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洋道士

第五百四十四章 洋道士

 热门推荐:
第五百四十四章 洋道士-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申宗庆看到屋内的道士的时候,确实是有一些惊诧。

    尤其是这位道士转过身来的那一刹那,申宗庆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顿时就崩塌了,怎么这位高人居然是洋人?

    洋道士也就罢了,这位居然还是一位洋女人啊!

    更为离谱儿的是,这位洋女人虽然是短发,可是仔细观察的话,头上确实有一个非常小的,不留神儿根本就看不清楚的道髻,足以说明她的身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道士。

    不过这位洋道士的道袍,就实在是有点儿太个性化了。

    道教产生之初,道衣曾以氅拈绒,然后编织而成,称鹤氅,其制法早见于汉武帝时方士栾大穿着的羽衣,无袖披用,展如鸟翼,取神仙飞升之意。

    南朝宋代陆修静定道服有披、褐两种,披即披风类衣物,如.师披于肩背的霞帔,就是绣云霞花纹的短披风,已于元代之后消失,褐即今所说的道袍。

    近代沿袭的道衣主要有大褂,即长衫,一般是蓝色,袖长随身,袖宽一尺四寸。道袍,蓝色,采取传统袍的款式,且有内摆,袖长随身,袖宽二尺四寸或一尺八寸。戒衣,受戒时穿的衣服,黄色黑边,袖长随身,袖宽二尺四寸。对襟绣花洞衣,着道衣时下配灯笼裤,或~一~本~读~小说 .穿其他裤加裹腿。

    但是这位洋女道士的装束,跟传统的道袍就沾不上边儿。

    她的衣服更像是一件大号儿的t恤,只不过上面的纹饰有山川河岳图形暗纹,隐约之间有太极八卦符号深藏其中,腿上也是类似于七分裤的样子,只不过略微宽大一些,有点儿像是不收口的喇叭裤。

    此时天气尚且寒冷,申宗庆见了之后,难免会觉得有点儿替她担心,这么单薄的衣衫,不会被冻感冒吧?

    不过当周围洋女道士转过身来的时候,申宗庆就打了个冷战,觉得这位洋女道士的目光就像是夜空之中的闪电一样,能够刺入人的心灵深处。

    “厉害!”申宗庆不由得暗自喊了一声儿,虽然他看不出这位洋女道士的法术深浅,但是却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人确实非常厉害。

    只是这名洋女道士,并没有跟他们客套什么,而是直接将目光投向了半躺着轮椅上面的昏迷不醒的申明浩。

    洋女道士的目光,在申明浩的身上转了一圈儿,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然后就跟华阳道长嘀咕了几句,因为声音太小,却是有些听不清楚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华阳道长听了,就对申宗庆和陆碧元两人说道,“这位道友说,令郎是被人施展了极为高深的手法,封锁了神魂,所以无法醒过来,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可有办法解决?”申宗庆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不好办,太耗费功力不说,即便是强行让令郎清醒过来,也只是浑浑噩噩,就像是那种没有民事能力的人一样……”华阳道长回答道,“除非是找到施术之人,让他出手恢复,否则的话,令郎最多也就只能恢复到这种程度。”

    听了华阳道长这番话之后,申宗庆和陆碧元的心情都非常糟糕。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自己儿子申明浩这个昏迷不醒的情况,确实是被人给做了手脚,而且对方还是非常高明的人物,这个术法连被华阳道长称之为高人的洋女道士都无法彻底搞定。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两难命题。

    他们可以选择接受洋女道士的治疗,然后得到一个可能是疯疯癫癫的精神病儿子,也可以放弃这个治疗,任由儿子继续昏迷下去,永远无法醒过来。

    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会让人感到精神崩溃,无法接受。

    但是,除此之外,就只有找到那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历的施术之人,才能够彻底解决申明浩的问题。

    可是,既然人家出手封闭了申明浩的神魂,又怎么会出手解救呢?

    想到这里,申宗庆也不由得有些失控地对陆碧元说道,“他到底惹了什么人?!才遭致如此大祸?!”

    由于申宗庆和陆碧元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所以两人平时基本上都选择避而不见,而申明浩跟陆碧元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一些,又由于陆碧元跟高树明的暧昧关系,所以申明浩就差没有认高树明这个局委当干爹了。

    平时申明浩跟陆碧元在做什么事情,申宗庆这个候补中委还真的不大清楚,此时见儿子基本上快被人给玩残了,他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烦躁,对着陆碧元有些吼叫起来。

    陆碧元也是心乱如麻,显然没有料到如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既不希望儿子一睡不醒,也不希望醒来之后还是个疯子,这种心理上的煎熬,确实令人无法承受。

    看到申宗庆对她大喊大叫,此时的陆碧元也有一些怒气上头。

    “你吼什么吼,我希望儿子变成这个样子吗?!”陆碧元反唇相讥道,“你要是有本事,倒是找个能解决问题的人来啊?!你对着我吼,有什么用?难道能把儿子给吼得醒过来?!”

    两人顿时就吵了起来。

    “你们到底治不治,不治就算了。”那位洋女道士就有些不大高兴起来。

    她这么一说,申宗庆和陆碧元才有些清醒过来,转而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为今之计,也只有先将申明浩从昏迷中弄醒才行,虽然说有可能因为解救不全,变得疯疯癫癫,但也好过做个植物人不是?

    至少,他醒了之后就算是个疯子,也能够给申家传宗接代啊!

    “治!还请道长出手相救!”申宗庆和陆碧元商量了一下,就向那洋女道士拜求道。

    “唔。”那洋女道士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准备东西,很快就准备了香案和一些古怪的道具,有的像是一把小剑,有的像是一个小鼓,有的像是一面小小的令旗,看上去零零总总足有十几件,都是一些巴掌大小的小物件,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十分钟之后,洋女道士准备停当,然后一摇铃铛,手中的令旗就抛向了空中,站在一旁的申宗庆和陆碧元就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有呼呼的风声传来,弄得他们身上冷飕飕的,就像是闹鬼了一样。

    申宗庆的心里面也有点儿七上八下的,虽然华阳道长说这位洋女道士是高人,但是怎么做法的时候就鬼气啾啾,有点儿瘆人呢?

    因为是文化圈儿的人,事实上申宗庆平时对于传统文化的研究也很多,对于道教文化也有相当的认识,可是他看这位洋女道士的表现,就有一些陌生,有点儿像是道家的做派,可是跟现在所看到的道家程序,就有很大的不同。

    看她那种踏步移罡的做法,倒有点儿像是早就消失了的五斗米道的样子。

    当年的五斗米道,基本上就是巫医的那种套路,只不过后来在黄巾起义失败之后,五斗米道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流传下来的东西就很少了,据说是去了边荒地带,如今西南各省的边远地区,似乎就存下了道统。

    难道说,这位洋女道士,也是从那边儿过来的?

    在他的胡思乱想之间,那位洋女道士就开始了正戏,大概是做法完毕,四周的烟气顿时都聚了起来,将当中昏迷的申明浩给包裹起来,渐渐地有些看不清人影儿了。

    “果然是高人啊!”这下子,申宗庆和陆碧元也不由得不佩服起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