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跪下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跪下

 热门推荐: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跪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群人七嘴八舌的一嘲讽,反倒是让严思龙心虚了,他这官,糊弄一般人可以,但真要是碰到硬茬子,还真不管用,尤其对方语气这么大的时候。

    但年轻人总爱吹牛,所以严思龙晃了晃脑袋,拧着眉毛,盯着对面。

    自己应该不会那么倒霉,正好遇到一堆官二代富二代出门吧。

    岳阳一听,就想直接跪下了,这下好了,对面不只是一个二代,看起来是一堆。

    完了,自己倒霉就算了,还得连累一堆朋友。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岳阳已经无力阻止了,他现在等同于做什么都是错的,拦着严思龙等人,就会让朋友觉得他怂了,可刚才差点都认命的跪下了,想再硬气起来,也有些难。

    严思龙脸上阴沉不定,对面似乎没有吹牛,尤其其中一个年纪更轻的孩子指着严思龙,说道:“你的名字我记下来了,回头告诉我爸,说你想要打我,工作时间喝酒,我看你怎么办。”

    严思龙气势弱了很多,问道:“你爸爸是?”

    “我爸?凭你也配知道?”对方鼻孔朝天的说道。

    严思龙恼了三分,沉声道:“就算你爸官位高,也不能凭借你的三言两语怪罪我,何况,我今天请假,而且,我没有打你,相反,是你们动手打人。”

    严思龙自己都没意识到,当他和一个小孩子这么掰扯的时候,本身就弱了很多。

    对方一听,冷笑一声,说道:“我爸是宋濂。”

    宋濂?严思龙讥笑的脸忽然就僵住了,心中大骂了一句,我艹你吗,宋濂,那他吗是厅里出了名的的家伙,正厅级别的于部,整天不于好事,重要的是出了名的心黑,这要是被告一状,回头就得往死里黑自己,恐怕没有几十万都别想安生了。

    严思龙哪想到帮朋友出头,却能惹来这么一条黑狗。他收敛神色,问道:“你爸真是宋濂?”

    对方头一歪,说道:“废话,,你怕了吧,没用,你的名字我都记下来了,回头等着我爸收拾你吧,你可以去解释,但看看我爸会相信谁的话。”

    严思龙这回相信了,一阵牙酸,看了一眼表情差不多的岳阳,真想现在拥有特异功能,可以一下子消失在这里,这真是倒了霉了,早知道吃饭会遇到这事,他今天压根都不会接李一飞的电话。

    对面又有一个人爆出了他爸爸的职位,这下更是让严思龙等人无语,不光有地方大员,还有中央部委的,这帮在家待着不好么,非得来这种地方溜达?

    这边的人怂了,他们之中,官做的最大的也就是严思龙这种,其余的经商也没做到多大,还是处处仰人鼻息。

    踢到铁板了,众人心中惨然,几个人偷偷的互相看了一眼,有些和岳阳关系不好的,就想趁着对方没有一个个收拾的时候,是不是悄悄退出去,在这种时候,还傻乎乎的撞上去讲什么义气,那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这种想法,不只是一个人有,很多人都有,甚至包括小花,她扯着赵一,直往后退,一边看好自己的背包,那里面有严思龙刚给她的一万块钱,另一边则是严思龙的背包,里面同样装着几万,都被小花偷偷的放到自己包里了。

    真要出事,这几万就是小花的了,反正也没人看到,要是不出事,她大可以说,她是在帮着保管。

    赵一更加激动了,甚至手心都出了很多汗,没想到对方的人里面,有这么多真正的二代,那个被人围在中间的人,该是什么级别呢,他可是那伙人的中心,一看就是更加厉害的人物。

    可惜了,这种人自己怎么就认识不到呢,要是认识了,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幸运啊。

    犯花痴不分场合,反正自己这边也没有赵一值得关心的,原本有一个岳阳,初见的时候赵一还觉得这个男人真棒,见识过刚才的种种后,赵一就知道,这人也是没劲。

    “跪下。”被叫做大少的二代再次说道,这一次的力度,更强,更蛮横,似乎不容别人反抗。

    他一句话甩出来,周围人也跟着喊道:“跪下”

    宋濂的儿子更是指着严思龙喊道:“你也给我跪下,否则你完了。”

    周围吃饭的人眼珠子也要瞪出来了,就差拍手高呼过瘾了,国人爱看热闹,什么热闹都爱看,像这种官二代富二代装比的戏码,电视新闻里见过不少,但亲眼能见到,毕竟很少,眼下就有一出戏,他们看的这个有味。

