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067 秦砾的阴谋,松溪崖!

1067 秦砾的阴谋,松溪崖!

 热门推荐:
1067 秦砾的阴谋,松溪崖!-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数十双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萧天并无任何表情的变化,显得那么平静。

    “诸位前辈,这是何意?”

    萧天的目光主要是看向皇甫江,赵坚以及秦正阳三人,至于萧家家主萧震以及外公端木青云,萧天明白他们虽然心底疑惑,但绝对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萧护法,我们并无恶意!”

    秦正阳好像一个好好先生似的,脸上浮现出极为和煦的笑容。

    “呵呵……”

    萧天轻声一笑,随即淡言道,“刚才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我想诸位前辈都看得一清二楚!就算我萧天后出来一会儿,但我有时间去拿什么异宝么?”

    “我萧天可以对天发誓,异宝并没有在我手中,若有,则人神共愤!”

    萧天右手指天朗声道。

    他的誓言,他的肃然面容,倒是让周围众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缓和了不少。

    只不过,或多或少的仍旧有很多疑惑眼神存在!

    萧天没有说谎,他的确没有拿到什么异宝,当时在空间崩塌之时,在其他人被传送出去之后,他们几个人因为浑身笼罩着那些金光的缘故,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而等金光逐渐变淡之际,他们这才觉察到自己已经被传送了出来,而这个时间差也刚好是萧天他们和其他人传送相差的时间段!

    只是,萧天却没有发现在那虚空之上,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正哭笑不得的看着下面那一幕。

    “这孩子真是胡言乱语!老天你可别在意,这孩子就是胡说的!”穿着蓝衫的女子轻声言道。

    “嘿嘿……这孩子连转世之后都没怎么变化,不愧是我的儿子!”另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满脸笑容的道。

    “你还说呢?”

    女子听着男子这话,当即没好气的道,“要不是你当初让天易走和你不同的道路,怎么会让咱们的孩子转世那么多次?哼!枫哥,我告诉你,要是天易这一世还不能成功的话,我和凤儿姐姐她们都饶不了你!”

    “冰儿,我这不也是为了天易好么?”

    男子苦笑了一下,随即双眼微眯的凝声道,“放心吧!这一世他一定能够成功的!我相信他一定可以集齐天宇九珠和天宇剑!如果能够得到我给他准备的另外一件东西,相信也用不了百年时间,我们便可以一家团聚了!而且,说不定还会给咱们多几个孙子孙女呢!”

    “哼哼!不和你废话了!”

    被称为冰儿的蓝衫女子撇撇嘴,直接身形在原地消失,丝毫空间波动都没出现,可见其实力之强。

    “这……”

    见状,男子哭笑不得,望了一眼下方的萧天,不知喃喃自语了句什么,这才紧追着蓝衫女子而去。

    …………

    “三少,您怎么来了?”

    松溪崖上,其崖主程松带着一众松溪崖下属,恭敬的将秦砾接了进去。

    “程崖主无须客气,这次本少过来其实是向程崖主道歉的,是本少没有照顾好程兄弟!哎……”

    坐在主位上,秦砾装的很是悲哀,甚至还故意挤出了几滴泪水。

    “三少您这是何意?”

    听了秦砾的话,程松顿时面色瞬变,“我儿怎么了?对了,他不是也带人去了冰凌谷吗?怎的还没回来?”

    “程崖主请息怒,事情是这样的……”

    秦砾将当初的事情讲了出来,着重点更是突出萧天如何如何的下手狠辣,如何如何的嚣张跋扈,将那松溪崖少主程松当场灭杀,也突出了他秦砾不断劝说,甚至还因此遭到了萧天等人的毒打……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秦砾的描述中,千错万错都是萧天的错,当然也在言语中表示对程松的抱歉,将没有照顾好程松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因为秦砾知道,程松没有那个胆子敢对他怎么样!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像萧天那样,对他这个秦家三少爷动手的!

    “程崖主请节哀,我这次过来就是向您解释,另外给您提个醒,那萧天就要准备来松溪崖这边,他可是说了杀了程兄弟还不解气,非得要灭了松溪崖才行!”

    望着程松紧握双拳,双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的双眸,秦砾眼中闪过一抹阴毒,凝声继续道,“本少特意过来帮助程崖主!再者,我和程兄弟亲如兄弟,他的仇我也不得不报!”

    “该死的萧天!我程松若不杀他为我儿报仇,誓不为人!”

