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1784 骆媛,师姐!

1784 骆媛,师姐!

 热门推荐:
1784 骆媛,师姐!-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感觉到外面血天不放心的偷听,萧天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后挥了挥手,便立时张开了一道结界将房间隔离出来。

    而后,萧天望向眼前的这名女子,笑着问道,“不知小姐芳名?”

    “我……我叫骆媛!”骆媛低声回道。

    声音听起来极为温柔,仿佛冬日里的一道旭阳,好似可以温暖人心一般。

    “这声音……”

    萧天面色不变,但心里却多出了几分警惕。

    因为他从这声音中感觉到了一丝魅惑之力,仿佛可以深入灵魂,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丝怜惜之意。

    若非萧天实力足够的话,恐怕都会被魅惑住了。

    而如果不是察觉不到杀意,萧天绝对会毫无二话的直接下杀手……

    不单单为了自己,更为了血天的绝对安全!

    “原来是骆媛小姐!”

    萧天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笑道,“请坐下说吧!”

    “谢谢!”

    骆媛轻声道谢,宛如大家闺秀似的坐在了萧天对面。

    “骆媛小姐已经知道了血天的真实身份,那么不知你是如何想的?你真的愿意脱离血月,自此与血天双宿双栖吗?”萧天问道。

    “愿意!我和天哥两情相悦,已经互定终生!”

    骆媛毫不犹豫的点头应道,“我早已说过,今生我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不管天哥到底是什么身份,他都会是我骆媛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天哥……

    听到骆媛对血天的称呼,萧天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两个字在外面,却是有很多人都是这么称呼他的来着。

    “既如此,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骆小姐,不知骆小姐可否回答?”萧天又道。

    “请问!”

    骆媛轻轻颔首,见到了刚才血天对待萧天之时的恭敬态度,还有来这里路上血天一再的交代,骆媛也没有丝毫的不满,表现得极为恭顺。

    不过在这种恭顺中,却仍旧有那种魅惑之力的散发,让萧天心里更为沉凝了几分。

    “看骆小姐的行为举止,应该是大家闺秀吧?那么不知骆小姐出自何门?”萧天问道。

    “阁下见笑了!我骆家不过是中域内一个不起眼的家族而已!”骆媛苦笑道。

    “哦,原来是来自中域啊!”

    萧天呵呵一笑,却是怀疑更甚。

    因为中域内,根本就没有骆家的存在!

    顿了顿,萧天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那不知骆小姐是如何与血天相识相爱?若是可以的话,可否讲上一讲?”

    “这……”

    听了萧天的话,骆媛不禁俏脸一红,扭捏着迟迟没有开口。

    “呵呵……看来,骆小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如此也罢,这是你们的**,我也不方便多问!”

    萧天笑了笑,在骆媛稍微松了一口气之时,却是忽的又道,“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希望骆小姐能够老实回答!”

    “阁下请问!”并不知道萧天的身份,骆媛也只能用‘阁下’一词来代替了。

    “既然血天与你两情相悦,血天更是毫不保留的将他的真实身份告知于你,那么不知骆小姐是否也如他一般的真诚以待?”萧天问道。

    “这个当然!”骆媛毫不犹豫的应道。

    “是么?”

    萧天忽然冷笑了一下,道,“那你可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惑人心智的魅惑功法?并且在见到我的第一眼,就直接用出?”

    这话虽然听似十分轻松,可言语中却有着那种冷厉的质问,让骆媛不禁面色一变,原本温柔如水的娇容,此时变得冷厉了不少。

    “小女子不明白阁下所言到底何意?什么惑人心智,什么魅惑功法?小女子一概不明!”骆媛很快恢复过来,颇有些委屈的道。

    “你认识我!”

    萧天忽的转而言道。

    忽然的问话,冷厉的语气,甚至还有着一丝丝的杀机,仿佛可以深入骨髓一般,令得那骆媛更是心里一颤。

    “我不明白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我与阁下第一次见面,又怎会认识?”骆媛依旧在狡辩。

    “是么?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绝对活不过几日!”萧天冷声道,不乏威胁。

    “阁下欺人太甚!”

    骆媛站了起来,“看来,我与阁下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告辞!”

    说完,骆媛便走到了门口,萧天也并未阻拦,而接下来的一刹那间,骆媛却好似撞在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上,别说去开门了,就算接近那看似近在咫尺的大门也不行。

    “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你能走得了吗?”

