苦笑了一声说道:“让他来参加灵武境武者的比斗确实有点欺负人了,不过之前他可是接下了那独孤战歌的战书了,你们看皇龙宗和离恨宗那边……”

    “哎哟,差点忘记了这事……但是他现在还在闭关呢,这几天能不能出来也是个问题啊?”王大树等人都是一愣,顺着楚倾城的目光看了过去。

    就在这些人的左手方向,相距两百多米的地方,聚集的是皇龙宗、离恨宗和花间派这三大灵铜级势力的弟子。

    玄道宗这边的人不看还没觉得什么,这一看之下,顿时便发现了古怪。

    此时那三大灵铜级势力的弟子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冲着玄道宗这边指指点点,一个个面色极为不善。

    王大树几个老家伙稍稍一迟疑,神念扩散开来,立刻便将那三大灵铜级宗门一群人的话语听在了耳里。

    “我听说那叫沈浪的还有点能耐,连王武镜的独孤战歌一掌都接得下来,而且接下了独孤战歌的战书了,怎么现在选拔赛就要开始,他却没了踪影?不会是怕了吧?”

    “肯定是怕了啊,你也不想想,独孤战歌可是王武镜强者!换我我也怕!”

    “哼,一个玄铁级宗门的弟子,充其量也就是在玄铁级宗门内耍耍威风了,就算是面对我们三宗的天才弟子,想要赢也没那么容易吧?何况那独孤战歌虽然年轻,但早已经是王武镜强者了!而且听说还是来自于隐世的大世家呢!”

    “话虽如此,沈浪那小子有手段驱使王武镜强者,甚至端木邪那种传说中的僵皇,手段也果然是了得……”

    “那又如何?那只能说明他后台厉害,并不证明他修为有多强!搞不好完全就是因为他和如意佛宗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才会如此!”

    “据说他用一根枯枝就洞穿了白骨殿的赫连青云,最后更是一招就将那赫连青云当场击杀……”

    “哼,赫连青云只不过是灵武境八重天修为,我若要杀他,最多也就是两招!沈浪能杀掉他,算的了什么?”

    “不错,之前那些传闻完全是一传十十传百,传的人多了就夸大不知道多少倍了……说什么把天剑山王武镜五重天强者的手臂斩下来,哼,那完全是靠的我离恨宗鲨吻老祖的不死天刀啊!没有了这不死天刀,你看他可能伤到王武镜强者?”

    “我就不明白了,这厮凭什么让鲨吻老祖这么看重,他到底有着什么样后台呢?”

    “有什么后台就不用管了,这次接下了独孤战歌的战书,所有人都知道了,嘿嘿……”

    “沈浪再厉害,修为也未到王武镜。玄武境和王武镜之间,可是有着天壤之别,他不来,会丢脸;他来了,更会丢大脸!这次我就看看他和玄道宗怎么灰头土脸吧!”

    玄道宗的一群人顿时狂翻白眼。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连皇龙宗等三大灵铜级宗门的弟子,都恨上了沈浪和玄道宗了。

    沈浪这段时间以来,以无比嚣张的姿态出现在帝都,大闹几场,风头一时无两。

    各大玄铁级宗门的弟子就不说了……

    当初在玄道宗驻地外面,很多人不但被打得跟猪头似的,而且连本命灵器和须弥戒都给抢走了,现在都还恨得牙痒痒呢。

    这些事情,本来和皇龙宗等三大灵铜级势力的弟子无关的。

    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参与其中。

    而且皇龙宗的多位强者人前人后都表示出来了和沈浪的交情……比如王武镜的祖炜和南风耀。

    问题是……

    三大灵铜级势力的这些个天才弟子都想着,要在这大-比当中大放异彩,一战成名呢!

    这是他们翘首以待的大舞台啊!

    他们为了这个舞台,已经等了好几年了!

    结果沈浪一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梦幻泡影。

    这一段时间以来,整个帝都老老少少三教九流全在谈论沈浪!

    街头巷尾议论的,全是关于沈浪的事情!

