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空鼻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空鼻症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五十七章 空鼻症-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采购的富,推销的苦,一线临‘床’最命苦!加班的盒饭,值班室的‘床’,外科的站台最他妈的长;‘妇’科的脏,儿科的‘乱’,四姑姨上下窜;内科的杂,骨科的黑,五官科的医生最容易被杀……”

    林萧和李秋水看着警察把嫌疑人给带走,正要看看那受伤的几名医护人员,就听到那边儿有人在编顺口溜儿。

    “嗯?”林萧和李秋水都有些面面相觑的感觉,不知道这个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似乎,现在五官科也成了最危险的地方了?这不科学嘛

    这些人肯定没有现编现说的才能,所以这个顺口溜儿,肯定就是从别处听来的,可是其中提到五官科(耳鼻喉科)的医生职业风险最大,就让他们感到有些惊讶。

    这个听起来倒像是行内的总结一般的歌谣,会让外行人颇感意外,因为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耳鼻喉科是“小打小闹”的科室,主要治疗一些小疾病,很难让人与杀医血案联系在一起。

    “这究竟是怎么了?”李秋水也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她是碧水一院的院长,可是因为刚刚从美国那边儿回来不久,所以对于基层的一些事情,还是有点儿不大熟悉

    套用一句老话来$一$本$读$小说 (.(yb)(d)(u).)形容,就是不接地气。

    林萧对此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于是就摇了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警察那边儿的效率,倒是‘挺’高的,没有用多久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搞清楚了。

    持刀行凶者叫作程‘春’风,他本来是碧水市一名外企员工,算是白领,收入颇高,生活水准也在常人之上,只是从小有鼻炎的‘毛’病,经常容易发作,因为这个问题,经常会影响到工作。

    去年冬天,他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来了碧水一院五官科做检查,寻求解决方案。

    负责接待他的,正是今天被他砍伤的五官科副主任医师蒋大夫。

    当时程‘春’风被诊断为右下鼻甲‘肥’大,后来他在医院接受了一次微‘波’灼烧治疗,不想这次手术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据犯罪嫌疑人程‘春’风‘交’待,他在手术后感到鼻腔干痛难忍,无法用右鼻孔呼吸,白天大部分‘精’力用于控制右鼻呼吸,或干脆用棉‘花’堵塞,晚上则几乎无法睡眠。继续多次求医后,犯罪嫌疑人认定当初发生了误诊,并且主治医生蒋大夫对他做了不该做的手术。”办案的警察对李秋水和林萧说道,“他还‘交’待,前几年曾做过一次鼻中隔矫正手术,术后右中鼻甲已有部分缺失。他认为这种情况本不应该再进行右下鼻甲的消除手术,但是由于主治医师蒋大夫的大意,对他继续实施鼻甲消除的手术,从而导致了现在的后果。”

    “就算是存在医疗事故责任,那也不应该砍人啊?有什么问题是不能坐下来协商解决的?”李秋水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不管对方存在什么问题,拿刀砍人的做法绝对是不能认同的,这已经形成了触犯法律,伤害他人身体的严重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警官表示道。

    据犯罪嫌疑人‘交’待,他在手术后的一年里,几乎跑遍了附近所有的大医院,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有右鼻甲干燥、右中鼻甲缺失,右下鼻甲前段较小右鼻过度通气等等,且无好的治疗办法。

    由于病情严重影响到工作,程‘春’风在公司的地位严重受挫,因为缺勤太多,而被辞退,这让他的收入水平立刻骤降,生活上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我们查了内部的资料,才发现这起病人砍杀医生的案件,并不能算是孤立事件……”办案的警官又说道,“仅仅是最近一年当中,类似的案件就发生了数十起,都是五官科医生被伤害的案子。”

    “像程‘春’风这种情况,有一个说法,叫作空鼻症候群。”警官又说道,“这个情况,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

    “空鼻症?”林萧听了之后,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情况,他还真的不了解。

    作为一个以中医为主要研究方向的医生,他对于西医自然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这个分支里面毕竟牵涉到了非常丰富的内容,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情况。

