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260 飓风右将,血翎之死!

1260 飓风右将,血翎之死!

 热门推荐:
1260 飓风右将,血翎之死!-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飓风右将!

    没错,萧天就是这么说的!

    主要是他忽然感觉到,老头子这四个手下身上的气息,他曾经从莫山书莫爷爷身边属下感觉过几次。

    莫爷爷作为飓风左将,而老头子上官远虽然萧天不明白其身份,但能够有那么实力高强的四个属下,其地位肯定也不低!在萧天看来,至少也能够和莫山书莫爷爷相提并论!

    所以,萧天才会这么大胆的猜上一猜!

    “……”

    听了萧天试探性的问话,上官远那懒散的面容一敛,眸子中精芒一闪后,这才又恢复了平常的那种模样,道,“臭小子,你竟然知道飓风?”

    “废话,本少我什么不知道?”萧天没好气的白眼一翻,“我说老头子,你也别想着转移话题了!快点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不是飓风右将?”

    “嘿嘿……是又如何?难不成老子我还当不起吗?”上官远捋了捋胡须,道。

    “你真的是啊!”

    虽然早有所猜测,但真正听着老头子承认,萧天还是难免被惊了一下。

    飓风,那在上古时期都是出了名的组织,甚至名气还要在血月之上。

    而飓风之主麾下,便是分为左将和右将,完全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萧天是在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成天嘻嘻哈哈的糟老头子,竟然会是飓风右将那种尊崇的存在……

    “臭小子,在想什么呢?”

    上官远一巴掌甩在萧天的后脑勺上,道,“你小子还没回答我,你怎么知道飓风的?难不成,你遇到了飓风的其他人?”

    “老头子你不知道飓风还有其他人?”萧天一怔道。

    “是老子我再问你话!”上官远眼睛一瞪,说话间便伸手欲要再打。

    萧天闪身躲开,撇嘴道,“我就不信你不知道飓风左将的存在!”

    “飓风左将?你是说你在天域遇到了?”上官远眼睛微眯,沉声道,“他是不是姓莫?”

    “嗯!是爷爷的好朋友,叫莫山书!我叫他莫爷爷!”萧天点点头回道。

    “果然姓莫!看来,我也是时候亲自走一趟了!”

    上官远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而后萧天却突兀的道,“老头子,我再问你个事儿,你认不认识一个身穿紫衣的女人,实力是在神域境界,然后她让我叫他紫姨!”

    “神域实力的紫衣女人?”

    听了萧天的问话,上官远神色微怔,摇头道,“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不过臭小子,听你的语气,似乎你这个紫姨很了不得?”

    “嗯!”

    萧天点点头,随即将当初他和狂剑差点死在血月左使手上,而后被神秘紫姨出手救下的事情讲了出来,让上官远听得眼睛不断闪烁……

    “莫非是她?”

    上官远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紫色身影!

    那是飓风右将的传承记忆中所记载的,上官远本身并未见过,但在听了萧天的描述后,上官远的心内却更多出了几分疑惑。

    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只是神域实力?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他都不知道的秘密?

    “老头子,你想到了什么?”注意到上官远的神色变化,萧天立即问道。

    “想什么想?老子我什么都没想!”

    上官远回过神来,朝萧天撇了撇嘴后,道,“话说,臭小子,你今儿个可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你丫的不仅差点被废,现在丹田都被封印!啧啧……好像这还是老子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狼狈吧?得瑟呀?你不是一直都在老子我面前很瑟的吗?怎么现在不了?”

    话语中满是戏谑之意,让萧天听得满头黑线。

    谁见过这样子的师父?

    自己徒弟被弄成这种惨状了,作为师父的他竟然还在那儿幸灾乐祸!

    这还算是师父吗?

    萧天满头黑线,狠狠朝老头子瞪了几眼,可老头子却自顾自的咧嘴哈哈大笑着,丝毫没有顾忌萧天那‘几欲杀人’般的目光。

    “师父,您就别开玩笑了!”

    凌月灵也是哭笑不得的上前道,“您还是想办法帮天哥和狂剑解开封印吧!再者说了,那儿还有两个敌人在呢!”

    “哈哈……好,我就听乖乖徒弟媳妇儿的!”

    上官远咧嘴一笑,招手道,“那什么,臭小子,还有啊那个狂剑小子,快点滚过来盘腿坐好!”

    “好嘞!”

    闻言,萧天和狂剑顿时神色一喜,毫不犹豫的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

    “不过是一点血禁手段而已,还难不住老子!”

