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026 脑袋里的禁制

1026 脑袋里的禁制

 热门推荐:
1026 脑袋里的禁制-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灵儿,芷晴,去外面玩儿吧,带着雪云和小叽一起!”

    这时候,凌月灵忽的开口。

    她是担心给两个小孩子太多的负面影响。

    “月灵妈妈……”

    灵儿有些不愿,而此时楚云却是笑着言道,“来,灵儿,芷晴,我带你们去玩儿!”

    “好!”

    有了楚云的开口,小丫头竟是毫不思索的答应了下来,让凌月灵心内苦笑不已。

    她真的有时候都在怀疑,楚云究竟到底是不是灵儿的亲生母亲。

    很快,楚云一手牵着一个小丫头离开了,而楚风也是随之离开,毕竟这是人家水涟漪自己的私事,他们之间即便认识,但却也说不上太熟悉,知道的太多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水斯远,我来问你,我父母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竟然阴谋陷害,还将所有忠心于我父亲的人全部杀掉!”水涟漪咬牙切齿的道。

    “涟漪侄女儿,这……这不是我的本意啊!我也不想那么做的!”水斯远说道。

    “不是你的本意?水斯远,你以为我是小孩子,有那么容易欺骗吗?”

    水涟漪冷笑道,“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了,但那天夜里发生的一幕幕,都每天记在我心上!我时刻都不敢忘记这等血海深仇!”

    “十三年了,足足十三年了!水斯远,你可还记得七日之后是什么日子吗?”水涟漪继续道。

    “七日之后?”

    听了这话,水斯远怔了一下,水涟漪则继续冷声道,“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七日之后就是我三十一岁的生日!十三年前的七日之后,就是我父母的祭日!”

    “啊……我,我……”

    水斯远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感觉着水涟漪身上浓郁的杀意,他只觉得喉咙干涩,竟是不知该怎么接嘴。

    不是水斯远没有想过逃跑,也不是没有想过抓住其中某个或者某几个不到圣域的人来当人质,只是自从进入这屋里后,他便被萧天全方位的精神锁定,只要他敢有任何异动,等待他的后果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刚才的逃跑被反震,便是一次最好的说明!

    有着圣域二重的实力,但因为之前的激战,和血流不止的伤口,让他的实力下降了不止三成,如今在这院落中,他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听你的语气,似乎你对水姐一家所做的那些事情,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忽然间,凌月灵蹙眉问道。

    “我一直都觉得,单单凭你水斯远,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水涟漪也随之言道,“水斯远,如果你老实交代,或许我还可以……”

    听水涟漪说到这里,水斯远猛地抬头,眼中闪过一抹求生的精芒,只可惜水涟漪却是冷声继续道,“或许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即便水斯远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但他有胆子做出那些事情,就要有承担后果的打算!

    水斯远,绝对死定了!只是死的方法看看是不是会很痛苦而已!

    “我……”

    水斯远本来有些喜色的神情顿时颓然了下去。

    此时,那流血不止的伤口上,那种疼痛好像在瞬间增加数倍,让他的表情不禁狠狠扭曲了好几下。

    “你们既然都不打算放过我,我还能说什么?”

    水斯远几经犹豫,却是咬牙冷声道,“除非你们愿意放我一条生路,否则我宁死也不会说的!就算我现在受伤,但以我的实力,如果想要拼死杀掉一个,也不算什么问题!”

    说话间,水斯远的目光在水涟漪与林怡两女身上掠过,杀意十足!

    “你不妨试试看?”

    没等其他人说什么,萧天便是当即冷笑道,“我敢保证,只要你敢动手,下一刻便是你的死期!”

    此话,带着无尽的威胁!

    萧天那锁定在水斯远身上的精神力量越发增强,与此同时狂剑更是大踏步的上前,那一双铜陵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水斯远,身上金光散发,大有随时都会狂化变身的趋势!

    之前狂剑刚一突破便和萧天大战了一场,那个时候狂剑狂化之后的实力,都足以给萧天当时那圣域二重巅峰带去一定的威胁,而眼前的这个水斯远已经受了重伤,就算狂剑单独和他对上,将其斩杀的可能性也绝对超过七成!

    而边上,凌月灵以及林裳也纷纷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将水斯远死死锁定。

    刹那间,水斯远面色大变,忍不住心血翻滚,一大口鲜血直接飚了出来,整个人朝后面踉跄了好几步,连他身上那些伤口的流血速度都增加了许多!

