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是怎么办到的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是怎么办到的

 热门推荐: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是怎么办到的-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林箫看了他一眼,对李医生的质疑,显然是非常不满意的。

    治病救人嘛,当然是各凭手段了,你们如果能够搞得定状况的话,还需要请我林大少过来做什么?

    既然自己没有本事做这事儿,那就看着别人去做好了,偏偏还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这算是什么事清呢?

    因此林箫就没有理会李医生什么,只是自顾自地整理他的针盒,取出银针来,然后让徐主任找人取来酒‘精’灯,点燃了,开始消毒什么的。

    总理坐在‘床’头,看了看林箫的动作,也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轻微的中风所导致的结果,不仅有口眼歪斜,语言功能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现在说话的时候,少不了要口齿不清了

    口眼歪斜,又称口僻,歪僻,俗称吊线风。

    凡半身不遂者,必口眼歪斜,但也有不是半身不遂之症而歪斜者。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基本上都是因为正气不足,络脉空虑,卫外不固,风邪乘虑入中脉络,气血痹阻而致面部足阳明经筋失于濡养,肌‘肉’纵缓不收。

    趁着这个当口儿,林箫就给总理搭了搭脉

    这个过程,也是必须的,毕竟不明脉理的话,针灸也没有针@一@本@读@小说 xstxt对‘性’

    总理看着林箫,显然心里面也不大确定,林箫是否能够治好他的病?

    “这个也不能算是中风,只能算是口眼歪斜”林箫查看了一下,就做出了判断,“应该是在睡醒时,发现口眼歪斜,面部感觉

    异常,耳后隐痛,额纹消失,眼睑闭合不全,口角下垂,脉浮紧或浮缓,苔薄白。若时间拖久了,应该能看到患侧面肌跳动,自觉发紧,或瘫痪肌挛缩,口角反歪向病侧,此为肝血亏损,筋脉失养”

    “不是中风?”众人听了,都是一愣

    李医生也表示了严重怀疑,“如果不是中风的话,那为什么会出现语言障碍,而且我们输液之后,情况也有了一定的改善?”

    林箫晒然一笑道,“这个情况,古代的医书上就有分辨,我也不多说了总而言之,这是小l司题,虽然根治需要从平时着手,但

    是除去症状,只要片刻即可”

    医生们听了之后,都有些不肯相信的感觉

    小伙子你是谁啊,凭什么说这番大话?就算是名望最高的老中医,也没有这个把握,就说片刻能够治好总理的病症的,更何况你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孩子?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嘛

    “徐主任,你从哪来找来这么个年轻人的?”李医生对此表示了担忧,他直接间徐主任道,“首长的身体重要,可不能随便让人

    做试验。”

    徐主任也有点儿举棋不定,毕竟林箫的身份非同一般,又是林正南推荐过来的,林正南肯推荐自己儿子给总理治病,心里面应该有数,不至于随便就做了这个决定。

    而且总理那边儿也点了头的,所以这事儿,真让他有些为难

    毕竟如果让林箫随便折腾,却没有效果的话,岂不是被人笑掉了大牙?而且也会让这些医生们离心离德

    这么一来,事情就不大好处理了。

    “林主任,你计划怎么针灸?”徐主任想了一下,还是诀定间一间林箫,至少听一下他的治疗方案。

    如果林箫的治疗方案看起来比较靠谱儿的话,让他试一试也无妨,也能够堵得住这些保健医生们的嘴巴

    毕竟,林箫就是一个临时请过来的大夫,可是李医生他们则是首长们的保健医生,行业里面都比较有名的专家

    孰轻孰重,谁能够经常派的上用场,那是一目了然。

    如果不是因为总理的情况确实比较麻烦,而明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高层论坛等着他出席并讲话的话,徐主任也好,总理也好,估计都不会让林箫这么个年轻人来给他治病

    “这个比较简单,针刺合谷一个‘穴’位就可以了,五分钟见效,症状全消除”林箫懒得跟他们废话,自然就是诀定要做最简单的法子了。

    反正他有灵气配合,倒是不用担心会有什么‘药’石无效的结果,无非就是控制一下灵气的作用程度,让病人的情况不要恢复得太吓人而已。

    五分钟的时间,解诀l'题,这在林箫看起来,应该是比较合适的,既能够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来,又能够让人觉得他这确实在进行传统的针灸治疗

    “针刺一个‘穴’位?!”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喧哗,显然是对林箫这个方案,充满了怀疑若是这么简单就能治得好总理的病症,那他们的脸要放在哪里呢?

