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寂灭天尊 > 636 贺松也吐血了

636 贺松也吐血了

 热门推荐:
636 贺松也吐血了-寂灭天尊-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最终,贺翰被架着离开了,每一个贺翰带来的下人只觉周围那一道道目光犹如利刃一般,让他们无地自容。

    “哼!贺家!”

    那蒋荀冷冷的望着贺翰等人离开,眼中满是不屑。

    很快,周围围观者纷纷散去,蒋荀这才重新回到庄内,吩咐人将大门关好,便是直接来到了后院中。

    而此时,在这后院中坐着好几人,为首那人赫然就是天海阁八大护法之一的碧鳞护法佘梓。

    另外,如果贺翰在场的话,定然会震惊的发现,除了佘梓之外的其他几人,正是和他有着七八成相像的那个替身以及几个与他手下同样很相像的人,除此之外赫然还有王丹与赵斌两人……

    此时在场之人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显然是早已经计划好了的。

    蒋荀来到近前,拱手笑道,“碧鳞大人,那贺翰已经离开了!刚才贺翰看到这记忆玉符中的影像之时,面色那叫一个惨白,到后面更是被气得直接吐血晕了过去!”

    谁也不知道,蒋荀其实早就已经是天海阁的人了,而且还是天海阁三十六护法之一。

    “蒋护法,做得好!”

    佘梓轻轻颔首,“接下来,就按照邪少的吩咐继续去做!我会将蒋护法的功劳如实禀报邪少!”

    “多谢碧鳞大人!”蒋荀闻言顿时一喜,急忙躬身道谢。

    “另外,蒋护法也要好好的注意保护好自己!”

    佘梓淡淡的说道,“准备好的记忆玉符给我派发出去,若有必要可以让他们出面作证,务必要将贺家推到风口浪尖上!”

    这里的他们,自然值得就是周围那几个和贺翰心腹下人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了。

    “是!属下遵命!”

    蒋荀躬身应道,顿了顿又随即说道,“碧鳞大人,属下有一疑问,不知是否该说!”

    “呵呵……你问吧!”

    “这记忆玉符中的可是实情?那贺翰也不至于那么笨,会让人在暗中将这些影像留下来吧?”

    “是真是假,现在还有什么区别吗?”

    佘梓没有正面回答,笑了笑后说道,“邪少的吩咐,我等按令行事便是!蒋护法,你要记住一点,有些时候知道的东西越多往往会越危险!你已经是阁内的老人了,这一点你应该明白才是!”

    “是,是!是属下妄言了!”

    蒋荀顿时身体一颤,虽然佘梓的话语很平静,但这平静中却蕴含着冷厉的警告!

    “好了,我该走了!”

    佘梓深深看了蒋荀一眼,起身道,“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要做好了!要是你这边有个什么失误的话,邪少一旦怪罪下来,别说是我了,就算是钱森天王也救不了你!”

    钱森,天海阁西部天王,掌管混元大陆西部的大多数事务,而作为三十六护法之一的蒋荀,也正是他的属下,也算是钱森的心腹。

    “是,属下一定谨记碧鳞大人的教诲!”

    很快,在蒋荀的躬身中,佘梓很快的离开了,没有让其他任何人发现。

    …………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在贺家庄内,贺松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第三波记忆玉符的出现,彻底让贺家成了众矢之的,尤其还说明是贺松在背后指使的,让整个离州州域,乃至于整个混元大陆上的人都知道了此事……

    如今在外面,只要是贺家之人一出现,必定引来无数人的白眼,即便或许会有很多人碍于贺家的威势不敢当面多说什么,可暗地里却几乎将贺家之人看成了过街老鼠一般。

    这对贺家的名声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二弟,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贺松扭头朝贺柏问道。

    “查,快!”

    贺柏沉吟着吐出两个字来。

    “首先,我们虽然知道这些影像是假的,但就算咱们下面的人,也多少有些怀疑!不得不说,那记忆玉符中的影像实在是假装的太像了!我们必须要查清楚这一切,不能再这么下去!”

    听到贺柏的话,贺松无奈的道,“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可是,查清这一切太难了,我们现在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所以,就要我说的第二个字了!”

    贺柏接口道,“快!一定要快!哪怕就算是找出一些替罪羊,或者说直接找人假扮成咱们的敌人,让他们来澄清!而这虽然会较之找出幕后之人快一些,但可信度却并不会太高!”

