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82章 混乱的郁木洞福地

第682章 混乱的郁木洞福地

 热门推荐:
第682章 混乱的郁木洞福地-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战神殿八部天王,每一个都是人族当中诞生出来的绝世天才。

    任何一人,都有着帝武镜末期的境界;

    任何一人,都是惊天动地般的存在。

    因为终极一战的时候八部天王分驻各地,在整个战神殿被战帝送入时空裂缝的时候,八部天王都得以保存了下来。

    在荒芜之地的时候,沈浪见到了修罗王紫幽和那罗王轮回封侯追杀蓝梦灵。

    那两人都不是本尊。

    但是对于这等强者来说,任何一具分身,都是重要无比。

    一旦失去,修为损伤极大。

    而重要的是,目前来说,沈浪根本还不确定出现在郁木洞福地的轮回封侯是分身还是本尊!

    所以当沈浪看到昆仑鞭出现在雪叮当手里的时候,心头之震惊,前所未有!

    以蓝梦灵这一具分身的修为,是要比紫幽和轮回封侯强上一筹,但是奈何不了两人中的任何一人。

    然而如今这郁木洞福地当中局势混乱,在沈浪使用破妄银眸的观察之下,已经知道有数位帝武镜强者进入。

    以魔神殿这种恐怖的势力,就算是轮回封侯本尊亲来,落入魔神殿强者之手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对于这些曾经的部下,曾经的兄弟,沈浪绝对不可能让他们死在自己眼前!

    虚空之上,沈浪将力量提升到了巅峰,朝着西北方向玩命狂奔!

    “既然昆仑鞭上轮回的一缕神念还在,那就表示轮回还活着,也可以看得出来魔神殿的人可能因为其他的事情,还无暇顾及他……还有希望!”

    沈浪拔出不死天刀,一边催动全身的灵力,一边凝神戒备以防不测。

    就在沈浪朝着郁木洞福地第三层区域狂奔而去的时候,整个郁木洞福地的混战已经拉开了序幕。

    第一层区域中,玄道宗等五大宗门加上血翼魔教,已经和白骨殿及其下属势力展开了激烈搏杀。

    任何一个区域,这几方的人马一遭遇,都是生与死的考验。

    第二层区域中,这种激战同样在继续,只不过大战连连的已经是各宗的玄武境强者了;

    而第三层区域,这是最为混乱的地方……

    烛龙的人为元力碎片等东西而来,而饕餮的人马紧随而至,层层紧逼!

    要命的是烛龙畏首畏尾,进入郁木洞福地的人马多是准帝武镜修为,而饕餮不但本尊亲至,还带来了三名帝武镜强者!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较量!

    烛龙的人马此时只能疯狂往第三层中心区域冲去,想要借助着郁木洞福地留下来的各种强大阵法禁制,来抵挡饕餮等人的追杀!

    另一边,蓝梦灵这一边本来置身事外,悠闲得很,饕餮也不敢得罪她……

    但是逮住空子的战神殿的人,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乘着饕餮对付烛龙之时,战神殿潜入此地的强者不断追杀着蓝梦灵,此时也是生死时速!

    这郁木洞福地当中,简直混乱到了极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与龙骨荒野相距一千多里的迷迭谷碧波湖。

    湖中心有一个小岛。

    莫歌和苏蓉,还有商笑然和羞花门的君绮罗,此时便是被人围困在这小岛之上,插翅难飞。

    他们只有四人,而围住他们的,却足有十三人!

    这十三人并不是逆天魔域的人。

    而是圣光宗的人!

    不仅仅是双方人数相差悬殊,真正让君绮罗几人一筹莫展的,是那十三人当中有两名玄武境强者!

    玄武境的强者竟然插手灵武境武者的争斗!

    不,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插手争斗,毕竟这郁木洞福地当中撇开第三层区域那些人,就只有沈浪这么一个bug而已。

    圣光宗的两名玄武境强者没有插手争斗,但是却做了件非常不要脸的事情……

    他们催动了两件强.宝,释放出来了淡淡光罩,将己方的两拨人马团团笼罩!

    就好像母鸡护卫小鸡一般……

    普通灵武境武者,如何能攻破他们的防御?

    这完全就是耍赖的行为。

    但是这并没有破坏规则。

    圣光宗的十三个人分开两组,一前一后将君绮罗和莫歌几人夹在了中间。

    此刻连君绮罗脸色发青,冷冷的盯着圣光宗的人;

    商笑然手持沈浪给的冰魄寒光剑严阵以待;

    苏蓉似笑非笑的看着圣光宗那两名玄武境强者,眼中没有一丁点的惧意,反而还带着点怜悯之意;

    至于莫歌,这幅石头脸的模样似乎从来都未变过。

    这时候,君绮罗突然娇笑如花道:“两位前辈如此做法,不觉得丢脸么?总算我羞花门与你们两宗之前关系还不错,犯不着这么对我们几个晚辈吧?”

    “哼!”圣光宗那两个老家伙冷哼一声却根本不答话。

    两个老家伙只是静静悬浮在空中,漠然的看着这边,摆明了不肯放过这四人了。

    商笑然手指轻轻一抹冰魄寒光剑,突然破口大骂道:“两个老不死的真他妈不要脸!这么厉害怎么不去跟我沈浪师弟斗一斗啊?跑这里来欺负灵武境武者,你家里知道你们干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么?”

