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711章 白骨殿和血翼魔教联手!

第711章 白骨殿和血翼魔教联手!

 热门推荐:
第711章 白骨殿和血翼魔教联手!-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打完了岩魔领主,笼罩石林的大阵也完全撤除。

    秋后算账的时间,终于是到来。

    但是血翼魔教的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有和白骨殿一样的待遇!

    呆了一呆之后,血翼魔教那一群人中的一名气度恢弘的中年男子冷冷说道:“沈浪你此言何意?莫要忘记,我们血翼魔教可是你的盟友!”

    “难不成你想过河拆桥?”

    全场大哗。

    这时候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沈浪一早就与血翼魔教联合,在这郁木洞福地当中和白骨殿明争暗斗了。

    但是血翼魔教从始到终都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根本没有出手帮助过玄道宗,或者皇龙宗啊?

    明明血翼魔教和白骨殿乃是死对头,但是他们一直看戏一样的看着皇龙宗和花间派等人与白骨殿的人大战,却压根没有插手的意思。

    “难怪沈浪这么生气,原来这血翼魔教出工不出力,似乎还想要坐收渔人之利呢?”

    “没错,这些魔道的家伙还真是狡诈啊……什么狗屁联盟,之前玄道宗等一群人被炎魔围攻,岌岌可危的时候,也没有见他们帮一把手呢?现在好意思说是盟友了?”

    “嘿嘿,你还没看明白吗?这不是帮一把手的问题,血翼魔教的人分明是想要等沈浪这方和白骨殿打个你死我活之后,来捡便宜的!沈浪若是没有出现在这里,你能保证最后血翼魔教的人不对玄道宗的人出手?”

    “他吗的,魔道中人真是卑鄙无耻阴狠狡诈……这下倒霉了吧?竟然遇到了沈浪这种狠角色!就我所知,沈浪可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主!任何跟他作对的宗门或者高手,都半死不活了!”

    “天剑山的天剑客,多厉害的人物?招惹了他,还不是重伤而逃,到现在都没敢露面?”

    “没错,据我所知,沈浪的朋友都过的很好;而他的敌人,都凄凄惨惨……难道你们没看到么?宫岚烟可是羞花门的人啊!当年羞花门是和玄道宗很不对付的,但是现在成了盟友,你看羞花门这次得了多少好处?她身上穿的那厉害的铠甲,跟东方剑他们身上的一模一样!明显是出自沈浪的手啊……”

    “没错,现在沈浪还为了宫岚烟,一刀劈了姬崇峰呢!”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沈浪已经走回到了玄道宗等一群人所在的位置。

    他头微微一扬,傲然问道:“过河拆桥?桥在哪里?盟友?你们什么时候做过盟友该做的事?”

    血翼魔教的人一阵愕然,但是脸上依然挂着愤愤不平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跨出一步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不应该这么对待我们!我们是你的盟友,而不是敌人,这一点你要弄清楚了!”

    “你如此对待盟友,不怕被天下英雄耻笑么?”

    “白骨殿的人你杀了,还准备杀我们,传了出去,以后谁还敢与你合作?”

    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果真是老奸巨猾,而且脸皮极厚。

    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竟然还倒打一把,想要将沈浪的军。

    见沈浪不说话,那中年人身旁的一名脸上遍布皱纹的老者冷笑一声说道:“同时我还要提醒你一句……这一次的郁木洞福地试炼,是由五大灵铜级势力监管,白骨殿与你已经是死敌,你非要将我们逼到敌对一方的话,可是非常不智!”

    “就算皇龙宗等三宗关系与你不错,他们也未必就护得住你!”

    “嗳秦允师兄你……”那中年人一阵愕然,似乎没有想到这老鬼说出来这样的话。

    他慌忙转过身来要阻止那厮继续说下去,却已经慢了半拍……

    那老家伙秦允推开中年男子的手,又用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你可知道,逆天魔域两大灵铜级宗门,为什么能在郁木洞福地当中分一杯羹?那是因为我们两大势力强过皇龙宗三宗太多!”

    “莫要以为你能击败岩魔领主就可以如此嚣张跋扈,我们血翼魔教若是和白骨殿联合,完全可以扫荡整个郁木洞福地第一层和第二层!”

    “聪明一点的话,你最好不要逼我们!”

    那老者越说声音越大,说道后面几乎是吼了起来。

    他身旁的中年人开始神色还算沉稳,听到后面,一张脸都绿了……

    中年人显然比这老家伙聪明许多,想要用言语压住沈浪,让得沈浪不好轻易动手。

    不管怎么说,现在双方无冤无仇,也没有利益纠葛。

    说到底就是沈浪对他们没有与皇龙宗等人联手对付白骨殿,有点生气而已。

    只要几句好话过去,再拿出点好处,或许这气就消了呢?

    结果……

    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局势,被这老家伙两句话就完全推倒……中年男子顿时就想哭了。

    果然,就在他的注视之下,沈浪眼中精光暴闪,锐利无匹的刀意顷刻间充斥了方圆五百米的每一寸空间!

    即便是这王武镜五重天的强者,都是感觉脸上被刀刮过一般,火辣辣的疼!

