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八章 幻肢痛

第八章 幻肢痛

 热门推荐:
第八章 幻肢痛-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出事情的,是碧水市云安建筑公司的老板唐明远。

    三天前,唐明远在视察公司的建筑项目的时候,遭遇意外,被从天而降的脚手架砸中,虽然避开了上身,左腿却严重粉碎性骨折,同时伤口遭遇感染。

    送到碧水一院来的时候,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专家的意见非常一致,唯有截肢,才能够保得住他的性命。

    因此当天就安排了截肢手术,情况也比较乐观,如果以后安装假肢,大体上不会对日常行走造成太大的影响,当然了,开车什么的是别想了。

    好在是唐明远的资产颇丰,个人资产超过十亿,现金至少也有两亿多,倒是不用太在意今后会过不下去。

    事实上,唐明远的云安建筑公司,在整个青山省也是比较有名的,承揽过很多大型建筑项目的业务,算是一家资质较高的建筑公司。

    唐明远出事之后,就被安排在碧水一院高干科住院,由高干科和骨科的专家会诊,给他安排的手术。

    市里面的领导也特意来医院,看望过唐明远,表示对于此事的重视。

    林萧作为高干科的新任主任,当然也去看望过唐明远,还有点儿惊讶于此人的年轻,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居然就白手起家创出这么*一*本*读*小*说 .大的家业,真不容易。

    “他这是什么情况?”林萧站在唐明远的病床前,看着已经打过镇定剂,沉沉睡过去的唐明远,皱着眉头询问道。

    主治大夫陈晓宁在旁边儿解释道,“伤者的手术是非常成功的,通过闭合性截肢术,已经一次性解决了断肢问题,预后良好。只是在今天醒过来之后,伤者突然疼痛难忍,歇斯底里,好像他的伤肢仍在一样。迫不得已,我们只好给他用了镇静剂。”

    “幻肢痛?”林萧听了陈晓宁的话之后,脑子里面不由得出现了这么一个名词。

    “幻肢痛?”主治大夫陈晓宁听到了林萧的嘀咕,不由得重复了一声。

    所谓幻肢痛,是指伤者感到被切断的肢体仍在,而且在该处发生疼痛。

    这种疼痛多在断肢的远端出现,疼痛性质有多种,如电击样、切割样、撕裂样或烧伤样等感觉。

    一般来说,这种疼痛表现为持续性疼痛,且表现出越来越严重的情况,各种药物治疗往往无效。

    对于幻肢痛的发生原理,医学界并没有一致的看法,西医方面也没有好办法来治疗。

    陈晓宁听了林萧的话之后,也觉得唐明远的情况,有点儿像是幻肢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陈晓宁忧心忡忡地说道,“目前我们并没有什么有效方法,能够治疗幻肢痛的,就算是给他转院,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

    在病床前陪护的一名年轻女子立刻有些激动地地询问道,“有办法吗?唐总醒过来之后就感觉疼痛难忍,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真担心他是否能够挺得过去。”

    “你是?”林萧看了这女子一眼,有些迟疑地询问道。

    这位年轻女子应该有二十六岁左右,气质颇为不俗,显示出一种干练精明的形象,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位商场上的英才,至于说相貌,应该有个七八分的样子,带出去能够对得起人了。

    “我是唐总的秘书吴丹。”年轻女子蹙着眉头回答道,“目前公司的主要工作都由我来代为管理。”

    “哦,吴秘书,怎么不见唐总的家人呢?”林萧随口问道。

    这个事情也是比较奇怪的,按道理说,像唐明远这样的年轻有为的富豪,上杆子巴结的人应该很多的,更别说有亲戚关系的家属了。

    可是三天来,林萧也好,主治大夫陈晓宁也好,并没有看到唐明远的家人出现。

    据陈晓宁说,当时的手术通知单,还是在唐明远的首肯下,由秘书吴丹给签的。

    “唐总未婚,他的亲人只有一个妹妹,最近几天刚好联系不上,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人了。”吴丹解释道。

    “钻石王老五啊。”林萧点了点头,心说这些富豪们多半儿都有这样的毛病,成群的美女挑花了眼,又担心人家谋夺自己的家产,所以玩玩可以,真要说道结婚就撤退了,搞得大部分人都是四十多了才结婚。

    如今唐明远才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事业又搞得这么大,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也没有继续娶妻生子的压力,自然不会早早地把自己陷入婚姻的围城中去。

    “如果痛感不能尽快消失的话,仅仅使用镇痛剂和镇静剂,也不是长久之计。”主治大夫陈晓宁有些担忧地表示道,“这么做对于身体的伤害,尤其是神经系统的伤害,是比较明显的。”

    “那怎办,总不能让他疼死吧?”吴丹对于这个情况感到非常紧张。

    “疼死倒不至于。”林萧摇了摇头道,“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找到痛感产生的深层原因。”

    “不就是因为截肢造成的疼痛吗?”吴丹有些不解地反问道,“如果用对了药物,应该就会减轻吧?或者等到伤口逐渐恢复,也能够消失?”

