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六十五章 从来不按剧本走

第六十五章 从来不按剧本走

 热门推荐:
第六十五章 从来不按剧本走-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哎,你这么这是什么意思?”省里面的那个处长见了,顿时感到有些不大对劲儿。

    虽然说他们此行过来,是受了上面的指示,过来调研这个针刺麻醉术的,但是同时也受到了某位重要负责人的授意,要对这事儿“仔细地”调查,不能让任何“存在疑问”的事情成为典型案例。

    领导的话,从来都没有废话。

    他们仔细琢磨了这件事情里面的味道,就得出一个结论,虽然此行必不可少,但是此行的结果却也是必然的,他们不能把一个只有两个成功案例的技术,当成是成熟可靠的技术。

    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就是对广大病人及其家属们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这份儿工作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领导的不负责任。

    这么不负责任的事情,怎么可以做呢?

    可是这件事情,还必须得走一个过场,否则的话,上面的任务就无法完成,调研的活动就无法进行。

    在考虑到这里面的种种可能性之后,调研组的人就得出一个结论,此行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是考验他们的工作能力的巨大挑战。

    若是此事办踏实了,领导的欣赏和提拔,少不了就在眼前,若是此事办砸了,或者真的就把这事{一}本读{小}说 3w..儿给弄成了典型案例,那么恐怕等待他们的,就不是什么好果子了。

    基于这样的考虑,他们一上来就摆出了不怎么高兴的架势,就是要让对方知道,他们这一次不管怎么折腾,都不可能通过调研组,得到他们想要的结论。

    但是,似乎对方的反应,也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林萧等人,初一见面,一言不合,扭头就走,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呢?

    处长顿时有点儿懵了,他从上到下,还没有见过这么牛逼,敢甩上级调研组脸子的下属。

    林萧的风格一向是说到做到,既然已经料到这事儿办不成,那他怎么会留给对方羞辱自己的机会?

    你们不是故意找茬儿么,那老子们还就真不伺候了!

    “撤!”林萧一挥手,其他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李秋水的身上,毕竟美女才是院长,此行最大的头目。

    李秋水此时皱着眉头,歪着脑袋看了看林萧,眼里面似乎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林萧办事儿虽然比较操蛋,可是在大事情上面,却从来都不含糊。

    而且,这一次的事情,本身就是以林萧为主,毕竟这个针刺麻醉术,别的人都搞不来,也只有林萧才能够如臂使指地进行操作。

    如今林萧表示不伺候了,那么他们这个小组还有必要留下来,看人家的脸色受气吗?当然是没有必要了。

    于是李秋水一声儿不吭,掉头就走,紧紧地跟在林萧的身后。

    泌尿外科主任薛益华看到林萧扭头就走的情况时,也是感到有点儿不知所措,难道说这一趟儿就白来了不成?

    可是当他看到李秋水一言不发,跟着就走之后,心里面就比较敞亮了。

    跟着院长走,肯定没错儿。

    李秋水虽然年轻,而且还是个女的,但是既然能够坐在院长这个位置上,那就肯定不简单,尤其她还是直接从部里面下来的空降兵,就更不简单了。

    “那个,小王小李,搬上东西,撤。”薛益华指挥着自己科里面的几个下属,也带好了东西走人了。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处长有些慌了。

    他在大门外面摆姿态,自然是让碧水一院的人知道知道这事儿不好搞,调研组的人不好见,可是突然看到对方全部撤走了,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国家级的调研组下来,却遭到了冷遇,下属来了又走了,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你们地方上是怎么给安排的工作,省厅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这绝对是严重的失职!

    处长的头上冒汗了,他企图将众人给拦下来,但是林萧等人主意已定,又怎么会在乎他,十几个人上了两辆商务车,然后一打喇叭,就绝尘而去,离开了市政府招待所。

    处长急急忙忙地跑了回去,将此事汇报给了调研组的组长,然后非常不满地表示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儿,还把领导放在眼里吗?!”

    调研组的组长听了,也是有点儿错愕。

    这碧水一院的人,办事儿有点儿不按规矩来啊!

