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71章 锋芒毕露,狂傲无双

第71章 锋芒毕露,狂傲无双

 热门推荐:
第71章 锋芒毕露,狂傲无双-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说到啸月天狼的第三只眼,此物的价值其实远不止五十万金币。

    毕竟此类东西非常难得,而且对探索秘境有着超乎寻常的好处。

    只不过实在是放错地方了,这天凤城可比不得帝都那种大城市。

    这里四大家族一个家族的产业辛辛苦苦经营一年,也就百把万金币,为了这样一件东西耗费五十万一般家族是不大乐意的。

    何况这五十万还只是起价,一不小心可能还会变成七八十万甚至更高。

    所以这东西一出来,整个会场第一次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六十万金币。”圣光宗的包厢内传出了一个声音。

    看样子这种东西,也只能这些玄铁级势力来竞争了,一般小家族除非特别需要,否则轻易不会参与的了。

    “请问,还有人出价吗?”怜若水笑着环顾四周说道。

    “嗤!”圣光宗的包厢里面传出了一个嗤笑之声说道:“这东西也算是不错了,没想到天凤城这边的势力竟然没有人想要……唔,估计是价值太高了,买不起吧?”

    大厅里面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难看了……

    不过就算天凤城的人很是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说这话的人是玄铁级势力的人,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去招惹。

    而且城主府作为青木级势力,附属于邪风谷,邪风谷的人都没有说什么,其他人更是不敢吱声了。

    “好了,发什么愣?把那东西给我送上来吧。”圣光宗那有点阴柔的声音又说道。

    怜若水笑容微微一滞,旋即又恢复正常,转过来身。

    她刚想吩咐一旁的侍者,这边却又有人说话了。

    “一百万金币。”这是一个众人都比较熟悉的,略微有点稚嫩,却又异常平静的声音。

    怜若水和下方众人大吃一惊,骇然的看向了二楼。

    那里,正是今天最引人瞩目的地方——沈浪所在的包厢!

    “一百一十万金币!”圣光宗的人怒了。

    他们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人跟他们争,而且争的还不是其他几个玄铁级势力!

    “两百万金币。”沈浪的再一次报价,充满了暴发户的气质。

    “哇!”整个拍卖会场都沸腾了。

    许多道强大的神念破空而来,似乎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经病,才会报出如此精神病的价格……

    开什么玩笑,一只啸月天狼的眼球而已,就算是一百万,都已经不值了,竟然到了二百万金币?

    而且是直接从一百一十万到的二百万?

    为了跟玄铁级势力圣光宗拼下脸面么?至于吗?

    就算圣光宗的人说话难听了一点,也没有必要这么玩的啊?

    人家报价六十万金币,你报七十万金币,压过他一头也就罢了嘛?

    结果你直接一百万!

    就算你真有钱,你报了一百万金币,显示一下你的决心,表明天凤城的人不差这点钱,这也可以达到目的了吧?

    你怎么能直接就报出两百万金币这种价格呢?

    跟玄铁级势力去斗,这不是傻叉么?

    一时之间,拍卖大厅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议论之声。

    “你……你有这么多钱吗?”水轻舞压低了声音问道。

    她可是记得清楚,就在今天早上,沈浪遇到她的时候当找她借了几百灵石的。

    “没有。”沈浪回答得非常干脆。

    水轻舞跟雪叮当几乎同时翻起了白眼。

    没有你还这么牛叉?如果对方不再往上加了呢?

    你这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啊!

    沈浪笑了笑,伸手指了一下同样瞪大着双眼的兰洛斯说道:“我虽然没有,不过聚宝阁有嘛。那两个老家伙摆我一道,我让他们多出点血,他们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虽然巨人药剂的药方能卖出天价,不过沈浪刚刚的话还真不是开玩笑。

    他是宰定聚宝阁那两个老家伙了。

    这叫一报还一报,公平交易,礼尚往来。

    当然,重要的是,那啸月天狼的眼球,他是志在必得。

    这时候,圣光宗那边彻底没了声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沈浪给气晕过去了,还是怎么着。

    “年轻人,太过锋芒毕露,不是什么好事啊……”邪风谷的包厢里面,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说道:“一颗啸月天狼的眼球并不值这么多钱,更不值得让你得罪圣光宗的。”

    “呵呵……”沈浪笑了笑,没有理睬。

    不过他无所谓,下方的沈浩轩可就不一样了,那邪风谷的人说的话威胁性十足……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沈浪若是还一意孤行,不但得罪了圣光宗,还得罪了邪风谷!

    他是死是活,沈浩轩还真不在乎,但是沈家不行啊!

    在这种级数的势力面前,只要一句话,沈家就万劫不复!

    “沈浪,你太放肆了!邪风谷的大人这么跟你说话了,你还敢如此态度!”

    沈浩轩声色俱厉说道。

    不等沈浪说话,他马上又转向邪风谷的方向,恭恭敬敬施礼道:“大人恕罪,我是沈家族长沈浩轩,这沈浪还是我二哥的养子,我们沈家并没有承认他,可能因为无法修炼,导致心理有点扭曲,行事乖张,希望大人不要太过在意。”

    他刚一说完,他旁边一名老者立刻站了起来朗声说道:“不错,我是沈家三长老,我可以证明族长的话,这沈浪身上并没有我沈家的血脉,根本就是一个野种!他说的任何话并不代表我们沈家的立场!我们沈家是绝对不敢得罪各位大人的。”

    两人竟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立刻就跟沈浪划清楚了界限,将所有事情推到了沈浪身上!

