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1382章 娜依的委屈

第1382章 娜依的委屈

 热门推荐:
第1382章 娜依的委屈-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不过你竟然能自己就炼化盅虫,这可是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遇到过了,也就是我们一些古老的传说里面才说过有人能炼化盅虫的。”

    相比于李一飞的失落,布侬却是相当的惊喜。

    李一飞苦笑了一下,道:“那也没用啊,这又不能炼化娜依的这个本命盅,而且就算能炼,我现在也不能炼啊,那岂不是相当于要杀了娜依。”

    “那咱们再来试试,刚才我只不过是下的最普通的盅虫。”

    “还要试?要是我炼化不了怎么办?”李一飞吓了一跳,他现在真是被盅毒搞怕了,一个本命盅,现在就已经让他********了。

    “没事没事,我下的盅肯定是我能解的,你放心好了。”布侬就像看到了稀世宝贝一样,那两眼都是冒光啊。

    “好吧,那就试试吧。”李一飞摇了摇头,但却也有一种尝试之心,如果他真的能够炼化大多数的盅,那他以后再遇到这些会盅术的人,那就是没有什么心里压力了。

    看到父亲竟然要对李一飞下盅,娜依吓了一跳,连忙跳起来挡在了李一飞的面前,对着父亲急的大叫。

    布侬连忙笑吟吟的解释,但是娜依却是连连摇头,似乎是完全不相信布侬的话。

    李一飞看到娜依那种维护他的模样,心里也是有些暖意,他与娜依认识一共还不到一天,两人也是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是娜依对他,倒是全心全意,这一点倒是他一点不怀疑的。

    这让布侬也是有些郁闷了,连忙对李一飞连声说道:“你快向娜依解释一下啊,我不是要害你,只是要做个试验。”

    李一飞苦笑一下,拉了拉娜依的手,这还是除了非正常情况下,李一飞第一次拉娜依的手。

    娜依马上转过头来,急着对李一飞说着什么,李一飞是根本也听不懂,只能连说带比划的说着自己是自愿去尝试的,足足用了五六分钟,李一飞才算是让娜依相信了,但是她还是一副很紧张的表情,而且似乎也是随时的准备出手去解盅。

    布侬又给了李一飞下了第二种盅,李一飞真气一运转,那盅虫就在他体内直接炼化,完全没有一点的压力。

    娜依紧张的看着李一飞,发现他确实无事之后,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奇之色,苗疆盅术历来就是非常神奇之物,很多的盅术,他们解起来也是相当的麻烦,哪有像李一飞这样完全不费一点力气就能解了的。

    接下来布侬又给李一飞下了好几种盅,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也让李一飞化解起来越来越不易,但还是都炼化了,对他的身体一点伤害也没有。

    娜依从最开始的紧张,也是变得越来越兴奋,接着看向李一飞的目光就化做了缕缕柔情,再也不舍得从李一飞的身上挪开了。

    “哈哈……太神奇了,这一生竟然能遇到一个能如此解盅之人,那绝对是我布侬的幸运啊。”布侬终于停下了手,兴奋的手舞足蹈。

    娜依则是盯着李一飞看,看那眼神,此时真是恨不得投入李一飞的怀抱了。

    李一飞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道:“那我有件事不明白,我既然能够炼化我体内的盅毒,那为什么我妻子中的盅毒,我却没有查到呢?”

    布侬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这应该有几种可能,第一种,你那时查的不够仔细,第二种,你检查的时间耽搁的过久,所以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第三种,那就是你只能炼化你自己体内的盅虫,别人体内的你解不了,不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只要你带着娜依回去,就可以轻松的把你妻子的盅毒解了。”

    李一飞点了点头,感觉布侬说的很有道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布侬微微一笑,径直回到了房间。

    李一飞愣了一下,布侬这话什么意思,莫不是今天晚上就让他与娜依住在一起?

