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1199章 西北孟家

第1199章 西北孟家

 热门推荐:
第1199章 西北孟家-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西北孟家,是一个大家族。

    他们第三代直系亲属的人数,就超过了五十人。

    孟家之所以能够这么庞大,主要得益于当年的生育政策,孟老爷子受到国家政策的鼓励,前后三任妻子,一口气给他生了十二个孩子。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孟老爷子这十二个孩子,生肖各个不同,将十二生肖都给占全了,这也是孟老爷子当年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毕竟,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确实很不容易,可以说比计划生育难多了。

    至于孟家的第三代,数量也确实不少,再加上亲戚什么的,那就更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了。

    就以孟大治为例子,最多也就是将家里面这第三代的亲戚给认全了,其他的远亲可能见了面都不认识。

    当然了,即便是在这些亲戚们当中,肯定也是有一个远近亲疏的,有道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句话最准确地诠释了华夏的人际关系要诀。

    孟大治透过窗口向外面看过去,就发现孟老爷子周围,至少有二十多个亲戚围着。

    很显然,听说了孟大治出事儿,严重水土不服的消息之后,家里人是最关心的,都想要第一时间赶过来,看一个究竟。

    (一)(本~读(小说)ybdu..

    孟家第三代当中,走仕途的并非只有孟大治一人,但是得到了孟老爷子真传,以及家族资源倾斜支持的,却只有他一个人。

    眼下看到孟大治有可能失去了在仕途上继续发展下去的可能性,家里人自然是会产生各种想法的,就如当时没有受到家里面大力支持的兄弟们,此时肯定会颇多微词,认为孟老爷子的决定,让家族的整理利益受损了。

    这些话,自然是不敢在孟老爷子那边儿说的,所以他们就把不满的想法,都放到了孟大治的身上。

    对于这些事情,孟大治看得清清楚,只是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了,而他想要继续保持家族的大力支持的话,就需要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他可以适应外地的环境,从水土不服的困扰中挣脱出来。

    要如何证明这一点呢?还真不好说啊。

    想到这一点,孟大治不由得头疼起来。

    “孟市长,要把这些银针给拔下来吗?”旁边儿的医护人员就询问道。

    孟大治刚要答应下来,不过转瞬就有了另外的想法,忙摇头道,“不,暂时不用,先等一等,我有安排。”

    医护人员听了,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

    要知道在刚才的时候,孟大治还想着要让他们将银针给拔下来呢,可是现在已经到了目的地了,孟大治却改变了主意,确实令人奇怪。

    这些大人物们的想法,有的时候真的很难琢磨的。

    不过对于孟大治的新想法,他们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毕竟林萧当时说的很清楚,到了西北之后,再把银针拔下来就可以了,现在已经到了西北,料想孟大治也不会再出现什么水土不服的问题,所以早拔还是玩拔,真不是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

    反正西北就是他们孟家的地头儿,他们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没有必要在这种小事儿上面,惹得他们不高兴。

    孟大治既没有让人拔针,也没有下飞机,就坐在机舱里面等着。

    果然,没过多久,孟老爷子就在别人的搀扶下,亲自上了直升机。

    “情况怎么样了?”孟老爷子看到了孟大治之后,就有些急切地询问道。

    “回来之后就好了,嗯,刚过了黄河就好了。”孟大治回答道。

    孟老爷子点了点头,有些沉重地说道,“看起来,真的是水土不服啊。”

    旋即他就看到了孟大治身上的那些银针,然后又问道,“就是这些银针救了你的命?”

    “是的,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用针了,第一次扎了有差不多五十根银针,整个人跟刺猬似的……”孟大治点头回答道,“我希望找到医生过来了吗?让他看看这个情况,把这些针的位置记下来,或许下一次再要出问题的话,就需要依靠这些银针来救命了。”

    “嗯,医生已经到了,一共三位,都是我们西北最有名的针灸大师。”孟老爷子点头回答道。

    过了几分钟,又上来四个人,三位都是中医,两个中年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儿,看上去都挺精神的,上来之后就围着孟大治转来转去,观察他身上插着的那些银针。

