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925章 险峻的形势

第925章 险峻的形势

 热门推荐:
第925章 险峻的形势-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是是是我们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

    跪着的两人听到自己还有机会活下来,顿时大喜过望,有一次咚咚咚的磕头。○

    不过两人一看那契约,却都愣住了。

    这契约,除了让他们拿出一笔天量的灵石外,还有诸多难以寻找得到的天材地宝!

    这完全就是一张卖身契啊……

    哪怕是魔神殿烛龙府的人,这么庞大的资源也绝对不是几个皇武境修为的人可以拿得出来的。

    尤其是在他们手指上的须弥戒,已经被沈浪拿走之后。

    如果真要拿出这么庞大的财富,这两人在未来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要拼尽全力的去积累财富,去获得财富。

    否则,根本填不满这个黑洞!

    两人定定的看着跟前的契约,没有说话。

    摆在他们眼前的,就只有这么两条路。

    签了,可能要付出上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努力还债;

    不签,身死当场,魂飞魄散!

    好一会,之前说话的那白衣中年人鼓足了勇气,带着哭腔说道:“大人,我们才不过是皇武境中期境界,在烛龙府当中不过是打杂的小厮,完全上不了台面,这么庞大的财富,我们恐怕拿不出来啊,能不能少一点点……”

    周围各宗老祖心里咯噔一下:“这魔神殿到底是什么势力啊?皇武境四重天强者,竟然只是打杂的小厮?”

    此时,便见沈浪抿了一口茶水之后悠悠说道:“拿不出来么?呵呵。”

    这么说着,沈浪的手掌缓缓的抬起。

    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萦绕在那手掌之上。

    这是一只可以将准帝武镜强者脑袋捏碎的手……

    沈浪的手刚一抬起来,地上那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华服中年人突然暴起!

    此人一跃而起,一巴掌就把白衣人拍飞了出去,在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他猛然转身,朝着沈浪拍着胸脯吼了起来:“大人放心,我就豁出这条命也会拿出来的!”

    “契约小的已经签下,大人只需要给小的一点点时间,小的就一定会派人将东西送到紫楚国来的!”

    那白衣人汗如雨下,也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再也不敢叽歪,连滚带爬爬了回来,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也将契约签了下来。

    再恐怖的要求,再多的灵石,也比不上一条命。

    眼前这个少年,已经让他们魂飞胆丧……

    沈浪的手又放了下来:“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滚吧,下次别再让我在紫楚国看到你们。”

    沈浪的声音很轻,很平静,就好像在对朋友说话一样。

    但是他声音当中的杀意,却是真真切切的让地上这两人,还有旁边的皇甫卿两人冷汗直流。

    就在所有人满含敌意的注视之下,仅剩的两名烛龙府强者如同丧家犬一般,滚出了紫楚国帝都。

    一出紫楚国帝都,这两人就玩命狂奔,恨不得立刻远远离开这鬼地方,再也不来这里了。

    因为在这里,他们做了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

    而这个噩梦的制造者沈浪,也将通过他们的口,还有郁木洞福地那些强者的口,传遍魔神殿。

    让得魔神殿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魔星横空出世,成了朱雀府左使……

    而这边,沈浪的目光落到了白骨殿老祖皇甫卿,还有血翼魔教老祖东郭浩然的身上。

    这一刻,两名魔道宗门老祖如坠冰窟!

    而在广场的另一边,在三大灵铜级宗门弟子的控制下,白骨殿和血翼魔教的一众弟子,也如同犯人一般被押了出来!

    本来这一群人是跟雪诗音一起回来的,不管与玄道宗还是与皇龙宗等宗门有什么摩擦或者恩怨,总归算是一起的。

    但是在回来看到了烛龙府的人疯狂杀戮,生杀予夺的时候,皇甫卿和东郭浩然作大死的立刻与这些人划分了界限,成为了烛龙府那些人的走狗。

    而这些走狗,才刚一摇尾乞怜,什么都还没做呢……

    沈浪杀过来了。

    整个局面立刻扭转。

    烛龙府的准帝武镜强者不是被一拳打爆就是被一刀劈出了两半!

    没有比这种事情更加戏剧性的了。

    周围各大宗门的人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皇甫卿和东郭浩然更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做一个根本醒不过来的噩梦!

    “大人……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干啊!我们只不过是想要生存,想要活着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干,顶多就是说过几句难听的话而已啊……我们没有对帝都的人做过任何一件坏事啊!”

