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四百九十章 当年旧怨

第四百九十章 当年旧怨

 热门推荐:
第四百九十章 当年旧怨-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    *你的签到和回复是我更新最大的动力——

    *

    对于高岚说的事情,林萧是真的不清楚。

    毕竟当年的那些事情,如果已经过去四、五十年了,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人,也都垂垂老矣,原本的很多记忆,也都衰减得差不多了。

    能够记得这些事情的人,真没有多少了,更何况当时大家都是身在局中,除了一些局与高层的人,普通人是很难看得透其中的玄妙的。

    高岚的爷爷高建勋老爷子,当年曾经主政安北省,那个时候也受到了运动的很大冲击,差一点儿老命不保,还好是他运气不错,在当地一些老部下的保护中,居然能够死里逃生,熬到了最后。

    再后来,高建勋的年纪也大了,就混了一个副国级待遇,慢慢退出了政治舞台,转到了京城养老,但是对于安北省而言,他确实是拥有非常深hou的影响力的。

    不过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中央和地方实力派之间的博弈就加剧,为了消除越来越坐大的本土势力的影响,中央对省一级领导班子进行了诸多调整。

    在这种大势之下,高建勋自然也知道不宜再对安北省做更多的关注,否则的话,是会受到中央领导们的猜忌的,那就不好+一+本+读+小说+.了。

    更何况,消除地方势力的影响,从全国一盘棋的高度来看,是很有好处的,对于加快国内经济发展,消除区域隔阂,甚至是打击.力量,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因此包括高建勋在内的很多老同志,对此是乐观其成的。

    不得不说,当年的那些老同志们,思想觉悟就是比较高一些。

    高岚说的这件事情,说石永川是踩着她爷爷的身体,逐渐上位的,却也不是随口乱说,而是确有其事。

    “当年我爷爷在运动中,受到了打击,靠边儿站了,后来被下放到章程市那边儿,那个时候,石永川还只是章程市一个县里面的镇革委会副主任。”高岚对林萧解释道,“他在那时候,对付老同志们,可真是不遗余力,所以后来就一路高升,居然在几年之内,就混到了省里面,成了当时最年轻的正处级官员。再后来,运动结束了,他又得了上头某人的赏识,官位越来越高,行事越来越稳,居然就出头了。”

    “你的意思是说,当年他斗过你爷爷?”林萧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就好奇地问道。

    “何止是斗过,差一点儿没有被他给弄死!”高岚哼了一声儿道。

    “哦,原来还有这一层因果关系……”林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当年的事情,确实是不大好说清楚。

    但总而言之,当年那场运动,就是要打倒各级领导,篡党夺权,所以谁在第一线工作,谁就是挨整的目标,而高建勋老爷子当时正好儿是安北省的领导,他自然也逃不掉。

    据高岚跟林萧提起,石永川当时年轻气盛,斗老干部的时候最狠不过。

    “我爷爷现在还有下雨天腰疼的老毛病,就是当时批斗他的时候落下的伤,一直没有好得了……”高岚对林萧说道。

    “这我就奇怪了……”林萧摸了摸下巴,有些怀疑地反问道,“后来落实了政策,你爷爷也重新回到了领导岗位,怎么就没有把这家伙给收拾了呢?”

    以高老爷子的情况来看,恢复正常之后,他也在省部级领导位置上呆了一阵子的,按道理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怎么也不应该放过这个石永川嘛。

    难道说,高建勋老爷子真是一个宽宏大度,不计较个人恩怨,浑身都是高风亮节的人物?

    “哪里啊……当时石永川已经混出头了,去了中央部委任职,躲开了风头。”高岚有些恨恨地回答道,“后来等到他回到安北省工作的时候,我爷爷已经退下去了,回到了京城,自然也就顾不上这事儿了。”

    “嗯,这样啊。”林萧听了,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高老爷子不是没想过要找石永川的麻烦,而是石永川这小子的运气好,刚好跟高老爷子的行止岔开了,没有碰头的机会,所以就让他成了漏网之鱼,避开了后来的清算活动。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可能是石永川的主子,在背后使了一些力气,不然的话,林萧也很难相信石永川的运气就能这么好。