    程松怒吼不已,强大的气势弥漫开来,瞬间让周围的桌椅板凳纷纷化作齑粉,不过他还有几分理智,没有蔓延到秦砾那边,否则若是伤到了秦砾分毫,恐怕不用萧天了,秦家就可以分分钟灭了他们。

    “程崖主息怒!”

    见到程松那愤怒的模样,秦砾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与得意,轻声继续道,“我们来商议一下该如何为程兄弟报仇!我带来了两个圣域一重,以及七八个天元境的高手!这可都是我父亲麾下最得意的人才!现在本少就交给程崖主安排了,不管如何一定要给程兄弟报仇才是!”

    “多谢三少好意!”

    程松深吸一口气,稍微平静了一些,凛声道,“我儿的仇,自当该我来替他报!如果我松溪崖不敌的话,到时少不了麻烦三少您的!”

    “好吧,那就依程崖主所言!我的人随时恭候!”秦砾应道。

    “那就多谢三少了!三少和诸位朋友一路辛苦,且先去休息吧,我去安排安排!我一定要让那萧天有来无回!”

    “呵呵……行!那本少就等着程崖主的好消息!”

    秦砾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便在松溪崖下人的引领中去到了后面。

    他对松溪崖很熟悉,并无任何陌生感,所以此番一路行来,也是面带着笑容,似乎与刚才和程松说活的样子完全变了一个人,尤其眼中假装的那种悲哀更是丝毫不见。

    这一次,利用松溪崖也是秦砾想好了的!

    先利用松溪崖来给予萧天他们重创,而他带来的人则刚好可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举将萧天等人灭掉,以报那欺辱之仇!

    而最主要的是,如果能够从萧天身上夺取到他们的修炼功法,那秦砾说不定自今以后便可以快速突破,甚至将来成为秦家家主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些,秦砾就难掩心内的兴奋,恨不得下一刻便将萧天灭杀,夺取功法,霸占他的女人!

    想着凌月灵,林裳,林怡以及楚云四人的美貌,秦砾便是心血冲动,直接从外面唤进来了两个松溪崖的侍女,便在那房间中开始了一场一龙双凤的大战,至于谁胜谁败就不知道了。

    …………

    “松溪崖就在前面!”

    指着大概数十里开外的那一处山脉,望着那连绵山脉中一座明显高于其他的山峰,萧天深吸一口气,凝声道,“楚兄的仇,我要给他报!但松溪崖毕竟是秦家的附属势力,其实力也还算不错,所以大家都务必当心一些!”

    “我一定要灭了松溪崖给大哥报仇!”楚云也是双眸冷芒闪烁,死死咬着牙冷声道。

    “妈妈放心!有我们大家在,一定可以的哦!”

    灵儿急忙上前脆脆的安慰。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是怎么想的,既然叫了楚云妈妈,可竟然偏偏不叫楚风一声舅舅,似乎两人完全是陌生人一样。

    “是啊,云姐!”

    凌月灵也是轻声言道,“我们大家一起去,那松溪崖就算再强,也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你放心便是!”

    边上,林裳,林怡也纷纷出声劝说,让楚云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从冰凌谷那边离开后,谢家的谢茹和来自南域的项大少项宣也是各自离开回去,不过临走之前,谢茹倒是亲自向萧天他们发出了邀请,请他们去谢家做客,对于这个萧天等人自是点头答应,至于什么时候过去就不一定了。

    而项宣更是干脆,明确的说他在回去项家复命后便立刻赶过来,今后就跟着大哥萧天混了,这丫的反正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让萧天哭笑不得,最终也只能同意!

    所以此次前往松溪崖的人,也就只有萧天他们和楚云了,反正这已经足够,以松溪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毕竟整个松溪崖内也只有一个圣域,那就是其崖主程松,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圣域几重,但萧天也稍微打听了一下,这个程松的实力最高不会超过圣域四重!

    换言之,如果是萧天与其单打独斗的话,想要将其灭掉也并非一件难事!

    再加上这一行人中还有另外几个圣域,如凌月灵,林裳与狂剑,而林怡虽然不是圣域,但其战斗力却也足以和圣域二重的人相比,只要那人不使用瞬移的话,林怡获胜的几率几乎超过八成。

    另外,唯一让萧天稍微有些担心的便是灵儿和芷晴了。不过想到灵儿的神秘,他提起的心便放下不少。

    “我们已经进入了松溪崖的势力范围,大家都小心一些!”

    萧天一边缓声说道,一边和狂剑一同走在最前面带路,而凌月灵她们三女则将楚云以及两个丫头护在了中间,行走在这山脉的葱郁树木中,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

    “杀!”

    忽的,就在这一刹那,数十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袭出,不由分说的便朝萧天他们急速刺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