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909章 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

第909章 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

 热门推荐:
第909章 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人的求生浴望是非常之大的。☆→頂☆→点☆→小☆→说,23

    但是细腰的求生浴望基本上已经被消磨殆尽。

    这么些天下来,她甚至已经放弃了反抗邪能的侵蚀,只是默默等待着死亡。

    直到,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若是换做其他伤害,或者其他危机,当有其他人出现的时候,细腰是会当作救命稻草紧紧抓住的。

    然而她深知自己已经无药可救……

    先前受的两次重伤,或许还不至于让她这种帝武镜强者彻底死亡。

    但是深渊领主那来自深渊的恶魔邪能,却将这种可能彻底的断绝。

    没有人在受到致命伤害之后被邪能缠身,还能够抵御住邪能侵蚀的。

    细腰如今这种状态,就算是五大魔将齐至,或者鬼尊夜幽冥这种强者到来,也只能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向死亡。

    细腰知道这一点,所以并不愿意在她被腐蚀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恶魔的时候,被任何人看到。

    在这一刻,细腰心底的求生浴望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强!

    她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

    她想要让这人滚离这里!

    因为她的用力,细腰的嘴角开始不断的冒出来深渊恶魔身上那种恶心的汁液,沿着脸颊落下,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地上立刻冒出来一股股的刺鼻黑烟。

    似乎是这种难以抑制的愤怒和羞耻起了作用,细腰那濒临崩溃的意志,竟然是开始缓缓凝聚。

    眼前模糊的一切,开始变得有了一点点清晰。

    细腰便是在这时候,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

    虽然依然非常的模糊,就好像水中望月一般。

    但是这人的样貌依然还是被细腰看在了眼里。

    “是他!”

    细腰想过可能来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却偏偏没有想到是这个人。

    沈浪!

    朱雀府的新任左使!

    对于这个神神秘秘的少年,细腰并不怎么感冒。

    事实上,在她见到这少年的时候,正是烛龙等人遭难,而她身受重伤的时候。

    那时候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怎么应付饕餮上面,连疗伤都是在后面双方妥协之后才有时间,虽然沈浪手段惊人,但是细腰并没有太过注意。

    但是心底下,细腰是有点忌惮此人的。

    不管怎么说,这人周旋于一群帝武镜强者中间,游刃有余,绝非普通人能比。

    虽然是借着雪叮当狐假虎威,但本身也是手段惊人。

    而且连她都难以看透。

    细腰拼命的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沈浪。

    当他看到沈浪那一双眼睛的时候,却又是一愣。

    这一双眼睛里面,并没有之前她猜测的怜悯。

    只有淡漠……

    不夹带任何感情的淡漠。

    这一刻,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

    一个说不出来话,一个似乎不愿意说话。

    就在这时,细腰便看到沈浪蹲了下来,将她的左手抬了起来。

    细腰心中一惊,此人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聪明啊?

    自己全身都已经被邪能腐蚀,他竟然还敢接触自己的手臂?

    他想做什么?

    竟然敢找死!

    难道说他认不出来自己身上缠绕着的邪能么?

    这时候的细腰,对自己的身体虽然无法控制,但是感觉一样存在。

    她还在奇怪沈浪要做什么呢,便感觉手指上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不过在被邪能腐蚀的时候,她全身都是剧痛难忍,手指上这么一点点感觉在剧痛之下微乎其微,细腰甚至不知道沈浪到底拿着自己的手做了什么事情。

    细腰刚刚一愣,便见沈浪两根手指头捏住了一个须弥戒,轻轻吹了一口气,将上面的尘埃吹落了下来。

    “……”细腰差一点没被气得活过来!

    这小兔崽子竟然是乘着她将死之际,夺了她的须弥戒!

    好个无知无耻的小子!

    细腰乃是烛龙府护法,堂堂帝武镜六重天强者,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情?

    烛龙府在南荒,整个南荒,有谁敢对她做这种事情?

    细腰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

    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做这件事情的,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所谓“左使”,这简直让她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此时,便见沈浪拿着那须弥戒在衣服上抹了两下,然后轻轻的收了起来。

    他看着那须弥戒的目光,无喜无忧,并没有获得意外财富的喜悦。

    就好像只是在地上捡起了一颗小小的石子一般。

    完全没有觉得……这是一位帝武镜强者的全部身家!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是自然,仿佛经常做这种事情,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细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想要朝着他吐一口唾沫,想要骂他……

    但是细腰发不出来声音,而且连识海都已经被邪能侵蚀缠绕,濒临崩溃。

    这时候,就见沈浪又看向了她的双眼。

    不等细腰反应过来,沈浪的手已经朝着她胸口摸了过来……

    “无耻!卑鄙!”

    哪怕是被饕餮等人追杀,细腰都没有如此愤怒过。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对她做这种事情!

    而且还是在如此一种情况之下!

