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19章 麻烦,雪诗音传来的信息

第619章 麻烦,雪诗音传来的信息

 热门推荐:
第619章 麻烦,雪诗音传来的信息-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郁木洞福地的选拔赛盛况空前,在人们不安的等待之中,终于是开启了……

    因为逆天魔域当中一些势力的加入,这一次参加选拔赛的宗门势力达到了八十九个之多。

    将要上台的各宗弟子,也是超过了一万多人。

    基本上一个玄铁级宗门都有一百左右的弟子参加。

    但是真正能进入郁木洞福地的名额只有三千,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有资格进去!

    这一场选拔赛机会不小,却也极其残酷。

    此时的苍霞山峰顶,十方云动,风起云涌。

    各方势力占据着演武场周围的观众席一角,井然有序。

    周围大军驻扎,杀气凌云,而高高的看台中,有着浩瀚莫测的隐晦威压辐射下来,压制着这场面,即便是逆天魔域出来的那些个凶悍的魔道武者,此时也是战战兢兢不敢滋生事端。

    三声钟鸣之后,演武场正中间平台上方凭空出现了一个华服老者。

    这老者的目光深邃无比,冷漠决绝,仿佛可以洞察一切,掌控一切。

    只要被他的目光扫到,任何人都赶全身一冷,寒毛直竖!

    “肃静!”

    那华服老者负手而立,嘴里吐出来两个字。

    这声音非常之小,却如同炸雷一般炸响在了所有人的心底,让得许多修为差一点的武者面色发白。

    那老者大手一挥,便见漫天拳头大小的光球朝周围散发了开来。

    这些光球仿佛有灵一般,滴溜溜直转,朝着周围各宗弟子直飞过来。

    “一万一千人分为二百组,每一组五十五人,随机分组,以擂台赛的方式,决出十五个名额。现在在你们面前,有着许多颗光球在游动,所有参赛人员自行收取一颗。”

    “在那光球里面有着分组号和序号,你在哪一组,排序多少,完全随机。”

    各宗的弟子压抑住心头的激动,一个个运转灵力,朝着前方缓缓游动的光球抓了过去。

    那些光球一被他们抓在手中,立刻灵光尽失显露出来了上面的编号。

    这种擂台赛的效率极高,速度很快,但是存在着一定的运气成分。

    一名灵武境四重天的武者,很可能第一场遇到比灵武境四重天修为还要差的武者,然后战而胜之。

    而灵武境八重天高手,却可能一开始就遭遇了更强大的人物之后,被淘汰出局。

    各方势力的弟子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斗志昂扬,等待着挑战。

    看台上,苏文轩眉头紧锁,有点坐卧不宁,目光时不时的瞄向了东面位置。

    在那里,三皇子与独孤战歌并排而坐,傲视群雄。

    这两人一个白衣如雪,风度翩翩;

    一个战甲加身,气度不凡。

    虽然气势有所收敛,但是顾盼之间都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骄傲。

    不过,他们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即便是在不久前,三皇子在沈浪面前自扇耳光,这才保住了一条命,名声大损;

    而独孤战歌偷袭沈浪,也被沈浪击退……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这两人被人当作绝顶天才,然后万众瞩目。

    事实上,就算是在雪域和飘渺域,能以一百岁以下的年龄成就王武镜,这都是绝无仅有,难以想象的事情!

    星辰大陆灵气充沛,普通商贾小贩或者平民,都有一百五十余年的寿命。

    而武者修为越是精进,寿元就越是增加得多。

    玄武境武者从玄武境一重天到玄武境九重天,差不多就有五百年到八百年左右的寿元。

    若是突破到王武镜,寿元立刻翻番,足有一千五百年以上。

    而这寿元,差不多也说明了玄武境和王武镜这些修为层次的艰难。

    就算是在皇龙宗这种灵铜级宗门当中,能够突破到王武镜的,哪一个不是活了六七百年的老家伙?

    但是三皇子和独孤战歌两人的骨龄,都没有超过一百!

    沈浪虽然惊才绝艳,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但是在人们的眼中,一部分他是依靠着猿不破和端木邪这些强者帮忙,一部分他靠的是不死天刀这种强大的皇器。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沈浪还没有突破到王武镜!

    所以,在这苍霞山上,在沈浪并没有出现的时候,三皇子和独孤战歌基本上是鹤立鸡群,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得各宗弟子羡慕嫉妒恨了很长一段时间。

    ……

    羞花门门主梅映雪见苏文轩老往独孤战歌两人那边瞅,不禁有点诧异的问道:“文轩,半天前你还踌躇满志,如今怎么露出如此神态了?”

    “我们五宗弟子在小浪的帮助之下,现在实力何止强大了一倍?就算与遭遇了皇龙宗的天才弟子,也根本不足畏惧……”

    “至于那独孤战歌,以这等年纪达到王武镜一重天巅峰,称得上天资绝世,但是依然没有资格威胁得到小浪的,你为何还担心成这样子?”

