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谈条件

第七百三十七章 谈条件

 热门推荐:
第七百三十七章 谈条件-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吴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把自己给包得严严实实的,跟粽子差不多。

    看得出来,她对于这一次秘密来动明珠市的行动,是非常重视的,所以在保密工作方面,就做得非常仔细。

    甚至于这一次来明珠,吴若都没有带自己的手下。

    林萧看了吴若一眼,不由得有些惊讶地说道,“咦,几天不见,你的修为倒是又高了不少,看起来你们暹罗的术法传承,也是很有些看头的。”

    “暹罗的很多术法,都是源自于华夏一脉,厚积薄发是最大的特点。”吴若此时的脸色,已经比林萧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好了太多,肌肤也由黝黑转化为白皙,看上去确实有点儿艳若桃李的感觉了。

    “换车,我们找个空旷的地方去谈事情,然后再吃饭。”林萧对吴若和韩雅说道。

    既然是要谈很重要的事情,林萧当然是要选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那么去空旷的地方谈话,自然是最佳的选择,也不需要担心有人窃听,也不需要担心会被人给监视。

    于是三个人就上了林萧的车,一路开了出去,跑到了郊外的一条公路上,直接将车停在了路旁,三个人就走了下来,站在旁边儿的田地里面。

    这个地方,周围几公里都《一》《本》《读》小说 .没有什么碍眼的东西,确实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这一次,你又给我带来什么消息了?”林萧直接就问吴若,然后他觉得这么问似乎有点儿太功利了,于是就又添了一句道,“最近暹罗国内的政局比较混乱,你们组织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吧?”

    “还好,我们tai的性质比较特殊一些,在这一次的政变之中,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得到了一些好处。”吴若听了林萧的话,点了点头道,“这次过特意赶过来,就是想要针对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件事情,就是开凿克拉运河的事情,通一下气。”

    “哦?”林萧听了,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毕竟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可是早就已经开始绸缪的大事,如果运作成功的话,他在高层心目当中的地位和功绩,那绝对是无人可及的。

    毕竟,要开凿克拉运河的事情,对于整个华夏而言,意义重大。

    事实上,统计部门的人也知道,物流gdp每增加一元,就可以拉动其它行业的四元gdp,新加坡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一方面,大船的运费大大低于小船的运费,货主都希望用大船装运,另一方面,大船因为太大,船上货物的目的地往往不单一。

    比如,船既装了韩国的货,又装了日本和华夏的货,是不方便轮流去这三个国家卸货的,因为你在韩国卸了货以后,装上韩国回程的货,就会影响华夏和日本的货物卸船。

    所以,大船装了多个目的港的货以后,一般必须在第一个港口一次卸完,去其它港口的货由另外的小船续运,这就是中转港的概念,铁路上叫“编组”。

    显然,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新加坡是最天然的转船港口。

    首先,因为新加坡是深水港,可以停靠大船。其次,新加坡与上面那些目的港的距离都差不多。最重要地是新加坡是自由贸易港,转船无须手续和税费。

    当你成为物流的中转港以后,你就会成为大宗货物的交易地。

    比如说,华夏大陆的许多期货交易虽然在国内,但是货物的交割地点多在新加坡。

    一旦暹罗的克拉运河开凿成功,受影响的将会是多个国家,而很多物资,将会通过暹罗和华夏之间的铁路,快捷地运回国内。

    而暹罗除了能够直接控制这条运河之外,还可以得到作为中转港口的所有利益,几乎直接取代了新加坡现在所能够运第一港口的地位。

    这里面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和利益,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难道你已经跟王室沟通过了?”林萧听了吴若的话,顿时精神振奋,就追问吴若道。

    想要开凿克拉运河,自然是跟暹罗王室绕不开的,国王的立场是一个关键问题。

    只不过暹罗王室因为历史上的一些原因,跟日本人走得比较近,而且在二战的时候,还曾经跟日本结盟,加入过轴心国的阵营,所以最近日本人也在运作这件事情,华夏想要分一杯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王室的立场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吴若点头对林萧说道,“最近国内政局发生了一些变化,相信你们从新闻上都看到了,但是上一任政fu被罢黜之后,军方的势力已经开始膨胀,这对于暹罗的局势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这才是你过来的目的?”林萧听了,顿时就恍然大悟道。

