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693章 五色旗旗主本尊!

第693章 五色旗旗主本尊!

 热门推荐:
第693章 五色旗旗主本尊!-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在沈浪终于祭练完成了一根死神钉,累得半死不活之时,沈浪忽然发现雪叮当也跟过来了……

    心念一动,沈浪立刻出了封天鼎。

    便见前方雪叮当红裙飘飘,如仙子一般朝前疾飞。

    沈浪咧嘴一笑,招了招手打了一声招呼:“嗨,美女,i‘mhere!(我在这!)”

    雪叮当翩然回转身来,一声招呼都不打,一鞭子就抽了过来。

    天器昆仑鞭,随意抽动间,罡风肆虐,空间颠倒,乃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

    雪叮当嘴里口口声声说要杀沈浪,其实哪里下得去手?

    这一鞭子也不过出口恶气罢了。

    而且沈浪既然已经吃过一次亏,第二次显然能够从容面对……

    没想到,此时正是沈浪虚弱到了极点的时候。

    沈浪手段再强,修为再高,毕竟不是铁人……前面为了破除烛龙的法阵和烛龙黑炎结界,几乎已经累得半死。

    后面为了祭练死神钉,神念消耗一空,几乎是从未有过的虚弱!

    眼见着雪叮当不按套路出牌,攻击过来的还是曾经那罗王叱咤风云时候的本命天器昆仑鞭,本来就没有想过要跟她动手的沈浪怪叫一声转身就逃!

    然而天器就是天器,哪怕是雪叮当无法发挥出来其真正的威力,这一鞭子过来,虚弱无比的沈浪也是立刻遭了秧!

    只是刚一窜出去一百米,呼啦啦一下,沈浪便是感觉上下颠倒,南北不分!

    若是在全盛时期,在沈浪对昆仑鞭非常熟悉的情况之下,那还是有办法应对的。

    可惜这一次,以沈浪神念的虚弱,哪怕是把不死天刀内的拉不拉多召唤出来……都已经做不到了。

    何况,就算是做得到,哪里还来得及?

    “啪!”

    沈浪后背被这一鞭子抽了个正着!

    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传来,沈浪闷哼一声,如同炮弹一般往地上砸落而下!

    “轰!”

    就在被莫青乌抓出来的那个大洞边上不远,出现了一个只比那个洞小上一点点的人形深坑!

    雪叮当愣愣的看着地上那深坑,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在空中狠狠的一跺脚,喃喃说道:“这个混蛋,怎么都不知道躲一下!”

    身形一动,雪叮当快速飞了下去,探头往下一看。

    只见得下方尘土飞扬,乌漆墨黑的,乍看之下却是没有看清楚沈浪的踪影。

    雪叮当随手一挥,一股劲气拍出,驱散了烟尘。

    随后她运转了目力往下看去,便见沈浪四仰八叉仰躺在坑洞底部,无声无息。

    雪叮当神念一扫,发现坑洞底部的沈浪虚弱到了极点,禁不住问了句:“喂,没死吧?没死就吱个声!”

    坑洞底部的沈浪听到声音,有点吃力的睁开了双眼。

    他看了看上方的雪叮当,有点艰难的伸出右手,仿佛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叮当……”

    沈浪声音沙哑,很是艰难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只是,他右手抬起来没有多少,脑袋也只是微微仰起来一点点,便立刻啪的一声,头还手都跌回到了地面,彻底的无声无息了。

    之前在隐月墓地的时候,雪叮当已经被沈浪这般欺骗过一次。

    此时看到沈浪又来这一手,雪叮当的心依然是没来由的揪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主要是,沈浪因为救那罗王,然后急不可耐的祭练成功了一根死神钉,此时神念耗尽,体内灵力也是所剩无几,确实虚弱到了极点。

    雪叮当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什么话。

    想飞下去看看具体吧,又怕再一次被骗。

    就在这时,雪叮当脑海里面闪过了一个画面:“不对!这个混蛋是被我抽了一鞭子后背,刚刚摔下去的时候明明是趴在地面的,怎么在洞里却是仰着的?别说我没有想杀他的心了,就算真有,刚刚这么随手一鞭子难不成还真能杀掉他么?”

    “当初在苍霞山上,那魔威如狱的天魔出现,也没有伤到他一根毫毛的吧?”

    想到这里,雪叮当又是一愣:“为什么……我刚刚心里想的是,我没有杀他的心了?我真的不想杀他了么?却又为什么还要欺骗自己……”

    羞怒交加之下,雪叮当全身灵力集中在右脚上,狠狠一跺脚!

    地面上传出一声巨响,轰然一下,全部塌陷了下去,如潮水般的泥石朝着下方的沈浪掩盖而下,瞬间就把沈浪给活埋在了下面!

    果然,这地面刚一塌陷下去……

    下方能量涌动,一道身影冲天而起!

    “叮当,你好狠心啊,竟然真的要把我活埋么?”沈浪在空中站稳了脚跟,怪笑一声说道。

    雪叮当露齿一笑,细声细语说道:“你猜呢?你认为你这个混账家伙的话我还能相信么?”

