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1223章 把他搞下来!

第1223章 把他搞下来!

 热门推荐:
第1223章 把他搞下来!-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对于高岚提出来的这个徐副省长,林萧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毕竟当时的情况,严秘书长是主人,徐副省长是客人,而且整个事件当中,徐副省长的态度是比较低调的,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所以在林萧的眼中,徐副省长就是一个路人甲而已,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冲突。

    既然如此的话,他就没有必要再去收拾一个副省级干部了,而且还是邻省的一个副省级干部。

    尽管林萧的能量比较大,可是要处理一个不是他老爹林正南手底下直接管辖的副省级干部,好像也不大合适,除非是他身上真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所以,现在高岚才这么一提,说是徐副省长是高树明线儿上的干部,林萧就没有多想,直接答应放过他了。

    “不是这个,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不过高岚在那边儿,却摇头否定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要严查深挖,把这个姓徐的给搞下来!”

    “啥意思?”林萧听了,不由得愣了一下,“高大小姐,你的意思我没有搞明白啊?既然是你父亲高局委线儿上的干部,你要让我把他给搞下来?我有点儿糊涂了啊!”

    高岚的话,确实让林萧觉得有点儿难以理解了。

    作为局委,高树明手底下肯定有一批属于他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人马,那么徐副省长是他线儿上的人,倒是也不奇怪。

    既然现在出了事情,那么徐副省长回去向高局委求助,想要将自己从这个事情当中给摘出去,那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这很正常,人之常情嘛。

    对于这事儿,林萧自然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他也愿意给高岚或者高树明这个面子,不追究徐副省长的事情。

    只是高岚突然又说他理解错了,要他把这个徐副省长给搞下来,这确实就是有些匪夷所思了,是高岚发烧糊涂了,还是这里面真有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意思很清楚,就是不要给我面子,把他给拿下来。”高岚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林萧‘揉’了‘揉’鼻子,然后才问道,“难道说,他其实是反骨仔,所以你们要借我偶读手清理‘门’户了?”

    除了这个理由,林萧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了,毕竟堂堂一个副省级干部,就算是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也是比较重要的位置,堂堂一个局委能够收罗几个副省部级干部,也都是有数儿的,不可能随便为了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把他给丢出去不管。

    能够让高岚或者高树明做出这种决定的理由,绝对是这个徐副省长做出了很不靠谱儿的事情,所以才会导致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至于说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当然是考虑到派系内部的稳定。

    你一个当大佬的,突然对自己的部下动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显然都不是什么很好的苗头,你要让别的部下们怎么想呢?

    毕竟大家团结到一个小山头下面,最初的原因,不是为了互相倾轧,而是想要志同道合,抱团儿取暖,但是现在你当老大的突然就不顾小弟死活了,这让大家怎么看你?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考虑到这种方方面面的原因,作为高树明这样的派系旗帜人物,偶尔来玩一出儿借刀杀人的把戏,倒是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林萧也觉得有点儿好奇,那个徐副省长看上去似乎也不像是什么不靠谱儿的人,怎么会让高家父‘女’这么讨厌,一定要处之而后快呢?

    以林萧的想法来看,这个徐副省长一定是做了什么损害派系利益的事情,导致高树明动了杀机。

    除此以外,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不过他身上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的。”高岚回答道,“这些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所以我爸考虑到这事儿,也是有点儿头疼,一时之间也无法决定取舍。这一次他自己跳出来招惹你,也算是他自己倒霉吧,正好儿是一个拿下他的机会。不过,这种事情总不能让我们自己动手,所以还是得你这边儿发力,然后我们这边儿就坡下驴。”

    “哦,原来还是让我来当这个恶人啊。”林萧这一下子算是彻底听明白了。

    很明显啊,这个徐副省长身上确实有‘毛’病,但是不致命,不过高树明对于徐副省长已经不大满意了,只是碍于一个派系的干部,一时之间不好下手,这一次的事情,正好儿给了高树明下手的机会,可以说是瞌睡送来一个枕头。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得有林萧这边儿的配合才行,不然高树明那边儿还是没有办法动手,他总不能自己把得罪了林萧的干部给主动处理掉吧?