    要是那些二代们真逼的那几个看起来也挺有身份的老爷们跪下来,这戏就更好看了,如果不跪反抗的话,岂不是更有意思了,前提是不打到他们这些围观群众。

    跪,跪你吗了比,老子熬了好几年才熬到副处,刚觉得有点出人头地,你们一帮瘪犊子就想让老子跪?严思龙心中大喊着,拳头攥的太用力,手指都被攥的发白。

    岳阳也在忍耐,与前程和钱程相比,尊严到底重要不重要,如果不重要,是不是可以抛弃,如果重要,那是不是必须要保护。

    已经有人悄悄的后退了,和几个女人站在一起,兴许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他还为自己辩解道:“这真的很遗憾,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有一个人退出,就有第二个,他看了看左右,发现退出的第一个人,也转身走了出去,跟着是第三个……

    转眼就剩下岳阳,严思龙以及另外一个看起来还很讲义气的人站在那里,面对着一帮二代和小弟们。

    “给你们十个数,跪,还是不跪,不跪,你们立刻可以走,之后后果自负,跪下来,咱们就有跪下来的说法。”那个二代微微歪着头,视线扫过众人,脸上神情冷漠,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也不急着去结束这场纠纷。

    他说完这句话,立刻就有人开始数数,十到一,也不过是十秒,就算是数的慢,也不可能超过多少。

    就像一柄大锤,每减少一个数字,就在这些人的胸口锤上一下,几下过后,这些人便觉得双腿都软了,似乎下一个数字响起,严思龙等人就跪下来了。

    不能跪,严思龙对自己说道,他的压根紧咬,两侧的腮帮都鼓起来了,脸上的肌肉绷紧,有些狰狞,脸色慢慢涨红,是憋气憋的。

    岳阳走上前一步,说道:“别数了,事情因我而起,我跪就是了,别为难我朋友了,娱乐城你要是想要,就送给你了,事情呢,是我做错在先,所以,我跪……“

    话说的凛然有义气,但真要跪下的那一刻,仍然无比艰难。

    对面的人有人已经露出快慰的神情,有的则仍然不爽。

    严思龙手抖了抖,想拽住岳阳,让他不要跪下来,但他没有伸出手,只是心里挣扎了一下,如果岳阳真的能通过自己的一跪,让对方谅解了自己等人,保住了他们……那似乎也可以,否则的话,倒霉的就是一堆人。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严思龙的手终究还是没有伸出去。

    旁边那个人也没有拽住岳阳,只是低着头,不去看岳阳。

    岳阳最终还是跪在地上了,膝盖一曲,落在光滑的地砖上,发出咚咚连续的两声。

    几个女人忍不住捂着嘴,有的更是忍不住落泪,岳阳真的跪了,刚才酒桌上谈笑风生的那个岳阳就这么被逼着跪了下去。

    唉,也有人在叹息,像赵一,她就是心里一叹,心道这个男人到也算是有义气,宁可自己受辱,也不连累朋友,可这又怎么样呢,对方难道会因为他大义凛然的一跪,就放过他们这些人么?

    此时此刻,赵一竟然比现场的很多人看的都明白,那些人摆明了是来找茬的,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他们,要真那么仁慈,那些人也就不会冲进来找茬了。

    赵一别过头去,不想再看了。

    果然,岳阳跪下去之后,对方没有满意,而是摇摇头。

    岳阳说道:“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请原谅我的朋友们,他们也是想帮我。”

    对方像是没听见他的话,那个二代看着严思龙,淡淡说道:“你还没跪。”

    严思龙感觉头上的血管都在跳动,他握着拳头,就向冲出去不顾一切的动手。

    但……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家里为了他的这个工作,费了很多力气,也花了很多钱,关键是他老子都提前退下来,给他让路,要是因为这种事而丢了工作,家里就赔大了。

    可是,怎么忍,难道让我堂堂副处长跪下?他吗的,几个崽子,你们欺人太甚啊

    严思龙脸憋的通红,身体在颤抖,那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用力过度的表现。

    “跪下。”那个二代再次冷冰冰的喊道。

    严思龙扛不住了,他身体开始摇晃,似乎随时都会跪下。

    而这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差不多就行了,你们这么闹,家里大人也会难做的。”

    ...

    ...


    chapter;