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757 替死鬼血沽

1757 替死鬼血沽

 热门推荐:
1757 替死鬼血沽-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两日后,飞虹谷谷主于虹,以及井明和黎德两位长老共同宣布:自即刻起,飞虹谷无条件加入青羽门!

    但凡不愿加入者也不勉强,给予部分遣散费就此离开!

    若是愿意跟随三人加入者,自当从今以后以青羽门门人自居!

    自此,青羽门名声更甚!

    这北域和东域接壤处的许多其他势力都纷纷闻风而动,让青羽门在短短时间内便成为了整个北域排名前五的势力!

    而因为青羽门门主柳絮,更同时身为飞雪山庄庄主,如此一来青羽门和飞雪山庄看似是两个不同的势力,但却互为犄角,其实力合拢在一起的话,绝对不容小觑……

    青羽门后山某处,在四周一片寂静,且看守森严中,经过了一条山涧通道后,却是有着几道身影似慢实快的来到了尽头处,而在他们的视线中呈现出来的,正是青羽门如今的重地:九极塔!

    这九极塔,乃是端木家族与萧家共同帮助建立,其中所有的功法除了出自端木家族和萧家之外,更有一大部分来自萧天,也算是萧天对自己父母创建势力的一种支持。

    “这就是九极塔啊!”

    抬首望着前方那起码有百多米高的九极塔,黎德睁大了双眼,显得极为震撼。

    边上,于虹与井明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们眼中的震惊神情却足以说明一切了。

    “三位觉得如何?”

    看到他们的模样,柳絮微微一笑,道,“这九极塔的存在,将会是我们青羽门最大的妙处!”

    “太震撼了!”

    三人根本难以言表心中的感觉,嘴里连连赞叹不已。

    “对了,门主,请恕属下冒昧多嘴一句!”

    井明看了看周围,却是问道,“这九极塔并没有任何一个入口,不知要如何才能进去?”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黎德也是点点头。

    “这个很简单!诺……需要用到的是这种传送玉符!”

    柳絮笑着轻轻打开手掌,掌心中便立时出现了三块蓝色的传送玉符。

    这呈六角星形状的传送玉符上光芒点点,仿佛有着阵阵玄妙之感。

    “我们九极塔并没有入口,想要进入的人都必须要用到这种传送玉符!”

    柳絮分别将三块传送玉符递到于虹他们三人手中,而后继续说道,“根据进入等级的不同,前面七层分别以彩虹七色为基,是为赤橙黄绿青蓝紫!而第八层和第九层,却是黑白二色!”

    “我们要进的是第六层,果然是蓝色的!”井明暗暗点头。

    不得不承认,这种进入方式的确极为精妙,也免去了不少人擅入的心思!

    “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吗?”于虹有些迫不及待。

    他很想看看,九极塔第六层到底有些什么天级功法!

    “当然可以!”

    柳絮笑着应道,“只需要你们将真元输入其中,便可自动被传送到第六层内!不过三位,你们最多只能在里面待六天!六天之后,不管你们是否有什么收获,都会被直接传送出来!希望你们能够抓紧时间!”

    “第六层就是六天,那么第五层岂不只有五天?以此类推?”井明眼睛一亮,问道。

    “不错!正是如此!”柳絮笑着点头道。

    “太神奇了!现在我对这九极塔更好奇了!门主,我们兄弟这就进去了?”

    “嗯!请!”

    柳絮也不再多言,看着三人将各自真元输入传送玉符内,随着蓝光大盛将他们身形全部包裹,消失在面前后,柳絮这才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她也不担心三人会有什么其他的举动。

    因为九极塔还有一个秘密,是只有柳絮,萧禹以及端木蓉三人才知道的,那就是不管他们三人身在何处,都可以随时感受到九极塔内部的一切变化,甚至随时随地都能够操控九极塔的运转!

    一旦发现进入塔内的人有任何不轨之心,他们可以不动声色的立下杀手,绝不会有任何留情之举。

    …………

    血魂空间,管事血鹰所住的府邸中。

    血沽跪在地上,血鹰坐在主位上,身旁站着几人,血鳞,萧天俱是在场。

    气氛,十分的凝重。

    原因无他,因为有人发现血沽从血云洞出来,并且行踪极为诡异。

    至于他到底做了什么,无人知晓。

    但在那烈日使者大人的吩咐中,半日之内血鹰一定要搞清楚一切并且及时回复,否则必将连血鹰一起受罚,至于血沽面临的必将会是死之一途。

    “大人,大人,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我从没有去过血云洞,真的没有!”