    沈浪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刚刚被你打可真不是装的,我从来没有过这般虚弱过……刚刚若不是靠着沈浪这刑天战铠,铁定被你一鞭子给打残了。”

    雪叮当看了一眼沈浪身上的铠甲,没有说话。

    沈浪又道:“你不是想杀我么,这个时候其实是杀我的最佳时机……你手中的昆仑鞭妙用无穷,使用得好了,杀我并非难事,就不准备在这个时候试一试么?”

    雪叮当一愣,杏目圆瞪说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我要不要杀你还需要你来提醒么?你让我杀,我偏不杀,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沈浪有点黯然伤神的往前飞去,一边飞一边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点,在你面前,我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换做是其他王武镜强者,王武镜五重天以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伤得到我。”

    “如果你真想杀我,这个时候是最佳时机。”

    “如果你其实心底已经不想杀我,那么我们一起走一走,好么?”

    说完这句话,沈浪转过头来,看着雪叮当不再说话。

    雪叮当嘴唇蠕动了两下,嫣然一笑道:“走一走也行,我就看看你还会刷什么阴谋诡计!有什么阴谋诡计你冲着本小姐来吧,我是不会怕你的!”

    沈浪嘴角一翘,右手猛然一招道:“就这么说定了,来死狗!(let‘sgo-让我们走)”

    刚刚还在发笑的雪叮当勃然变色,没有任何征兆,手中长鞭有一次甩出!

    可怜沈浪说的都是真话,他是对雪叮当真的没有什么防御,而且也确实是虚弱到了极点。

    这一鞭子过去,沈浪还未动作,又挨了一记,惨叫一声又把地面砸出来一个大坑。

    “哧!”

    再一次的冲天而起,沈浪在虚空直跳脚:“混蛋,让你动手你不动手,让你走你又动手了,不按套路出牌啊你!”

    “谁让你骂我‘死狗’的!”雪叮当气嘟嘟的再次扬起了长鞭。

    沈浪白眼一翻道:“那是一门外语……呃,就是某个地方的方言,意思是‘让我们走’,唉,没文化,真可怕!”

    “说谁没文化呢?”雪叮当面色一红,作势预打。

    沈浪耸耸肩,一偏头笑道:“走吧。”

    雪叮当扁扁嘴,斜斜的瞪了沈浪一眼,真的飞到了沈浪边上说道:“喂,我以前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么?”

    “你想知道以前的事情么?说来话长……好吧,我长话短说。”沈浪笑了笑说道:“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正在挨揍,被天神学院的人群殴……这群混蛋,不敢跟我单挑,说多个人打我,当时我神勇无敌……”

    “都在挨揍了,还神勇无敌个屁啊,说实话,不要胡言乱语!”雪叮当呵斥了一声。

    “呃,我就是想让气氛变得更加轻松一点,加点佐料嘛,事情是这样的……”沈浪开始把第一次遇到雪叮当时候,到最后分开,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

    就在沈浪开始对雪叮当讲述着两人以前事情的时候,就在郁木洞福地的东北方向,离开龙鳞神殿两千多里的地方,一位身穿白袍的神秘人拦住了一名器宇轩昂的青年。

    这白袍的神秘人只是轻飘飘的悬浮虚空,周身没有任何气息释放出来,脸上被一层云雾遮掩,完全看不清楚男女或者年龄。

    而他对面的那青年,赫然便是在苍霞山上被沈浪击败,然后被天魔救出去的独孤战歌!

    “五千年不见,天魔兄风采依旧,实在是可喜可贺。”白袍人悠悠说道:“不过这孩子与战神殿有着特别的关系,还希望你你将他留下。”

    这声音非常有磁性,听起来立刻让人生出来一种感觉,下意识的就会认为面前这白袍人是一名儒雅俊秀的中年人。

    对面的“独孤战歌”脸上黑气涌现,发出一阵让人耳膜生疼的声音:“嘿嘿,想不到战神殿五色旗旗主的白旗白骆冰,竟然本尊亲至!还真是好威风啊?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啊?”

    阴阳怪气的这么一说,他语气立刻一变:“别人怕你战神殿五色旗,我天魔莫无道可没有将你们放在眼里!我就想问一句,想留下这孩子,你,凭什么?”

    白骆冰也不生气,继续用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说道:“不凭什么,天魔兄现在在我面前的,只是一缕残破的魂念,而且先前已经受到过重创,虚弱之极,本座若要杀你,根本不会吹灰之力。”

    “你在威胁我?”天魔莫无道暴喝一声。

    白骆冰摆摆手说道:“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我只是想让天魔兄明白一件事情,我站在这里,是想要跟你谈条件,而不是为了拼个你死我活……”

    “五千年前,战神殿五色旗旗主分别去往封印阁下头,胸,手,脚,腹的秘境,而我,去了封印你头颅的独孤世家。”

    “天魔兄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以我的能耐,不但没有让封印加固,却反而故意打破了一个缺口,让你找到了机会逃出升天呢?”

    天魔莫无道大吃一惊:“那缺口是你故意留下的?”

    “你认为呢?”白骆冰淡淡说道。

    天魔莫无道面色连变数下:“五千年前你们就在算计我了?我不信!你们这些人类说的话没一句可信的!”

    话音刚落,一股巨大的威压顿时便是将白旗旗主白骆冰团团笼罩。

    杀机,喷薄而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