    “沈浪,我师兄的话你不要当真……”中年男子嘴里发苦赶紧说道。

    沈浪就是在此时,拖着不死天刀走向了秦允说道:“无耻是无耻者的通行证,不过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血翼魔教和白骨殿联合?你想拿这种事情来威胁我,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沈浪一边走一边说道:“与你们血翼魔教合作,只不过是想最大化的降低我方人员的风险而已。”

    “但是你们在我们和白骨殿的人交锋之时,并没有作出盟友应该要做的事情,反而想坐山观虎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你拿血翼魔教和白骨殿的联合来威胁我,而且你认为血翼魔教这一堆人,和那边白骨殿的一堆人联合在一块,就可以对抗我了,是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浪身上战意升腾,眼中露出来如同战斗狂一般的狂热之色!

    此时在这石林当中,血翼魔教王武镜六重天强者有两名,王武镜五重天强者有七名;

    而白骨殿那边实力与血翼魔教相当,只是少了一人而已。

    如此强大的两股力量,恐怕就是出来两只岩魔领主,也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

    也难怪血翼魔教那老家伙见识了沈浪的强大之后,还敢如此嚣张,还敢刺激和威胁沈浪了……

    而反过来,对于沈浪来说,这两股力量若是真能联手,全力与他一战,给他造成的压力也是很大。

    而这种压力,也是他成长的动力!

    就是在这个时候,白骨殿的人也可是移动了起来,站在了另一侧,与血翼魔教的人成掎角之势!

    原本是死敌的双方,竟然是被沈浪压制的时候,非常默契的真的联手了!

    一时间,这两股强横的力量直冲霄汉!

    王武镜去六重天强者的气势席卷全场,让得周围各宗强者面色大变!

    “王-八-蛋,你们想玩,我们陪你玩!”皇龙宗祖炜暴喝一声,作势要冲出来。

    皇龙宗,离恨宗还有花间派的几位强者紧随其后,也准备大干一场。

    这时候,沈浪抬起左手摇了摇说道:“不需要诸位出手……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杀他们比杀岩魔领主容易得多。”

    在场众人顿时一阵咂舌……

    看这架势,沈浪这是要以一人之力,独占十七名强者啊!

    而且这十七名强者当中,有四人是王武镜六重天,其余的全是王武镜五重天!

    一群人面带惊恐之色,开始往后退去。

    这等大战可不是普通王武镜一二重天武者能够参与的。

    真打起来的话,恐怕比之前沈浪和岩魔领主的一战更加恐怖吓人啊!

    这么多名强者动手,没有了大阵防护的石林,恐怕都会被掀个底朝天!

    “哈哈哈,沈浪你实在是太狂妄了!你既然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我们这么多强者,那就不要后悔!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骨殿的冯西海狂笑出声。

    就在片刻前,他还在央求沈浪,想要沈浪给他们个机会。

    眼见着血翼魔教与沈浪闹翻,而且气氛闹得这么僵,这冯西海以为抓住了机会,在使用神念和血翼魔教几人沟通了之后,正式联手,再一次恢复了狂妄嚣张的枭雄之色!

    魔道中人果然是反复无常,阴狠狡诈,竟然真的是说翻脸就翻脸!

    “咔咔……”

    沈浪脖子稍稍一歪,发出来一连串炒豆子似的清脆声响。

    随后,他咧嘴一笑:“你们,真的准备好了么?没有什么后悔的了?”

    白骨殿冯西海冷笑一声道:“少他吗废话,真当我们怕你啊?你先前与岩魔领主已经大战一场,消耗如此之大早已经是强弩之末,装腔作势真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么?”

    “你很强大,但是我们……也并不是就没有底牌!”

    “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就让你看看我们的厉害!”

    “这一次,不只是你要死,玄道宗这些人,全都要死个精光!”

    冯西海的语气萧杀肃穆,刚一说完,手中一张赤红色的小印蓦然变大,一股毁灭的气息从那大印之上释放开来,充塞天地!

    “皇器,至少是二品皇器!冯西海竟然还带着皇器,好个白骨殿,所图不小啊!”后方有人惊呼出声。

    “这是白骨殿的白骨血印,有着万夫莫敌之威能,难怪这冯西海敢这么嚣张了……”

    众人刚一愣神,血翼魔教这边一股摧山破岳,横扫千军的气息也弥漫了开来……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便见之前说过话的那老家伙秦允手中拿出来了一柄锋芒四射,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光的长钩!

    那长钩长达三尺,其上血光流转,隐隐映照着无穷的刀兵杀戮场景,端的是诡异莫测!

    “又是一件皇器,血翼魔教的镇宗之宝,血翼邪神钩!”

    人群中,立刻爆发出来一声惊呼。

    这时候,血翼魔教那秦允狂笑一声道:“小兔崽子,你的强大主要是在你的肉身之上,以你王武镜一重天的修为,根本无法将不死天刀的威力催发出来!”

    “但是我们不同!以我秦允王武镜六重天的修为,血翼邪神钩大半威力都能催发出来,我看你如何能抵挡得住!哈哈哈哈!”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