    那样的话,也太没有节‘操’了,整个局委的面子都要丢光了。

    而且,这事儿传扬了出去,也不大好听,肯定会有人编排出段子来,说是堂堂局委高树明都怕了林萧什么的,反正是绝对不可能好听吧。

    “不过,这人到底犯了什么事儿,让你老爹这么大动肝火,居然要大义灭亲了?”林萧对于这事儿的内幕,肯定是感兴趣的。

    毕竟高岚想要让他出头解决这事儿,林萧总得问清楚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不然的话,随便就动手去拿下一个副省级干部,真当林萧一个人就能够代表整个中政局啊,事情不是那么搞的嘛。

    “这个人非常无耻,一家五口人,居然四个都是政协委员。”高岚提起这事儿来,也是有点儿羞于启齿的感觉,“最近举报他的材料不少,是该动手拿下来了。”

    林萧听了,也不由得惊讶。

    虽然说政协委员这个含金量比不上人大代表什么的,但是也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了,尤其是在华夏这种官本位社会当中,这个身份还是很有些用处的。

    毕竟,从官方的说法来看,政协委员是荣誉极高的资格称呼,上能参议政治,监督官员,下能走访民情,上达天听。

    正因为如此,政协委员的推荐、选拔、审核、授予等,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和程序,除非是在某一领域极其优秀之人,否则很少能荣膺这项头衔。

    而根据高岚所言,这位徐副省长的四个亲属,并无过人之处,工作方面也乏善可陈。

    资质平平、能力平平、成绩平平之人,竟然一家五口人就有四人都是政协委员,有的还身居重要部‘门’领导位置,这样的情况,估计一省之大,也难寻数人。

    那么这件事情,就只能有一种解释了,这位徐副省长公权‘私’用,强力干预,视程序和制度为无物,为亲属和身边人大开方便之‘门’,甚至胆敢以官帽荣衔相赠。

    在这种情况之下,可以想见,具体办事人员只能遵命照办,而知情人士畏于权势,敢怒而不敢言,上级领导和社会大众这往往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对此一无所知。

    当然了,如果徐副省长能够把这事儿给做的天衣无缝,当然可以瞒天过海,谁也不好说什么,但是现在,这事儿不是已经被捅出来了嘛。

    给家属们授予政协委员资格,虽然并不清楚是徐副省长专‘门’打招呼,幕后指使,还是下面之人揣摩上意,刻意讨好,主动为之,不管是哪一样,都可以说无良无耻。

    “好了,我知道这事儿了。”林萧点头答应了下来,“既然高局委都看不下去了,那我自然是没有袖手旁观的理由,这事儿我办了。”

    “行,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高岚见林萧同意了,便说道,“回头我把相关的材料给你发过去,多一点儿证据总是好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怎么了,又有什么事情了?”宋正义正在吃菜,他对于这种日本料理不大喜欢,不过肚子正好儿是空着,所以填一填肚子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警察出身的,这方面的适应能力是比较强的。

    “是啊,关于那个徐副省长的事情,现在的有些干部啊,确实是比较难以评价,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们了。”林萧摇了摇头,就将徐副省长的事情给说了一下。

    “这倒真是一朵奇葩了……”众人听了,纷纷摇头,显然对于这事儿都很无语。

    “这就是国情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卫婧说道,“我们这些**,也没有少沾光,不过就是看自己是不是能够把持住,不要走邪路罢了。”

    “这种事情,估计是下面人揣摩上意的情况,比较多一些。”宋正义听了,就用手‘摸’了‘摸’下巴,有些感慨地说道,“有些干部正事儿不敢,成天就是琢磨怎么去接近巴结领导,如何用巧妙手法给领导及其家人脸上贴金增‘色’。事若不成,伸手不打笑脸人,一片孝心至少能换到上级领导会来事,会办事,懂礼数,识抬举的赞誉。领导肯定会记得这份孝心,将来投桃报李,给自己前程打下坚实基础,真可谓顺水推舟,一箭双雕。再说,送出去的人情都是公家的,到手的实惠却都是自己的。这又不是送礼行贿,即使有人发难问责,他们肯定会大言不惭地说是按程序办事,没有哪条规定说领导亲属不能授予政协委员的。国法党纪,哪条都沾不上,即使办得不当,顶多背负一个失察和工作过失的罪名。抱这种心理和想法的人,事实上为数不少。这种荒唐、势利、庸俗的官场计算学如果得不到遏制扭转,而要想营造风清气正、公而忘‘私’的官场生态,那便是痴人说梦了。”

    “宋局说得对,分析很到位,当浮一大白。”林萧听了就点了点头,然后举起手中的酒杯,对他说道。

    ...--45775+aahhh+25537o76-->

    <b></b>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