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四百三十章 大楼里面不平静

第四百三十章 大楼里面不平静

 热门推荐:
第四百三十章 大楼里面不平静-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    *你的签到和回复是我更新最大的动力——

    *

    “林组长,该吃早饭了。”门外有个声音说道。

    林萧听了,就知道是贺兰的声音,主持人的嗓音,跟普通人相比,确实有一点儿不大一样。

    “谢谢,我知道了。”林萧爬了起来,对外面说道,“你们先去吧,我十分钟后到餐厅。”

    “好的,林组长,那我先走了。”门外的贺兰应了一下,然后就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却是高跟鞋跟地面发生的碰撞声,在大理石地面上显得非常清晰。

    林萧洗了把脸,很快地刷了牙,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早上依然是自助餐,不过种类就少一些,主要是以点心和面食为主,还有一些小菜什么的,喝的东西有粥,有豆浆和牛奶之类的东西,酒水就没有了。

    林萧过去的时候,工作组中的几位就给他占了位子,然后一块儿吃饭。

    习惯的影响,林萧的早饭一直很随便,就是吃了两个鸡蛋,然后喝了杯牛奶,吃了两个小面点,这就完事儿了。

    “上午大家随便转一转,我先去省委拜见高书记,之后再做定夺。”林萧随口跟工作组成员们交待了两句,把他们的任务定下!一!本!读!小说 xstxt来。

    两个处长听了,顿时点头称是。

    他们这些人都是老纪检了,自然很清楚,即便是随便在大街上转悠,那也不是单纯地逛街,而是从各种地方,找出一些毛病来,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判断,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存在一些严重的问题。

    珞城虽然不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不过既然来了,而且昨晚上还遇到了那样的事情,那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挑点儿毛病出来。

    早上九点钟,宣传部的刘天来副部长陪着林萧,来到了安北省省委大楼,这是一栋十六层高的现代建筑,看上去平淡无奇,颜色稍微发灰一些,看上去中规中矩,只是门前的台阶很高,象征着权力在这里集中。

    “跟高书记约见的时间是九点半,现在先去我那里坐一会儿吧。”刘天来对林萧建议道。

    “也好。”林萧点了点头,同意了刘天来的建议。

    于是两人就上了六层的宣传部,这边儿倒也是很热闹的,人来人往,刘天来打了几个招呼,然后就领着林萧进了自己的副部长办公室。

    从刘天来的办公室过去两间屋子,就是宣传部徐鸣部长的办公室。

    此时,徐鸣部长正在忙手头上的一些事情,作为省委常委,他所关心的问题,不仅仅是自己宣传部的这些事情,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固然重要,但是省里面的一些动向,也是不容忽视的。

    “部长,林萧刚刚进了刘天来的办公室。”这个时候,他的秘书就跑了进来,悄悄地向徐鸣汇报道。

    “哦,刘天来倒是胆子够大,这个时候,居然跟林萧靠这么近……”徐鸣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心里面却有些捉摸起来。

    昨晚上在酒店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到了他们这些人的耳朵里面,龚少被林萧给塞进保温桶里面的事儿,现在省委大楼中,差不多就是人尽皆知。

    不过大家的心理就很复杂,要说按照龚少平时的作为来看,再把他塞进去一次,也不为过,但是站在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立场来看,对林萧持敌视意见的人也不在少数

    凭什么京城来的人就这么横,居然把安北省的龚少都给虐了?难道是欺负我们安北省没有人么?

    省委大楼里面,持这种意见的人,确实很有一些。

    众人皆知,龚晓煌的父亲是珞城副市长龚少秋的儿子,但是他表姨夫却是省委第三号人物,石永川副书记,这位安北省官场上极为特殊的存在。

    如今林萧对龚晓煌所做的事情,可谓是令龚家颜面扫地,作为亲戚,石永川副书记脸上自然也无光,那么接下来,工作组的日子,应该就很不好过了。

    毕竟在众人的眼中,省委高书记是个新人,还没有完全掌控安北省的局面,省长柏永胜的年纪又大了,只是想着维持局面,相对而言,副书记石永川的存在感就非常强,毕竟他在安北省官场中,已经盘踞了二十多年,各方面都有他的人马。

    可以不夸张地讲,若是石永川点点头,估计林萧他们去了章程市之后,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调查取证的事情了。

    正因为如此,秘书才觉得刘天来的胆子够大,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敢跟林萧来往,也不知道避避嫌,这不是惹得石永川副书记对他侧目吗?