    圣光宗那两个老家伙眼中精光暴闪,狠狠盯住了商笑然。

    商笑然冷笑一声继续道:“看什么看,有种你咬我啊?再看老娘都这么说!还他吗装模作样摆出一副老前辈的模样,我呸!老不死的东西,也好意思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对付我们这些小辈,有种你就出手杀我们啊,给自己门下弟子弄个乌龟壳算什么?”

    “还有你们这一群垃圾货,你们还算男人吗?有种出来跟老娘单挑!躲在乌龟壳里算什么东西!”

    这一番痛骂直骂的圣光宗那两个老家伙吹胡子瞪眼,差点跳脚。

    而这边苏蓉第一个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连莫歌嘴角都露出了笑意……

    不过这种激将法显然没用,无论如何那两个老鬼都是不敢出手的,除非想找死。

    但是他们这种做法真心无耻到了极点,之前圣光宗一群人围攻莫歌四人,一旦受伤或者不敌,立刻躲入那光罩,而莫歌几人也只好放弃追杀。

    打到后来,四人体内灵力消耗殆尽,而对方这一群人除了几人受伤外,一个个还生龙活虎!

    感受了一下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苏蓉朝着莫歌靠近了一下轻声说道:“歌,要让骨三出来么?”

    这话顿时便让得商笑然和君绮罗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沈浪一共四只骨魔,每一只都已经达到玄武境末期境界,攻击力之强,王武镜之下几无敌手!

    其中骨一跟在了沈沫然身边;

    骨二被纳兰紫烟带着;

    骨四被紫蓝带着;

    而骨三,正是被玄道宗宗主之女苏蓉带着!

    只要骨三出来,别说这十三个灵武境武者了,就算是那两个玄武境的老家伙,都跑不掉!

    莫歌摇摇头道:“不需要。”

    苏蓉欲言又止,但是看着莫歌那坚定的目光,还是扁了扁嘴忍了下来。

    这时候,圣光宗那边一人开始反唇相讥了:“贱人!你以为这种时候耍嘴皮子有用么?现在你们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鬼门关已经为你们打开!”

    “把在这小岛上得到的火灵珠交出来,我可以替两位师伯求情,留你们全尸!”

    “或者,苏蓉和君绮罗你们三个答应做我的女人,我们可以让莫歌死得痛快一点,哈哈哈哈!”

    一群圣光宗的弟子,都附和着那人的话大笑了起来。

    君绮罗笑脸如花瞧了一眼说话之人,拉住了差点暴走的苏蓉说道:“陈若风,你想追求我我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回避这个话题,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陈若风一愣,旋即邪笑了一声说道:“什么原因?怕老子满足不了你么?”

    君绮罗嫣然一笑道:“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连让我说一句拒绝的话,都不配。”

    “贱人!”那陈若风气急眼中露出了疯狂的杀意道:“明明是你喜欢莫歌,想跟苏蓉抢男人,还敢在老子面前装模作样!这可是你逼我的!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就够了……一会我就将你先-奸-后-杀!”

    “你们几个准备动手,先宰了莫歌,然后好好享受这三个女人!”

    君绮罗手中花篮绽放出了无数霞光,幻化成了万千佛花朵,绕着四人盘旋不断,将四人护在其中。

    此时她才说道:“虽然你们人多,还有这两个老不死的罩着,不过就凭你们几个土鸡瓦狗想杀我们,可也没有那么容易。”

    “土鸡瓦狗?稍后你就不会这么说了!”陈若风冷笑一声说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了?你们这些家伙若不是因为带着一直灵兽,真以为你们能在大-比之上那般风光么?”

    “现在你们三人的灵兽都已经受伤,只剩下了苏蓉的灵兽没有放出来,已经是死路一条!”

    说完这话,陈若风大手一挥:“给我杀!”

    十道颜色各异的耀眼霞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击向了这边!

    轰鸣声中,那无数花朵组成的防御圈猛然晃动了一下,成百上千的花朵跌落了下来。

    而君绮罗面色猛然一白,嘴角顿时便是出现了一缕血迹!

    即便是如此强大的玄器在手,面对十一名灵武境中后期武者联合的攻击,依然让她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

    就在君绮罗苦思对策的时候……

    莫歌突然将手中那锈迹斑斑的短刀收了起来。

    就在圣光宗一群人纳闷的时候,莫歌手掌之上灵光闪耀,拿出来了一把奇形神兵。

    这神兵长仅尺半,尖端作宝剑形,一边是峰利刃口,另一边却呈锯齿状,通体雪亮,耀人眼目。

    刃口一面,锋利得可以吹毛断发;

    锯齿一面,却锐利得有如森森利齿,寒气逼人!

    莫歌上前一步走到了队伍前头淡淡说道:“该死之人,一个都逃不掉。”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残肢令上释放出来,席卷整个小岛!

    圣光宗的一名玄武境强者感受着这澎湃莫测的气息,顿时便是面色大变:“残肢令?这不可能!”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