    总而言之,现在李秋水和林萧已经明白了,原来这一起事件并不能算是特殊情况,之前别的医院已经爆发过类似事件,甚至有医护人员因此死亡。

    将警察送走之后,林萧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上网搜索关于“空鼻症”的资料。

    果然,往上确实能够搜出相关资料来,而且还不少。

    空鼻症,是用来形容鼻腔组织缺失和影像学显示鼻腔的正常解剖结构缺失伴有的某些症状。

    正常的鼻腔,有过滤空气中的灰尘、将吸进鼻腔的空气加温和湿润的功能,但对空鼻症患者来说,鼻腔的解剖结构发生了变异,本来的功能受损或已经完全丧失。

    除了‘肉’体上的痛苦,空鼻症患者常常由于睡眠不好等原因伴随有‘精’神上的问题,有的甚至抑郁、轻生。

    林萧在网络上查了一下,就发现很多空鼻症患者的自述里,可以看到“想自杀”、“羡慕残疾人”、“生不如死”等比较极端的字眼儿。

    由于网络的作用,这些人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患者,开始‘交’流,然后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空鼻症候群。他们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类似的。首先,是他们去医院看鼻炎;然后,是做了微创等需要修除鼻甲的手术,但术后出现鼻咽干燥、肺部难受、鼻子堵塞、‘精’神不济、睡不着觉等症状;接着,各种复查,诊断均为正常,于是出现家人不理解,被怀疑‘精’神病等情况……

    林萧看了之后,心里面就有了一些计较。

    对于这些人的遭遇,他也是深表同情的。

    空鼻症毕竟不像癌症等重症,而是被当做鼻炎一类的小病来处理的,患者的痛苦不为外人所知,病情不被外界认可,再加上失败的求医经历,从而让患者变现出一种平时看上去很正常,但一谈起病来就很‘激’动的异常状态。

    在他们的求医经历中,有很多医生对他们这一类病人都表现出排斥心理,认为他们纯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一个鼻炎而已,至于要生要死啊?

    可是他们的情况确实是实际存在的,在术后一直存在问题,鼻子不通人难受、头疼、整晚睡不着觉,可反复的复查,都没检查出他们的鼻子有问题。

    这样的煎熬,显然是不好忍受的。

    像程‘春’风就认为,自己的问题就是蒋大夫造成的,属于医疗事故,所以就要求赔偿,但是医疗仲裁委员会就对这个要求不予支持,认为这不属于医疗事故。

    人非常难受,生不如死,又得不到医院方面的赔偿,程‘春’风就有了走极端路线的心思,对主治医师产生了报复的想法,最终导致了血案发生。

    林萧看了这些东西之后,就去了李秋水那边儿,跟她把情况讲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说,这其实也是一种病?”李秋水听了就问道。

    “对于这事儿,虽然从现有的制度来看,医生未必就担负着直接责任,但是从长远来看,医生对专业的学习不积极不主动,不能紧跟上时代,才是导致这种悲剧发生的最主要原因。”林萧对李秋水说道,“如果他们平时能够多学习一点儿专业知识,哪怕是上网看一看前沿医学等杂志,也能够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

    “你说的自然不无道理,可是现在医生的生存环境,你又不是不清楚?”李秋水听了,就摇了摇头道,“医生几乎很难找到时问来充电,更不要说脱岗的提高学习了,那简直就是难于登天。”

    现在的医院首要提出的重点就是创造经济效益,毕竟医院都是自负盈亏,不可能不注重经济效益,这么一来,医护人员们就成了企业员工,必须满负荷工作,才能够拿到自己的薪酬。

    医院方面就跟资本家差不多,要最大程度地榨取医护人员的剩余价值,那么脱岗学习之类的提高培训,能不搞自然就不搞了,毕竟这个既‘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

    可是时问久了的话,医护人员的技术水平降低,不能够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像今天病人程‘春’风和医生蒋大夫之问发生的流血悲剧,其实就是这种现状的牺牲品。

    “其实我觉得,现在不管什么‘毛’病,大家都想着要切一刀,好像所有的麻烦,都能够一切了之,却不顾切一刀之后的后果怎么样,这是不可取的。”林萧想到了这事儿,就有些不满地表示道,“很多慢‘性’病,其实都不需要开刀,中医调理就非常有效果。”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社会节奏这么快,大家的功利心都很重,又有多少人能够忍得住,等着吃中‘药’来调理身体呢?”李秋水听了,就反问了一句道。

    “这倒是真的,现在的人啊……”林萧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

    “院长,市委程书记打电话过来,询问程‘春’风的案子……”秘书过来了,拿着李秋水的手机,小声对她说道。

    李秋水接过了手机,有些无奈地看了林萧一眼。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