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豪门医少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齐大非偶

第八百一十四章 齐大非偶

 热门推荐:
第八百一十四章 齐大非偶-豪门医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好在是除了飞机晚点之外,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空中倒是遇到过一股气流,飞机颠簸了一阵子,但是并不是很明显,而且很快就过去了。

    总而言之呢,这一次空中旅程,还是比较平稳的。

    到了省城之后,林萧就想到了上次为了李凝那个美食栏目的审批,他给省广电的人打电话,还说要请人家吃饭什么的。

    这一次既然到了省城,怎么说都得把这个事情给处理掉,不然的话,人家还当他是满嘴放空炮呢。

    于是林萧先找地方住了下来,然后才给李凝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关于美食栏目的情况。

    “这个栏目已经批下来了。”李凝的回答是非常肯定的,“我们计划月底就试播,看一下观众的反应如何,原想着你可能赶不回来了,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可以的。”

    “已经批下来了哦?那就好。”林萧听了,顿时放下心来,“那你们好好准备做节目吧,我还得请人家吃个饭,表达一下感谢什么的。”

    对于林萧这样的人物,办事儿之前就请他们吃饭,那是不大可能的,毕竟大政豪门子弟的身份在这里放着呢,他不可能这么上杆子地去求人。

    但是人家给面子,把事情先给办妥当了,/一/本/读/小说 .那林萧就需要表示一下感谢了,这个是礼貌问题。

    毕竟不管事情大小,人家肯帮忙儿,这就算是给面子,作为主人,对于人家的这种做法,当然需要做出一点儿表示来,不然的话,那可就是有点儿不近人情了。

    林萧先给省长李贵原打了个电话过去,表示了感谢。

    “哦,林萧你已经回来了?事情办得还顺利吗?”李贵原听到了林萧的声音,不由得就多问了几句。

    作为候补中委,青山省的省长,李贵原现在的身份地位有了很大的提升,当然就有可能知道一些比较隐秘的事情了,尤其是他现在算是林系人马当中的重要骨干,自然也听说了林萧处理过的一些特殊的事情。

    这一次征召林萧赴京,是上头直接下来的命令,李贵原就算是脑子再迟钝,也不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毕竟,李贵原也知道,林萧的本事是有点儿异于常人的,专门为高层解决一些别人解决不了的事情。

    “还算是比较顺利。”林萧回答道,“我这一次回来,顺便感谢一下省广电的人,请他们吃个饭。”

    “这种小事儿,你自己看着处理就行了。”李贵原说道,“不过这事儿确实是特事特办,你们感谢一下人家也是应该的。”

    美食栏目那件事情,虽然说李贵原是让秘书跟省广电的人打过招呼的,但是从流程上来讲,这种特事特办肯定是会影响到人家的正常工作的,免不了会有人为此加班加点。

    所以李贵原觉得,林萧请对方吃个饭什么的,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而且,省广电方面的工作,也有其特殊性,虽然说他身为省长,也不方便太深入地插手进去,毕竟这是比较专业的部分了。

    省广电的局长叫作林怀兵,正厅级干部,原来是从邻省一个副市长位置上调过来的,为人比较低调,接到了林萧的电话之后,倒是也没有觉得很惊奇,只是笑着表示林萧来到了省城,怎么着也应该自己尽一下地主之谊,至于说请客什么的话,那就免了。

    对方一片好意,林萧一时之间倒是也无法拒绝,于是双方就把会面的地点,定到了省城鸿宾楼的雅间里面。

    “这倒是有点儿不好办了……”放下了电话,林萧不由得有些挠头起来。

    对方表现得非常客气,这个人情就不好还了。

    毕竟原本一顿饭就能够解决的问题,现在不但没有请出去,反倒是又答应了对方的宴请,尤其是对方的级别还要比林萧高出一些来,人情算是越欠越多了,林萧当然会觉得有些不大妥当。

    虽然说林萧并不在乎什么因果问题,也不觉得欠人情分就会惹来什么大麻烦,但是这种感觉确实有点儿不大舒服。

    万一哪一天,林萧的身份大面积地泄露出去,而人家又求上门儿来,这事儿到底是要帮,还是不帮呢?这还真不好说。

    但是此时此刻,林萧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见到人再说吧,看看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帮得上的,尽早还了对方这个人情也就罢了。

    电话对面的林怀兵,却是另外一番心情。

    不过他老婆在旁边儿听到了,就有些不大乐意,“怎么说你也是正厅级的干部,现在省广电局管辖的范围又多,比起一个市委书记来虽然差了一点儿风光,可是怎么也算是一个强势的正厅级干部了,犯得着这么去讨好一个副厅级的市纪委书记吗?”

    在他老婆看起来,就算是林萧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那也不过是地级市的纪委书记而已,跟省里面的正厅级干部,尤其是跟林怀兵这种手握一个部门权柄的正厅级干部比较起来,差距还是把较大的。

    所以,林怀兵根本就犯不着跟林萧这么客气,毕竟官场上的天然规矩,官大一级压死人嘛。

    “这个你就不懂了。”林怀兵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知道这事儿虽然是我帮着办的,但是打招呼的可不是林萧本人,而是省长秘书亲自打的电话,专门谈的这件事情。”

    “哦?”林怀兵老婆听了,不由得一愣道,“这么说,这位林萧应该是省长李贵原的人了?不然的话,省长秘书不至于为了这种事情跟你打招呼吧?”

    如今这个时候,正在严打秘书党,做领导秘书的都有点儿胆战心惊呢,怎么可能还有人敢于顶风作案,四处插手?

