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60章 与尔同消万古愁

第660章 与尔同消万古愁

 热门推荐:
第660章 与尔同消万古愁-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争夺郁木洞福地入场资格的大赛,按照规定是不能争夺对手手中的法宝秘器的。

    这种正道宗门举办的大赛,不管私底下多么龌龊,有多少内幕,明面上他们依然要办得漂漂亮亮,摆出来一副“公平公正”的姿态。

    所以在战台之上抢夺对方法宝秘器的事情,这是不允许的。

    当然,郁木洞福地的试炼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弱肉强食的事情不会有人去管,谁被人宰了,那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活该倒霉。

    但是谁也没想到,沈浪却依然出手了,而且一早就已经埋下伏笔,最后动手干净利落!

    直接就将那唐文清手中神秘的法宝给夺了过来!

    但是沈浪其实并不是参赛者,也不是在与谁对决的时候动的手,而且跟皇龙宗等三大宗门关系匪浅,所以三大宗门主持这大赛的人同时选择了沉默,视而不见。

    很多人正想着那白骨殿的人该怎么应对此事呢……

    沈浪一刀震退白骨殿的强者,冒出来一句:“老鬼,你敢抢我的东西?要不要脸?”

    “……”全场的人都喷了。

    一个个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狂笑出声。

    而白骨殿那一批人简直是气得两眼发黑!

    那封魔明明是白骨殿的,数万人看的清清楚楚的事情……这不要脸的小子竟然说白骨殿抢他的东西?

    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么?

    太不要脸了!

    “沈浪,那封魔是我们白骨殿的,麻烦你把东西交还给我们,老朽这厢多谢了!”

    先前与沈浪拼了一记,被整的有点狼狈那白骨殿强者强忍着骂娘的冲动,用还算客气的话说了一句。

    他不能不客气。

    沈浪如果可以动,他们早就动了。

    本来来紫楚国帝都,白骨殿是耀武扬威来的,结果殿主父子俩都被人给干掉了……

    哪一个灵铜级宗门有这么丢脸的事情?

    但是沈浪宰掉了白骨殿殿主之后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是不敢动!

    皇龙宗等三大宗门与沈浪关系古怪,所有人都看得清楚。

    白骨殿的人要敢妄动,极有可能被这三大宗门群殴致死!

    而且边上还有逆天魔域的另外一个巨头……血翼魔教虎视眈眈呢!

    或许这些还不算太要命,最要命的是僵皇端木邪!

    白骨殿的人看到沈浪就绕着走,殿主被干掉了都当没事,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这强横无匹的僵尸!

    否则也不至于说偷偷的去联合三皇子,想要在郁木洞福地当中对付沈浪了。

    此时白骨殿的几个老家伙看着沈浪,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想吃其肉喝其血,脸上却还要堆出来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看的周围各大宗派的人心里直乐。

    各宗强者拼命忍住了笑,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想看看白骨殿如何收场。

    反正现在这样子,他们想打,那是打不过沈浪的……确切一点的说,是打不过端木邪。

    不打的话,就只能讲道理了。

    但是沈浪这一句话,摆明了就是不讲道理,你能奈我何的意思了。

    嚣张的遇到更霸道的了,蛮横的遇到更无耻的了。

    白骨殿这是要……

    鸡飞蛋打脸丢尽,打落门牙和血吞!

    血翼魔教的那几个老家伙看着白骨殿的人吃瘪,一个个眉开眼笑,就差哼哼哈嘿了。

    而正道的各大宗门更是乐得看好戏。

    对付白骨殿这种嚣张跋扈的货色,就应该以毒攻毒,让沈浪这种家伙去整他一整!

    就在这样一种古怪的气氛当中……

    果然便见沈浪晒然一笑说道:“这位前辈说笑了,什么封魔我听都没有听说过。哦,你说这手镯啊,什么叫你的东西?我怎么就听不明白了呢?这明明是我这位……呃,师姐刚刚掉落在上面的镯子嘛!”

    还在往回走的唐依依闻言,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浪。

    不过沈浪压根没注意到她的眼神,继续说道:“你既然说这玩意是你们的,那么,请拿出证明吧……比如这法宝中器灵的认可,或者留在其内的神念印记。”

    沈浪刚刚将封魔收进封天鼎,早已让封天鼎内的左问天将那封魔中的皇武境强者神念给抹除掉了。

    而这封魔中本身因为材料的缘故,是没有器灵的!

    里面既没有器灵,而白骨殿皇武境强者留在里面的神念也给抹除了……再想要找到一丁半点白骨殿的气息,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骨殿那边几个老家伙,眼中冷意盎然。

    白骨殿的人偷偷摸摸去找三皇子,还准备要对付他,双方明面上没有什么冲突,私底下火药味十足。

    若不是沈浪知道白骨殿和烛龙有点关系,哪里会让他们还活的如此滋润?