    “没有那么简单。”林萧否定道,“如果幻肢痛这么容易解决,也就不会成为世界级的顽症了,现在中西医都没有太有效的治疗方案,大部分时间都是靠碰运气。”

    停了一下,林萧又说道,“我觉得,还是要从心理上入手。”

    “心理上?”陈晓宁和吴丹都有些意外。

    吴丹更是有些不悦地质问道,“林主任的意思是说,我们唐总是心理疾病,主观认为自己在痛?!”

    她的话显然有些不客气的情绪,因为找她看来,林萧这么说唐明远,就差直接说唐明远是神经病了。

    这样的说法,作为唐明远的秘书,而且是亲信手下,吴丹显然不能接受。

    “心理因素只是其中之一,或者也有其他的原因。”林萧对于吴丹的反应,显然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事实上,讳疾忌医这种事情,一直就是存在的。

    国人的思维方式有些奇怪,明明是病了,非要说自己有病,直到病倒了,才肯接受治疗,事实上,很多疾病如果能在发病之初就开始着手救治的话,会容易解决得多。

    而对于心理疾病,大家也都比较排斥,感觉别人说自己有心理疾病,就跟说他是神经病没有两样儿。

    “截肢后,伤者难以接受现实,无法摆脱心理上的创伤。”林萧说道,“截肢使伤者丧失了完整的身体,变得跟别人不一样,这本身就是不容易接受的事情。生活和工作的不便,需要别人的照顾,可能被别人当做怪物,这都给伤者带来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

    “你的意思是说,唐总也许会主观认为自己的残肢仍在,并因此痛苦?”吴丹问道。

    “这是人之常情。”林萧回答道,“我刚刚看过唐总的情况,各方面的情况都是恢复得比较好的,因此也只能从这方面找原因了。中医倒是认为,这是由于外伤切割,痰浊瘀血阻滞经络,日久心肝心虚,脑失荣养,神魂失调,则出现如梦寐变幻的幻肢痛。”

    “有办法治吗?”吴丹追问道。

    “没有什么好办法。”林萧回答道,“一般就是镇痛药物控制,等着他自己恢复。”

    “说了半天,还不是绕回来了?”吴丹有些苦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说道,“药物对神经系统有损伤,要怎么办呢?”

    “嗯……”林萧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药物虽然是下策,不得已为之,但是如果唐总愿意花大价钱,我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使用针刺的方法,替他控制住这种疼痛感,不至于每一次都使用镇痛药物来止痛。”

    见吴丹一脸的怀疑,林萧就解释道,“并不是我借机敲诈,只是这种方式对我本人的损伤是比较大的,涉及到一些比较复杂的中医理论,还有更为深奥的知识,并不能够单纯地认为是医院应该提供的服务了。”

    “靠谱儿吗?”吴丹有些怀疑地反问道。

    “试试看呗,没有效果不收费。”林萧有些无所谓地回答道。

    这倒不是他没有治病救人的情操,而是医院方面确实对此束手无策,他要使用自己的精神力为唐明远治疗的话,对他自己的损伤是显而易见的,至于说针刺等方法,只是流于表面的形势罢了。

    使用精神力为人治疗疾病,虽然在林萧获得的信息当中,是存在的,但是操作起来也比较复杂,而且,他免不了会再次动用庞大的精神力,身体会有所损耗,并可能出现一些其他的后遗症。

    而对于医院来说,尽管林萧是高干科主任,他为病人治病是工作,不应该再收取费用,但是在世界级的顽疾面前,如果不收取一定的报酬,那就是有违行规了。

    这个病,不是随便那个人就有把握说,他是可以治疗的,即便是瑞典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的顶级专家们,也没有这个底气。

    “这个,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面对这个问题,吴丹也很难做出决定,她希望能够在唐明远清醒过来之后,请示一下。

    “没有问题。”林萧点头回应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