    “这怎么可能?l”李医生立刻表示了不同意见,“光是针刺一个合谷‘穴’,能起到什么作用?l”

    林萧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李医生的情绪,怎么忽然这么‘激’动起来?

    “针灸,我们刚才也试过了,效果并不怎么样”旁边儿的一个医生就解释道,“小伙子,你说的只取一个‘穴’位,估计也很难奏效,因为刚才我们也针刺过合谷‘穴’的

    ”

    林箫听了,就问了一句,他们都针刺了什么学位

    那位医生倒是也没有隐瞒,直接就说他们针刺了颊车、合谷、地仓、人中等‘穴’位,然后又刺了承浆、百会、地仓、瞳子骼等‘穴’位

    效果应该说是也有一些,但是收效甚微,没有达到令人满意或者l凉喜的程度,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如此踌躇了

    此时听林箫说,只需要针刺合谷一个‘穴’位就可以,李医生等人显然是很不相信了,他们觉得林箫就是在放嘴炮而已,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听你们刚才所取的‘穴’位,应该就是按照《针灸大成》上面的方法来取‘穴’针灸的”说道,“只是病万变,‘药’亦万变,没有针对‘性’的手法,这个治疗的效果,是千差万别的。疗,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林箫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然后就慢条斯理地所以,我只取一‘穴’来治疗,跟你们取多‘穴’治

    听林箫这么一说,几个医生倒是有些面面相觑的感觉

    林箫说的不错,他们取的方法,确实是从《针灸大成》上脱胎而来的,只是在细节上稍微做了一些调整而已,却没想到林箫一眼就看出来了,而正确无误地说明了出处

    这就说明,林萧的底子是很扎实的,绝对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那么他们心里面就有点儿犯难了,林箫说道事情,究竟是否可行呢?

    “总理,多说无益,敢不敢让我试试?五分钟而已,还只是在手上扎一个‘穴’位”林萧懒得跟他们多说,直接就面向总理询l'道

    总理自然听他们说得清清楚楚,虽然不明白林箫这个针刺一个‘穴’位,有什么不同,但是听林萧说的也有些在理

    毕竟,如果没有什么把握的话,林萧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大话来,而林正南怎么又回随便就推荐他儿子来帮他做治疗呢?

    于是,总理就冲着林箫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接受治疗

    林萧这个时候,就接过了已经消毒之后的银针,然后抓起总理的一只手来,就在合谷那里取‘穴’,轻轻松松地扎了进去,然后不停地捻动起来。

    “喳……”总理吸了口气,就觉得手上面有些酥麻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就像是一股气流一样,顺着自己的手臂在游走着,然后就穿过了身体,沿着经脉方向继续穿行着

    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浸泡在热水中一样,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之后,总理就感到自己的脸颊发热,甚至是有一点儿滚烫的感觉,就像是喝多了烧酒之后,头发也有点儿根

    根竖起的感觉,一股股凉气,仪乎被身体里面的热力所‘逼’迫驱赶,从头皮上面的‘毛’孔,散发出去

    “舒坦啊{”总理忍不住说了一句

    咦,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能够说话了,而且声音非常清晰,并没有之前的含‘混’不清的感觉,不由得就愣了一下

    ,'呵呵,刚好五分钟。”林箫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总理才发觉,林箫已经将扎在他合谷上的银针,给起了出去,此时正用一块儿棉签给他稍微‘揉’动合谷‘穴’,似乎是在消毒和闭合‘穴’位的意思。

    “我能正常说话了?!”总理觉得自己身体一片舒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林箫道

    “呵呵,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自然就好了,不影响总理你明天的论坛活动。”林箫就笑了起来,然后对徐主任说道,

    徐主任,给领导拿个镜子过来吸,让他老人家检查一下治疗效果”

    徐主任早就站在那里看呆了,他是最清楚其中变化的人。

    因为刚才在林箫治疗的过程中,总理的脸部情况一直没有什么改善,只是在林萧收针的那一刹那,就像是突然之间好了一样,总理的口眼歪斜症状,一下子就恢复了

    现在看起来,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仪的

    他是怎么办到的?

