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753 血沽

1753 血沽

 热门推荐:
1753 血沽-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半个多小时后,萧天和血鳞这才从血鹰的府邸离开,一路上两人快步而行,一直都没有多说什么,等回到萧天所居住的院落后,他们这才表情稍微松散了一些。∽↗頂∽↗点∽↗小∽↗说,www23

    待得萧天皱眉布下一层结界,血鳞这才道,“萧少,血鹰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到底什么意思?莫非,他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呼……我也说不上来!”

    萧天紧紧皱着眉头,神色也显出几分凝重。

    其实,在和血鹰对话的时候,后面的一些都只是无关痛痒的话语,最主要的还是最开始的那些。

    尤其是当血鳞对他说,难道血鹰还信不过他和萧天之时,血鹰的回答竟然是这样:‘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吧’?

    这个反问,刚一出现的时候,便是让萧天和血鳞心中一紧。

    尤其血鹰那种似有深意的目光,更让萧天百思不得其解。

    血鹰,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天和血鳞都根本想不清楚。

    “如果说他不是我们自己人,那么他的那句话又代表什么?”

    萧天眯了眯眼,“对了,血鳞,血鹰以前怎么样?你和他关系似乎很不错,是他主动找你,还是怎么回事?”

    “是他找我的!”

    血鳞言道,“萧少您也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在天元境后期巅峰,随时有可能步入圣域!血鹰也是用的这个借口与我接近,至于其他方面,我根本察觉不出什么来!”

    “其实,我也一直认为就是这样!不过在九阳峰的时候,我却忽然改变了看法!”

    血鳞如是说道。

    而萧天也是不禁身体一颤,梦的回忆起前几日在九阳峰发生的情形。

    当时,因为天魁纯阳草被萧天夺走的缘故,烈日使者无比震怒,正要大开杀戒。

    前面两个人被杀之后,当烈日使者点到血鳞的时候,血鹰便立刻站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血鹰纯粹是为了不让烈日使者继续杀人,恐怕有些说不过去,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血鳞!

    显然这一点,血鳞和萧天都想到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血鹰为什么要这么保护血鳞呢?总不可能仅仅是为了看重血鳞即将突破到圣域吧?

    为了一个至今还是天元境后期巅峰的人,而去贸然得罪烈日使者,这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不理智的。

    血鹰能够有如今的实力和地位,显然也绝非那种冲动之人!

    再加上,今天只有他们三人的谈话……

    如果说血鹰没有问题的话,恐怕就算萧天他们是两个白痴,都不会相信的吧?

    “算了,先不想这个了!”

    萧天甩甩头,道,“血鳞,现在去血云洞那边,还需要特殊的信物吗?”

    话音至此,萧天想到当初第一次来这边,还是靠楚云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取得那血色叶子般的信物,才让他们两人成功的进入血云洞,并且将血绮成功救出。

    如果现在还需要信物的话,恐怕就真的没办法了。

    果然,在萧天问完以后,血鳞也是不禁苦笑着点了点头。

    “看来,还是不能太急啊!得想办法,先弄到信物再说,而且还不能打草惊蛇!”萧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要不,我去想想办法?”血鳞问道。

    “不用了!”

    萧天摇摇头,道,“你一旦贸然行动,肯定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这件事以后再说,不过……”

    刚刚说到这里,萧天语气不禁一顿,却是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颇为神秘的道,“对了,血鳞,你明天去见一见血鹰,然后和他装作无意的提一提血云洞!”

    “萧少,您这是想……”血鳞一愣,问道。

    “呵呵,试试吧!或许,可以一举两得!”萧天继续神秘的笑了笑,但却也并未多做解释。

    不过血鳞却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不由得也是咧嘴笑了起来。

    …………

    “旭哥,血鹰大人派人过来找您,说是大人有赏赐下来,让您赶紧去迎接!”

    第三天的傍晚时分,血辰敲了敲门,如是说道。

    “来了!”

    萧天心中一动,却是快步来到了院外,便见得正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实力在天元境后期,看到萧天到来以后,他很是高傲的瞥了一眼,道,“你就是血旭?”

    “是!”

    萧天点点头,笑道,“这位大哥就是血鹰大人的左膀右臂吧,请恕血旭失礼之罪!”

    不得不承认,萧天此时的表现十分之好,让这人高傲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血旭兄弟言重了!”

    这人手中递过来一个玉盒,道,“这乃是大人赏赐给兄弟你的!请收好!我这就回去复命了!”

    “谢谢大人赏赐,多谢大哥辛苦!大哥且慢,这里有些小意思,还请收下!”

