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75章 到底是谁阴谁?

第675章 到底是谁阴谁?

 热门推荐:
第675章 到底是谁阴谁?-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哈哈哈哈!”

    邪歌浑然不觉身处危险,指着白骨殿那几个老家伙哈哈大笑了起来,像个大笑姑婆似的。

    白骨殿四人一个个吹胡子瞪眼,气得发狂。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有所动静……

    “噗嗤!”

    就在邪歌和幽月身后,一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露出了行迹!

    被三皇子五人围住的空间内,凭空又冒出来了一个温文儒雅、器宇轩昂的紫衣青年!

    那紫衣青年气息内敛,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却是被幽月一句话给刺激了出来了!

    “南宫紫衣,原来是你!”

    白骨殿几人都是吃了一惊,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而三皇子的眼中,也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谨慎……这南宫紫衣,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资料上有记载,乃是血翼魔教右护法,王武镜六重天强者!

    那南宫紫衣见幽月和邪歌的神念也锁定了他,慌忙摆了摆手说道:“两位美女莫要惊慌,我是血翼魔教南宫紫衣,和你们是站在同一个阵线的……”

    “这些被三皇子使唤得跟狗似的的家伙,才是我们的敌人……幽月姑娘说的是,你看这些个老不死的家伙,竟然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后辈使唤来使唤去的,真够丢脸的。”

    “白骨殿的人果然是越活越回去了,可惜啊,在逆天魔域我们血翼魔教连个上得了台面的对手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南宫紫衣露出了痛心疾首的模样,然后看着孙有德几人扁扁嘴,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三皇子不动声色,但是白骨殿四个老家伙却是气得发狂,差点直接暴走了。

    但是面对这南宫紫衣,这几人却是根本不敢妄动!

    幽月和邪歌只是王武镜一重天,并没有放在白骨殿这几个王武镜五重天的强者眼里;

    但是这南宫紫衣,可是货真价实的王武镜六重天!

    此人外形俊朗,温文尔雅,但是手段毒辣,杀意通天,乃是逆天魔域中一等一的魔头!

    若是真打起来……

    三皇子五人齐上,恐怕也未必就奈何得了对方的。

    “南宫紫衣,你真想跟我们作对么?”白骨殿一人冷声说道。

    南宫紫衣怪笑一声说道:“为了幽月姑娘,与你们作对又如何?老家伙,你敢咬我啊?”

    幽月没有说话,邪歌却是回头冷笑了一声说道:“血翼魔教与白骨殿乃是死对头,你死我活的战斗也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场了,想对我家幽月献殷勤呢,你可以找一些更好的办法,没必要拿你们的恩怨牵扯上我们家幽月。”

    南宫紫衣面色一红,旋即脸色一沉盯住了白骨殿的孙有德说道:“孙老头,带着你这三个喽啰和你这主子立刻滚!要不是因为不想幽月姑娘看到惨状,就在这里,我就废了你们!”

    在这南宫紫衣面前,白骨殿几人一个个恨得牙痒痒,愣是不敢动手。

    一时间竟然是陷入了僵局……

    “他们不敢动我的,不必劳动您大驾。”

    幽月说着微微一笑,莲步轻移,在虚空当中直接就往前迈步走去。

    仿佛根本没有强敌环伺一般。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便听到幽月继续说道:“我家大人早已经料到你们会在龙骨荒野做手脚,所以才安排了我和邪歌守在此地。”

    “你们若敢对我们动手,立刻便会被我家大人察觉……以我们的修为,支撑到他到来,绰绰有余。”

    “他若是到了,你们想死都难。”

    “所以,滚吧。”

    这平淡的话语说出来,在场众人豁然变色!

    区区一个王武镜一重天的武者,面对着多名王武镜五重天强者的包围,不但没有一丁点的恐慌,竟然还如此嚣张跋扈的让这些人滚!

    南宫紫衣顿时看呆了:“风情万种,雍容华贵,又豪气冲天……天呐,这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奇女子,而我现在才碰到……哦不,就算是现在遇到,也是老天对我的恩宠啊!”

    就在一群王武镜强者当中,这南宫紫衣像个疯子似的自言自语。

    果真如幽月所言,三皇子几人竟然真的一动不动,让得她和邪歌从容的走出了包围圈!

    南宫紫衣看着孙有德几人面色变得更加古怪了,忍不住问了一句:“幽月姑娘说的大人就是那个沈浪么?不是说沈浪刚刚才进阶王武镜一重天么?只是一听他可能出现,你们就吓成这样?我靠,真他吗丢脸!”

    这厮明明知道僵皇端木邪的事情,却故意把端木邪给漏掉,一句话就说得孙有德和三皇子几人面色巨变,咬牙切齿。

    南宫紫衣又说道:“行了,这次遇上了幽月姑娘,本公子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去第三层区域等着我吧,到时候我要将你们杀得一个都不剩!”

    说完,这厮打了个哈欠,朝着幽月和邪歌追了上去。

    留下三皇子和孙有德五人面面相觑……

    “喂,说你呢……那个花痴,不要跟着我们!”邪歌转过身来冷喝了一声。

    南宫紫衣面色一正道:“不行,白骨殿那些家伙凶恶异常,我不放心,我要保护幽月姑娘!我愿意为了幽月姑娘上刀山下油锅!”

    邪歌白眼一翻说道:“拜托,你窝在山中都多少年了?你已经与这时代脱节了知道吗?”