    众人看着林箫,眼睛里面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bp;。)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咦?真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总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些凉讶地发出了声音。

    此时他看得很清楚,就见自己一点儿‘毛’病都没有了,脸上甚至充满了光润的‘色’泽,就像是刚刚做了护肤一样,散发着红润

    这个情况,确实让总理感到有些吃凉了。

    要知道,这些医生已经围着他转了一上午了,也没有‘弄’出个结果来,基本上都是说要针灸一周以上,才能看出点儿效果来的

    可是林箫过来才几分钟啊?

    五分钟的时间,就解诀了他的大间题,尤其是他感到身上也舒服了许多,整个人都觉得身体暖洋洋的,充满了‘精’力,就像是昨天晚上一点儿‘毛’病都没有一样。

    “首长,感觉怎么样?”徐主任见了,就有些关切地询问道。

    作为总理的办公斤主任,徐主任关心的}句题,不仅仅是脸部的间题,他更关注总理的身体是否无恙?

    毕竟,就算是林萧能够用针灸将总理的外在‘毛’病给治好了,也未必就能够各将身体内部的问题一次‘性’解诀。

    若是身体内部的间题不解诀掉的话,那么今后还有可能会出现类似的}句题的,这才是一个大麻烦

    林箫跟乾雅从大内出来之后,回到了自己的车里面,就看到徐主任已经派人将一幅字和一件奇石摆件给送了过来

    这幅字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古物,打开一看,就发现上面写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等字样儿,字体比较草,但是非常有神韵,应该是大师手笔,只是下面没有落款而已

    林箫看了就明白,这可能是某位大师所书,送给总理的,所以下面不大方便落款,否则的话,就显得有些俗套了

    当然了,若是等到总理退下去之后,或者就会有人关心这副字的出处,或者找来作者,给他填上一个落款了,但是现在嘛,确实不合适这么做

    至于那奇石摆件儿,左右也不过就是巴掌大小的样子,表面光润,里面看上去影影绰绰地就像是两个人在‘花’前月下的感觉,难怪总理会将这块儿奇石摆件儿送给他们了

    “今夭收获不错”林箫看了这个之后,就对乾雅笑着说道

    “你的医术确实是有点儿叹为观止了,居然就只针刺了一个合谷‘穴’,就治好了总理脸上的‘毛’病?”韩雅却是还在感慨林箫刚才的

    手法

    “呵呵,中医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门’手法,针刺几个‘穴’位,其实差别真的不太大的,只要是在同一条经脉上,就没有问题了.”林箫呵呵一笑道

    说实在话,林箫说的这个间题,很多人都知道,可是自身的功力达不到的话,就必须多取几个‘穴’位了,否则对于身体的刺‘激’程度太浅,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也就是林萧有灵气可是使用,所以就算是不在同一条经脉上,他也能够给人治病,只是难度就要大一些,毕竟灵气沿着经脉运用就相当于绕远路了,效率自然会大打折扣

    “那我们就去老陈家吧,看看他们家,究竟在搞什么兔把戏?”林箫就对乾雅提议道

    “好,我们现在就去。”乾雅对于这个问题,却是很有兴趣的,毕竟关系到大姐韩妃的事情,她不可能不上心

    ,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耐阅读,)

    如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感觉很不错,全身轻松啊!”总理此时就有些震惊了,他让人将自己手腕上面的针头给拔掉,然后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一点儿也没有什么病人的那种虑弱感

    相反,他觉得自己被林箫针灸之后,虽然仅仅就过了那么五分钟,可是整个人的感受都完全不同了,甚至觉得连一些以前腰酸背疼的小‘毛’病,此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奇怪了!怪不得林正南同志会推荐林箫你过来,你还真称得上是神医一个啊!”总理看着林箫,啧啧称奇道

    “雕虫小技罢了”林箫客气了一下,然后就对总理说道,“脸上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不过几位大夫说的也对,您这个身体,还是需要保养一下的,长期的劳累伤肝,所以才会出问题,有时间的话,还是要休养休养,有针对‘性’地进行简单的锻炼,这样才能从根子上面解诀}司题”

    “受教了,受教了。”总理此时恢复如初,身体也感觉轻松了,自然是心情大好,笑着对林箫表示了感谢,“那你给我开个方子

    如何?我照方抓‘药’,也好有备无患

    ”

    “可以”林箫点头答应下来然后他略加思索了一番,就给总理开了个方子,就是很普通的一剂汤‘药’,连着喝一周,然后还有一个平时用于保健的‘药’膳,也没有什么稀罕东西,看着都很普通。

    几个医生这阵子,都不敢小看林箫了,毕竟林箫实实在在地就用了一个合谷‘穴’,就解决了总理的面子间题,这个本事,他们是自认没有的

    就算是这么做的机理究竟如何,他们也搞不大清楚,心里面自然是有些喘息,也有点儿好奇,不知道林箫是如何办到的?

