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752 事后余波,血鹰深意?

1752 事后余波,血鹰深意?

 热门推荐:
1752 事后余波,血鹰深意?-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日,已经是萧天他们从外面回来的三日以后了。

    那天魁纯阳草的事情,似乎已经完全过去,再没有人提及,除了血鳞和萧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或许还会稍微的谈论几句。

    当然,对于天魁纯阳草的去向,虽然血鳞知道肯定是萧天夺走了,但却也没有多问什么。

    他对于他自己的位置选择,还是很明智的。

    萧天已经开始负责这处新开的关卡检查了。

    不过因为手底下只有血辰和血元两人的缘故,在和他一样身份地位的血月之人中,基本上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于他,许多不少来来往往的人们,虽然检查的时候都看似很恭顺,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表面现象而已!

    萧天也并不在意,他如今能够借助这个身份潜伏下来,在不引起其他人太过重视的前提中,或许也可以起到更好的效果。

    晚上夜凉如水。

    关卡已经关闭,而萧天则是和血元,血辰两人一同坐在这处新的院落中喝着酒,倒也显出了几分惬意。

    “旭哥,您真的愿意受那么多人的白眼?”

    血辰喝得有些微醺,说起话来也都显得有些颤抖。

    “什么意思?”

    萧天望了血辰一眼,道,“怎么?难道这样不好吗?”

    “好什么好啊?”

    血辰道,“难道旭哥你没看到,在咱们检查身份标识的时候,那些人虽然看似恭敬,可实际上一个个的都打心底看不起旭哥你呢!”

    一旁,血元拉了拉血辰,可这家伙却完全没有反应似的,大有一种不说不快的意思。

    “那依你之见,我们该当如何?”萧天微微一笑,问道。

    “我觉得,旭哥你可以强势一点!唔……就像是,就像是当初对血波……”

    血辰说到这里,好像想到了那一夜的情形,不由得面色一变,连微醺都好像清醒了很多。

    “旭哥,对不起!我,我……失态了!”

    血辰急忙站了起来,垂着头,一副很是惊慌失措的样子。

    “行了,坐下吧!”

    萧天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也是酒后吐真言!你能够这么说,看来也的确是铁了心的要追随我!我怎么会怪你?不过你可要记住,这话只能当着咱们的面说!要是传到外面去,恐怕我也保不住你!”

    “是,是!我记住了!多谢旭哥!”

    血辰大松了一口气,这才重新坐下。

    “至于你说的事情,我也曾想过,但……”

    萧天眯了眯眼,道,“但我来的时间还短,如果这么快的着急冒头,肯定会被人当出头鸟打!到时候,别说血鳞大人了,恐怕就算血鹰大人都不好帮我!”

    “是,是!我明白了!”血辰连连点头。

    “嗯!行了,不说其他的了!来,咱们继续喝!”

    “好!”

    很快,院落中的气氛再次因为喝酒而热烈了不少,倒也没有再说其他什么事情,不过萧天却也在旁敲侧击着,看看是否能够从血辰口中了解到一些血魂空间其他的事情……

    毕竟有些时候,可以从很多小事情中推理出不少大事件的苗头。

    “在喝酒啊!”

    然而,这次萧天肯定却是失望了。

    因为没过多久,血鳞竟推门走了进来。

    “大人!”

    血元和血辰立刻起身行礼。

    “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和血旭说!”血鳞毫不客气的直接吩咐道。

    “是,属下告退!”

    这两人很快走了,而萧天却是一改刚才看似有些微醺的双眸,变得十分清亮。

    “萧少……”

    血鳞刚一开口,萧天却是立时用眼神将其阻止,紧接着挥手间在这整个院落周围布下一层结界,这才道,“好了,安全了!你有什么事情,竟然这么着急的过来找我!明天再说不行?”

    “萧少,是这样的!”

    血鳞缓缓言道,“刚才我被血鹰叫过去了!如他所说,烈日使者回来了!十分震怒,将服侍他的好几个人都弄成了干尸!”

    “哦?”

    萧天听了这话,不禁眉毛一扬,嘴角翘起了一条弧线。

    “血鹰让我通知萧少,接下来务必要多加小心,防止烈日使者故意找茬!其实不只是你,当初跟着一起出去办事的人都要小心了!哎……”

    说到这里,血鳞不禁轻叹了一声。

    “行,我知道了!”