    沈浪这厮一出现,再也没有人对他们三大灵铜级宗门的天才子弟感兴趣了……

    而且不管是在人们的嘴里还是在心里,这些往日让人嫉妒和佩服的天才子弟,完全无法和沈浪相提并论。

    在大部分人看来,沈浪和这些宗门的精英子弟虽然年岁相仿,但是早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了。

    很多人更是认为,沈浪肯定不会再参加这一次的选拔大赛了……

    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各大宗门的玄武境强者都已经不参加这种比赛了,何况是沈浪这种连王武镜都敢砍的狠角色?

    反掌之间就能把白骨殿灵武境八重天的赫连青云灭杀;

    不需要灵力化翼就能腾空而起,然后逼得三皇子自扇耳光;

    之后更是在天剑山的人围困水家的时候,趁乱断了天剑山强者一只手臂,最后更是毁了对方肉身,只让那强者的丹婴逃了出去……

    而前段时间,天资纵横的王武镜年轻强者独孤战歌,更是偷袭他未果,然后下了战书,要一决胜负!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下意识的就将沈浪当作了王武镜强者来看待。

    又如何还会拿他来跟这些灵武境武者相比较?

    而越是这样,三大宗门的弟子就越是气得想吐血。

    三大灵铜级宗门的弟子明明知道,自己宗门的老祖对沈浪非常关照。

    但是此时他们不但盼望着沈浪败在独孤战歌的手下,出尽洋相,而且连玄道宗的人也一起恨上了。

    在他们看来,这真不是因为他们嫉妒沈浪……

    而是沈浪抢光了他们的风头,夺走了他们所有人的机会……这实在是太招人恨了!

    本来这些人都是光彩夺目的新星,没想到沈浪横空出世……在沈浪面前,他们光芒暗淡,连陪衬都没资格!

    “我们大家要把往日的恩怨跑开,要联合起来,在选拔赛上集中对付玄道宗的人!不能让他们太过得意!”

    “没错,遇到玄道宗的人,往死里打!”

    “嘿嘿,只是这样的话太便宜他们了,回头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在郁木洞福地当中看看怎么把这玄道宗给一网打尽吧!”

    风头正劲的玄道宗,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本来玄道宗的人的主要敌人,是白骨殿,没想到皇龙宗等三宗的弟子,竟然也插手进来了……

    “郁木洞福地的事情更加复杂了啊,皇龙宗等几宗的人可不像白骨殿的人说杀就杀啊,这几个宗门现在跟我们关系也非常之好,这个……算了,回去好好问下仙儿再说了。”

    王大树几人眉头紧锁,开始苦思对策。

    皇龙宗等三宗的弟子当中,有部分人面色古怪,沉默不语。

    这些人有的在荒芜之地的山村中见过沈浪灭杀玄武境强者;

    有的是亲眼看到沈浪,将白骨殿少殿主赫连青山等一群玄武境强者悉数斩杀;

    还有的更是在隐月墓地当中全程看到了沈浪大战僵尸……

    这些人对沈浪手段的恐怖,清清楚楚。

    但是师兄弟之间的竞争是非常之大的,这些人眼见着许多人自以为是的议论着沈浪的事情,一个个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也不说破。

    玄道宗这边,楚倾城目光微微移动,转到了另外一边。

    另一边的高台上,三皇子和独孤战歌谈笑风生,两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了玄道宗这边,阴森无比。

    那三皇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扇耳光,丢尽脸面,但是此时意气风发,哪里有一点点的消沉或者变化?

    若是对当日之事不大了解的人,恐怕还真会以为当时自扇耳光的人并不是眼前这三皇子了……

    楚倾城瞄了一眼三皇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有点麻烦了啊,许道林竟然被那老怪物选中,成了亿万分身的候选人!小浪若是现在干掉这厮,恐怕马上就会把魔神殿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

    楚倾城刷的一下收起了纸扇,在手掌上轻轻敲打了起来。

    “那老怪物现在虽然不在人间界,但是魔神殿的力量,远远不是现在的小浪所能够应付得了的……得想个办法才行。”

    “但是我真身放置在死亡之谷,一方面要镇压至阴之气,一方面还要躲避那老怪物的探测,过得凄凄惨惨的……”

    “就算不躲避,就算不需要镇压那至阴之气,神魔之体的力量也无法在这小小的人间界使用……嘿,真他娘的寂寞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