    李贵原省长的秘书会给林怀兵打这个电话,自然是李贵原本人的意思,而不会是其他什么原因,毕竟秘书要办自己的事情,不是不可以,却不可能做得这么明目张胆,更多的可能就是通过私人渠道的沟通。

    所以林萧的这件事情,只可能是李贵原省长的安排。

    “这位林萧林书记,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现在就已经是副厅级的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了,你觉得人家的背景就不深厚,还是以后的发展前途没有我更高远呢?”林怀兵反问道。

    “二十出头的市纪委书记……咝……”听了这个,林怀兵的老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吃惊不小。

    作为同为体制内的干部,虽然她级别不高,只是一个正科级的干部,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很清楚的,林萧这个年龄,这个级别,这个实际职务,确实能够把很多人给吓着。

    正是林怀兵所说的那句话,林萧这样的人物,未来的发展前途怎么可能差得了呢?或许用不了多久,人家就能正厅级了,再看副部、正部,应该也就是不远的事情了。

    就算是林怀兵的年纪大了,指望不上林萧的未来,可是如果能够把这个关系给处理好的话,将来家里的子女们,未尝就不能盼望着从林萧身上沾点儿光啊。

    结下这么一个善缘,可是要比吃顿饭什么的,强太多了。

    “可惜咱家是个儿子……要是有个丫头的话……唉……”林怀兵的老婆忍不住感慨道。

    “有个丫头也指望不上的,除非你家丫头长得倾国倾城,或者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性。”林怀兵笑着说道,“人家这个级别的人物,就算是上头那些高层领导们,也都是盯在眼睛里面的,绝对不可能便宜了我们这些普通人家。”

    这话可是一点儿都不假,如果林萧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他也不大可能这么快就成了副厅级的实职干部,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而林萧如果有大背景的话,那就不是他们这些干部家庭能够联姻的对象了,林萧的联姻对象,怎么也得在最高层的那个圈子里面考虑,而不可能找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家庭。

    “齐大非偶。”林怀兵的老婆听了,倒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什么?”林怀兵有点儿诧异,没听明白他老婆在说什么。

    “齐大非偶嘛,你一个省广电局长,正厅级的干部,不会连这个成语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他老婆取笑道。

    “哦,这个啊。”林怀兵笑了笑,点了点头道,“你别说,古人将门当户对,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齐大非偶这个成语,是有出处的。

    当初在春秋时代,齐僖公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郑国的太子忽。太子忽推辞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配偶,齐国是个大国,齐国的公主条件太高了,不是我的配偶。”

    后来北戎部落入侵齐国,齐国向郑国求援,太子忽率领郑国的军队,帮助齐国打败了北戎,齐僖公又提起这件事,太子忽还是坚决推辞了。

    别人问他,他就说,“以前没有帮齐国忙的时候,我都不敢娶齐侯的女儿。今天奉了父王之命来解救齐国之难,娶了妻子回去,这不是用郑国的军队换取自己的婚姻?郑国百姓会怎么说我!”

    提到了这件事情,林怀兵不由得感慨了几分,“刚毕业的时候,我被派到下面一个法庭,跟着一位老法官办案。可能是考虑到老法官的人生经历丰富,也很有耐心,庭里就安排离婚案件主要由我们这个审判组来负责。”

    “办了好些离婚案件之后,我才明白,古人留下的很多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比如说,齐大非偶。”林怀兵说道,“简单地说,条件相差太大的人,不适合在一起。这种齐大,包括成长环境、学历、个人发展、人生观念等等。婚姻是否幸福,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但双方条件相差太大的婚姻,走向悲剧的可能性确实会大大增加。这跟两个人是否都本性善良之类,并没有太大关系。”

    林怀兵的妻子听了,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事实上,文化水平的差异,是很多夫妻沟通存在障碍的原因。

    “我记得当年我办过的一个案子,夫妻双方早就认识,妻子小学毕业后开小店,丈夫后来大学毕业当白领。结婚数年,丈夫说和妻子实在难以沟通,要求离婚。”林怀兵说道,“开庭的时候,店里的女工帮忙抱着他们的小儿子,也坐在庭下旁听。小儿无知,不知人间忧愁,也不知道父母正在做什么,在女工的怀里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这是令我至今难忘的一幕。他的父母分手了,不知这孩子长大之后,是否还记得这曾经伤痛的模糊一幕。”

    “所以,其实门当户对这四个字,其实是很现实的写照。”林怀兵的妻子也感慨道,“现在的电视里面,为了情节吸引人,有些确实是在胡编乱造,误导年轻人,这样的盲目结合,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是啊,在所有的分歧里,也许人生观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林怀兵说道,“当年电视剧《金粉世家》风靡一时。繁华背后,悲剧收场,只有暗香残留。我也曾为金燕西和冷清秋的爱情悲剧深深叹息,也和很多其他粉丝一样,一度希望续集里他们能够复合,重拾甜蜜爱情。但后来看了张恨水的原著,才发现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复合。两个人的成长环境相差太大了,而成长环境往往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观,他们的做人原则确实有根本分歧,分开是必然的。”

    “人生的真相,往往是出乎意料而又意料之中的残酷。”林怀兵的老婆说道。

    “咦,怎么说着说着突然就歪楼了?好像我们家真有个丫头,恨不得要嫁给林萧似的,这事儿真是好笑了……”忽然林怀兵就反应了过来,不由得摇头苦笑道。

    “要歪楼,那也是你先歪的楼啊。”他老婆说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