    萧天点点头,随即问道,“那个血鹰似乎和其他血月之人不太一样!他莫非也是我们自己人?”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血鳞摇摇头,道,“萧少有所不知,当初大人派我们潜入进来,也是恰逢其会的缘故,我才和血狸认识的,其他人相互间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这样也是为了防止一旦被发现,会有人承受不住折磨而泄密!”

    “莫爷爷这么做也是对的,可以将危险降到最低点!”萧天轻轻颔首,说道。

    “是啊!只是……”

    话音至此,血鳞却又变得有些犹豫,抬眼看了看萧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呵呵,想说什么就说吧!”

    见到他这样,萧天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酒,道。

    “萧少,属下在潜伏的这几年时间,似乎察觉到了一种不太正常的现象!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感了!”血鳞接过酒杯,这才迟疑着开口道。

    “什么意思?”萧天微微一怔。

    “您上次和云夫人来的时候,肯定去过血云洞吧?”血鳞反问道。

    “对,就在那里将血绮救出来的啊!”萧天点点头道。

    “我曾有几次,无意间听说了一些消息,也亲自去血云洞附近查看了一下,发现血云洞内有些不正常,好像……好像……”

    话音至此,血鳞说话更是迟疑,脸上也有些难以置信。

    稍微顿了顿后,血鳞一口将杯中之酒喝完,这才得到了莫大的勇气似的,继续道,“那血云洞好像连通着另外一个特殊空间!”

    “什么?”

    听了这话,萧天不禁面色一变,“你确定?”

    “不敢确定!”

    血鳞却是摇摇头,皱眉道,“据我这些年的仔细观察,我只是发现了这种可能!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血云洞绝对不简单!甚至里面有可能存在着关系血月生死存亡的真正秘密!”

    “如果说,我们的计划顺利施展,必定会对血月乃至于血魂空间带去致命打击,而若是真如你所说有另外的特殊空间,那么这应该就是他们准备好的后路!”

    萧天眯了眯眼,思忖着缓缓言道,“至于关系到血月的生死存亡!若是到了那一步,他们就有可能借助你所说的真正秘密保全自身,甚至继续如上古时期那般蛰伏起来暗中发展壮大!”

    “看来,我有空的话,得去那边走上一遭了!”

    萧天深吸一口气,眼中闪烁着璀璨的精芒。

    “萧少您可要考虑好啊!”血鳞急忙劝道。

    “呵呵,放心!我绝不会贸然行动,就算要去,也必须要想一个理由,甚至找一个替死鬼!”

    萧天眯着眼,智慧的光芒闪烁不已。

    听到萧天这么说,血鳞也就不再多言了。

    再继续说了一会儿话后,血鳞便起身告辞。

    …………

    “什么?血鹰大人找我?”

    第二天一早,萧天刚刚吃过早饭,正准备带着血元与血辰去关卡的时候,血鳞又亲自过来了。

    “快走吧,别让血鹰大人久等了!”

    当着血元和血辰的面,血鳞也是用一种吩咐的话语说道。

    萧天便吩咐血辰与血元继续去检查,而他自己则是跟着血鳞快步离开了,不过这一次去的地方,却是血鹰的府邸。

    到了管事这一阶层,才算是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血鹰,便是如此。

    当萧天和血鳞来到这里的时候,那门口的守卫显然已经得知了消息,没有任何阻拦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随即他们很快在后花园中见到了血鹰,至于在这附近,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再无其他!

    “大人!”萧天和血鳞走到近前,立刻拱手行礼。

    “来了啊,都坐吧!”血鹰压压手,笑道。

    “谢大人!”

    两人也不客气,便在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但却并未开口。

    “想必,昨晚我让血鳞给你传的信儿,你都知道了吧,血旭!”血鹰问道。

    “是,属下知道了!多谢大人关心!”萧天应道。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血鹰笑了笑,随即一招手,便从不远处的房间中茶壶和茶杯,又亲自给两人倒了茶水后,他这才缓缓言道,“来了这里,有些事情可能会身不由己!所以,你们都必须要注意一点,否则就算我有心相助,也无能为力!”

    “呃?”

    听了这话,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没有由头,让萧天和血鳞听得十分不解。

    “大人,你有话不妨直说!”

    血鳞喝了一口茶水,道,“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我们吗?”

    “呵呵……”

    血鹰闻言,却是忽然再次一笑,似有深意般的道,“这话,好像应该是由我来说吧?”

    说话间,血鹰看似在望着手中茶杯,但实际上眼睛的余光却落在了萧天身上,让萧天与血鳞不由得神色一变……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