    秘书的想法,自然是天真了一下,徐鸣听了,只是笑了笑,心说如果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那石永川也走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上。

    “昨晚上那件事情,也就是到此为止了,不可能再生出什么风波来。”徐鸣摇摇头,对秘书说道。

    “难道说,龚副市长和石副书记,都不会追究这事儿?”秘书听了,顿时感到有些吃惊,他觉得龚少秋和石永川的脾气都比较火爆,不像是能够忍气吞声的人啊。

    “是否需要追究此事,关键还是要看对方的身份。”徐鸣解释道,“若是个其他人这么做了,这事儿肯定没完。但是林萧的身份不同,虽然他这个工作组的归属有些模糊,可他的工作组中有中。纪。委的官员,确实毫无疑问。”

    停了一下,徐鸣又说道,“考虑到这个工作组的背景,你让石副书记怎么处理呢?”

    “哦,原来如此。”秘书听了,心中就有一些恍然大悟的感觉。

    在安北省这些领导们看起来,林萧最大的背景,不是他副厅级的级别,而是他来自中。纪。委的特殊身份,使得这个工作组的性质,不同于一般的工作组。

    现在谁也莫不清楚,上头在这件事情上,是怎么考虑的,但是有一点就很明确,若是林萧来到安北省的第一晚上,就在酒店出了事儿,不管理由是什么,那安北省这些大员们,都会惹上大麻烦。

    至少,他们会被戴上一顶“目无中央”的大帽子,那么这事儿就不好说了,如果上头借题发挥,重新调整安北省的高级领导组成,也是很有可能的。

    本来嘛,之所以会派出这个工作组,就是因为上头对于章程市的截访事件非常不满意,所以才会抓这个典型的,若是他们再节外生枝的话,这件事情就会变得更加严重,即便是高层中一向倾向于安北省的领导们,也就没有办法替他们说话了。

    “莫非,昨晚上林萧出手,本身就是有恃无恐?”秘书忽然想到了这一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道,“那这个年轻人的心机,也确实够深沉可怕了!”

    “多半儿就是这样的……”想到这件事情,徐鸣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他琢磨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有人想要借龚晓煌的手,给工作组一个难堪,可是没想到林萧的本事更大一些,这真是有点儿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了,估计现在某些人正在办公室里面,跳脚大骂呢。”

    徐鸣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这个时候,石永川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对着自己“挑担”龚少秋破口大骂。

    所谓“挑担。”其实就是连襟的意思,姐妹彼此的丈夫之间,就是这种关系。

    只是石永川和龚少秋的妻子,只是表姐妹,所以他们这个“挑担”之间的关系,之所以密切,却是因为在官场上互为助力,大有好处。

    不过今天石永川确实被龚少秋父子的做法,给气得不轻。

    “你长点儿脑子好不好?!”石永川指着龚少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连人家的底牌都没有摸清楚,居然就让自己儿子赤膊上阵?还有比这更蠢的做法吗?!”

    “一个助理巡视员而己,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我犯得着去刨根问底儿吗?”龚少秋一脸的不甘,“这小子打了晓煌,又伤了好几个人,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真当安北省是他自己家地盘儿了?”

    “蠢货!”石永川被龚少秋气得够呛,指着他说道,“你居然还想着要找回场子?!你知道人家是什么来历吗?!动动你的猪脑子,二十五岁的助理巡视员,自己能带一个工作组下来查案子的,放眼国内还能有第二个吗?!就你这副德性,居然还想着要找回场子?!别把你自己也折腾进去!”

    被石永川这么一番痛骂,龚少秋也觉得似乎有些不妥了,毕竟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石永川发这么大的脾气,“难道说,那家伙真有点儿来历?”

    “何止是有点儿来历啊……”石永川叹了口气道,“人家可是局委林正南的公子,又是萧明宗的外孙子辈儿,你以为人家下来查案,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卧槽!”龚少秋真不知道这回事儿,听了之后顿时满脑门子都是汗,“这么牛逼的人物,干嘛跑咱么这地方来找事儿呢?京城那么大,难道不够他折腾的吗?”

    “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石永川哼了一声道,“人家这一次下来,明显就是受上头之命,捧着尚方宝剑,要来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可笑你居然还自己送上门儿去!

    龚少秋听了,不由得冷汗涔涔,心说这一次做的确实是有点儿冒失了,他不由得惶惶然地问道,“那该怎么办啊?!”(未完待续)本文字由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带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