    而且言语非常的难听!

    “老东西,你说谁是野种!”一声厉喝响起,雪叮当长身而起就要冲出包厢。

    沈浪手一伸,抓住了她的手腕。

    “浪哥哥!”雪叮当娇声叫道,眼中却是雾气朦胧。

    也只有她知道沈浪这些年来受了多少苦……,每一次她想要帮助他对付那些人的时候,都被沈浪给拦了下来。

    他确实不是为了自己,他也不是怕了谁。

    这么些年来,他只是为了自己父母而已。

    沈浪的体内没有流着沈家的血,但是他父亲沈浩天却有。

    就为了他父亲,也为了自己无法修炼的事情,他没有借助雪叮当的力量对付他们。

    现在也一样。

    一旁的水轻舞神色古怪的看着这一切,目光落到了沈浪的左手上,此时沈浪的左手五指已经深深陷入了桌面……

    一股压抑的气氛,在包厢里,在整个拍卖会场传播了开来。

    好一会,沈浪拉着雪叮当的手突然放开了,随后他的整个人也放松了,又恢复了先前自信,阳光的模样。

    “叮当,我知道你家族背景很神秘很厉害,但是……我的事情,要我自己来解决,你坐下来吧……”

    他的声音温柔似水,又似乎带着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却是让得雪叮当跟水轻舞都愣了一愣。

    雪叮当张了张嘴,竟是非常乖巧的坐了回来。

    这时候,邪风谷的保险里面又传出了醉千杯的声音:“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刚刚那小朋友只是意气用事了?这样好了,刚才你出价二百万的事情,卖我个面子,就不作数了,你看如何?”

    “阁下好像管得太宽了。”沈浪仍然如先前一般淡定,语气没有一点起伏。

    醉千杯冷哼了一声道:“是么?呵呵,还真是想不到啊,天凤城中还出来了这么一号人物,我醉千杯还真是大开眼界啊。”

    就在这时,玄道宗的包厢里面传出了一个非常动听的妇人的声音:

    “好一个沈家族长,好一个醉千杯……一个为了顾及自己性命,不惜把家族晚辈推到火坑;一个利用自己势力背景,欺压晚辈,你们这么做,不怕传了出去被人笑掉大牙么?”

    那醉千杯冷哼了一声说道:“冷卉妹子果然还是跟往年一般厉害,一句话就给我扣上这么大一个帽子了,嘿嘿,我只不过是将利害关系跟那年轻人说清楚而已,说到欺压,似乎有点严重了。以我醉千杯的个性,我若要欺压一个人,犯不着跟他说这么多废话,更不会如此心平气和跟他说话。”

    “呵呵,玄道宗的人还真了不起,打抱不平到这种地方来了,你们真的能确定这小子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吗?如果他只是在这里胡搞,还浪费了我等时间,这事怎么解决?”金胎宗的包厢里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出来。

    玄道宗的人还没有回应,白虹宗的人却已经发话了:“拍卖这种事情公平得很,向来都是在规定时间内价高者得,在我们看来,那小兄弟说的话做的事并没有任何不妥当。他若拿不出来这么多钱,聚宝阁自然会找上他,用不着你们操心。阻拦他出价的,是邪风谷的醉千杯,威胁他的也是醉千杯,怎么在你们金胎宗眼里,就变成了人家耽误你的时间了?耽误你时间的不应该是醉千杯么?”

    金胎宗的人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这种事情,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清楚,只不过楼下的各方势力还没有放在他们眼中而已。

    但是同级别的势力这般问了,怎么回答,都是个丢脸的事情。

    几个势力这么一搀和,会场里面顿时乱成了一片。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说沈浪得罪圣光宗和邪风谷的事情,再厉害也不过就是这小子当个倒霉鬼,最后被这两个势力除掉而已。

    现在倒好,出现的几个玄铁级势力全部卷进来了。

    圣光宗和邪风谷还有金胎宗为一方,另一番则是玄道宗和白虹宗。

    这两方闹腾起来,那可不是小事啊!

    传言果然都是真的……

    据说这里几个宗门势力,除了玄道宗外,其他四个势力都是皇龙宗属下的势力,只不过白虹宗与玄道宗关系不一般,所以经常帮衬着一点玄道宗。

    即便是这样,玄道宗在紫楚国也是经常受到其他宗门的挤兑。

    而且据说当年从灵铜级势力变成了玄铁级势力,还主要是因为紫楚国三大宗门的皇龙宗、花间派、离恨宗的强者出手的缘故……

    现在沈浪的事情,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让得这双方的矛盾激化了出来而已。

    这时候,圣光宗那边终于又传出了姚成杰的声音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小家族的弃子,连家族都无法容下来,却来这里捣乱,真是可怜可悲可叹……”

    “悲你吗比,叹你吗比。”

    沈浪一边笑一边说道,就好像路上遇到一个熟人,跟熟人打招呼说“你好”一样。

    整个大厅都静下来了,死一般的寂静!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