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1563章 笑的理由

第1563章 笑的理由

 热门推荐:
第1563章 笑的理由-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房子里躲着的吴术维和阿拉伯大叔经历过一个漫长的等待,连续听到了几辆车的发动机声,他们甚至以为已经被打死,或者被抓到,而被那些恐怖分子带走了,甚至到骑士十五轰鸣着停在门前,两人都不知道里面的是李一飞,而是当成恐怖分子过来搜查。

    两人的枪口都对准了骑士十五,只等里面的人一下车,两人就会开枪。

    几秒后,车门打开,李一飞的一只脚迈出,吴术维抿了抿嘴唇,长时间的紧张,让她现在口干舌燥。阿拉伯大叔额头上的汗都流到胡子上了,他猫着腰,做出拼命的姿势。

    又过了几秒,李一飞单手拎着一把ak47,从车里下来,将车门关上,对着两只扑过来的狗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坐下,那两只狗就立刻不敢动弹,乖乖的趴在地上。

    屋子里面,吴术维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去,她欢呼一声,拉开门冲了出来,跑的时候,她扔掉了手里的枪,二十来米的距离,吴术维用了几秒,就冲到了李一飞面前,跟着跳起一跃,抱住李一飞的身体,嘴里大声喊道:“太好了,你活着回来了!”

    阿拉伯大叔紧随其后,也跑出来,但他还谨慎的端着枪,观察周围。

    “都解决了,安全了。”李一飞没有借机占吴术维的便宜,他的双手还保持着张开。

    几秒后,吴术维从李一飞的身上下来,她低头整理一下头发,脸蛋红红,画蛇添足似的解释道:“我……我刚才太高兴了,你别多想。”

    “多想的是你。”李一飞呵呵一笑,开了一句玩笑,他又道:“我抢了一辆车,我们可以走了。”

    “你……没受伤吧?”吴术维被李一飞说的心里发窘,但又很快抬起头来,盯着李一飞,上上下下的检查一番。

    李一飞的身上几乎没什么破坏的地方,还很干净整洁,似乎刚才不是经历一场激烈的枪战,而是去跑了几百米。

    “我没事。”

    “那……那些人呢?他们怎么样了。”

    李一飞咧嘴一笑,道:““跑掉了几个,其他人都死了,所以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不然这里太阴森了。”

    都……死了?吴术维小嘴大张,吃惊不已,对于李一飞的说法,她简直是太震惊了。

    两人用华夏语交流的,一旁的阿拉伯大叔听不懂,李一飞便对他说道:“大叔,你也走吧,这村子里基本上没什么活人了。”

    活人还有,远处几个小屋子里,还有几个人,但那些人都是村子里原本的村民,李一飞当然不会对他们下杀手。

    阿拉伯大叔听完之后,确定李一飞不是在开玩笑,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做礼拜状,一下子老泪纵横。

    过了一会,李一飞和吴术维才从阿拉伯大叔口中得知,这个村子本来是一个很安静的小村子,人们生活在这里,但这些年的战乱,导致阿拉伯大叔的妻子被路过的恐怖分子杀死了,两个儿子一个参军去了,被杀死了,另一个儿子跟了一个组织,几年前也被杀死了。

    村子里其他人家也差不多,女人能跑的都跑了,男人有点能耐的也都逃离了,只剩下他们这些老人还在,在船锚来到之后,一些不服气的老人也被弄死了,像阿拉伯大叔这样还活着的,就得为船锚的人服务,否则也会被杀死。

    看着孤家寡人的阿拉伯大叔,吴术维眼睛红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提出带阿拉伯大叔一起走,去城市里生活,会给他找工作。

    阿拉伯大叔摇摇头,拒绝道:“我不出去了,这辈子生活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而且,死了那么多人,不埋的话,这里会生瘟疫的,等你们走了,我就去叫其他人,把那些死人埋了,他们再敢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和他们拼命。”

    李一飞的神勇,给阿拉伯大叔证明一件事,那就是,那些看起来凶残可怖的恐怖分子,其实没有那么厉害,一样可以杀掉。

    对阿拉伯大叔的选择,李一飞没有干预,他点点头,道:“他们留下不少枪,食物和钱财,你可以去拿回来。而且,船锚的人不会再来这里了,其他组织的人来,就只能靠你们自己去解决。”