    怪不得王室在开凿克拉运河的立场上已经松动了,原来真正的阻碍,已经变成了暹罗军方,也难怪吴若会秘密赶赴明珠来见他,毕竟要解决暹罗军方的问题,就必须寻找外力的帮助了。

    单纯以吴若她们的tai组织的能力,想要“勤王”还是力有未逮的。

    “怪得不最近附近国家都不安分,原来是要转移华夏的注意力……”林萧也是非常聪慧的人物,略一沉吟,就想明白了最近的很多事情。

    这一次暹罗的看守政fu下台,暹罗军方的獠牙,算是彻底露出来了,磨刀霍霍向前内阁,打算自己站到前台来成立军政fu。

    当初前内阁跟军方有过协议,所以放风说军方不会发动政变,但是暹罗军方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担心反对派临阵退缩,所以就公开放话大封堵时发生暴力,表示看守政fu要负责,这等于再给前内阁的脖子上加了一道绞索。

    这样一来,反对派背后支持者的嘴脸,自然就暴露无遗。

    至于说现在暹罗国内的实际情况,就从吴若对林萧的描述而言,不仅有第三势力介入,而且是明暗二个,一个明的是暹罗军方,手持军刀对看守政fu虎视眈眈,严加看管,使其不敢乱动,看着反对派坐大,另一个则是反对派背后的境外势力的金主,这股力量,即使暹罗国王和看守政fu都心知肚明,却也对其无可奈何。

    这个幕后金主,自然除了美国之外,无人可以担当。

    事实上,在华夏周边的如暹罗这类的所谓主权完整的小国,或多或少地都要受到美国人的影响,或者是直接插手其国内政治。

    在这种情况下,暹罗看守政fu已经没有退路,所以他们才会逼军方明确表态,拿出实际行动的动作,与其头上悬剑,不如让其将剑落下来,死也好,活也罢,总要面对,总比不动,让人活活的堵死了,吓死了好。

    只是没有想到,暹罗军方倒是也光棍,直接就把看守政fu给解散了,把前内阁总理也给软禁起来,自己登台唱戏的嘴脸,昭然若揭。

    而随着暹罗大选的时间临近,美国也开始在华夏周边居心叵测的动作,东南亚这一线,近几天一些国家的动作要多起来,印尼日前扣留华夏十数艘渔船,这就是个动作的一部分。

    而越南猴子也开始有动静,放出了在被占海岛上,加强防空导弹装备的消息。

    这些做法,确实是转移国际焦点的动作,最近华夏正在国际上正发力集中力量批判日本翻案的罪恶用心,美国在这条上,不敢公然替日本说话,又忧心华夏真是要惩戒日本前大打舆论战,最后会把自己置于进退两难,更怕真被日本拖下水,所以就采取了分散华夏精力的做法。

    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暹罗军方最近的一些动作,已经惹得暹罗国内的很多大势力集团,非常不满意了。

    “那么,也就是说,暹罗王室同意华夏参与开凿克拉运河的工程了?”林萧琢磨了一番之后,就问吴若道。

    虽然说两人的关系也比较特殊,但是在这种事关两国利益分割的事情上,肯定是各为其主的,谁也不肯吃亏半步。

    “原则上,暹罗王室不反对华夏的企业参与开凿克拉运河,最好是能够以私人的身份参与这项工程,以免产生各方面的反弹。”吴若就回答道,“但是,现在暹罗军方已经渐渐有脱离控制的迹象,如果不能够解决他们这方面的反对,这事儿还是纸上谈兵,无法实现。”

    “暹罗军方的实力虽然一般,但也不是吹口气就能吹走的……”林萧听了吴若的这个意思,就皱眉说道,“况且,我们华夏也不可能直接出兵干预,那样的话,可就要闹出国际大事情来了,没准儿就是新的世界大战的开端。所以,我想我们国内的高层,是不会冒这个风险的。”

    想要华夏出兵来帮助暹罗恢复正常的政治生活,这个难度确实大了一些,不说华夏是否有这个实力,只是一个高层方面的求稳心态,就不可能同意这么做。

    “不,你理解错了。”吴若摇了摇头,盯着林萧说道,“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解决掉一个人而已,一旦除掉了这个人,所有的障碍顿时就不存在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