    “林主任,这个针灸合谷‘穴’,究竟是什么原理呢?”。

    “原理什么的,中医理论里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毕竟《针灸大成》里面的方子也有提到,需要针刺的‘穴’位中包括了合谷‘穴’。”林箫简单地回答道,“但有的时候,也不必完全依照医书来进行治疗,具体如何运用,还是要看自己的独特理念,只要是便于治疗的,那就是好办法。”

    不管医生们听了林箫的话,是什么想法,总理在一旁听了,却是很有感触的,他立刻就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情,“不错,这个就好比是国外的先进理论,直接拿到国内来用,很多都是水土不服的,所以需要我们进行改良,没准儿这么一改良,就适合我们的国情了”

    “总理说得太对了。”林箫听了,立刻就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这一饮我算是欠了你一个大人情”总理笑着摆了摆手,看了看林箫,然后又看了看旁边儿的乾雅,“这位就是乾

    副主席的‘女’儿乾雅吧?你们后天就要订婚了?”

    “呵呵,总理日理万机,居然也能知道这事儿……确实……家里面是这么给安排的”林箫笑着点头承认道

    “不错不错”总理点了点头,笑着赞赏道,“果然是天生的一对儿。”

    然后总理就扭头对徐主任说道,“小徐,我办公室里面有一幅字,还有一盆儿奇石,送给他们小两口当礼物了”

    “哎。”徐主任点了下头,应了下来

    “多谢怠理了,长者赐,不敢辞,那我们就收下了”林箫也没有矫清,跟乾雅表示了感谢之后,就收下了怠理的礼物

    “后天我要看一下日程安排了,如果能够腾得出时间来,就去你们家讨杯水酒喝喝”总理对林箫坦言道。

    “那是好极了,您要是能来的话,蓬萃生辉啊l”林箫再次表示了感谢

    这么一番折腾之后,两边儿都‘挺’满意的,总理去了一块儿心病,明天的论坛活动算是可以正常参加了,而林箫这边儿也有小收获,毕竟不但收到了礼物,同时还算是落了

    一份儿人情,将来若是有什么不大方便的小事儿,总理这边儿还是愿意出手帮忙的

    当然了,以林家这样的家世,也未必就需要这样的人情,但是别人欠了自己的人情,显然不是什么坏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得上了

    几个医生倒是想要同林箫讨论一下治疗当中的事情的,不过林箫就表东总理的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喝两剂‘药’就正常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做什么的

    医生们见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林箫离去

    只是随后他们就开始询}司徐主任,这个林箫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总理好像都认识他一样?

    “这位是林老爷子的亲孙子,林正南同志的儿子,现在是青山省碧水市一院的主任医师,很有两把刷子的”徐主任对他们解释道

    “原来是他啊!”听到徐主任这么一讲,倒是有好几个人都表示,听说过林箫的鼎鼎大名。

    “他的医术既然这么高明,就应该吸收进我们的队伍里来嘛”李医生听了,就跟徐主任建议道,“中央几位首长的身体情况,

    那是很重要的,有了这样的年轻同志参与进来,也是我们保健医生工作的一个很大进步”

    徐主任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话。

    笑话,人家林箫是什么来头?

    虽然人家林箫确实是医术高明,但是人家可是林老爷子的亲孙子,你要是临时找林箫过来帮个忙,或者还有希望,只要你面子够大,能够说得动人家就行。

    但若是想要将老林家的子弟,给带到医学界,变成一个纯粹的医生的话,估计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林老爷子本人

    这么做,无异于在断绝人家老林家的香火,绝了人家在仕途上的发展前途,这样的要求,让总理怎么跟人家提?

    况且,若是老林家的两位知道了他们想要‘诱’拐自己孩子去当医生的话,估计就要怀疑他们的用心是什么了这种事清,总理肯定是不会去做的,他徐主任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敢在林箫的面前提这事儿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