    血沽跪在地上不断磕头,连额头都磕出血了,声音更是极为凄惨。

    血云洞乃是血魂空间的重地之一,血沽自然明白擅入者该当何罪!

    他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昨晚他一个人在家睡觉,却并无一人能够证明!

    一直等到在睡梦中被抓起来,他都是一头的雾水,而后听说了血云洞的事情,更是无法为自己解脱……

    见到血沽如此模样,旁边的萧天和血鳞对望了一眼,看似没有什么表情的他们,眼神深处却是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因为,这个替死鬼终于起到作用了。

    “没有?事实俱在,你竟然还敢狡辩!”

    血鹰震怒的道,“血沽,你自己来看!”

    说话间,血鹰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块记忆玉符,在他输入真元后,记忆玉符内的内容便是如同电影一般展现了出来。

    血沽看的不可思议,那影像中的人明显就是他自己,可唯有他才最清楚,他真的没有去过血云洞!

    “你竟然还有主上的血叶信物!”

    看着影像中的血沽通过信物进入血云洞的时候,在场众人没有人怀疑会有人作假了。

    “血沽,我来问你,现在血叶信物在何处?你是否将其藏起来了?你去血云洞到底意欲何为,还不快点从实交代?”血鹰怒声道、

    “大人,我真的没有!我冤枉啊!”

    血沽现在没有什么狡辩的,只能大声喊冤。

    他根本搞不清楚,怎么就忽然成这样了。

    “冤枉?好,既然你说你冤枉,那么……”

    血鹰眼中精芒一闪,当即朗声道,“来人!”

    “属下在!”

    很快便有两个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即刻搜查血沽住处,一丝一毫都不要放过!另外,带他下去搜身!”血鹰吩咐道。

    “是!”

    这两人应了一声,便是将嘴里仍旧不断喊冤,可却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血沽拖了下去,而与此同时,从血鹰的府邸中也立时走出了一队人马,急匆匆的径直朝血沽所居住的院落而去。

    几分钟后,血沽被重新带了进来,但搜身的结果却是毫无搜获。

    不过,血鹰也没有再次多言什么,甚至连话都没有再多说一句,任由血沽跪在地上不断喊冤,静静地等待着搜家的回报结果。

    萧天和血鳞不由得皱了皱眉,他们不知道血鹰为何会忽然提到血叶信物,但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静心等候,否则多说多做必定也会多错。

    至于此刻的血沽心中,却是多了几分希望。

    只要从他家中搜不出任何东西,那么他便可以有活下去的借口。

    只可惜,最终他还是失望了。

    在十多分钟过去后,那派出去搜家的一队人马回来了。

    “启禀大人,从血沽家中的密室内搜出血叶信物!”有人拱手将血叶信物递了出来。

    “不,这不可能!”

    血沽睁大了双眼,连连道,“我没有,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大人……”

    “住嘴!”

    血鹰瞪眼斥道,“事实俱在,你还敢狡辩!莫非,你以为这是我故意安排去陷害你的不成?”

    “不,不是的,不是的!大人,我真是冤枉的啊!”血沽有些语无伦次,表现的无比慌乱。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血叶信物怎么会从你家密室内搜出?还有记忆玉符内呈现出的影像,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设计害你?那人是谁?你给我解释,你倒是给我解释啊!”

    血鹰接连开口说着,语速很快,甚至越来越震怒。

    此时血鹰的模样,就仿佛欲要噬人一般,显出几分狰狞之态。

    “大人,我,我……”

    血沽被吓得面色惨白,慌乱不已却是根本无法解释。

    “够了,你不用多说了!我这次也会受你牵连!该死的!”

    血鹰骂了一声,道,“来人,废了他的丹田,带上和我一起去见烈日大人!请烈日大人发落!”

    “至于其他人,你们先行回去!记住,这件事到此为止,血沽的事情以后谁也不许再提!”

    “是!”

    很快,血鹰便命人带着已经被废了丹田的血沽朝外走去,至于萧天他们这几个手下也是各自离开。

    回到自己的院落中,待得萧天布下一层结界,他和血鳞便是颇有些面面相觑的坐在了一起,想着今日的情形,两人都是疑惑不已,根本弄不清楚血沽家中密室的那个血叶信物到底从何而来,毕竟就算萧天再怎么,也不可能在不知道密室所在的前提下,将血叶信物放入其中去栽赃血沽吧?

    这其中,肯定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