    皇甫卿有点歇斯底里,眼中全是恐惧和茫然,却再也没有了皇武境强者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短短的这么点时间内,他仿佛已经苍老了许多。

    这也怪不得他,换做是别人,也一样。

    任何一个人看到八位准帝武镜被斩杀当场,然后其余皇武境和王武镜强者被一个个捏死,谁都不可能还能保持平静。

    东郭浩然也不比他好多少,牙齿还在不断打仗……咯咯咯咯!

    “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干。”沈浪淡淡说道:“你们若是真的干了什么事情,现在就不可能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了。”

    沈浪这一句话,仿佛甘霖落到了旱地,让得白骨殿和血翼魔教的人大喜过望!

    然而沈浪一句话,就让他们再次如坠地狱:“在帝都中你们没有干点什么,不过在郁木洞福地中,你们做的事情可不少。”

    沈浪手掌一挥,白光一闪,将在大战岩魔领主的那石林当中擒获的一群人放了出来。

    虽然没有心情在这种时候跟白骨殿和血翼魔教算账,但是该算的帐还是需要算一算的。

    被丢出来的那一群人中,苏醒最早的是白骨殿的冯西海。

    这冯西海晃了晃脑袋,晕晕乎乎的爬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宗门老祖皇甫卿。

    冯西海立刻大叫了起来:“老祖您来了?快快快……沈浪那小王-八蛋要挑衅我们白骨殿和血翼魔教,他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擒了,您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小王-八蛋啊……”

    冯西海的话没有说完,便发现了不对。

    因为就在皇甫卿的边上,还站着血翼魔教老祖东郭浩然,此刻的东郭浩然正看死人一般的看着他,眼中还有着些许幸灾乐祸呢。

    而皇甫卿看着他的样子,咬牙切齿,似乎恨不得将他给生吞活剥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冯西海头一抬,看到了演武场上那成千上万的人!

    随后,一个有点熟悉又阴寒无比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你真的这么想杀我么?”

    “沈浪!”冯西海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这么古怪了。

    然而事情就到这里为止了,冯西海刚一转过身来,一股黑风涌来,巨人一般的端木邪凭空出现,一只手抓着冯西海的胸口,如同掼麻袋一般掼了出去!

    “轰!”

    演武场上被犁出了一条长达二十丈的深沟。

    刚刚苏醒过来的冯西海全身骨头尽碎,嘴里咕咕的冒着血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以他的修为,连端木邪一根手指头都承受不了。

    更不用说端木邪还处于暴怒状态了……

    只是这么一掼,几乎已经要了冯西海半条命了。

    而血翼魔教那秦允,却是因为苏醒得晚了一点,躲过了这一劫。

    秦允刚苏醒过来,就看到了冯西海的惨状,刚用手撑起来的他,直接又趴了下去,乖巧得像个绵羊一般。

    而其余的人,虽然还没弄清楚状况,但是显然比冯西海这厮机灵得多,一个个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连我家大人你也敢骂,活得不耐烦了!想杀我家大人,凭你也配!”

    身高十多丈的端木邪修为早已经回到了巅峰境界,站在这演武场上,就如同一个巨人一般。

    其身上那邪恶而庞大的气息,让得各宗强者和弟子都呼吸维艰。

    偌大一个演武场,被这滚滚黑气一笼罩,就如同九幽冥狱一般。

    让得身处其中的人,都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因为叮当曾经说过,你们是她的手下,所以我现在才能这么好好的跟你们说话。”沈浪淡淡说道:“今天,新账老账我们一块算算。”

    “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会铲平你们逆天魔域。”

    不再像以前那般忌惮魔神殿和烛龙,沈浪直接对这逆天魔域的两大灵铜级宗门下了最后通牒。

    生与死,不过一念之间。

    当黑暗来临,无数的魔物和魔道宗门都蠢蠢欲动的时候,沈浪是真的想要将离紫楚国最近的这魔道势力直接铲除的。

    今时不比往日,现在沈浪要铲平逆天魔域这个毒瘤,没有了任何顾忌,也完全有这个实力。

    皇甫卿两人知道沈浪不是在开玩笑。

    逆天魔域连一些秘银级势力都非常头疼,能生存这么长时间还依然存在,也并非浪得虚名。

    但就是这样一个让得无数穷凶极恶魔道武者聚集之地,现在却是面临着被彻底摧毁的结果!

    以沈浪现在的实力,铲平逆天魔域,绝对不会有太大困难!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