    一个人的体内能有多少鲜血可留?

    即便萧天他们不动手,估摸着最多不超过半个时辰,这货便会因为流血过多而身亡了。

    这一幕,让水斯远更加的惊惧。

    他心里顿时生出一种全盘托出的想法,然而却猛地面色一变,在还没开口的刹那,便只觉得脑海中痛苦不已,仿佛由无数根细针在不断地刺入,有种即将爆炸开来的骇然之感。

    “啊……啊啊……”

    痛苦根本难以承受,让水斯远不断嘶嚎,整个人倒在地上翻滚不休,哪怕身上沾染灰尘,眨眼间如同乞丐一般都没停下。

    显然,他正在经历一种非人的折磨!

    “怎么回事?”

    眼前的这一幕,让萧天他们顿时面面相觑。

    “天哥,该不会是你弄的吧?”凌月灵问道。

    “就是!”

    狂剑也是挠了挠头,说道,“依俺看,肯定是少爷做的!”

    “滚!”

    萧天没好气的在狂剑身上捶了一下,反正以他的身体强度也不用担心会受伤。

    随即,萧天朝凌月灵她们言道,“这不是我做的!我怀疑在他的脑海中,应该被人下了禁制!”

    “禁制?”

    众人一怔,萧天则瞥了一眼继续在地上翻滚痛嚎的水斯远,继续道,“禁制其实也是阵法的一种分支,但有所不同的是,禁制是精神力组成,可以有效的控制某个人的某种记忆或者思维!一旦那被控制的人想到或者意图突破的话,禁制便会瞬间爆发!轻则痛苦折磨,重则当场暴毙身亡!”

    “这么恐怖?”

    听了萧天的话,在场几人都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对于水斯远此时的情况,他们并没有一点怜悯,这纯粹就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天弟弟,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水斯远想说出幕后主使,在他脑海中的禁制就会发作?”水涟漪问道。

    “嗯!看现在这样的情况,是这样的!”

    萧天点点头,沉凝道,“不过布置禁制的手法却是早已失传,我也是从一本上古时期的典籍中才略有所得!看来,那幕后主使应该不简单!对了,水姐,十多年前水斯远是什么实力?”

    “唔……大概是在地元境中后期左右!”

    水涟漪回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想要给人的脑海中布下禁制,又不影响其正常活动,并且不被此人发现,所需要的实力至少要比那人高出三个境界!”

    萧天沉凝着继续道,“换言之,如果这个禁制是十多年前布下的话,那么布置禁制的人实力至少要也是在圣域二重左右!”

    “十多年前的圣域二重?”

    水涟漪没有怀疑萧天的说话,秀眉紧蹙的仔细回忆着,眼神有些让人捉摸不定。

    “天弟弟,你还可以分析出其他什么吗?对了,可不可以帮他暂时将这个禁制封印住?”水涟漪又道。

    “我不是神仙啊,水姐!”

    萧天苦笑道,“至于封印禁制,我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如果一旦失败,禁制定会全力反扑,而到那时水斯远的脑海就将成为战场!不管谁输谁赢,他都没有一个好结果!哪怕就算我可以暂时将禁制封印,但那布置禁制之人也会有所察觉,或许会对水姐你将来更为不利!所以,我并不赞同这样去做!”

    “那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水涟漪问道。

    “……好办法,让我再想想!”

    萧天有些苦笑,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一直以来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禁制,原以为早就已经彻底灭绝,可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并且还关系到水涟漪的复仇大计!

    一时间,除了那倒地哀嚎的水斯远之外,众人都纷纷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目光落在萧天身上,至于萧天则是低着头陷入了沉思,试图想要寻找出某种能够暂时压制禁制爆发的办法!

    如果可以成功,哪怕只是不到十分钟或者更短的时间,都可以让水斯远明白他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从而说出那幕后主使,至于时间一过那水斯远会是什么下场,就不是萧天他们愿意去管的了。

    大概过去了好几分钟,眼看着那水斯远的痛苦越发猛烈,而他也似乎即将承受不住,惨嚎声越发低微之际,萧天突兀的停下了不断走动的脚步,抬眼凝声道,“水姐,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同样不敢保证成功,而失败的后果我也不敢确定!”

    “什么办法?”水涟漪迫不及待的问道。

    “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还没等萧天回答,那水斯远蓦地朝萧天他们翻身跪下,强忍着痛苦,很是苟延残喘的道,“只要你们救我,我什么都愿意说,我真的愿意说!我发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