    拿过玉盒后,萧天又悄悄地塞给了这人一点东西,让这人顿时眉开眼笑,假意拒绝几下后便收了起来,态度更好了不少。

    “兄弟,哥哥我叫血沽,以后若是有事尽管找我!我就先走了,大人那边还等我回去复命!”中年男人,也就是血沽笑呵呵的道。

    “行!血沽大哥慢走,以后有空了,来小弟我这里咱们好好的喝一场!”萧天笑道。

    看着血沽走远的背影,萧天脸上笑容更深,不过却是显得冰冷了不少。

    “旭哥,你对他咱们那么客气?”血辰很是不解的问道。

    “有些时候啊,客气一点更好!”

    萧天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是径直的回到了房中,又在房间中布下一层结界,这才将玉盒打开,看着玉盒中静静躺着的两片血色叶子,萧天笑的更是开心了。

    “血辰,去请血鳞大人过来!”

    萧天将两片血色叶子取出收好,这才撤开结界向外叫道。

    “是,旭哥!”

    外面的血辰应了一声,便是跑出了院子。

    很快,血鳞过来了,两人又在房间的结界中坐下,当看到萧天手中出现的血色叶子之时,血鳞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惊异道,“萧少,这……这是血鹰送过来的?”

    “是他派人送的!一个叫血沽的人,你听说过吗?”萧天笑道。

    “血沽……”

    血鳞回忆了一下,道,“听到是听过!这人不怎么样,很喜欢仗势欺人,这附近不少人都被他欺负过,不过看着他是血鹰手下的人,所以被欺负的人都不敢言语!总而言之,这个血沽很该死!”

    “呵呵……那就让他死!”

    萧天眼中闪过一抹寒芒,道,“现在信物有了,替死鬼也有了,我准备两天之后,便去探一探血云洞!”

    “需要我做什么吗?”血鳞问道。

    “不需……”

    萧天摇摇头,不过随即却是蓦地语气一顿,道,“这样吧,明天晚上你去找血鹰喝酒,然后再帮我试探一下!”

    “怎么做?”

    “很简单,你什么都不用说,就是请他喝酒,然后要他派血沽来找我!”

    萧天微微一笑,若是说道。

    “呃……”

    听了这话,血鳞更为不解。

    “记住,一定要是在明天晚上子时以后!”萧天提醒道。

    “子时以后……”

    血鳞想不出萧天到底要做什么,但看着萧天那笑而不语的样子,他也只能将疑惑压在心底,拍着胸口答应了下来。

    …………

    第二天晚上子时过去不久,血沽真的来了。

    院落大门却并未关闭,在血沽刚刚敲了一下后,便是自动打开。

    “血旭兄弟,血旭兄弟在吗?”

    血沽大声的喊着,丝毫不担心会影响到萧天的睡觉。

    当然,萧天此时也并未睡觉。

    血沽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喊着,萧天的房门也是缓缓打了开来,正坐在那儿正笑盈盈的望着血沽。

    “血旭兄弟,大人召唤,你快点随我过去!”血沽走到萧天面前,毫不客气的拽着他便朝外走。

    “呵呵,恐怕是去不了了!”

    萧天笑着说道。

    “怎么去不了?”

    血沽皱眉,“难道你敢将大人的召唤视若无睹吗?”

    “当然不敢!”

    萧天笑了笑,而血沽听的却是更加不解了。

    不过没等血沽有所反应,也没见到萧天有什么动作,血沽却是忽的晕了过去。

    “看吧,我说吧!你去不了了!”

    萧天耸了耸肩,很快将血沽扶到旁边客房的床边躺好,甚至还帮他盖好了被子,又在房间中布下一层结界后,萧天这才则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不过此时此刻,幸好周围没有其他人,否则恐怕会看的掉下满地的眼珠子。

    因为萧天每走一步,他的面容便会变换一下,当走出院落的时候,已经是变成了和血沽一模一样,甚至连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高傲气息也完全一般无二。

    恐怕就算是血沽最亲近的人,也绝不会看出有任何的不对劲之处!

    按照计划,萧天很快的去到了血鳞所在的院落,也见到了正在此处喝着酒的血鹰。

    “血沽,血旭人呢?他怎么没来?”见到萧天之时,血鹰便是直接问道。

    “启禀大人,血旭兄弟已经睡了,说是明日再来给大人请罪!”萧天躬身道。

    “这样啊,那就算了!”

    血鹰摆摆手,“你们也先回去吧!我和血鳞老弟喝喝酒,你们不用再次侍候!”

    “是,属下告退!”

    萧天以及周围几人都是躬身退了出去,而后萧天又用血沽的口吻,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离开了!

    反正以血沽高傲的性子,也没有人会太在意,自此萧天也算是得到了一次最好潜入血云洞的机会!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