    帝武镜强者那坚若磐石的心智,在被邪能侵蚀了很多天之后,终于是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

    两行泪水,从细腰眼角流了下来。

    这泪水一流出,细腰突然再一次反应了过来:“不对,我全身都已经被邪能腐蚀,他这是在找死!”

    “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悲伤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去。

    这时候的细腰,心头生出来一种复仇之后的快-感。

    这时候,她已经恨不得沈浪的接触她的身体了。

    “咄!”

    细腰听到了这个一个声响。

    沈浪的手,并没有如她想象一般摸到她的身体。

    而是闪电般一指戳在了她的胸口!

    旋即,沈浪双手齐出,在空中留下了一串串的残影!

    “他……他是在做什么?”细腰愣愣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也说不了话。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

    细腰突然发现,体内的邪能……似乎已经受到了限制,已经没有进一步的侵蚀了下去!

    一道道奇异的能量,在她身上流转,将那邪能彻底阻隔!

    而且本来完整的邪能,似乎被一刀刀切成了碎片,分布在了她的身体各处!

    “他在助我疗伤?”细腰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呵呵,狂妄不知死活的小子,区区王武镜修为,竟然想帮助帝武镜强者疗伤?居然想帮我驱除邪能?”

    “恐怕……他连邪能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吧?”

    “蠢货!那是邪能!来自深渊恶魔的邪能,真正意义上的恶魔能量!可以腐蚀一切,将一切生物转化为恶魔的邪能!”

    细腰心底在嘲笑,在大骂的时候,沈浪双手不停,依然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打入灵力,布下禁制。

    等到细腰连骂都懒得骂的时候……

    沈浪并指如剑猛然一下戳在了细腰额头,然后手掌顺势一拍,掌心正对额头拍了下去。

    难以想象的剧痛从头上传来,细腰差一点疼得直接晕死过去。

    这种痛苦,就好像是将邪能侵蚀身体的那种痛苦全部集中在一起,将长时间的那种痛苦在一秒钟内爆发出来一般!

    哪怕是细腰这种帝武镜强者,这一下,也感觉疼得掉了半条命!

    被这一拍,细腰只感觉天上全是星星,短时间内,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好不容易激发出来的意识,又陷入了混乱。

    而此时的沈浪,又一掌拍在了她的腹部,然后猛然往外一拉!

    就在细腰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时候,沈浪手掌心上一个小小的黑洞形成!

    细腰身上的邪能连带与邪能纠缠在一起的灵力,都如同长鲸吸水一般,朝着这个黑洞汇聚而来!

    就这样,细腰身上的邪能,包括识海内的邪能,竟然都被吸收殆尽!

    等细腰反应过来,感觉身上的剧痛彻底消失,意识也开始恢复的时候……

    睁开双眼,赫然便见沈浪双手托着一颗释放着邪恶气息的墨绿色光球!

    这一颗光球,其内满是来自深渊的恶意和毁灭之意。

    只是看上一眼,都让人心胆俱寒。

    “邪能!那是我体内的邪能形成的光球!沈浪竟然将我体内的邪能都抽取了出去!”

    “天啊!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

    “他是怎么做到的!”

    细腰双目圆瞪,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便见沈浪身体微微一侧,双手往前一推!

    那墨绿色的光球闪电般飞出,砸向了远处的山峦!

    “轰!”

    当墨绿色的光球砸在那山峦之上的时候,如同怒雷炸开的轰鸣之声响起。

    那巨大的山峦整个的被墨绿色的邪能包裹,然后开始变成了黑褐色,然后,化成了粉末,彻底垮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沈浪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细腰,便起身往来路走去。

    他的步履还是那么缓慢,节奏分明,仿佛与这天地暗合一般。

    就在沈浪消失在细腰的视线当中的时候,沈浪淡漠的声音在细腰耳畔响起。

    “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

    ……

    离开了生死门内的空间之后,沈浪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借助着路千秋给的那木牌,将整个龙鳞神殿各处灵果园和药草园子都给搜刮了一遍。

    如今的他修为以擎准帝武镜境界,已经无惧郁木洞福地禁飞的禁制。

    所以速度奇快,倒是没有耽误多少时间。

    不过当他飞出龙鳞神殿的时候,却是愣了一愣……

    眼前的大地,山峦倒塌,河流干枯,满目苍夷!

    沈浪眼眸微微一缩:“如此情形,至少是有十名帝武镜中后期强者全力出手,才可能做得到!”

    沈浪心头咯噔一下:“叮当……难道说傲月等人与战神殿的人打起来了么?夜幽冥这老家伙难道没有阻止么?”

    一股不祥的气息,从沈浪心头升了起来。

    站在虚空之中之上,沈浪一步跨出,整个人立刻消失无踪,只能看到他原先所站立的半空中,白色的气浪正疯狂涌动。

    随后,可怕的爆炸声才在沈浪原来所站立的位置响起。

    下方的山峦,被这一股反冲的气浪炸得崩塌了下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