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9章 导师刁难

第9章 导师刁难

 热门推荐:
第9章 导师刁难-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封天鼎内出现的那神秘绿液果然逆天,沈浪吞下去之后只感觉一股奇异的能量立刻走遍了全身,先前因为对抗黑衣人拼死运转了高阶功法“镇狱刀功”,激发出来了刀意后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全部恢复,“爆发”所造成的后遗症肌肉痉挛也尽数消除了。

    不仅如此,他内视体内便发现,全身的经脉在那奇异能量游走之后,就变得坚韧宽广了许多!

    许多以前堵塞的经脉都被打通!

    那奇异能量遍走全身,所过之处立刻便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的沈浪可是有着战帝沈浪的记忆,见识过无数的灵药,甚至记忆中还亲自炼制过不少易经伐髓的药液……但是再厉害的药液或者天材地宝与这绿液一比,全变成了垃圾!

    这绿液不但能生死人肉白骨,而且仅仅在沈浪体内游走一圈,他全身的经脉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简简单单就让他得到了莫大好处……

    星辰大陆从未见如此逆天之物啊!

    按耐住心头的狂喜,沈浪将那封天鼎拿到了跟前,往那封天鼎内看了进去,想要看看这绿液到底是怎么形成,又从何而来。

    凝神看去,沈浪不禁一愣。

    只见那封天鼎里面一黑一白两条气体纠缠在一块,如两条小龙一般,正在小鼎里面不断的游走。

    “这是什么东西……”沈浪眼睛微微一眯,催动了神念往那黑白二气探了过去。

    然而让他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原本缓缓游走的黑白二气刚一遇到他的神念,突然间就能量暴涨,转瞬间,平静的封天鼎内便如大海一般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好!”沈浪怪叫一声。

    他下意识就要撤回自己的神念,却已经为时已晚,那黑白二气顺着他的神念哧溜一下就冲了出来,还没有等沈浪身形爆退,瞬间就从额头遁入了他的体内!

    沈浪只感觉脑袋一恍惚,随后立刻便是恢复了正常。

    “太大意了!”

    他赶紧盘腿坐下开始内视体内,从脑袋中的识海一路往下……

    直到到了腹部丹海处的时候,才发现了异常。

    只见丹海处浮动着一个小小的太极图,那太极图正缓缓转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太极图是哪里冒出来的?黑白二气呢?”沈浪心念刚动,便见那太极图突然解体,又化作了黑白二气,在丹海处游荡了起来。

    “不要告诉我你就是我的武魂啊……”沈浪欲哭无泪。

    武魂这种东西大部分乃是武者先天就带来的,只有极少数是后天有了奇遇之后得到,若是此物真成了他的武魂,那倒也算运气了,问题是这武魂……也太弱小了一点了!

    看起来不过巴掌大小的太极图,能有什么用?

    就算是沈刀锋那种货色,都能有裂空蟒那种武魂,在其身后成型之后也是极具威势的。

    这巴掌大小的玩意,且不说它到底有多大威力,就这体型就实在是拿不出手了。

    “到时候跟人对战,敌人身后武魂凝聚成巨盾或者大剑,或者先沈刀锋那样的巨蟒,然后老子脑袋后面就冒出快巴掌大小的太极图?还没开战就士气大跌,估计就得被人笑死了……”

    沈浪苦笑了一声,拿起几件衣服往浴室走去,那神秘绿液入体之后,他全身上下分泌出了许多黏稠而且带着恶臭的东西,这不洗一下绝对是出不了门的。

    等他全部折腾完来到操场的时候,已经个把多小时过去了,巨大操场的一个角落,一班的一群人已经上课上了半天了。

    眼尖的苏恨拉了拉林枫的衣角,努了努嘴,便看到沈浪打着哈欠正往这边走来。

    林枫差点跳了起来,瞅准了上课的导师在打盹呢,赶紧往沈浪这边冲了过来。

    “浪少,这下麻烦大了,你现在是霉运上身啊,赶紧回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林枫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

    “哎呀,对对,赶紧走!”苏恨也跟着说道。

    沈浪哭笑不得:“多大的事啊,把你们俩愁成这样,是不是沈剑锋找上门来了?”

    林枫两人都是一愣:“知道沈剑锋找上们来了你还这么悠闲啊,你打的过他吗?”

    “打不过。”沈浪回答得十分干脆。

    打不过你还这么嚣张?林枫两人差点背过气去。

    “安啦安啦,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对付他的。现在是打不过,过两天我让他跟沈刀锋一样满地找牙,还有什么事么?”沈浪挥了挥手,言语中有着强大的自信。

    “这……这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总感觉浪少现在有点不大一样了呢?”林枫与苏恨对视了一眼说道:“沈剑锋的事情暂且不谈,今天早上是秦魂导师的制符课程,你怎么敢迟到呢?你不知道他脾气吗?本来他就对你非常不爽,恰巧还是沈刀锋的班主任,跟沈刀锋他老子关系可是非常的好,你现在把沈刀锋打残了,还在他上课的时候迟到,被他逮到就完了……赶紧走吧,乘他还在打盹!”

    他不说则以,一说这话沈浪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原来是秦魂这老王八蛋的课,他娘的表面人五人六,背后尽下黑手!上次在卧龙坡与天神学院的人相遇的时候,就因为逃跑时我踩掉他一只鞋,他娘的就天天找我茬,变着法的折腾我,寒冬腊月,让我去给他儿子折桃花,三伏热天,让我带他儿子看冰雕,大中午头的,让我带他儿子去数星星……你他妈当我是神仙呐,想开花就开花,想发芽就发芽?今天既然遇上他的课,我非把这仇报了不可!”

