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不解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不解

 热门推荐: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不解-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孔有为跟着林萧一路走出来,似乎还有一些话要说的样子,林萧见状,就提议一块儿去喝个茶,聊点儿事情什么的。

    “好啊,我正有此意。”孔有为立刻就点头同意了,然后又说道,“如果不是担心林书记你工作繁忙的话,早就想要叨扰一番了。”

    “也没有多忙。”林萧听了就笑道。

    市纪委这边儿的工作,显然是要比宣传部忙多了,毕竟干部任用和监督方面,市纪委要做的工作很多,这些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作为一把手,林萧这个市纪委书记,也就是把握一个大概即可,若是每一件事情都要他来cāo心的话,那还不得累死人啊?

    领导嘛,本来就是把握大方向的,只要路线不出问题,思路清晰,方法一以贯之,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或者还能够将工作给做好。

    两人聊了几句,林萧就说道,“还是去你那里吧。”

    “也好。”孔有为点头答应下来。

    毕竟去纪委喝茶,听起来似乎总有一些不大舒服的感觉,去宣传部那边儿就没有什么压力了。

    林萧坐到孔有为的办公室之后,秘书就过来给冲了茶,然后就很知趣地离开了。

    两位市委常委凑到一[一][本读]小说 xstxt块儿喝茶,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做秘书的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

    “刚刚才知道,令尊竟然是林正南局委,真是让人有些意料不到啊。”孔有为一开口,就提到了林正南,倒是让林萧感到有些意外。

    能够知道他根底的人,确实不多,却没想到孔有为这家伙居然先一步得知了,确实让林萧感到不得不刮目相看。

    豪门子弟,其实也分为两种极端类型,一类人就是喜欢时时处处都将自己的家世挂在嘴边儿上的那种,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谁的孙子。

    而另一类人则是不大愿意提及自己的家世,就像是林萧这样的,在青山的几年当中,基本上都是隐姓埋名,不肯提及自己的身世,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家世其实是一种束缚什么的。

    这样的两种不同的心理,自然是跟当事人的能力大有关系的。

    “其实做豪门子弟,也未必就处处都沾光。有的时候,我们也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东西。”林萧没有否认,只是有些感慨地说道。

    既然孔有为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呢,那么再说什么其他的否定的话,那就有点儿不大合适了。

    “那倒是真的,事实上任何人活在世上,都会有不如意的时候。”孔有为就感慨道,“我当年走上仕途,是从写材料开始的,就走了不少的弯路,磕磕碰碰走到现在这一步,也不容易。”

    “跟着宣传部,总是犯错误嘛。”林萧听了,顿时就笑道。

    “可不就是这样子?”孔有为也笑道。

    机关写材料的,俗称“秀才”,听起来似乎很高大上的样子,但是在许多人的眼里,如果只会写材料,没有其它特长,多半会沦为“锈才”,大好才华给埋没掉。

    “写材料,祸从笔出的例子可真不少。”孔有为谈起了自己的专业,不由得有些唏嘘地说道,“以前我就没少犯错误。”

    基本上,各单位的笔杆子们,都有一项编外重任,就是宣传报道。这宣传,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能写,有的时候就容易写出问题来。

    “当年我有位同事,给一把手当秘书时,写了一篇一把手整治单位司机酒后开车的报道,一把手倒是满意了,却将二把手得罪了,因为醉驾司机是二把手的堂侄。”孔有为就对林萧说道,“后来,二把手当了一把手,少不了给这位同事穿小鞋。所谓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跟着宣传部,经常犯错误的说法,大抵如此。”

    “这算是无妄之灾了。”林萧说道。

    当笔杆子,确实很容易得到上升的机会,但文章可以做敲门砖,但绝不能靠它搭官阶。

    正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虽然古代有人凭一篇八股文平步青云,但那也只是偶遇一位欣赏八股文的上司而已。现今的领导赏识笔杆子,多凭报上的几块“豆腐干”。

    持才傲物,这一点几乎是所有笔杆子们的通病。

    有道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领导日理万机,材料写得少,文字方面肯定要差一点,其它诸如酒量、夜生活、交际能力远在笔杆子们之上,而这些,才是官场上真正的受用。

