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069 程松的怒与惧,秦砾阴招!

1069 程松的怒与惧,秦砾阴招!

 热门推荐:
1069 程松的怒与惧,秦砾阴招!-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报!他们已经来到山下,正要登山!”

    “报!他们已经强行通过了两道封锁,那里的所有人全部被杀,无一活口!”

    “报!他们已经通过了五道封锁,所有人全部被灭,没人活命!”

    “报……报……”

    程松坐在山巅的一个广场上,周围齐聚了整个松溪崖势力所属的全部手下,其中天元境数十,地元境数百,而人元境以及先天以上之人更是上了两千……

    然而,那一道道的通报之声却是让程松的面色黑到了极点,如同黑墨一般。

    从萧天他们一进入山脉范围的第一次伏杀,便是程松已经计划好了的,打算先探明萧天他们的实力,而后用人数去削弱他们的战斗力!一旦能够起到效果,那么便在松溪崖的山间中继续伏杀,不过其强度也增强不少,争取能够让他们在登上山巅之前大幅度伤亡……

    只可惜,想法虽好,但事实却根本没有达到哪怕一成程松所想的状态!

    听着那一道道的通报,程松怒火冲天,抓着椅子的扶手,手臂上更青筋展露,显然是在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暂时没有爆发。

    而秦砾这个秦家三少爷则坐在这广场尽头的一个房间中,望着那程松彻底黑下来的脸色,嘴角却是泛出了一抹阴毒的笑容。

    “你们说,程松和萧天之间谁会赢?”秦砾轻声问道。

    “应该,可能,或许是萧天吧?”身边的人当即弱弱的回道。

    其中一个圣域一重的人沉声道,“我们对萧天一行人的实力并不了解,单单现在也无法分析出准确的结论!所以,只能等等再看了!不过三少爷……”

    说到这里,此人稍微一顿,继续道,“我建议,如果程松不敌的话,我们最好退去!三少爷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出发之前,三长老交代过,不管如何一定要保证您的安全!”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萧天很强了?”

    听了这话,秦砾猛的扭头朝那人望去,保持着明面上的敬意,沉声道,“难道我秦砾就该被他那般欺辱?”

    “三少爷……”

    那人还准备再说什么,秦砾却是直接摆手道,“行了,你不必多说了!程松乃是圣域三重巅峰,即便他不是萧天他们的对手,但却也一定可以拼得两败俱伤!到时候,如果你们还无法将萧天他们斩杀,那我是不是可以建议父亲好好地和你们谈一谈了?”

    “可是,三少爷……”

    那人想着之前萧天与三长老秦正江之间的一战,不由得还是有些担忧。

    “闭嘴!”

    秦砾怒了,“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还是我秦家的人,还是我父亲的手下,就最好给我灭了萧天他们!不然,后果会怎样你们心里清楚!”

    “是,三少爷!”

    房间内,众多秦家下人纷纷应诺,让秦砾‘嗯’了一声,这才闭口不言。

    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那其他人眼底深处的一抹不屑。以秦砾平日里的所做作为,如果不是有三长老的吩咐在先,谁会愿意真心为他卖命?要知道,那个萧天当初在冰凌谷口,可是差点连三长老都杀了的啊!他们就算再怎么样,连三长老都不是对手的萧天,又怎会被他们所杀?

    即便萧天一行人和松溪崖拼了个两败俱伤,可想要灭掉他们,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个三少爷,想的也未免太容易了!

    …………

    “报……”

    广场上,又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然而没等他开口说什么,已经实在是忍不下去的程松立刻起身喝道,“行了!不必说了!吩咐下去,所有人全部退回来!本座倒想看看,那个萧天到底是长得何种三头六臂?”

    “是!”

    那下人立刻乖乖退下,吩咐去了。

    大概十来分钟后,从广场另一端,萧天他们沿着山间小道已经缓步而至,刹那间众多松溪崖之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们身上,然而他们却面色不变,依旧那么平静的缓步前行,似乎将周围众人当成了空气。

    程松双眼微眯,虽然早已从秦砾那里见到了萧天一行人的影像,但真正亲眼见到,却还是让他这个松溪崖之主心里震惊万分!

    这也未免太年轻了吧?

    想着自己儿子惨死在萧天手上,程松在震惊之余,却是有着无边的怒火。

    “你就是萧天,杀我儿的萧天?”

    看着缓步走到自己面前百余米开外站定的萧天等人,程松双眼微眯的冷声道。

    “不错,正是在下!”