    娜依这时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然后对着李一飞嫣然一笑,先站了起来,然后向李一飞伸出了手。

    李一飞只能握住娜依的手站了起来,娜依虽然住在山里,但是手却是没有一点的粗糙,也是相当的柔软和细腻。

    娜依带着李一飞却是向楼下走去,然后指着引山泉下来的竹筒边的一些东西。

    李一飞看到那是一些牙具什么的,这是让自己洗漱的,这里虽然生活比较原始,但是多少也有些现代的东西,比如这些牙膏和牙刷还有香皂什么的。

    两人就一起在这里洗脸刷牙,娜依不时的对李一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就算李一飞心有芥蒂,但面对着娜依那种纯真的笑容,这时候也是不由自主的暂时抛开了。

    洗漱完毕,娜依红着脸对李一飞笑了一下,然后就跑向了厕所,李一飞摇了摇头,明白娜依是让他等着她,也就站在这里,心里不免有些发乱。

    时间不大,娜依就走了出来,指了指厕所,李一飞点了点头,也去方便了一下才出来,娜依还在那里等着他,两人又一起上了楼。

    而娜依直接就带着李一飞向她的房间里面走去,李一飞顿时有些尴尬了,急道:“娜依……这个咱们……就没有别的房间了吗?”

    娜依根本就听不明白李一飞说什么,轻笑了一声,又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李一飞一脸的苦笑,只能是比划着想说自己不能与娜依一起睡。

    但是这件事还真是很难用手势比划明白,比划了半天,娜依还是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根本就没有一点明白的意思。

    李一飞只得是推开了娜依的房间,然后指了指娜依,又指了指房间里面,然后又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外面。

    娜依这一次终于是看明白了,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眼泪顿时刷刷的流了出来。

    而这时布侬的房间门开了,布侬从里面走了出来,道:“李一飞,对于我们苗家的女儿来说,给你下了本命盅,那她就你一辈子的妻子,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不管你喜不喜欢她,那也是如此,你不同意跟她睡在一个房间,那就是表示对她的不满意,不喜欢她,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种侮辱,苗家女子最受不得这个的。”

    “布侬大叔,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法接受这件事啊,而且我和娜依接触的时间还短,就算这辈子我真的只能跟她在一起,我也希望我们能够感情深了,再自然的睡在一起,我希望大叔你能帮我解释一下。”

    布侬听李一飞说了这些,并没有生气,显然是因为他经常与外界接触,所以对于外面的风俗也是了解的很多,这时也就用苗语与娜依讲了起来,娜依虽然不像那样哭的伤心,但显然也是相当的委屈。

    布侬这时候又说道:“李一飞,我家里就两个房间,所以你只能与娜依住一个房间,你们可以不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今天晚上你要不与娜依在一起,她真的会伤心死的,这件事,我们苗家女子就是如此,不是什么理由能够劝说的。”

    李一飞迟疑了一下,终于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

    布侬微微一笑,道:“我很欣赏你,也难怪你能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确实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

    李一飞苦笑了一下,道:“唉,以后我就算是想随便,我也完全没有机会了。”

    布侬尴尬的笑了一下,道:“这可能就是命运吧。”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一飞摇了摇头,看向娜依,而娜依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李一飞。

    “走吧,我们休息去吧。”李一飞最后也只能如此,直接伸手拉住了娜依,进了她的房间。

    娜依顿时兴奋的眉开眼笑,进到屋里面把床上的旧被子全都卷了起来,然后又去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套全新的被褥,那被褥做的极为精美,这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手工艺品,而且明显就是那种新婚用的被褥,对于娜依来说,今天晚上就算是她的洞房花烛夜一般了。

    收拾好床铺,娜依转过身看向了李一飞,两颊绯红,然后两手抬了起来,去解着领口的扣子。

    李一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并不想看,但是知道这时候不看,很有可能对于娜依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侮辱,所以只能是盯着她看。

    果然娜依看到李一飞并没有避开目光,那脸上除了羞涩之外,还有一种兴奋,很快就除下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的贴身内衣。

    娜依的里面并没有胸罩,而是一个肚兜一样的衬衣,脸上的羞涩之意则是更浓,但那眼睛却是大胆的看着李一飞,然后缓缓的走向了李一飞,手放在了李一飞的胸膛之上,然后去解着李一飞的衣服。

    李一飞心里叹气,他家里的女人,也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在一起的,但是与娜依,这绝对是一件最为荒唐,也是最为怪异的,而且与别人,李一飞完全是有退路的,可是与娜依,他是全无退路,两人除非一起死了,要不然就不可能不在一起。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