    如果仅凭文字功夫比领导强,就不满别人领导自己,就满腹牢骚、怀才不遇,那就有点“灯下黑”了。

    “脱离领导是不行的。”孔有为说道,“当年我写材料的时候,很多笔杆子都认为,只要文笔好就行,能写好材料就容易被认可,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误区。文笔固然重要,领会领导的意图更重要。作品的原创性、超现实性以及张扬叛逆的个性,与公文的四平八稳是格格不入的。天下公文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公文有格式讲究,每位领导还有固定的思维定式,脱离领导意图,再好的文笔也是白搭。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管你的人不满意,神仙也帮不了你。”

    林萧喝了口茶水,点头表示认同。

    孔有为今天说的一些话,还是有些警示作用的,虽然林萧用不到这些东西,不过却能够起到一定的启发,毕竟市纪委里面,也是有一些笔杆子的,这些人要怎么用,也是一个考验能力的问题。

    “领导心中成功的笔杆子,必须同时做到四像,即像马一样奔跑,像牛一样耕耘,像猴一样灵活,像猪一样受气。但大多笔杆子们,偏偏只做得一两个像,更多是四不像。”孔有为接着说道,“有一个故事很能说明问题:某局长因感冒住院,办公室两名副主任奉命加班,管后勤的负责医院陪护,管材料的负责写明天的讲话稿,同样是熬一个通宵,给局长的印象是管后勤的最辛苦,最后当主任的自然是管后勤的。事后,有人总结说,官场如戏,笔杆子只是编剧,哪有导演和主演得的实惠多啊!”

    “呵呵,孔部长能从材料堆里面爬出来,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林萧听了就笑道。

    “我那纯粹是因为运气好而已……”孔有为摇摇头道。

    孔有为当初赶的机会好,所以才有从材料堆里面,爬到正经仕途上的机会,但是这样的机会,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

    如今很少有人愿意终日埋头在材料堆里面,毕竟这种日子不好过,不但需要没日没夜地加班,而且写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会被领导随意几笔就给改得狗屁不通,然后继续返工。

    最令人恼火的是,可能改过来改过去很多遍之后,又回到了原稿的样子,这才是最令人吐血的事情。

    在权力的压迫之下,笔杆子们只能是沦为政治和权术的玩物,并没有什么出头之日。

    “不过,现在肯沉下心来写材料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孔有为说道,“大部分考上公务员的,都是奔着领导的位子来的,甘心做无名英雄的,基本上没有了。”

    现在当公务员不容易,得经过比高考更为严峻的国考,这么一来,愿意默默无闻的人显然就没有几个了。

    “这也是难免的事情,不过现在的材料好写啊,网上有的是现成的模板,只要大块儿的内容不出问题,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都是可以斟酌的。”林萧就表示道,“我发现越是基层单位,文字工作越容易糊弄,基本上都是直接从网上搜过来,然后东拼西凑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当然了,有些数字方面的内容,应该还是需要注意的。”

    “数字的真实性也很有限。”孔有为摇了摇头道,“基本上各单位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那些数字应该做高一些,那些数字应该做低一些,这都是有讲究的,不可能随便发挥。”

    “这事儿,谁也解决不了。”林萧耸了耸肩道。

    统计局的数据都是千疮百孔的,漏洞百出,还能指望什么呢?

    “其实,今天我以为你会对王大山的事情,乘胜追击呢,却没想到你及时地偃旗息鼓了,这事儿确实让我感到非常惊讶……”停了一下,孔有为就有些好奇地问道,“王大山的背后是谁,你不会不清楚吧?”

    王大山的背后,自然是市委书记张成林。

    孔有为这么问林萧,当然是有他的一番考虑的,毕竟张成林占的那个位子,实在是太敏感了,大家都盯得很紧。

    这一次,林萧原本是有机会将张成林给拉下来的,可是他偏偏没有动手,甚至将王大山跟移交了秘密部门。

    林萧这么一来的话,也就相当于是将王大山的问题孤立出去了,张成林作为有可能受到最大冲击的目标,自然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若非如此,河西市的官场,没准儿会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动荡。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创世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