    旁边儿的一个人,却是在用手中的高清摄像机,将孟大治的整个形象都给设置下来,尤其是身上那些银针的位置,更是不折不扣地记录下来。

    不错,这也是孟大治想到的一个解决办法。

    既然林萧的针灸是有效果的,那么只要记下来这些银针的位置,让自己的医生们研究一下,或许就能够同样达到解决水土不服问题的效果呢。

    一旦摆脱了这个问题的困扰,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正厅级市长孟大治,他今后的仕途依然是一派光明的。

    “这个情况,不寻常啊……”两个中年医生研究了一会儿孟大治身上的银针,就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有什么不寻常的?”孟老爷子听了,不由得就问道。

    “孟老爷子您看,从理论上来讲,这些银针的落点,几乎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针灸的系统理论来讲,它们却又是不符合常理的,有些甚至完全违背了我们的用针原则。”一位中年医生向他解释道,“所以,怎么看都看不透啊。”

    “王老先生您怎么看?”孟老爷子的目光又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白胡子老头儿,非常客气地询问道。

    “不好说。”白胡子老头儿盯着孟大治身上的那些银针,摇了摇头道,“用针的这位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是万万不如的。”

    听到他这么说,孟大治也不由得有些诧异道,“王老先生您可是西北最有名的中医了,而且在针灸方面没有人胜得过您,怎么也会这么说呢?对方不过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已,就算是打从娘胎里面就学针灸,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白胡子老头儿听了,顿时摇头笑了起来,“天分这东西,跟年龄是没有关系的。不错,中医的确是越老越吃香,但是从技术上来讲,就未必是那么回事儿了,人老了,总是很容易糊涂的,有的时候,手上的功夫也丢了不少,能给人看病,也没有以前那么灵光了。老中医,老中医,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听他这么一说,孟大治的心里面不由得有些沉了下来。

    若是连王老先生这样的著名针灸专家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林萧的针灸技术,果然是无人可及的,难怪连中常委的书记处书记谭应然,都要对他如此重视了。

    可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自己以后都没有可能摆脱这个水土不服的困扰了吗?

    这可要怎么办啊?!孟大治的心中不由得又变得焦急起来。

    说着这话,白胡子老头儿就走近了一点儿,然后稍微用手指,在一根银针上面稍微弹了弹,然后对两个中年医生说道,“你们看,这个力度,这个劲道,你们能做到吗?”

    “做不到。”两个中年医生试了试,都摇头说道,“这人确实是高人,我们比不了,甚至都不知道人家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不就是扎针吗,难道这里面也有什么说法不成?”孟老爷子听了,不由得有些糊涂。

    作为一个外行儿人,对于这里面的门道儿,确实很不清楚。

    “门道儿太多了。”白胡子老头儿笑着回答道,“针灸这东西,也跟武林差不多,基本上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一套内功心法,手法上面更是花样儿百出,治疗效果上面自然也大不相同。”

    “哦,这个又怎么说呢?”孟老爷子好奇地问道。

    “就像是眼前我们看到的这种针法,如果按照我们的手法去行针,根本就起不到什么好的作用,或者还会造成更大的麻烦。”白胡子老头儿指了指孟大治身上的银针,认真地对孟老爷子说道,“这就是因为对方的手法心法,跟我们的完全不一样,所以即便是我们知道他行针的位置和路线,也无法照搬他的经验。”

    “哦,我明白了。”孟老爷子点了点头道,“基础的东西不一样,做出来的成品样子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是用途就差很多了,是这个意思吧?”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了。”白胡子老头儿点头同意道。

    “看起来,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大可能了。”孟老爷子有些郁闷地说道。

    “那也未必。”白胡子老头儿摇了摇头道。

    “怎么说?”孟老爷子和孟大治都提起了精神,注意看着白胡子老头儿。

    “既然这人有本事控制住孟市长的病情,那么他就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付出的代价有多大而已。”白胡子老头儿表示道,“水土不服这种毛病确实不好治,但若是他有了初步的手段可以控制病情,那么就一定能够顺藤摸瓜找到彻底根治的办法,所以,你们想要解决问题,还是得从动手扎针的这位身上动脑筋啊。”

    “这样啊……”爷孙俩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都沉思起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