    “多谢。年轻人,安拉会保佑你的,你和你的妻子是好人,安拉不会让好人受到伤害的。”阿拉伯大叔说道。

    说到妻子两个字,吴术维想和这位不知道名姓的阿拉伯大叔解释一下,她和李一飞不是夫妻,但想想还是算了。

    李一飞决定离开,他不太喜欢待在死人太多的地方,哪怕他经历过无数次的这种场景。

    吴术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李一飞开着车,两人离开了这个无名的村庄,基本上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的村庄。

    时间已经是深夜里,天空的云彩散去,终究没有给这里带来一些雨水,沙漠的夜晚,星空非常明亮清晰,大大的月亮挂在远处的天空,一辆骑士十五行驶在沙路上,不断的打破静谧。

    李一飞专注的开车,旁边的吴术维侧着头,在看着他。

    当李一飞偶尔扭过头和她对视的时候,吴术维也没有躲开。

    如此几次之后,李一飞便道:“我很好看?”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现在心里想什么。”

    “你学过心理学?”

    “取得过一个学位,但不精通。”

    “那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吴术维眼睛眨了眨,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你没有去想刚才杀人的事情。”

    “这个回答很有欺骗性,如果我说确实没有,你就可以确定了一个范围,如果我说就是在想刚才的事情,你是不是就会接着问下去。”

    “不,你一定没有在想刚才的事情,你开车的时候非常稳,面部表情也很放松,身体没有那些多余的动作,我学过一些微表情,你刚才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你没有一点后怕,事后的恐慌。”

    “看了那么半天,就得出这个结论?”

    “所以我才看,因为看不透。”吴术维说完,嘴巴撇了下,身体扭了两下,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看着李一飞,很直接,很大胆的看着。

    李一飞呵呵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又开一段距离,李一飞停下车,打开车门,下车去放水,吴术维嘴巴动了动,她也想做那件事情,偷偷看了李一飞一眼,发现他就那么大咧咧的站在车旁边,耳边出来哗哗的水声,吴术维啐了一口。

    李一飞回到车里,扬了一下下巴,说道:“去吧!”

    “去什么?”

    “哦,那就是不想了,那我接着开了。”

    “哎……别,我去。”吴术维说着推开车门,这次学聪明了,她跑到车后面,而不是像白天那样,蹲在车身边上。

    李一飞看着中空台的一个按钮,想着是不是把后视摄像头打开,这个怀心思想过,就被李一飞给否定了。

    车里装着一些肉脯,一些食物和水,是李一飞从船锚组织那里弄过来的,折腾到半夜,两人也都饿了,李一飞让吴术维从后座取过来,分给他一些。

    车内陷入短暂的平静,只有两人嚼动的声音,李一飞吃的快一些,大口的往下咽,吴术维就优雅很多,不过也不算慢,两人吃完之后,吴术维忽然想到一个事情,她看着李一飞。

    “还在研究我在想什么?”

    “没有,我想你带电话了,想和你接电话,和家人说一声,我到迪拜了。”

    “给你。”李一飞说着从兜里掏出电话,递给吴术维。

    吴术维接过去,几秒后翻着白眼对李一飞说道:“你的手机没电了。”

    “我刚才想问的是,你的手机呢?”

    “被搜走了,你救我的时候,忘记从车里拿回来了。”

    “哦……”李一飞做恍然状,又道:“被别人捡到没关系吧?不会上头条吧。”

    这纯粹是嘴贱的一句话,吴术维反映好几秒才明白李一飞的意思,有些恼的砸了李一飞一下,道:“什么意思,我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习惯,手机里的照片也是非常正常的。”

    “哈哈,好,很好。”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吴术维簇起眉头,说冷酷的时候,杀人不眨眼,杀完人也不在乎,这在如今这个时代,可是非常非常少见的,尤其他还是一个华夏人,是自己的同胞,他经历过什么,才让他如此冷静。

    而有时候,他又有些嘴贱,但却对自己很尊敬,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动作和话语,玩笑也都是在一个尺度的范围里。

    吴术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忽然笑了出来。

    李一飞眼角余光注意到她的动作,看了她一眼,吴术维的笑就变成了大笑。

    “嗯?”

    “没事,我在想,我到底多好命,才能几次死里逃生,而且,这些事都发生在同一天里,被一个刚认识的人救了几次,体验了兰博一样的生活。”

    “就为了这个而笑?”

    “当然。”r1148

    ...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