    边上的其他三宗宗主都是一愣,也都是有点古怪的看向了苏文轩。

    其他许多宗门的人并不看好沈浪,这很正常。

    因为按照常识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沈浪再强大,也还只是玄武境的修为……

    而所有人都知道,玄武境和王武镜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王武镜强者若是愿意,分分钟都可以捏死几十名玄武境九重天武者!

    所以在那些人看来,沈浪和独孤战歌一战,根本毫无悬念!

    但是苏文轩等五宗宗主可不一样。

    沈浪的手段他们可真是知道得不少……

    远的不说,就在前段时间,沈浪在隐月墓地出手重创相当于王武镜五六重天的端木正。

    最后更是连皇武境的端木邪都给彻底封印收服了……

    这些事情,梅映雪等人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沈浪和端木正大战,真刀真枪,正面相抗。

    和当初在暗月深渊布下大阵,阴了圣光宗和兽皇宫几个老家伙,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按照这些事情来推测,沈浪就算和王武镜二三重天强者擂台大战,正面相抗,也应该不可能会落下风的。

    所以看到苏文轩这模样,梅映雪等几个宗主都是颇为不解。

    苏文轩摇摇头神念传音说道:“你们有所不知啊……”

    “今天上午来到苍霞山没一会,我就收到了雪家那位前辈的传音符。”

    梅映雪几人吃了一惊:“雪家那位?她说了什么?”

    在紫楚国帝都,雪家能被称为前辈的自然就是准帝武镜的雪诗音了。

    苏文轩继续神念传音说道:“她告诉了我那独孤战歌的一些信息……事实上之前我们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一点,这独孤战歌来自一个隐秘世家,对吧?”

    梅映雪点点头:“皇龙宗的前辈曾经这么说过,但是说来惭愧,什么隐秘世家我还真是一无所知……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独孤这样一个世家的。”

    “难道说这世家非常厉害么?”

    苏文轩愁眉不展点点头:“何止厉害?据说比普通的传说级宗门还要厉害。”

    “什么!”梅映雪等四人差点跳起来。

    四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文轩如此担忧了。

    来自于这种世家的弟子,这么可能是庸人呢?

    不管是他所学的强大功法,还是他手中的法宝秘器,都不是紫楚国这种地方的人可以比拟的啊!

    其他的不说,沈浪手中的不死天刀在紫楚国绝对是排名前三的强大皇器了,但是放在传说级宗门当中,还真是算不得什么了。

    沈浪身上绝世功法非常多这也不假,但是沈浪的才不过十七岁,就算从娘胎里面就开始修炼,也就是十七年而已。

    而那独孤战歌,根据雪诗音传来的信息,却是已经在独孤世家修炼了整整七十多年!

    哪怕是知道沈浪的强大,苏文轩得到这些信息之后,依然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直到现在,心里还一直在打鼓!

    “根据雪前辈传来的信息,那独孤战歌手中有一件皇器叫做‘死亡镰刀’,传说中乃是使用天魔的一小块头盖骨炼制而成,具有翻天覆地的威能!”苏文轩苦笑着传音道。

    “天……天魔?哪个天魔?”梅映雪几人都是一愣。

    苏文轩叹了口气说道:“三万年前,有一来自最高位面魔界的强大天魔横空出世,杀戮滔天,血流成河。”

    “人间界强者尽出,伏尸百万,终于是在一些隐秘世家的帮助之下,将这天魔身躯分解,镇压在了四荒和中州的隐秘之地。”

    “独孤世家,正是其中的一个隐秘世家,而他们负责守护的封印,是镇压着天魔头颅的封印。”

    “刚刚说的‘死亡镰刀’,便是这世家中的绝世强者使用一小片天魔头盖骨炼制而成!”

    “……”梅映雪几人面面相觑,眼中全是骇然之色。

    没等这几位宗主说话,苏文轩又继续说道:“而那独孤战歌天资纵横,不但修为绝强,更是将独孤世家的一门不世绝学修炼到了中等境界!”

    梅映雪咽了口唾沫,声音有点干涩的说道:“是……是什么绝学?”

    “此门绝学叫做‘葵水魔功’,可化身成透明水渍,渗入敌人体内,吸收灵力,吞噬力量和血肉……灵力再强,都无法将其迫不出体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毁灭……”

    “怎么……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魔功?”梅映雪四人脸上都出现了骇然之色。

    然而这似乎还没有完,苏文轩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说道:“更要命的是,这独孤战歌已经领悟了水之意境!”

    “而且这意境已经达到了小成境界!使用这水之意境来配合‘葵水魔功’,此人曾经在二十招内灭杀王武镜三重天强者!”

    “怎么可能!”

    直到这个时候,四人才明白平素沉稳的苏文轩,为什么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

    如此强大之人,就算这五宗老祖与之对上,怕也是有死无生啊!

    沈浪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现在修为还只是在玄武境六重天。

    而那些强大的功法,沈浪甚至还没有多少时间去修炼。

    让他与如此强大之人擂台大战,岂不是……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