    按照他的想法,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在他的剧本里面,应该是处长在大门外面呵斥他们,然后碧水一院的人就陪着笑脸百般解释,恳求领导给予这个难得的机会。

    然后收了足够的好处之后,处长把他们给领进来,调研组这边儿接着再给他们甩一顿脸子,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他们的毛病。

    当碧水一院的人已经失去了信心之后,再随便挑他们两个毛病,说他们的针刺麻醉术不合乎规范,没有推广的价值等等。

    最后还要在他们的伺候下,吃一顿饭,那点儿纪念品,然后这事儿就算是办成了。

    回去之后,他们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向上级交差,递上去的报告中,自然会注明,碧水一院的针刺麻醉术还不成熟,经过专家的鉴定,以及实地考察等等,认为尚有许多不明确的问题急需解决,留待日后再说等等。

    这样一来,领导意图也贯彻了,他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至于说碧水一院他们这边儿,谁让他们没有能力提供充分的成功案例呢?

    若是他们的技术真的那么可靠,那么有效,也不至于只有两个成功案例吧?

    可是,调研组的人虽然设想得很详尽,很完美,奈何碧水一院的人,他们不按剧本走啊!

    这个,简直是气死人了,怎么会有这么操蛋的医院呢?居然敢对上级部门的调研组甩脸子,不伺候,难道他们不想混了吗?

    “既然他们回去了,那么咱们也回去吧?”有人就建议道。

    反正碧水市也不是什么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也没有什么好玩儿的,大家出来这一趟儿,也都不怎么情愿,既然被调研的对象都跑了,那么调研组也没有必要留下来了。

    现在这情况,还调研个屁呀!

    然而作为调研组的组长,心里面可不踏实,他知道这事儿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你下到了地方上,啥事儿没有办就回来了,你的工作能力体现到哪里了?

    底下的同志为什么会不配合,难道不是说你们的工作方式有问题吗?

    否则的话,人家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样的调研呢?

    毕竟一旦通过了调研组的报告,这可就是名利双收的事情啊!

    不配合,说不通!

    组长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要是这么灰溜溜地回去复命,那么以后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领导虽然不看好这一次的行动,但也绝对不会让你们什么都不做就被人家给挤兑回来,那绝对是无能的表现。

    “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组长挠了挠头道,“那个小郭啊,你们省里面安排的有问题吧,这个时间还没有到,你们就催人家,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了?”

    “啊?”那姓郭的处长听了,不由得瞪起了眼睛。

    这事儿明明是你们在省城吃饭的时候授意的,要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要刁难人家碧水一院啊?

    可是现在,你特么居然不要逼脸地反咬一口,把屎盆子扣到了我们省里面了,这算什么事儿?!

    “咹……小郭,你这个工作方式不太合适。”调研组的组长咳嗽了一声,故意无视对方的惊诧眼神儿,一本正经地表示道,“对待基层的同志,要以体贴怀柔为主,要多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咹,你说是不是呢?”

    尼玛,我能说不是么?!

    此时郭处长的眼睛里面,就差泪花儿飞溅了,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

    不过他还不能说二话,毕竟人家是领导。

    他现在就寻思着,这事儿要怎么给圆回来呢?

    碧水一院的那些人,可不是任揉任搓的面团儿,人家的气性还很大,一言不合,掉头就走,简直比领导还牛逼。

    对待这样的操蛋人物,你有什么办法呢?

    你觉得是用权势来压他们,还是直接就下一个命令来要求他们回到市政府招待所去,接受这个国家级调研组的调研呢?

    此时郭处长的头都大了一圈儿,他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个美差,既能够跟上面的调研组专家们接触接触,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又能跟地下的基层单位打打秋风,拿点儿好处。

    可是,实际情况跟他的设想,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操蛋的下属啊?简直就跩得跟二五八万一样!

    可是他现在偏偏是没有脾气,还得想办法把这群二五八万给请回来,不然的话,调研组这边儿倒是能找到替罪羊了。

    他们完全可以回去,一句“青山省里面不配合,导致我们无法跟基层医院进行沟通”的话,就可以把这事儿交待了。

    那个时候,倒霉的人,除了他郭处长,还能是谁?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