    没有让端木邪兄弟把白骨殿连根拔起,而只是抢掉他们一件封魔,已经算是仁慈了。

    先前说话的那白骨殿强者好歹也是王武镜五重天的强者了,这等老怪物哪里是那些愣头青可比的?

    沈浪手中拿着封魔,先收了起来,再突然出现,这动作看起来很是随意……

    但谁又知道他是否做过什么手脚?

    搞不好……

    这老家伙刚这么一想,脑海里面立刻出现了白骨殿皇武境老祖的传音:“本座留在封魔内的一缕神念已经被瞬间抹除,若非端木邪出手,此人身上恐还有其他天大隐秘!此事就此作罢!”

    白骨殿的这位老祖异常低调,乃是为了镇住场子才来到紫楚国帝都,基本上没有露过面。

    但是此时白骨殿被沈浪逼到了极点,而封魔内的神念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抹除……有着这等手段的强者,绝对不是他们白骨殿能够应付得了的!

    再不说话,搞不好沈浪借着这个由头就在这演武场上就会对付他们白骨殿!

    所以这皇武境强者无奈之下,只好传音,让下面那些家伙不要再搞事了……

    白骨殿那几个老家伙本来还在思考对策呢,听到老祖的传音,顿时都是一愣。

    旋即,全部面色发苦的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红影一闪,雪叮当出现在了空中,站在了沈浪前方三百米处的虚空之上。

    “你不觉得这么做,太无耻,太跌份了么?”雪叮当冷声说道:“好歹也是王武镜强者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种勾当也不嫌丢脸么?”

    “把东西交出来,否则,这里就是你我的战场!”

    雪叮当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杀气十足!

    沈浪看着眼前这陌生而又熟悉的雪叮当,脑海里面立刻浮现出来了在塔云学院的一切。

    两人相识的那三年,是沈浪最难忘怀的三年……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沈浪用低沉的声音喃喃说道:“你觉得这种事情很丢脸么?可惜你却忘记了,当初我们一起做过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事情呢……”

    “什么?”雪叮当没听清楚沈浪的话。

    沈浪抬起右手一指雪叮当身后:“看,灰机!”

    “嗯?”雪叮当一愣,下意识的就转过了身去。

    不只是雪叮当转过身去,对面的各宗弟子也全都纳闷的转过了身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沈浪手指指向的方向。

    然而……

    在那方向的远处,只有几根小树插在悬崖边上迎风摇摆!

    等雪叮当转回身来的时候,场上哪里还有沈浪的身影?

    “该死的家伙!”

    雪叮当气得面色发红,磅礴的神念瞬间滚滚发出,笼罩住了方圆百里的区域。

    “沈浪!你跑不了!”

    怒叫了一声,雪叮当朝着沈浪遁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演武场上一群人你瞪我我瞪你,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看台上,楚倾城负手而立看着雪叮当离去的方向悠悠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刚一说完这句话,楚倾城就瞥到了边上一直默不作声的纳兰紫烟,此时的纳兰紫烟正看着空中发呆。

    楚倾城缓缓走了过去,坐在了纳兰紫烟的边上轻声说道:“紫烟姐,沫然先前在天魔出现的时候被吓坏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我怕她一会下场的时候还分心,然后受伤……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找些话题跟她聊一聊,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

    “啊?哦!”纳兰紫烟呆了一呆才反应了过来:“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说着,刚刚还有点黯然伤神的纳兰紫烟眉头一展,恢复了以往那种意气风发的姿态,走向了沈沫然的位置。

    “性情奔放的时候如野马,该装傻时又会装傻,平时总给外人一种胸大无脑的感觉,其实内心明镜一般,比谁都看得明白……好一个聪慧的女子。”

    深深的看了一眼纳兰紫烟的背影,楚倾城又将目光投向了沈浪离开的方向。

    “你的身边总是会有这么多的朋友,你愿意为了他们奋不顾身,他们也愿意为你豁出一切……”

    “我和你不一样,你永远都不会觉得寂寞,而我,永远寂寞。”

    “在这末世之劫,就让我默默守护着你们吧,有我在的一天,没有人能够伤害得到你们,直到,帝王星消失在这个世界为止……”

    就在楚倾城看着远方发呆的时候,边上伸过来一个装酒的葫芦。

    却是莫歌拿着一壶酒递了过来。

    “哈哈哈,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在楚倾城那让人侧目的狂笑声中,选拔大赛,又开始继续了下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