    林枫两人看沈浪发怒,还扬言要对付秦魂导师,一边说着还一边撸袖子了,慌忙一左一右把他给抱住。

    “哎哟我的浪少爷,你消停一会吧,人那是导师,你干不过的……木琴导师早上也在找你呢,她要是在秦魂可能还没办法对付你,木琴导师不在,秦魂有一百个法子把你整得四肢不全啊!还有,你不怕秦魂不要紧,关键另一个煞星也逼近了啊!”林枫差点哭了。

    “另一个煞星?谁啊?”沈浪一愣问道。

    “还能有谁啊,当然是小魔女雪叮当了!你在梦里叫她的名字还让人家脱衣服,这事已经传遍了塔云学院,她现在要找你算账呢,刚刚还在操场那一头,现在不知道去哪了,搞不好去教室找你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林枫哼哧哼哧说道。

    “卧槽你不早说!”沈浪面色一变,转身就走。

    “给我站住!”一个粗犷的声音在操场上响起:“沈浪你好大的胆子!我的课你也敢迟到,迟到了你还敢跑!你想被开除是吗!”

    听到开除两个字,沈浪停住了脚步。

    “呆在塔云学院直到毕业,不要被开除。”这是父亲对他的叮嘱,也是唯一的要求。

    他白眼一翻转过了身来,痞里痞气的说道:“塔云学院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吧,只要学生学会了某一个技能,是完全可以不用再去上课的,秦魂导师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的吧?制符这种低阶玩意几年前我就已经玩得炉火纯青了,你竟然用这种东西来威胁我?”

    “哟呵,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里面出了名的废物竟然会制符了?能告诉我们你炼制过什么符箓么?是寒冰符,还是火焰符,或者说隐身符?”班长许青阴阳怪气的说道,说的还都是难度系数高,品阶高的符箓。

    “哈哈,就是啊,我们怎么不知道班里面还有这么个天才,已经把制符玩得炉火纯青了?难道我们班要扬名塔云学院了吗?”

    “怎么这么说话呢,我们班不是早就扬名塔云学院了吗,有了这样一个出了名的睡神,能不扬名吗?来来来,亲爱的浪少,我们今天的课程是最简单的神行符,你过来炼制几张,给我们还有秦魂导师瞧瞧呗。”

    一群人开始对着沈浪冷嘲热讽,眼神也都是极为不善。

    这一个班级里面,这股势力最为嚣张,一般学生还真不敢与他们闹翻的。

    沈浪嘴角一翘缓缓往许青的位置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骨头咔咔直响。

    “你……你想干什么!秦魂导师,他……他威胁我!”许青脸上现出了惊慌之色,没办法,沈刀锋被沈浪揍的事情他虽然没见,但是一早就知道的了。

    “许青,说起来你其实也不笨,明明许家跟沈家斗了很多年了,你竟然拜沈刀锋做大哥,还蛊惑他来对付我,真有一手嘛。”沈浪淡淡说道:“不过还是不够聪明……沈刀锋是力武境九重天,尚且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你一个力武境六重天的货色,还敢在我面前嚣张跋扈,可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沈浪,你太放肆了!当着我的面就敢威胁其他同学,想找死吗!”

    讲台上的秦魂导师气得一张脸都扭曲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对他如此嚣张,敢无视他,将他说话当放屁的学生!

    而且这个学生还是全学院赫赫有名的废物沈浪!

    “呵呵,秦魂导师错怪我了,我怎么敢当着您的面威胁其他同学呢,我是想跟班长大人亲近亲近呢。”说着他耸耸肩一摊手表示自己并无意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嘿嘿,谅你也不敢!刚刚你不是说你把制符之道玩的炉火纯青了吗,那么现在是不是该炼制几张符箓来给我瞧瞧了?我可是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炼制不出来,可不要怪我去副院长那把你迟到然后威胁同学,还欺骗导师……这些事情一股脑倒出去!”秦魂的眼神和语气充满了威胁性,即便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他也根本没有任何掩饰的想法。

    “炼制符箓啊,没问题,哈哈哈……”沈浪哈哈笑着,顺手在许青背上拍了几下,弄的好像他跟许青关系多好似的,把个许青吓了一跳,不过许青随后发现对方没有真正动手,手掌上也没有灵力之后,才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当初有人把沈刀锋被打的惨状告诉了他之后,他对沈浪已经生出了畏惧的感觉。

    “不就是炼制符箓吗,看样子今天是炼制神行符嘛,也罢,我就炼制几张神行符好了,希望导师您小人不记大人过啊。”沈浪说着摇摇摆摆走到了一处空位上,拿起笔沾了一点墨水和朱砂,开始在黄纸上画了起来。

    刚开始看他如此做法,还有点疑虑的秦魂导师立刻冷笑了起来。

    “黄纸上不预先设置灵场,体内又无几分灵力,乱画一通如鬼画符,竟敢在老子面前说是在炼制神行符!待会我让你脸面丢尽,最后还要直接投诉到副院长大人那里,直接把你开除出塔云学院!哼哼,竟敢把我班里面的天才学生沈刀锋打成了半残废,让他连半个月后的荆棘谷试炼都给错过了,不把你整死难消我心头之恨!”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