    “还有没有其他的?”贺松问道。

    “……有!”

    沉默了一会儿,贺柏言道,“我听说媛儿回来了?她或许会知道一些情况!”

    “来人,将大小姐找过来!”

    贺松毫不犹豫的吩咐下人将贺媛唤了过来,直接问道,“媛儿,你才从你三弟那边回来,可知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和翰儿之间的对话,会被人记录下来?”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贺媛摇摇头,很是仔细的将她去到大庆镇后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我可没有如那影像中所说,让你用记忆玉符去记录那些假的事情为翰儿开脱!你为何要对翰儿那么说?”贺松眉头一凝的问道。

    “父亲,您觉得,如果我不那么说的话,贺翰会听我的话吗?”

    贺媛反问道,“您又不是不知道,三弟一向都不怎么待见女儿!”

    “是啊,大哥!其实这件事,媛儿处理得不错!”

    贺柏也在边上说道,“媛儿做的很恰当,只是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有人潜伏在周围!”

    “你可有发觉在大庆镇上有什么针对我们贺家,或者针对翰儿的人?”贺松也不继续纠缠那个问题,转而问道。

    “没有!”

    贺媛摇头,“其实在去到那里之前,女儿便已经命人在附近查过了!而且,我担心上次那些人会对贺翰不利,还专门在镇子附近安插了不少的眼线,只是仍然一点发现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

    听到贺媛的话,贺松不禁眉头紧皱……

    之前是虎啸山脉,青雾岭以及玉盘山之事,尤其青雾岭中血尸被灭,玉盘山上贺敏之死,足以说明有着很强大的敌人在暗中针对他们贺家,可接下来血尸的事情并未暴露,反而是贺翰的过去好些事情无缘无故的暴露了……

    “难道说,是同时有两拨人在暗中对付贺家?”

    贺松忽然想到这一点,蓦地面色瞬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就更加麻烦了。

    而此刻,贺柏和贺媛也都安静了下来,整个厅内的气氛变得很是肃然。

    “不好了,家主,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忽然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没等贺松他们出声呵斥,这人便喘着粗气,说道,“家主,不好了!三少爷他……他……”

    “翰儿怎么了?”

    贺松立时身形一闪,蓦地便直接抓住了此人的衣领,急声道,“快点说,不然我废了你!”

    “父亲,别急!让他先喘口气!”

    贺媛在边上轻声道,贺松这才将那下人松开,而此人也不敢再有什么耽搁,急忙道,“刚才从大庆镇那边传来消息,三少爷去了蒋家庄,被蒋家庄庄主蒋荀气得吐血了,如今还是昏迷不醒!”

    “怎么会这样?翰儿去蒋家庄做什么?”贺松面色一变,问道。

    “是我让他去的!”

    贺媛轻声道,“因为我们弄出假的记忆玉符,让风向逐渐变化,我这才建议他去一趟蒋家庄,也算师出有名!而那蒋荀也是有口难言,事先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早有所准备!”

    “……”

    一时间,贺松和贺柏都有些无奈!

    事实上,贺媛的处理是最恰当的,那样才能最快的消除之前的风波,或许还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可也正如贺媛此时所说,谁也想不到蒋荀手中竟然还有那种记忆玉符!

    “家主,还……还有……”

    这时,那个下人手中多出了一块记忆玉符,神色显得极为无奈,甚至还有些恐惧。

    “这是什么?”

    贺松拿了过来,心里陡然有种更加不妙之感。

    “家主您看过就知道了!”

    这下人弱弱的道,“小的先行告退!”

    “滚吧!”

    在贺松不耐烦的神情中,这个下人急忙扭头离开,根本不敢多留。

    “大哥,先看看再说!”

    “好!”

    贺松点点头,将真元注入这记忆玉符内,旋即投射出一副影像,正是那贺翰昏迷之后躺在床上的情形,不过此时这贺翰正在不断地低声说着什么,待得贺松将声音扩大,在此时厅内的三人这才听清楚,可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三人的面色俱是瞬间大变……

    贺翰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将他过去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全部说了出来,甚至还有关于贺家的许多秘密……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贺柏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而那贺松却是在听到贺翰强暴了他的小妈,导致小妈跳崖身亡的事情后,蓦地面色泛白,紧接着便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指着影像中仍然在嘀嘀咕咕说着的贺翰,满脸充血的怒声道,“畜生!这个畜生!!”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