    南宫紫衣搔搔脑袋:“什么意思?”

    邪歌大笑道:“我是说你泡妞的这种技巧已经过时了!就凭你这德性,也想泡到我们家幽月,我名字倒过来写!”

    南宫紫衣顿时一脸的黑线。

    这时候,幽月淡淡说道:“与其说这些无聊的话,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解决龙骨荒野的事情。”

    邪歌一愣道:“刚刚我们现身已经拆穿了他们的阴谋,难不成他们还敢继续干这种事情不成?”

    “为什么不敢?”幽月扫了一眼下方的龙骨荒野说道:“大人说要过五六天才经过这里去到第三层区域,而血翼魔教的人显然料不到他们会有这样一招,所以只来了一个南宫紫衣。”

    南宫紫衣慌忙插嘴说道:“幽月姑娘放心,有我南宫紫衣在此,绝对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的!”

    幽月缓缓转过身来说道:“白骨殿的人被我的话震慑,不敢轻易动我们,但是反过来,他们若是继续执行三皇子说的那一切,单凭你一人,恐怕不足以制止他们的,你又何必逞能?”

    听到此话,那南宫紫衣哧溜一下窜到了幽月跟前,拍着胸脯说道:“不是逞能,幽月姑娘请相信我,我可是血翼魔教右护法!这么几个菜鸟怎么可能放在我眼里?你放心,他们不是想要瓮中捉鳖么?交给我好了!”

    邪歌似笑非笑说道:“你准备怎么做?”

    南宫紫衣见两位美女关注,挺了挺胸膛说道:“他们不是要抓一批高阶妖兽到龙骨荒野么?我就跟在他们后面,等他们一放下妖兽,我就把妖兽抓了带走。”

    “同时,他们五人不是要分开到各个入口么?以我的修为面对他们五人,确实不一定有多大胜算,但是分而食之各个击破简直易如反掌!”

    幽月微微一颔首:“那就要多多仰仗紫衣公子了。”

    南宫紫衣见幽月冲他微笑,顿觉心情畅快如同吃了蜜一般,又拍了一次胸脯说道:“幽月姑娘,你们就瞧着吧,我会将他们的计划全部破坏的!”

    说完这句话,这厮身影一晃,人已经朝着下方的龙骨荒野飞了下去!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远方,邪歌看着下方,伸出来大拇指到了幽月跟前:“高,实在是高!”

    幽月秀眉微蹙说道:“大人所料果然不差,这些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看来事情还有一点点棘手了。”

    “你担心南宫紫衣对付不了他们?”邪歌微微一愣说道。

    幽月摇摇头道:“若是南宫紫衣真能各个击破,自然能轻松应对,但是那三皇子城府极深,在知道南宫紫衣和我们在此的情况之下,如何会给南宫紫玉这种机会?”

    “不但不会给南宫紫衣这种机会,恐怕还会让得他们把白骨殿更为强大的王武镜强者召唤到此地,到时候除非大人到来,我们处境堪忧。”

    邪歌眉头紧锁,又道:“能不能想办法,让南宫紫衣多找几个血翼魔教的强者过来?”

    幽月冷哼一声说道:“我们在利用血翼魔教,血翼魔教也在利用我们。王武镜的战场本来就在第三层区域,在这种时候来了一个南宫紫衣,这血翼魔教已经算是做得不错的了……”

    “还想要他们精英尽出,与白骨殿火拼一场,谈何容易?”

    “事实上,他们想的应该是借我们的手多杀几个白骨殿的人,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大人一早就算定了这一切,让我把端木正带上了,到时候白骨殿的王武镜强者只要有一小半齐集此地,那就是端木正大开杀戒的时候了。”

    邪歌咯咯笑了起来:“这些个蠢蛋也敢跟我们玩阴的,阴死他们!以端木正这僵尸现在王武镜巅峰的修为,杀起这些家伙来岂不是如同割草?到时候看有几个人能逃得出去吧!”

    “我先发传音符给各宗老祖和大人,白骨殿那几个老家伙修为太高,我们绝非敌手,先躲得远远的,让南宫紫衣和他们大干一场,我们再来收拾残局好了。”

    “只有南宫紫衣将他们打残了,他们才可能召唤更多的王武镜强者过来……对了,幽月你说大人为什么要反过来阴他们一记,就在这龙骨荒野对付白骨殿的那些老家伙呢?正常情况不应该在第三层区域动手的么?”

    幽月头微微一偏说道:“第一,大人去第三层区域有更重要的事情,未必抽得出来时间去对付白骨殿的人;”

    “第二,在进入郁木洞福地之前,大人面色突然变得无比凝重,传音给我们改变了主意,没有直接前往第三层区域,而是故意在这一片区域呆上一段时间,恐怕第三层区域已经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了。”

    幽月猜的没错,确实非比寻常。

    因为此时站在虚空中,谨慎小心观察着远方的沈浪,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沈浪现在所处的地方与第三层区域,相聚至少有五千多里地,即便是到了王武镜,神念暴增数十倍,沈浪催动破妄银眸观察如此遥远的地方,也已经非常的艰难,非常的吃力了。

    而相距这么远的距离观察,也让观察到的信息变得非常模糊。

    但就是这样模糊的信息,落到了沈浪的眼里,却是让他面色大变!

    “饕餮!凤凰!朱雀……怎么回事?这郁木洞福地当中,十大神兽竟然来了仨!”

    “还有烛龙!”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