    萧天坐在椅子上,冷笑道,“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不然我保证会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萧天坐在那里动也未动,但身上却散发出了无比冰冷的杀机,令得那骆媛俏脸大变,可令萧天惊异的是,骆媛并无任何还击之意,甚至脸上此刻满满的全是苦笑与无奈……

    “萧少何必如此强人所难?”

    骆媛回过头来,苦涩道,“我与莫闫真的是两情相悦!若我要害他的话,怎会等到现在?”

    “你果真认识我!”

    萧天眯了眯眼,“你究竟是什么人?故意接近莫闫意欲何为?”

    “请萧少恕罪,我真的不能说!”

    骆媛摇摇头,道,“只能告诉萧少,我并无任何恶意!”

    “你以为,我会信吗?你一再的以魅惑之力想要迷惑我,又强词狡辩,试问你若站在我的位置上,会相信吗?”萧天道。

    “不会!”

    骆媛又是苦笑了一下,萧天当即冷哼道,“你也知道如此!”

    “我……”

    骆媛红唇微张,满脸的无奈。

    不过随即,在萧天的目光紧盯中,那骆媛忽的耳朵动了动,却是蓦地改口道,“既然萧少想知道,那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你说!”

    萧天私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淡淡颔首。

    “我是什么人其实并不重要,但我有一个师父和一个师妹,相信萧少定然不会陌生!”

    骆媛似乎真的想通了一般,极为轻松的笑着说道。

    “你师父和你师妹?”萧天怔了怔。

    “不错!”

    骆媛轻轻颔首,继续道,“实不相瞒,小女子师父喜欢穿着一袭紫裙,而师妹却是来自东域!”

    “莫非……”

    听了这话,萧天猛地睁大了双眼,惊道,“莫非你师父是紫姨,而你所说的师妹却是我水姐水涟漪?”

    “正是!”骆媛笑着点头。

    “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从没听紫姨说过她还有个徒弟,更没听水姐提及她有个师姐!”萧天惊异道。

    “若是萧少不信的话,可看看此物!”

    面对萧天的怀疑,骆媛却是不急不慢的右手张开,便见到一根紫色的竹笛,极为小巧,但却散发着一种玄妙的气息,而这气息却是和萧天从那神秘紫姨身上感觉到的完全一致。

    所以,萧天在见到紫色竹笛的刹那,便已经是将对骆媛的怀疑全部打消。

    紫色竹笛作为信物,这是任何人都无法仿制和假装的!

    并且,现在细细回忆起来,刚才从骆媛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魅惑之力,的确是有着几分神秘紫姨的影子。

    “没想到啊,你竟然是……”

    萧天苦笑的自嘲了一下,道,“算起来,我也得叫你一声师姐!”

    “萧少客气了!”

    骆媛将紫色竹笛收好,欠身道,“我可不敢当!只希望萧少不要继续怀疑我便是!我对莫闫绝无恶意!他将会是我骆媛这辈子的男人!”

    “既然你是我师姐,那我又怎会怀疑?”

    萧天呵呵一笑,道,“不过师姐为何会来这里,莫非真的只是为了爱情而来?”

    “我若是这么回答,恐怕萧少也不会相信吧?”

    骆媛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和萧少一样,都是为了灭掉血月!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我只是暗中帮助而已!”

    “还请师姐明示!”萧天道。

    “多的话我真不方便多说!”

    骆媛摇摇头,道,“我也是奉了师父的吩咐,若是有可能的话,不久之后萧少自会明白!”

    “……好吧!”

    萧天哭笑不得,也只能如此了。

    “那不知我是否可以离开了?”骆媛望了望萧天,轻笑道。

    “当然可以!今日多有冒犯,还请师姐不要介意!”萧天歉意一笑,随即挥手撤掉了房间的结界。

    “萧少客气了!”

    骆媛盈盈一笑,稍微顿了顿后,却是又道,“萧少,有句话师父让我传达,请萧少务必记住!”

    “师姐请说!”

    “五行非五行,四象即四象!”

    骆媛抿唇一笑,在说出这十个字后,便是径直的推门离开了,留下萧天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好似发呆似的。

    而此刻,外面传来了血天那担心的声音,以及骆媛极为温柔的安慰,萧天却好似没听见一般,整个人竟是已经陷入了沉思的状态……

    不知过去多久,萧天这才在血鳞和血燕的轻呼声中回过神来,而现在血天和骆媛已经离开了。

    “萧少,您这是怎么了?”

    血燕好奇的问道,而萧天却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望向血天与骆媛离开的方向,依旧有着几分思忖,但却又无法肯定的神色……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