    上官远撇撇嘴,便是双手分别抵住了萧天和狂剑的后背,随即手上白色光芒大盛,一种极为温暖的气息瞬间将他们全身笼罩,让这两人好似沐浴在温暖的温泉中,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轻吟。

    而就在这时,那不远处的血月左使和翎少血翎却是双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倒不是说他们想动手,而是生出了借此机会逃跑的想法!

    “想跑?”

    上官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在他们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他忽的道,“站在那儿别动,不然老子废了你们!”

    唰……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犹如滚滚轰雷般在血月左使与血翎耳畔炸响,让他们顿时身体一颤,本来欲要的动作瞬间停止下来,那有着伪神域实力的血月左使感觉更是明显,仿佛只要自己稍有动作,便立刻会迎来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似的……

    简单的一句话,便将实力强大的两人吓得动也不敢动!

    这一幕,让凌月灵看的惊讶不已!对于上官远的实力,她在心中也有了一个更高层次的猜测!

    萧天和狂剑两人此刻额头上满是冷汗,而全身上下缭绕着一丝丝血色,犹如在不断挣扎的一条条长虫似的,显得很是狰狞可怖,而那上官远则是猎杀这些血色长虫的猎手,至于萧天与狂剑两人的身体则完全成了这一场猎杀战斗的场地,让他们疼痛不已!

    若非两人的意志十分坚定,恐怕早就痛苦的大叫出声了。

    但即便如此,他们的面色还是泛出了如纸般的苍白,那种痛苦正在不断地考验着他们的承受力,让凌月灵看的都不禁为他们擦拭了几把冷汗……

    然而就在老头子在帮助萧天和狂剑认真解开封印的时候,那不远处刚才被他一言吓住的血月左使与翎少血翎却是快速的交换着眼神,血月左使有些犹豫,而血翎的眼神却是越发坚定,大有一种拼死一搏的冲动……

    紧接着的刹那间,血月左使忽的面色一变,而那翎少血翎却是猛的一口心血喷出,整个身形陡然在原地消失,只留下一圈圈散开的血雾!

    这一幕,萧天曾经在南域九阳峰的时候见过。

    只不过那一次是荆少血荆逃跑之时所出现的现象……

    而这,也是血遁之法,较之以往萧天遇到的要更加玄妙神奇一些……

    若非血遁,当时的荆少血荆恐怕都早已经成为一缕亡魂了。

    “血遁?”

    也就是在那血翎刚刚消失的瞬间,上官远便是冷哼了一声,正在专心帮助萧天和狂剑的他站在原地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极为不屑的笑容!

    连他身边那四人也没任何动作,仿佛对于使用血遁想要逃离的血翎完全视而不见似的。

    “啊……”

    嘭!

    接下来的某一瞬,只听得一声惨嚎响起,那血翎从右侧方向急速倒飞而回,重重坠落在地,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喷出洒落,整个人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鲜血将他浸染的如同血人似的,又听着从他嘴里不断冒出的惨叫声,简直悲催到了极点。

    “这是怎么回事?”

    血月左使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其实不只是他,就连凌月灵也是惊愕不已,唯有上官远嘴角不屑之色更甚。

    “哦,对了,老子忘记告诉你们了!”

    上官远嗤笑道,“老子对那个血月左使小家伙弄得空间封锁稍微做了一点改变!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出不去!否则,就会像这个白痴小子一样,生不如死直至化为一摊灰烬!”

    生不如死?

    上官远说的不错!

    此时这血翎看上去不仅浑身是血,最主要的是他体内有种炙热的能量不断焚烧,好似要将他五脏六腑完全烧成灰烬一般,任由他如何想用真元抵挡都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其自身真元就像是在助涨那种炙热似的,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生不如死!

    听了上官远的话,血月左使面色瞬间大变,但同时他却也稍微庆幸,庆幸他并没有像血荆那么冲动,否则他必定也会是如今这种局面!

    对于上官远的实力,血月左使深信他是神域无疑!

    所以就算血月左使有着伪神域的实力,但却依旧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血翎的惨叫声终于逐渐变缓,而他的身子竟是在一刹那间化作飞灰飘散,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一幕,再次让血月左使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等诡异的死法,哪怕他杀人无数也是有种被震住的感觉!

    自此,血月三少之一的翎少血翎彻底死亡,就算再有什么强者也绝对无法将其救回了,因为连血荆的灵魂都在刚才的那种炙烧中彻底烧灭,根本没有任何还阳的可能!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