    萧天淡然一笑,“看来,程崖主早已经从某个有心人口中知道了那件事,那么不知程崖主想要给我什么解释?”

    “你说什么?你想要本座给你解释?”

    听了萧天的话,程松怒极反笑,“哈哈……好一个萧天!好一张利嘴!本座倒想问问,你杀了我儿,怎的还要上门讨要解释?莫非,你萧天以为我松溪崖好欺负不成?”

    “呵呵,是么?”

    萧天闻言也是轻声一笑,“听程崖主的语气,似乎恨不得杀了我等?作为圣域三重巅峰的你,能有那个实力吗?”

    唰的一下,程松面色一变。

    萧天竟然一下子便说出了他准确的实力,这不由得让他不惊。

    “怎么?我连为我儿报仇都不行?”

    程松强忍着震惊与猜疑,冷声道,“萧天,你杀我儿,还打杀上门,我若是今天不灭了你,本座该如何向我松溪崖千多人交代?受死吧!”

    “且慢……”

    看着程松准备动手,萧天却忽的挥手道,“有两个问题我想问清楚!”

    “怎么?想做个明白鬼?好!本座成全你,有什么就快问,我儿在下面恐怕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程松冷声道。

    “第一,我杀了程杰此事的确不假,但为何杀他,程崖主可知?这个问题不问也罢,为子报仇也可不问缘由,不过本少想知道的是,以程崖主现在的状态还能够全力动手吗?”萧天平静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程松再次面色一变。

    “我是什么意思,程崖主难道不知?”

    萧天嗤笑道,“不是我瞧不起程崖主,而是你现在似乎不方便出手吧?莫非,你想将本身还有的半年时间,缩短到三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知道些什么?”

    程松这下子才是真的惊惧了。

    猛的从座椅上站起身,双目圆睁,满是惊惧的盯着萧天,而在后背上更流出了丝丝冷汗……

    此时,周围所有人都不禁扭头看向了他们的崖主,一个个神色惊异不已,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

    然而,在程松惊惧目光的紧盯中,萧天却是再次轻声一笑,道,“程崖主,我什么人都不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成为你的朋友!”

    “不可能!你杀了我儿……”

    程松下意识的开口,可没等他话音说完,便见得萧天嘴唇微动,显然是用上了传音。

    哗啦啦……

    刹那间,程松仿佛见到了鬼一样,望向萧天的目光已经没有了震惊,而是全部被惧意所取代,连身子都有些颤抖,让周围众人看得更是万分不解。

    这个萧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够让自己崖主如此失态?

    广场尽头房间中,秦砾也表情变幻了好几下,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你们说,程松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了?”

    “不清楚,不过想来应该是和萧天所说的那什么半年时间有关!”

    “唔……没想到事情竟然有这样的变化!看来,这个程崖主还有些事情没老实交代啊!”

    秦砾的双眸中闪过一抹阴毒,稍微沉吟片刻后,冷声道,“鬼叔,麻烦你辛苦一趟,给我们的程崖主一点动手的信心!还有,多加小心!那萧天可不简单!”

    “是,三少爷!”

    被秦砾称为鬼叔的圣域一重之人轻轻点头,随即身形便已经瞬移消失在了原地,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则已经出现在了那广场外,正好是在距离程松最近的松溪崖人群中……

    右手屈指一弹,那本来被萧天之言说的很是失态的程松却是身体一颤,原本惊惧的双眸骤然变得通红,至少从外表上看去,是因为愤怒而成!

    “萧天,不管你今天如何巧言舌辩,我必杀你!”

    仿佛疯癫了一般,程松那圣域三重巅峰的气势疯狂暴涨,而后猛的身形一闪,便直接朝着萧天所在的位置急速冲去,仿佛一头野兽似的,充满着无比狂暴的气息……

    “怎么回事?”

    这种突变,也是萧天没想到的。

    再加上程松完全是忽然袭击,萧天有些猝不及防,应对起来竟然显出了几分狼狈之态!

    而此刻的其他松溪崖之人见到自己崖主已经动手,他们也纷纷动了起来,呈现出巨大的包围圈朝凌月灵她们不断逼近,一场大战也因此而彻底展开……

    造成这一幕的秦砾,却是在房间中嘴角带着阴毒的笑容,望了一眼已经回到身边的鬼叔,满意的颔首道,“鬼叔做得好!等解决了他们,回去之后我一定向父亲禀报此事!不过接下来,还是让咱们好好看戏,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萧天,还是程杰更强!啧啧……”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