    还有一点,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其实很多人整人斗人,被整被斗,都是身不由己,所以在运动结束之后,除非是有那种血债未偿的情况,抓得比较紧一些,一般的情节,基本上就选择性地无视了。

    毕竟,当年那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的身上都犯了错。

    一句法不责众,就足以将很多人的恶行给遮掩过去。

    说来说去,林萧算是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高老爷子虽然早就不在乎这种事情了,但是高岚作为孙女,就对这种人恨之入骨,所以借着这一次的事情,想要给石永川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道理。

    “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要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趁他病,要他命。”林萧笑着对高岚说道,“以你家现在的能力,办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说起来,现在高岚的父亲高树明,已经是局委之身,论起权势来,比以前高老爷子要强多了,政治影响力也更高一筹,真想要把石永川给弄死,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毕竟现在石永川犯了事儿,这个大前提是变不了的。

    “问题是,我老爸不愿意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他觉得这么做太跌份儿了,所以就只有我来出面,争取促成此事,让我爷爷出一口气。”高岚有些苦恼地说道。

    “我想,现在希望他死的人,肯定不只是你一个。”林萧听了之后,就若有所思地说道。

    对于自己的判断,林萧是从不怀疑的。

    不说石永川在安北省这么多年来,得罪了多少人,只说他屁股底下这个位置,就足以引动很多人为之心动了,那么把他拉下来,换自己上去坐一坐,肯定是很多人的想法。

    林萧有理由相信,只要将处理石永川的风声放出去,自然就会平添许多助力的。

    高岚跟林萧呆了一阵子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等到林萧将高岚给送走,孙权就凑了过来,“大少,你跟这位高大小姐之间,好像很有默契啊?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是那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倒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呐。”

    “这都被你给看出来了?”林萧有些吃惊地看着孙权说道。

    “那自然了,最近我也在研究心理学,我觉得书上的一些东西,还是很有道理的,尤其是再结合佛洛依德的理论,用来做一些推断,管用的很。”孙权听了,就有些自得地夸耀道。

    “还佛洛依德……”林萧笑了笑,没有说话。

    探明了高书记的想法之后,林萧在安北这边儿,也就没有什么呆下去的.,于是两人也没有再做什么停留,直接就坐飞机返回京城。

    凌晨一点多,飞机就在京郊机场顺利降落,等到他们回了家,差不多就是凌晨三点多钟了。

    这个时候,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人,出租车开得飞快,一路上倒是非常顺利。

    林萧回了家之后,倒头就睡。

    最近一段儿时间以来,他确实是劳心劳力,如今事情终于有了眉目,也不会发生什么变盘了,林萧当然要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再考虑怎么向萧老爷子那边儿复命的事情。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钟了。

    林萧磨磨蹭蹭地吃过了东西,喊上了孙权,两个人就去了萧老爷子那边儿,将自己在珞城市跟高书记的交流情况,向他老人家汇报了一番。

    “嗯,你做得对。”萧老爷子点头赞许道,“既然被我们抓住了小辫子,又怎么能轻松放过?若是不能够依法严办的话,我们中。纪。委的权威性何在?法律的公正性何在?”

    “不错不错,这人就得严惩!”林萧附和道,“我看了一下,不仅仅章程市被他们给搞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整个安北省的官场风气都很成问题!组织部门在干部任用方面,存在一定的失职,怎么能让石永川在本地呆这么长的时间呢?这种不正常的风气,断然是不可取的!”

    萧老爷子听了,顿时就笑道,“你这家伙,失职的又何止是组织部门?我们这边儿也免不了落一个监督不力的责任呐。”

    说起来,组织部门固然听起来是管着官帽子的,可是组织部长毕竟只是一个局委而已,真要遇到那些重要的任命,免不了还是得上会,由中常委们议定的,所以在很多情况下,组织部门其实就是一个橡皮图章而已,并没有多大的权力。

    当然了,对于下级部门,组织部门确实是拥有一定的影响力,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不一定能说你的好话,但是说你一句坏话,就绝对能让你的仕途耽误好几年。

    纪委这边儿也是同样的道理,在关键的时候,他们突然查你一下子,就算是没有查出问题来,也能够耽误你的升迁大事儿。

    所以这些部门的权力很大,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最容易坏人家的好事儿,不得不令人忌惮几分(未完待续)本文字由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创世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